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30章 来自姚家的报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朝为官之人,哪一个的家族不是在外有多方经营,就连当初的凤瑾元,也有些小本生意在运作着。www*xshuotxt/com当然,凤家当年主要靠沈家的支持,但如今的左相吕松,却是完完全全靠着自己在商贸上的运营,来支撑着整个吕家的开销,以及他在仕途上的运营。

吕家从最初开始就并非只打了皇子一人的主意,手握三个女儿,心思已经打向了姚家以及任家。只可惜,到头来就只剩下个皇子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吕松是个不算糊涂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个左相坐得并不安稳,事实上,历来这左相之位上的人都不安稳,所以,他必须在还有能力有势力的情况下,把吕家的后路给打算好。如今各方出事,最后的这根救命稻草他说什么也得抓住喽。

吕松与葛氏商议之后,决定将吕家在东、西、北三个方向的生意都往南界集中,他们吕家,要彻底的表明站位,全力的支持皇子,把宝都押在皇子一个人的身上,以图吕氏一族日后的兴旺发达。而与此同时,他们也通过元淑妃的关系,给吕燕请来了一位宫中教导礼仪的老嬷嬷,以图把吕燕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皇子正妃。而对这一切,吕燕十分配合。

吕家重新归划家族产业这件事情做得十分隐秘,甚至连吕燕都完全不知情,东西北三地的生意负责人也对此守口如瓶,积极又低调地执行着吕松的命令,配合着将吕家的生意迅速转移。而所谓的迅速,也真的是足够迅速,大量的生意,居然在一个月之内就已经转移完毕,全部归结到大顺南部,由京城开始向南,一路延伸至最南边的兰州,甚至已经开始向大漠里进发。

然而,就在吕家最得意之时,就在吕松认为一切都已经向着他所想像的最完美的方向去发展时!突然的,原本平稳的吕氏商贸开始屡屡遭受重创,而且这种重创还是从最南边开始一路向北发展,打得吕家一个措手不及。

对方像是有意针对吕家,破坏碾压似的进行着,一天一个店,两天一个镇,三天一座城。从南界向京城推进,搞起破坏越来越得心应手,迅速也跟着越来越快。终于,不出一个月,吕家所有生意,惨败!所有资产,清归于零!就连那些各行业的第一负责人也都因为这样或者样的原因,或是主动离开吕家,或是被官府以各种罪名逮捕起来。吕松这么多年所建立起来的信息网一下子被全盘打散,他就连想打探一下消息都打探不出来,他的人只要一出了京城,马上就断了信息链,再没一个自己人可以接洽,吕松试了不下十次,一点消息都收不回来。

他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他开始害怕,开始感到恐惧,也开始琢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葛氏的一句话提醒了他:“快去求元淑妃帮忙,咱们吕家断了消息,但淑妃娘娘和皇子那边的布置不可能跟着一起断,让淑妃娘娘帮着打听一下。”

于是,吕松进宫,见到的却是一个盛怒的元淑妃——“吕松!事到如今,你还好意思来找本宫?你们吕家的女儿犯下这么大的错,惹了那不该惹的人,如今遭报应了,还有脸来求本宫?你可知道,在对方的打压过程中,殿下的生意也跟着毁了三成!”

吕松下得跪都跪不住了,一下跌坐在地上,他怔怔地看着元淑妃,好半晌才发出声音来问了一句:“娘娘的意思是,害我们之人,是……姚家?”吕松原本没往这上想,他也没觉得姚家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可眼下元淑妃提起是他们吕家的女儿犯下大错,他再不信也该明白,对方所指之人,正是姚家。可是……“姚家与那济安郡主翻了脸,没有济安郡主的帮忙,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内就做了这么多事?”

眼瞅着吕松一脸的难以置信,元淑妃冷哼,“且不说他们姚家与济安郡主是不是真的翻了脸,但就算是真的翻脸,吕相大人,你难道一直以来都如此小看姚家吗?你当初把女儿嫁到姚家去,看上的仅仅是他们跟济安郡主的关系?”元淑妃一脸的难以置信,“本宫还以为朝廷这次换的左相是个聪明的,没想到,你比那凤瑾元也没好到哪去。”她数落吕松,毫不客气,最后干脆一甩袖进了里间儿,再不想多说一句话。

吕松就半跪半坐地瘫在地上,脑子里不停地转悠着,元淑妃的每一句话都在他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可是那又能如何呢?虽然他不知道这事儿到底是不是姚家做的,但想当初吕瑶一案结案时,姚家的确说过,吕家要为吕瑶故意拖许氏下水意图谋杀一事付出代价。他曾经没把这代不代价的当一回事,却没想到,从来不知声不知气儿的姚家一旦发起狠来,竟然报仇得这般猛烈。

吕松在宫里没多留,匆匆离去,准备再调查一番。而存善宫这边,元淑妃问着侍女月秀:“那画像应该也早就到南边儿了吧?”

月秀算了算,点头道:“两个月了,肯定已经到了殿下手里。娘娘且再耐心等等,殿下看过之后很快就会给您回信的。”

元淑妃笑了笑,“本宫到不急,就是那济安郡主跟姚家的关系,还是得盯紧着点儿,可别让她给蒙蔽了。”

事实上,盯着凤羽珩的人又岂止是元淑妃一个。自从凤羽珩与姚氏、婚家和凤家先后决裂,朝廷也去了姚氏的一品诰命之位,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整整的从中秋就盯到了严冬,他们不累,凤羽珩都替他们累得慌。可她却一点儿都不担心,每日都往返于郡主府与百草堂之间,短短两个月,她与鬼医松康二人一齐对有志于从事先进医疗事业的大夫们进行培训,然后分派到大顺各地的百草堂分堂坐镇。

当然,在此期间,姚显再没在百草堂露过面,甚至百草堂里有一些从前是姚显调教出来的人,直接选择离开,去姚府投靠姚显。对此,凤羽珩做出的反应是把那些离开百草堂的人在门口一个个痛骂了一顿,然后一文钱都没给的让他们离开。那些人事后对外宣称百草堂赖了他们一个月的工钱,把凤羽珩说得十分难堪。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让那些对凤羽珩与姚家翻脸之事存在质疑的人,多半都相信了事情是真的。于是,一部份暗中监视的眼线撤了回去,只剩下了一些过于执著,雇主也过于强势的还留在暗处。只不过,他们只知自己监视着凤羽珩,却不知,凤羽珩的暗卫们黄雀在后,也正监视着他们。

“要不要我往南边走一趟,半路将皇子的书信劫回来?”郡主府里,班走站在凤羽珩的面前,面无表情地问她,“那女人的画像传出去时就该拦住,根本不该让它流往南界。”班走毫不客气地跟凤羽珩说:“那画像落到皇子手里,跟你一模一样,那样一个人定会兴起皇子的利用之欲,南边儿天高皇帝远,一旦他利用那傅雅做什么,以你的名义,你该怎么办?”

凤羽珩抱着小白虎,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并没有半点担心。她这样子看得黄泉都着急了,不由得也跟着说了句:“小姐,班走说得没错,如果他们利用了傅雅,以你的名义去做些不该做的事,咱们知道是假的,京里人也知道是假的,但南界的人就不同了,他们怎么知道是真是假?会被蒙蔽的。”

凤羽珩依然在笑着,那眼神……“你看我们怎么跟看傻子似的?”班走实在忍不住道:“你觉得这一切都不可能成为现实?可实际上元淑妃就是给傅雅画了一副画像,画之前还特地给她穿了一件很华丽的宫装,那样子,看上去跟你一模一样。你让我留在别院监视,两个月来,我得到最重要的讯息,就是傅雅投靠了元淑妃,而元淑妃则有意把傅雅引荐给皇子,这里面的猫腻,想想也知道。”

“那又能如何呢?”凤羽珩笑着看她二人,“没错,这事儿我的确应该放在心上,就像你们说的那样,如果傅雅被皇子当成我来利用,会造成很不良的影响。但是你们怎么忘了,玄天冥正在南界呀!我不认为有他在的情况下,元淑妃的书信还能正常的送到皇子手里,你们说呢?”

班走黄泉同时愣了住,很快地,班走抬手一拍前额,低声咒骂了一自己一句:“真是笨得要死。”随后扔下一句——“没事了。”身形一闪,隐于暗于。

留下黄泉一人尴尬不已,很是无奈地看着忘川跟凤羽珩二人一齐笑她,她脸上绷不住,又不敢说凤羽珩,只好瞪忘川道:“你也不提醒我。”

忘川苦笑道:“我这不也才反应过来。”再看看凤羽珩,“还是小姐的脑子转得快,就是不知九殿下那头是怎么安排的,那画像是劫下来了,还是做了别的用途。”

凤羽珩抚弄着小白同她们说:“放心,他一定会有一个最好的安排,近日你们也多留意下,多半会传书信过来。”

几人正说着,外头清玉回了来,身边还带了个宫女打扮的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