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22章 风花雪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前,玄天冥从来都不认为风花雪月这种事跟自己能扯上什么关系,他在认识凤羽珩之前,甚至觉得女人都是讨厌的。www/xshuotxt/com不论是中年妇女还是未及笄的小女孩,哪一个都入不了他的眼,除了云妃和黄泉忘川这样的女卫,其它人恨不能都一脚踹到一边,越远越好。

可自从遇了凤羽珩这丫头,他整个人好像都变了,虽说对女人还是抗拒,但对这丫头不一样。他喜欢凤羽珩,喜欢到骨子里,喜欢到恨不能时时刻刻把这丫头禁锢在自己身边,一刻都不要分开才好。

这一吻缠绵,天地失色,就连地上的小白虎都看不去别开了头。林中夜鹰都停了嘶鸣,风都止了,树也静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为他二人让步。

到底是凤羽珩更理智些,一吻之后,瞪着玄天冥说:“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玄天冥点头,“的确。不过你是我媳妇儿,早晚都是我的人。”他将人转了个身,从后面将她环住,就站在山峰之巅,面前就是万丈悬崖。“怕不怕?”

凤羽珩摇头,“不怕,因为我知道,即便我掉去,你也一定会再把我救起来,所以,不怕。”

脚底的小白虎往远处蹭了蹭,用行动告诉二人:你们不怕,本宝宝怕!

玄天冥将人环得更用力了些,巴抵住她的头顶,嗅着她发间清香,只觉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圆满了。

“在我们那里,十四岁,还未来成年。”凤羽珩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致,一开口,竟是与玄天冥说起前世规则来,“你知道吗?十五及笄也是古时说法,在后世,十八岁才行成人礼,女子要到二十出头方可婚配。男人若与未成年的女子成婚或是有意侵犯,是要受刑法律条的处罚的。”

玄天冥听着新鲜,不只对她所说的律法觉得新鲜,更对她说的什么古代什么后世的觉得奇怪,不由得问道:“对你来说,什么时候是古代?现在吗?那后世又是何时?将来?将来的事你又如何知晓?”

凤羽珩迎风而笑,“我若说猜的,你肯定不信了。”

玄天冥点头,“那是自然。”

“可我若说得更邪乎些,你就更不信了。玄天冥,别急,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只盼着到那时你别被吓到,别把我当成一个怪物。”

身后之人失笑,“你的那个乾坤空间我都见过,还有什么能比那更吓人的?”再想想,“好像你外公也对那里挺熟悉?”

“是挺熟。”凤羽珩告诉他:“有很多事情,我现在还没想好该如何给你说,包括那个空间,有一些不寻常的变化,我也还没弄清楚,不过都是早晚的事,不急。”自从上次空间里出现军火,她在一层地板面发现那个夹层,就一直在寻思着这个事。空间她早检查赤,那夹层还有武器原先并没有跟着空间一起带过来的,可却不知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再去看那处时,夹层就已经出现。空间有了变化,这是大事,总是要再进一步研究才好。

玄天冥当然也不急,只是笃定了将来一定要把这个媳妇儿多多探索。“你说的对,早晚的事,早晚有一天,我能走进你的世界,到你们那里去看一看。”

她笑起来,“我也想回去看一看呢。”看一看,前世的自己,究竟为何会死?那飞机上的定时炸弹,究竟是什么人放上去的。

玄天冥出门时做了不少准备,腰间还别了壶酒。二人席地而坐,凤羽珩揽过小白虎,接了玄天冥的酒壶,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就喝起酒来。喝了多了,话就也跟着多,玄天冥说出一直想说的一句话:“总觉得你并不是很快乐。”

凤羽珩拿着酒壶的手顿了顿,还是又往嘴里送了一口,然后扔还给玄天冥,这才苦笑道:“要如何才能高兴得起来呢?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真的想不再去管什么亲不亲人的,左右他们与我也不亲,偏偏又没完没了地添堵。有多少次我都想抬起手来一挥而永绝后患,可又总是在最后关头心软来。我能收拾凤沉鱼,能收拾凤瑾元,那是因为从前的凤羽珩对那一家人也是有着一样的恨。可是姚氏呢?她是母亲,我若……怕是真的会遭天谴吧?”

“姚氏总说你不是她的女儿,可是阿珩,这世上除了姚氏,再没有人说你不是,你……到底是不是?”

她抬眼看他,四目相对,良久,终听得她问:“如果我说不是,你会如何?”

玄天冥失笑,“你是或不是,与我与关。我要的并不是凤家的二女儿,并不是姚氏的闺女。我要的,只是你,仅此而已。”

她的笑容更满了些,眼里似有闪光光的水光,很快就被逼了回去。“那你就当我不是吧!亲娘都不认,我还能做何解释?可是……玄天冥,也许我说了,你并不会懂,我不是她的凤羽珩,可我又的的确确就是她的女儿。她不懂,你不懂,全天就只有我懂。可是,我懂归懂,谁信呢?”

她有些喝多了,迷迷糊糊地说了好些话,都是姚氏所给予她的委屈。说到最后,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玄天冥把人揽在怀里,也不急着回去,就这么抱着她,面向山崖坐着,远远看去,就像神仙眷侣,让人生羡。

凤羽珩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只觉得自己被紧紧地裹在一个怀抱里,外头盖了厚厚的被子,搂得结结实实。头有些微微的疼,却也不至于让她把昨晚的事情全都忘掉,于是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一直把自己护在怀中的男人。

一夜未眠,却也不见倦色,只是睫毛上挂了秋日的初露,看起来好看极了。

凤羽珩笑他:“像个美人。”

玄天冥却说:“可算是醒了,再不醒就怕你冻坏了。”说着话将人从地上拉起,一边帮她整理衣裳一边问:“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冷不冷?”

凤羽珩摇头,“不冷,你把我裹得那么严实,怎么会冷呢?”

他却并不十分乐观:“再严实也是有寒气,中秋不像夏季,这山峰又太高太险,你睡着,我不敢带你山。”说着,又指了指趴在树底还没睡醒的那小白虎:“再加上还有那家伙,我一人还真是管不过来。”

凤羽珩笑嘻嘻地去把小白虎抱在怀里,小白虎被她弄醒,竟还打了个哈欠,然后看了玄天冥一眼,很是有点儿不乐意地又往凤羽珩的怀里拱了拱。

“可能是它冷了。”凤羽珩一边说一边抚着小白虎的背,“可是这么厚的虎皮,真的会冷吗?真是个娇气的孩子。”

见她当真没事,玄天冥再不于此地多留,牵了马来就带着媳妇儿山。凤羽珩却是伸手入袖,在空间里鼓捣了一会儿,拿了一大袋子板蓝根出来,“回府之后你冲一袋喝,放多半碗温水就可以,预防感冒的。”

玄天冥没听懂,“感冒?”

“就是你们说的风寒。”她解释着,“这个药有预防作用,你也冻了一夜,别着冷才好。”

玄天冥点点头,没再多问,只是又提醒她:“你别忘了答应母妃要让她见你外公的事,我怕啥时候她自己想起来等不及了又要闹腾。”

说起云妃的闹腾,凤羽珩那也是有亲身体会的,于是赶紧道:“忘不了忘不了,我本来是想在月夕的时候安排她们见面的,可是你也知道,吕瑶出了事,到底是姚家的媳妇儿,说起来姚家也是有丧在身,就不太好再见后妃了。”

玄天冥也觉得有理,便道:“那就再等等吧,一会儿我还要进宫,正好与母妃提提这个事儿,省得她以为咱们给忘了。”

二人回京之后,玄天冥将凤羽珩放在郡主府的门口,然后一人打马回府准备入宫。

凤羽珩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的骑扬尘而去,这才转回身来准备进院儿,可转守门的侍卫却上前来,小声地跟她说:“郡主,您看那里!”

“恩?”凤羽珩疑惑地扭了头,顺着那侍卫手指的方向看了去,这才发现,原来府门口的角落里竟蜷缩着一个奇怪的团子。“什么东西?”她休息不好,酒劲儿还有点余份儿,一时也没看太清。

那侍卫告诉她:“郡主,是个人。”

“人?乞丐吗?”她匆匆走上前,就准备问问那人是不是遇了什么难处,亦或是乞讨无门,怎的就缩到郡主府门前来了。

可侍卫又告诉她:“不是乞丐,是凤老爷。”

凤羽珩无语了,凤瑾元吗?他这又抽的什么风跑她这里来装可怜?“既然不是乞丐,那就让他在那儿窝着吧!”说完,抬步就要进府。

凤瑾元却在这时醒了来,抬眼一看凤羽珩,立即大哭大叫起来——“阿珩!阿珩你一定要求求父亲啊!阿珩,你可得给父亲作主啊!”这人一边哭一边爬,很快就爬到了凤羽珩的脚边,那样子连个乞丐都不如,惹得街上行走的人无一不往这边看来。

凤羽珩大怒,“凤瑾元你干什么?你给我起来!”

“我不起!”凤瑾元这次态度十分坚决,“你要是不答应帮我,我决不起来!”

她无奈,“你那病治不好,别指望了。”

“不是!不是这个!”凤瑾元伸手去抱她的腿,“我不求你治病,我只是……我只是没有地方去,你若不管我,我就要流落街头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