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24章 给想容的赔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毫无防备地就被赶了出去,一时间有点儿蒙圈。原本不是谈得挺好的,怎么说赶人就赶人?还说赖在这里不走就要动手打?他这二女儿玩的到底是什么路子?

不过,纵是心中有疑惑不解,他也不敢以身试验,毕竟太了解这个二女儿了,说打,那就一定会打,一点都不会留情的,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白挨一顿打。至于今日要在哪里渡过,他还得再好好想想,至少凤府那边总还是得争取一下的。在外头久了,衣裳都没得换,实在是难受。

且说凤瑾元出了府,凤羽珩赶紧又问了黄泉:“确定是因为那个事儿?”

黄泉点头,“是莲府打听到的消息,肯定假不了了。凤瑾元为了接近封昭莲,扮成了家丁入了莲府,结果被粉黛发现,这才气得把他给赶出来。”

凤羽珩冷哼,“真是活该啊!凤粉黛这回到是做了件正确的事,这种爹,就不能把他留在府里。亏得我刚刚还教给凤瑾元那宅子的地契是他的,早知如此,我才不会提醒这个事儿。”

黄泉一愣,“呀,那凤瑾元现在回去,该不会就是去要宅子的吧?”

“要宅子?他可没那本事。”凤羽珩拿点心茶水当早饭,一边吃一边说,“就凤粉黛可不是当初的凤沉鱼,凤沉鱼多少还知道些轻重,知道给父亲面子,知道自己的未来总归得有个体面的父亲去支撑。可凤粉黛那丫头一向目中无人,说话做事从不经大脑,她只图一时痛快,考虑的可就没有那么多了。想想看,凤瑾元什么时候有她手里讨到过好处?想要宅子?凤粉黛得给才算。”

黄泉想想也是,再想想粉黛那副样子,不由得也皱了眉,“凤家的孩子还真是,真不知道都是怎么生的。”说完又赶紧补了一句:“咱们家小姐例外啊!”见凤羽珩笑笑也没说什么,于是又道:“小姐,莲王那头是不是也该提醒他收敛一些了?这一天天的太不像话了,现在外头到处都在传他当街见七殿下表白的事,茶馆里都给编成书讲了。不是说他跟到京城来是为了让小姐给治病的么?怎么这病不治了?一心一意当女人?”

凤羽珩也是无奈,“究竟是男是女,我看他自己也迷糊着。随他吧,那人虽说胡闹了些,但做事却是个有分寸也有目的的,毕竟是见惯了大场面、在算计场中走出来的一国王族,总不至于闹得无法收场。他性子就是那样,咱们劝也劝不了,不如就由着他。”

“可万一七殿下……”

“万一七殿下看上了他?”凤羽珩一口茶水差点儿没喷出来,她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丫鬟的想像力,那封昭莲除了美色也没别的什么了,而就是那美色在玄天华面前也没用。且不说人家根本就知道他是男的,就算不知,玄天华是贪恋美色之人么?

黄泉见凤羽珩这反应,再想想自己说的话,也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于是尴尬地笑笑,再不说什么了。

而这一日,凤府也没消停,凤瑾元刚刚走回府门口,就见凤家门房匆匆地就把门又给关了起来,生生把他关在了门外。他气得火冒三丈,就准扣门呢,这时,身后突然来了一群人,其中一个很是不客气地把他往边上一推,他一下没站稳,直接就滚落到台阶下头,摔得屁股生疼。正想怒喝一声问问对方是什么人,就见那伙人走到凤府门前,抬手就“砰砰砰”地扣了上去,那架势就像是凤家欠了他们银子一样,十足的上门找茬。

凤瑾元一哆嗦,下意识地就又往边上退了退,一边退一边心里合计着自己都在何处有外债,至于对方这么多人一齐上门来讨要吗?再仔细一瞅,人群里还簇拥着一位女子,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到是不错,可惜面无表情,死人一般。她的右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似受了重伤。

这时,凤府里头有门房的声音传来,很不客气地嚷道“别敲了,四小姐说了,你不再是凤府的老爷,你是死是活都跟咱们凤府没有关系!”

此言一出,外头扣门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就见那女子扭过头往凤瑾元那边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鄙夷与嘲讽,然后再向身边随从示意一番,就见那随从上得前去,对着门里大声道:“我们不是什么凤家老爷,我们是罗天知府穆家的人,今日带着我家小姐登门,来见凤三小姐的。”

里头明显安静了一阵子,然后有“蹬蹬蹬”的脚步声,不多时,府门被打开,出来的人,是管家何忠。

外头的人很不客气,开口就道:“凤家三小姐在不在?”

何忠点头,“在。请问你们是……”

“刚刚叫门的时候不是和你们说了吗?怎么还问?凤家的门房是不是没长耳朵?”人群里,那女子主动上前,拨开众人,直接走进了凤府。“去叫你们三小姐出来,就说罗天知府家的女儿上门来找,她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何忠听得直皱眉,直觉对方来者不善,可眼下凤粉黛出府了,这家里没有能作主的主子,他除了赶紧去跟三小姐问问看,别无他法。

于是何忠再不多等,一路小跑的就去叫了想容到前院儿来,他本以为以对方来势汹汹的模样,三小姐这软弱的性子一出现还不就得挨骂挨打啊?他都做好了护主的准备,哪怕只是稍微的意思一下,好歹也尽到了自己做为凤府管家的一点职责。

可是何忠万万没想到,那些人、特别是那个自称罗天知府家嫡女的小姐,一见了凤想容,非但没有对想容非打既骂,反而还冲着想容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虽然她的表情并不跟她的动作一样一致,可说出来的话,却又的的确确是在给凤想容道歉。她说“凤三小姐,月夕那天的事都是我不对,是我太任性,不懂得京里的规矩。我那日对凤三小姐的辱骂和……和殴打,都是我一人之错,今日我是特地来跟三小姐您道歉的,请三小姐饶恕。”

她说完,让凤家人更大吃一惊的是,这位穆小姐居然一抬手,猛地就往自己脸上抽了一个耳光。这还不够,抽完一个又一个,可惜她有一只手是有伤的,不方便,就只能用一只左手抽自己的左半边脸。眼瞅着左脸就肿了起来,像个馒头,触目惊心。

想容一看到这人就想到了月夕那日之事,她早听说四皇子让这位穆小姐登门道歉,可依穆小姐的性子最多就是说几句场面话罢了,她也没想再多计较。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站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开始抽自己耳光。

她往跟来的人群里看了一眼,很快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那是平王府的人,她见过,原来这穆小姐是被平王府监视着的,怪不得做得这般真切又生动。

“够了。”想容皱着眉叫了停,而那穆小姐也是一点都不拖沓,说让她停她立即就停,半点犹豫都没有,脸虽肿着,却还是不见一丝表情。想容看着她,平静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来我这里道过歉,我接受,你回去吧。”

那穆小姐看着想容微怔了一会儿,只觉得面前这女孩比月夕那日在宫门外见到时似乎成熟冷静了不少。不过她也并不在意,既然凤想容说道歉接受,让她回去,那她今日的任务也就完成了。穆小姐转身,看了一眼那两个跟在人群里的平王府的人,见对方并没有什么异议,这才抬了步,往凤府外头走去。

而这时,凤瑾元借着凤家闹这场乱子,已经混了进来,待穆小姐一行人离开,何忠发现他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院子里。何忠大惊,赶紧就张罗着人想要把他给赶出去,可这时,就听凤瑾元说:“这座凤府是我的,宅院的地契也是我的,你们若是想尊粉黛那丫头为主,那就跟着她一起,从这里搬出去。届时,我把这宅子卖了,依然可以过得逍遥自由。”

何忠愣了,听凤瑾元这么一说,他还真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的。他是府里的管家,怎么能不知道这座宅子的最终归属,凤瑾元是屋主,而他们现在却听了凤粉黛的话给把屋主给赶出去,这叫什么事儿?

凤瑾元见何忠神色松动,于是又紧着继续说道:“我得提醒你们,就算跟着凤粉黛搬了出去,也别指望她能继续养着你们这些曾经背过主的人。想想看吧,凤粉黛从这里走出去,她能去哪儿?肯定是黎王府啊,你们觉得,堂堂黎王府,有的是侍卫和下人,会留你们?做什么梦呢。”

凤瑾元一语点醒梦中人,何忠他们直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确啊!要真跟了凤粉黛,这四小姐一进了黎王府,他们还算什么呀?只有这座宅子才是安身立命之本,更何况,他们的卖身契还在凤瑾元手里呢。

这样一想,何忠再不敢把凤瑾元往外头撵,甚至恭恭敬敬地给请到回了他自己的院子自己的房间。而至于凤粉黛回来之后的暴风雨,就只能等着它的到来了。

这一日,注定不太平静,姚家别院的门口,傅姚正瞪着外头来的几个人不解地问:“你们找谁?”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