神医嫡女 第719章 再没脸面去见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松万没想到,一向脾气秉性都很温和的姚书,给出的竟是这样一个态度。
  
  这还没完,就听姚书说:“此案若三日内结了案,吕瑶无罪,我姚家正常发丧,吕瑶若有罪,一封休书替送官府,姚吕两家,自此再无瓜葛。”话里话外,竟是跟凤羽珩一样的态度。
  
  吕松知今日在姚家定是讨不到半分好处了,便也不再留在这里自取辱。再加上姚家一直都没有让他进门,就在这府门口论起是是非非,虽然是晚上,可也架不住有闲着无事喜欢看热闹的百姓。他不想脸面丢得太大,只好灰溜溜地告辞离去。
  
  凤羽珩瞅着吕家的马车走远,不由得冷哼,同时也对姚靖军与姚书二人道:“大舅舅不必理会那吕家,咱们姚府该是如何就是如何。我相信姚家的这个态度,也是外公拿出来的吧?”
  
  姚靖军点点头,“阿珩说得没错,确是父亲要我们如此对答吕家。”
  
  凤羽珩又问姚书:“那大表哥可是已经彻底放下了吕瑶?”
  
  姚书点头,“珩妹妹放心,你大表哥我还不是糊涂的人。我早说过,如果只是我自己吃些亏去我都可以忍,可她作孽作到我们姚家其它人头上,那便是罪孽深重,姚家再容不得这样的人。”
  
  “好。”凤羽珩对姚家的态度十分满意,再加上有姚显帮衬着,她相信姚家在这件事情上不会吃亏。可还是给了姚家一个更加安心的承诺:“你们放心,不管吕家有什么动作,不管这事最终闹得多大,姚家的背后,总还有我这个外甥女呢,阿珩自会为姚家做主。吕家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咱们就是等着看看,这吕家的后手,究竟会是什么。”
  
  这一晚,吕家无眠,姚家和郡主府中人却是一夜好梦。那临时搭起的灵堂,到了晚上也熄了烛火,连守灵的下人都没留。左右棺材里也没有尸体,没什么可守的,大家安然入睡。
  
  次日一早,正常早朝。左相吕松却是在下了早朝之后没有立即出宫,而是拐了个弯,着人递了个话,然后匆匆的往后宫走了去。
  
  存善宫内,元淑妃在外间坐着吃一碗血燕,吕松侧坐于下首方的椅子上,一脸的殷切。
  
  元淑妃却是看都不怎么看他,一心一意地吃着自己的血燕,只偶尔抬抬眼皮,却并不说话。
  
  吕松也觉尴尬,可到底是自己主动求了来,淑妃又是主子娘娘,既然主子不说话,那只好由他来打开这个尴尬的局面了。
  
  于是干笑两声,又对元淑妃道:“说来,微臣也是好些年没见八殿下了,不知他在南界一切可好?”
  
  元淑妃点点头,“应该还好吧!谁知道呢,左右往来的书信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他到底如何,本宫也是不知。”
  
  “微臣昨日听南边儿的同僚说起过,八殿下在边南一带如今很是有声望,手握重兵之余,也是民心所向,娘娘大可放心。”吕松陪着笑,不时地看向元淑妃,一咬牙,干脆地道:“娘娘,当初臣坐上左相之位时,娘娘曾与臣提起过,有意让吕家的一个女儿跟在八殿下左右,不知此事……”
  
  元淑妃心中冷笑,只道这吕松还是提起这一茬儿了,可惜啊,今日非昔日可比。昔日,八皇子势力单薄,特别是在文官这一头,更是没有多少助力。又偏偏吕家与她的母族有些交情,她又听闻皇上有意让吕松接任左丞一职,这才起了那个念头。可是如今……
  
  “吕家的女儿啊?”她终于放下手中补品,好好地与吕松说话,“经了昨日一事,吕家只剩下一个女儿了吧?”
  
  吕松无奈点头,“虽然活着的是两个,可是萍儿的脸已经毁了,纵是之前有国色天香,如今也是个废人,怎能配得起八殿下。不过臣的三女儿还在,她是正经的嫡女,娘娘若是记得当初的话,不妨……”
  
  “不妨给墨儿那边提一提?”元淑妃笑着道:“只怕本宫提了这件事,就不得不在京兆尹那头再帮吕家使一次力,总不能让未来的亲家在这次事件中太过名声扫地,对吧?”
  
  吕松一惊,赶紧起身跪倒在地,口口声声道着:“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啊!”
  
  元淑妃却并没说什么,只道:“信,本宫会给八殿下去一封的,这个事,也会提一提。可是京兆尹那头,你也知道,那并不是本宫的势力范围,那个济安郡主,也不是好惹的。吕松,做人不要贪得无厌,本宫应一件事,你不该再巴望本宫再去应第二件事,否则的话……”
  
  “微臣明白!”吕松赶紧开口,“微臣只想为女儿谋个好前程,也愿意从今往后全心全意为八殿下谋划,还望娘娘成全。”说到底,今日所求两件事,她希望元淑妃答应的,也就是这一件。于是再不多奢望,赶紧跟元淑妃表了态,得到了元淑妃再一次答应会尽快去书信给八皇子后,这才心满意足地退出了存善宫。
  
  只是他这前脚刚走,元淑妃原本挂在面上的那种应和的笑,瞬间便收敛了去。
  
  宫女月秀小声问她:“娘娘是真的要给殿下送去书信吗?”
  
  元淑妃点头:“当然,本宫好久都没有给墨儿写信了,总要问候一番。”
  
  “那吕相所说之事呢?”
  
  “哼!”她耸肩,“吕家的女儿吗?算是个什么东西?从前本宫还想着墨儿或许能依靠吕松的左丞之位在京中文官这边打开一个豁口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吕家,本宫真没想到,吕家居然这么没出息,坐上左丞之位才多久,竟然就结下济安郡主这么个睚眦必报的仇人?不是本宫涨那郡主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而是人虽坐在宫里,可听到的、看到的却绝不比外头的人少,这吕家,怕是气数已尽了。”
  
  月秀点点头,她在宫中多年,跟在元淑妃身边这么久,又怎么会不明白什么叫审时度势?如今吕家眼瞅着就要失势,娘娘的注意力也有所转移,只是不知道转移的那个方向,究竟是对是错啊?
  
  “娘娘。”月秀有些担心,“那位姑娘,扶得起来吗?”
  
  元淑妃勾起唇角,“扶不扶得起来,总得扶过了才能知晓。不过依本宫看,有那样的一个人在手,总归不是一件坏事。荣真——”她叫了自己宫中的跛脚太监,“去备笔墨,本宫要亲自给八殿下写封家书。”
  
  八月十六,姚家对外放了话,吕瑶之事,姚家不接受吊唁,一切都在等京兆尹的审判结果。而同时姚家也再行报了案,直指许氏是被吕瑶故意拖下水,以做为她们吕家姐妹二人之间争斗的引子,和牺牲品。
  
  京兆尹正式受理此案,对外宣称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把个吕家上上下下都气得断了肠子。可姚府这边却是该怎么办还怎么办,人家也不闭门谢客,姚书该上朝还是上朝,姚显该去百草堂还是去百草堂,就连下人们一个个也是有说有笑,哪里有半点办丧事的样子。
  
  而凤府那头,想容一觉睡到晌午过了才算醒来,丫鬟山茶告诉她:“安姨娘已经去铺子了,好像说铺子里最近生意不错,她收帐也收得频繁了些。小姐——”山茶给还坐在床榻上的想容递了一碗茶,再告诉她:“小姐快喝吧,解酒的,姨娘临走时特地吩咐奴婢给小姐备着的,都热了三次了,小姐居然这会儿才醒。”
  
  想容揉着头,一脸苦色。醒酒茶啊,原来她真的喝醉了啊?原来不是作梦啊?怪不得头会这么疼。可是……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想容不停地敲着头,山茶却给她解了惑,“三小姐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的酒?满身的酒气不说,您还胡言乱语。而且,小姐知道吗?昨天晚上是七殿下亲自扶着您进的府,就连老爷都惊动了,出来在院子里跪了好久,直到七殿下离开才敢起来。”
  
  “什么?”想容大惊,差点儿没从床榻上跳起来,她死抓着山茶追问:“你说什么?谁送我回来的?”
  
  山茶被晃得无奈,只好又重复了一次:“七殿下,是七殿下亲自扶着三小姐回来的。”说完,还不忘又加了一句:“可是三小姐您昨天晚上都说了些什么啊?明明扶着你的人是七殿下,可是您口中却一直叫着玄天奕玄天奕的。三小姐,那怎么行,那是四殿下的名讳呀!您不是一直喜欢七殿下么?”小丫头最后一句话说得那个小声,事到如今,她都有点糊涂了,自家小姐到底是喜欢哪一个殿下啊?
  
  想容重新倒回床榻,双手捂脸。
  
  生无可恋,这简直生无可恋啊!她喝多了被七殿下扶回来,已经够丢脸的了,可更要命的是,她居然在七殿下面前叫着玄天奕那个混蛋的名字。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从今往后,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七殿下?
  
  怔怔地坐床榻上坐起来,不理会山茶同她说话,自接过小丫头手里那碗醒酒茶,一口就干了下去。
  
  山茶被自家小姐这个干脆劲儿给吓到了,再一恍神,却见自家小姐坐在床榻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道:“没有路了,前面的路都被我自己给堵死了。明明该是活路,我却走向了死亡那一边。七殿下,今生今世,想容再没脸面去见你……”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