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31章 父亲,翩翩终于又能见到你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认出是云妃身边的,赶紧就问了句:“可是母妃那里有事?”
  
  那宫女认真地给凤羽珩行了礼,这才道:“新的月寒宫已经修缮完毕,娘娘儿就已经搬过去了,让奴婢来跟郡主说一声,若明日没什么事的话,就往宫里走一趟,娘娘怪想您的。www.xshuotxt.com”
  
  “哦?月寒宫终于修好了?”凤羽珩也是一乐,心说云妃进了月寒宫,怕是天武又要郁闷了,也不知何日才能再得见一次面,这也是月寒宫的修复拖了这么久至今才完工的原因。
  
  她点头,“回去跟母妃说,明儿头午我就过去。”见那宫女高兴地离开,这才又冲着空气里喊了声:“班走。”
  
  班走闪身而现,凤羽珩吩咐:“明日一早往姚府去一趟,悄悄的把外公带过来,请他随我进宫去探望云妃娘娘。”
  
  次日清早,班走带着姚显无声无息地回到郡主府,凤羽珩将姚显送入空间,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皇宫里去。任谁也不知道,这趟进宫,表面上是济安郡主一个人进的皇宫,身边就只带了一个丫鬟黄泉。可事实上,姚显就藏在一个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的地方,任凭凤羽珩心意,可以把他带到任何的哪里。姚家与济安郡主,怎么可能从亲变仇呢?
  
  重新修缮后的月寒宫比原先更气派了,天武居然真的给云妃做了一扇纯金的宫门。凤羽珩咋舌之余伸手去触摸,然后松了口气,“镀金的,吓死我了。”
  
  黄泉没听明白,“小姐说什么?”
  
  她敲敲那宫门,告诉黄泉:“镀金的,不是全部都是金子,只在外头铺了薄薄一层,看着辉煌,却并不算太过奢侈。看来……”她压低声音,“皇上还没老糊涂到挥金如土为红颜的地位。”话刚说完,月寒宫的宫门被人从里拉开,凤羽珩面容一转,冲着里头的人笑了一笑,“素语姑姑。”
  
  开门的人正是掌事女官素语,见凤羽珩来了,赶紧高兴的把人往里面让。凤羽珩带着黄泉走到观月楼时,素语主动自觉地退了开去,就连黄泉也留在了外面。她推门而入,却在双扇折门推动的一瞬间,利用其做掩体,成功地避过了所有人的视线,放出姚显。
  
  云妃身边一向少人侍候,特别是在观月楼时,多半不是在听卦就是在吃水果自误自乐,所以候在身边的下人并不多,有时一两个,有时干脆没有。当然,隐在暗处的女卫到是一刻都不会放松警惕,而这些女卫又是完全信得过的人,凤羽珩十分放心。
  
  她与姚显二人一齐进入观月楼,果不其然,云妃正斜靠在软椅上吃梨子,身边一个侍女都没留,她甚至听到脚步声都没抬眼看一下,只是悠然开了口,道:“阿珩,快过来,不必多礼。今儿这里没人,咱们好好吃点好……”话说一半,却也是听出毫不避讳走来的脚步声中,混杂了两个人的动静,云妃最初以为是凤羽珩带的丫鬟,可又觉得不太可能。凤羽珩每次来都是把下人留在外面的,她身边的黄泉和忘川都是御王府里调教出来的人,自然知道月寒宫的规矩。今日竟有人同她一起来,会是谁呢?
  
  她带着疑惑抬起了头,却在看到姚显的那一刻,一口还没来得及嚼碎咽下肚的梨子猛地就卡在了嗓子眼儿,卡得她拼命大咳。
  
  凤羽珩赶紧上前去用力拍击她的后背,总算是帮着云妃把那块儿梨子给吐了出来。云妃被卡得脸都红了,好不容易缓过来,却又怔怔地望着已经停在几步之外的姚显,神情中满带着回忆,还有热切的期待。
  
  凤羽珩心中那点子卦心思又汹涌而来,关于云妃和姚显的关系,她曾经跟玄天冥探讨过,玄天冥当时给的说法是:不可能!原因是辈份都不对,年龄也差太多。可她后来又在想,古时男女年龄差大一些也不是不可能的,保不齐从前那姚显的原主就在年纪稍微轻些的时候遇到过云妃,生了情愫。可是她把自己的想法再说给玄天冥听时,玄天冥就又敲她的头,告诉她还是少往那方面想为妙,否则的话,他与她之间,可就成了亲戚了。
  
  其实也不见得是亲戚啊,凤羽珩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二人就在想,原主姚显与云妃之间不过是在很多年前生了些情愫,这情愫却并不一定开花结果,充其量是个前男女朋友罢了,怎么也扯不上玄天冥与她的关系。只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这私自带姚显来看云妃,万一被天武帝知道了,会不会灭了她啊?
  
  凤羽珩看看云妃,再看看姚显,觉得气氛实在是有点尴尬,于是小声在云妃耳边说了句:“母妃,我是悄悄带外公进来的,您可不要太张扬啊!”
  
  云妃到也不对于失控到什么都全然不顾的程度,听了凤羽珩的话,很快的便调整好了情绪,甚至亲自起身把不远处的一只椅子给搬了过来,然后冲着姚显说:“请坐。”
  
  姚显点了点头,坐上那椅子,云妃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坐着,不再像之前那样懒洋洋的半躺模样,而是坐得端端正正,就像个小孩子,眼角眉稍还带着掩不住的喜悦。凤羽珩就坐在她身边,时不时地看上一眼,心里头不停地分析——怎么瞅着高兴是高兴,可是这种悦色却不像是见到情郎,而像是见到……
  
  “父亲,翩翩终于又能见到你了。”凤羽珩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听云妃冷不丁儿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她原本就为了观察云妃的神色,并没有坐得太靠里,只沾了个椅子边儿。这一句父亲把她给吓得“扑通”一声直接摔地上了,摔得那叫一个实称,连姚显看了都直撇嘴。
  
  云妃赶紧去扶凤羽珩,却见她这儿媳妇坐到地上,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她,连手都在打着哆嗦。
  
  “母妃。”凤羽珩一脸苦色,“您刚刚跟我外公叫什么?”她该说点什么?没错,就算姚显是云妃的父亲,那在云妃看来,她跟玄天冥在一起,也不过是亲上加亲。云妃跟姚氏是姐妹,她跟玄天冥就是表兄妹,这样的组合在大古代来讲的确是甚妙甚妙啊!可是老天!她生在后世长在后世受的教育也在后世,她清清楚楚地明白,就算是表亲,那也是在婚姻法明令严禁通婚的范围之内的,而且这一点并不仅止于法律,医学上也坚决不提倡如此近亲通婚。下一代,下下一代,她这婚要是结了,后代缺陷机率将直线上升,将来她该怎么跟儿孙去解释这个事情?
  
  凤羽珩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同时也看见姚显,就见姚显与她一样的震惊,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可姚显到底有着原主的记忆,他迅速地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最终却是摇了头,对云妃道:“娘娘认错人了。”
  
  “对对对,一定是认错人了。母妃您再好好想想,或许您的父亲跟我外公长得很像也说不定。”
  
  云妃却是笑笑,一边拉了凤羽珩起来,重新坐好,一边终于开了口:“不用想,姚大人跟本宫的父亲,长得一点都不像。”
  
  “那您这一声父亲是从何而来啊?”凤羽珩真真是崩溃,云妃娘娘您说话能不能按套路来?这一句一句的,天南海北,前言不搭后语,谁能听懂是怎么回事?
  
  云妃到是豁然开朗一般,竟笑了起来,这一笑间,一脸小女儿模样,本就保养得极好的容貌一下子又年轻了十岁。“由心而来,由感而发。”她看着凤羽珩,又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却只笑了一小会儿,面色就渐渐地凝重起来。最后,竟是郑重地说了声:“谢谢,谢谢你能如约,让我能够见到他。”
  
  凤羽珩觉得这么绕弯子说话真累啊,于是她再不多问,干脆老老实实地靠在椅背上,看着面前这两个人,也不吱声,就等着他们自己来对话,她当个看客就好。
  
  好在,云妃并没有让她失望,也没有让她太着急,很快地便又有信息一点点的透露出来。云妃说:“见你外公,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念想。我曾经找了他很久,也等了他很久,十几年哪,在没遇到冥儿的父亲之前,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有一天能够再看一眼我的父亲。虽然……他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云妃说着,将目光转向姚显,面上那种小女儿神情又渐渐地展露出来。“我不该叫你父亲的,因为以前从来都没见过,我都是叫你伯伯。母亲说,伯伯是全天下最好的人,要是没有伯伯,我们母女二人谁都活不成。”
  
  她说着话,站起身,在这观月楼大殿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圈又一圈,带着满满的回忆,空灵的声音再次扬起,凤羽珩听到的讯息就更多了一些。
  
  “母亲说,我是你亲手接生出来的,可刚出生时的我没有记忆,我对你的记忆从三岁那年开始,一直到六岁结束。我曾一度以为我们是一家三口,直到你离开,直到我听别的小孩子说起他们的父母都是每晚住在一起的,我才明白,原来你并不是我的父亲,正如母亲所说,你只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而我,却挂念了你那么多年,直到有一天,我进宫,你亲自为我植皮,我却只敢与你相识,而不能与你相认,因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