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3章 你特么的才失踪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夜,凤府除受伤的沈氏和凤子皓外,全体出动,只为了寻找失踪的凤羽珩和凤子睿,老太太更是命人抬了软椅一路跟着。[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说起来,凤羽珩姐弟二人被人劫持是凤沉鱼最先发现的,她只说自己睡到半夜忽然觉得心口闷得难受,实在不得已,只能起身带着丫鬟去找凤羽珩帮忙。可是到了凤羽珩住所才发现,里面只有一个看家的忘川,并无旁人。
  
  凤沉鱼甚至连到底是什么情况都没问一句,直接就扯开嗓子大声呼喊:“不好了!二妹妹被人劫持了!”
  
  这一嗓子,惊醒了凤府全体。
  
  凤瑾元带了所有凤家人往后山寻来,只因凤沉鱼说,前面到处都是寺院的僧人,贼人断不可能从前头走。
  
  可这后山也寻了大半个晚上,却连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凤府众人在林子里站了下来,火把映得半片山坡皆如白昼,凤沉鱼的面色苍白,一只手死死地捂住心口,面上一片担忧,甚至眼里还含着泪。
  
  “怎么办?二妹妹找不到可怎么办?”话里满是关切,听起来真的就像个心疼妹妹的姐姐。
  
  凤想容吃过凤羽珩给的退烧药,精神好了许多,此刻也与安氏站在一处,安氏死死拉着想容的手,生怕有个万一再把她的女儿也给丢了。
  
  可想容却一直看着凤沉鱼,好半天才在安氏耳边小声地说了句:“我们为什么不再往旁处找找?这一路好像都是跟着大姐姐往这边来的。”
  
  安氏一怔,再仔细回想一下,好像还真是想容说的这般,一路上沉鱼表现得十分焦急,大家都是跟着她的脚步在寻找着,范围并不算广。
  
  她想提醒凤瑾元再找找旁的地方,却听到韩氏幽幽地说了一句:“半夜被人劫持,不管找不找得到,只怕二小姐这清誉……”
  
  安氏锁紧了眉,她知道,因为粉黛的伤,这韩氏八成是恨上凤羽珩了。
  
  其实不用韩氏提醒,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被劫了,直到现在还没找到,这意味着什么?就算凤羽珩平安无事的回来,可说出去谁信?
  
  老太太重叹一声,仰天道:“我凤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凤瑾元赶紧劝她:“母亲莫急,这不还在找么。”可话是这么说,他却依然没有头绪。放出去四名暗卫去查了,却一个都没有查到消息。
  
  沉鱼掩着唇轻轻啜泣,可目光却在四周不停地搜寻。只可惜,映着火光的茫茫夜色,哪里有凤羽珩的半个影子。
  
  其实他们不知道,此刻凤府众人踏着的这块土地,正是之前凤羽珩三人与那群蒙面黑衣人打斗过的地方。只不过眨眼瞬间,一切匆匆来,又匆匆去,除去空气中弥漫着的阵阵血腥气息,和那些隐在夜色里不易察觉的痕迹外,哪里还能寻到半点异样。
  
  安氏见凤瑾元也没了主意,不由得着急起来,“老爷。”她走上前,“我们散开来再找找,刚才只顾着往后山绕,好些地方都没有找过啊!”
  
  凤沉鱼带着哭声道:“安姨娘,这是最有可能的一条路了,前山有守夜的僧人,贼人定是要往后山跑的呀。”
  
  安氏不愿与凤沉鱼争执,只提醒着凤瑾元和老太太:“二小姐是跟着咱们家人一起出来的,现在人不见了,御王府追究起来这个责任谁负得起?”
  
  因为儿女同时失踪而几近崩溃的姚氏这时也开了腔,再不似从前那般柔弱可欺,一张口,声音里透着无尽凌厉——“既然凤家不能尽全力找回阿珩和子睿,那我去求文宣王府帮忙。忘川孙嬷嬷!咱们回去!”
  
  姚氏作势就要走,老太太急了,“尽全力!怎么能不尽全力!那是我的孙子和孙女,今夜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老太太表了态,凤瑾元只得再次下了命令:“搜山!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凤家一众人正待散开,却见自普渡寺方向有几位僧人挑着灯笼急走过来,一直到了凤瑾元面前,这才站住脚不解地问:“阿弥陀佛,敢问施主,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深夜不睡举家至此?”
  
  凤瑾元原本没想惊动寺里僧人,毕竟这不是什么值得张扬的事,凤羽珩的失踪就算今夜找不到,他也打算封锁消息暗地里慢慢找。实在不行,干脆就称疾病身亡,总之不能传出凤家小姐被人劫持这样的话。否则,不但凤家声誉有损,御王府那边他也没法交待啊!
  
  可偏偏有人不这样想,韩氏在凤沉鱼目光示意下先凤瑾元一步开了口,回那僧人道:“不瞒大师,是我们家的二小姐今夜被人劫持了,我们找了半宿都没找到。”
  
  凤瑾元狠狠地瞪了韩氏一眼,吓得韩氏一缩脖。凤沉鱼却把话接了过来:“父亲也别怪韩姨娘,当着大师的面怎可打诳语,是犯忌讳的。”
  
  金珍看着众人,心里一直都在不停地盘算。她在算凤羽珩到底会不会出事,如果真出了事,地位会不会受到影响。自己在这个时候到底应该站在哪一边?这真是个问题。
  
  可思来想去,却又觉得不管凤羽珩如何,单凭姚氏今日与文宣王妃相认的场面,她就觉得比沈氏可体面多了。最起码眼前凤羽珩这边的人不会失势,如果能尽快把她找回来,也许形势还能逆转。
  
  于是,沉鱼的话说完,她也跟着接了一句话,却是问沉鱼:“大小姐到底是如何认定二小姐是被劫持的?”一边问一边疑惑地看着忘川,再道:“你不是二小姐身边的丫头吗?你应该知道二小姐和二少爷到底去哪里了。”
  
  忘川冷冷地看着周围众人,清冷的面容上泛起一丝难以琢磨的笑来,然后冲着凤瑾元和老太太行了个礼,道:“金珍姨娘这个问题问得甚好,奴婢也奇怪,为何大小姐一口咬定我们二小姐和二少爷被贼人劫持了?”
  
  这话把所有人都说愣了,包括姚氏。
  
  只见她抓着忘川的胳膊急声问:“忘川,你是说阿珩跟子睿没丢?”
  
  这话是那位僧人替她回答的:“阿弥陀佛,原来诸位施主聚集在此是在找人。可是老衲不明白,明明两位小凤施主一直都在佛堂诵经,你们为何到后山来寻?”
  
  僧人一句话,换来凤沉鱼一声尖利的质问:“你说什么?”
  
  那僧人又重复了一遍适才的话,凤沉鱼下意识地呢喃了一句:“不可能。”
  
  金珍站得与她近些,开口问了句:“大小姐为何说不可能?”她此刻真的是极其庆幸自己又站明白了队伍,二小姐真是本事通天啊。
  
  “沉鱼。”凤瑾元也沉下脸,他觉得今晚自己这个一向懂事听话的女儿有些不大对劲。
  
  凤沉鱼一下清醒对来,赶紧道:“我是在为二妹妹高兴。”说完,又不甘心地问那僧人:“你说的两位小凤施主,可是我那二妹妹和二弟弟?”
  
  僧人答:“是一位十岁出头的姑娘,和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
  
  姚氏长出一口气:“对!一定是阿珩和子睿。”她一着急,也顾不上叫二小姐和二少爷,干脆叫起一双儿女的名字。
  
  韩氏听了心里不舒服,出言提醒道:“姚姐姐可别坏了规矩。”
  
  老太太却一摆手,心里的烦闷瞬间消失:“哎!阿珩和子睿转危为安,这是多大的好事,规矩就先放放一边。”
  
  忘川适时纠正老太太:“哪里是转危为安,二小姐和二少爷本来就是去佛堂诵经了,哪里来的危险。是大小姐三更半夜的来到二小姐房间,一进来问都不问奴婢一句,看到房间里没人,扯开嗓子就高呼二小姐被人劫持了,奴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凤沉鱼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看凤瑾向她瞪过来,这才急着为自己辩解:“女儿也是一时情急,谁能想到二妹妹会在夜里诵经呢?”
  
  忘川再道:“二小姐说了,最近府里出了好多事情,她才从西北回京不久,理应多为这个家出一份力,这才带着二少爷连夜诵经祈福。”边说边看着众人,“来这普渡寺,不就是为了给凤家祈福的么?”
  
  一番话,说得众人面红耳赤。
  
  凤瑾元见人已经有了下落,赶紧下命全体回撤。
  
  众人在那僧人的引领下回到普渡寺的佛堂,果然见到凤羽珩与凤子睿正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诚心祈福。在她们旁边,还有一个小和尚正敲着木鱼诵着经文。
  
  不多时,经文告一段落,听到外面有动静,凤羽珩拉着子睿回过身来,见到凤府所有人都站在佛堂门外向她这边看着,不由得脸上泛起冷笑。
  
  以为她被劫了么?
  
  有人偷笑了么?
  
  真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她拉着子睿向门外走来,故作出惊讶的样子问向凤瑾元:“父亲,你们怎么都在这里?也是来诵经的吗?”
  
  凤瑾元难以质信地看着这个女儿,说实话,他对忘川的话是有些怀疑的,即便那个僧人都证实了他还是怀疑。可看着凤羽珩时,却又实在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阿珩一直都在这佛堂祈福?”他问面前的女儿。
  
  凤羽珩点头:“对啊。从上了夜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几位大师都可以作证。父亲为何这样问?”
  
  凤瑾元摇摇头,“没事就好。”
  
  凤羽珩反问:“父亲以为阿珩会有什么事?”
  
  凤瑾元愣了愣,没答上来。
  
  “很晚了,你早些休息。”凤瑾元不想再与她说话,转身就走了开。
  
  直到走回自己房间才有暗卫现身,站在他面前恭敬地道:“主子,后山发现二十具尸体,全部是阎王殿的杀手。”。.。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