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33章 那种娘亲,谁稀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随着这声喊,很快就有人清场,黄泉气不过想要理论,却被凤羽珩拦住,拉着两个丫头往边上让了让,示意她们不要引人注意。
  
  忘川明白她的意思,小声告诉黄泉:“咱们先看看热闹再说。”
  
  黄泉她反应了过来,不过她跟凤羽珩与忘川的想法不太一样,她说:“哦,凤小姐,能到这绣品铺来的那肯定就是三小姐了,也可能是凤粉黛。”再想想:“这么嚣张,肯定是凤粉黛了。”说着话,一抬头,却是大吃一惊,要不是有忘川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差点儿就要叫出声儿来。直到对方那一行人进了绣品铺,忘川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黄泉这才不解地问:“那不是傅雅吗?她怎么成了凤小姐?”
  
  忘川提醒她:“你忘了,在别院那边,她可是一直被人以小姐称呼的。”
  
  “那也应该是姚小姐才对啊!”黄泉当然知道这个事儿,但她一直认为那只是在别院里的称呼,在外头傅雅是不敢的。只可惜,她忘记了,纵是傅雅不敢,可是姚氏敢,更何况在姚氏的怂恿下,现在,傅雅也敢了。
  
  眼瞅着傅雅被人恭恭敬敬地请进了绣品铺,外头还留了两个随从当把门儿的,那二人一边鼻孔朝天地站着,一边时不时地吆喝两句:“都躲远点儿,不要围观,惊扰了凤小姐选东西,可有你们好受的。”
  
  其实哪有多少人围观啊?除去零星的几个看热闹的以外,别的人根本就没往这边注意。这本来就是凤家的绣品铺子,凤家小姐也有几个,人们全当是凤粉黛或是谁来了,根本也没往别处去想。大家闺秀的样子哪里他们这些平头百姓都能轻意见到的,就算是经常出街行走的凤粉黛,他们也没敢多看过几眼,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谁,长什么样。
  
  傅雅就这么在那铺子里逗留了不少时间,期间,时不时地有她带来的下人从里面走出来,出来一个手里就捧着一堆东西,看起来傅雅到是没少买。黄泉就不解了,“安姨娘的铺子今儿挥泪大甩卖?还是买一送一?傅雅买了这么多东西得不得银子吧?她哪来的钱?姚夫人被削去了一品诰命,不是说她们过得很拮据吗?”
  
  凤羽珩摇摇头,“既然姚家是以我对姚氏太不留情面这样的理由打上郡主府来与我交恶的,那这戏就得往足了做。虽然姚氏是出过门的女儿,在兄嫂在家同住的情况下不宜接回府中同住,但姚家却也再不能对别院那边太刻薄。为了表示她们对姚氏的同情,三个舅舅和舅母都去过别院,甚至外公也亲自去过,每人都送了不菲的财物,算做安慰。同时,姚府也每月都向别院拨去不少于一品诰命的银两,以供姚氏取用。所以,傅雅当然有钱。”
  
  忘川笑笑说,“也好,银子取之于姚家,转身就花到了三小姐这边,到也不算浪费。小姐,咱们要不要进去会会她?”
  
  “好啊!”凤羽珩对此到是并不排斥,应了一声,最先抬步往前走去。
  
  一直走到门口,那两个守门的人见她过来,先是大喝一声:“站住!”而后又道:“凤小姐正在里面选东西,闲杂人等一概不得入内!”同时,两条粗壮的胳膊也齐齐伸出,直横在凤羽珩身前。
  
  可惜,凤羽珩的脚步连停都没停,就像没看到那两条胳膊似的,径直就往前走去。那二人一愣的工夫,突然就觉得手臂一凉,像是被铁钳生生钳住了一般,动也动不了,收也收不回来。而后,就听“咔嚓”一声,那两条原本伸出来拦在半空的胳膊,一下就垂了下去,五大三粗的汉子面部扭曲,满头大汗,却疼得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骨头断裂,突如其来的,没有征兆,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去看这两条手臂是怎么断的,就觉得迎面走来那女子轻轻的把手一抬,面上表情丝毫未见变化,才轻轻一碰他们,骨头就断了。
  
  黄泉一脸鄙夷地把两个倒地之人往边上各踹了一脚,同时道:“狗仗人势的家伙,不过,你们就是想要当狗,也得挑个好主人不是吗?连主人都不会挑的狗,不是好狗。”
  
  忘川亦冷笑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随着凤羽珩一前一后进了铺子。
  
  门口的动静吸引了铺子里贵客们的注意力,傅雅还没用事清场,纵是外头的人不想招惹那两个大汉暂不进来,但里头原本就已经在的夫人小姐们,却是一个也没有出去。有些人常来常往,跟安氏和想容也熟,自然也认得出凤羽珩。傅雅的到来让她们先是以为凤羽珩来了,齐齐跪地磕头问安,傅雅还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叫了她们平身。结果这才一转眼的工夫,外头竟然又进来一个济安郡主,而且……
  
  若说凤羽珩真身不在这里,傅雅这个赝品还真是有一定的混头,可但凡凤羽珩本人往这里一站,眼睛不瞎的人一眼就能分出真假来!那些之前上过当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个大惊,这气场,这气质,这模样,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让凤羽珩一比,之前那个就像是街边卖艺人一般,完全上不得台面。
  
  有人生气了,开始指着傅雅大骂,可再骂,傅雅身边到底是带了不少下人来,立即就有人上前来将那些闹事之人驱赶。凤羽珩到也不拦着,就眼睁睁地看着傅雅折腾,直到把这一屋子来买绣品的人都赶得差不多了,这才听到傅雅主动开了口,对她道:“济安郡主,你与姚家凤家都已经脱离了关系,所以,你该不会继续霸占着凤家小姐这一身份不放吧?”
  
  凤羽珩没说话,身边黄泉到是忍不住吱了声儿——“切!谁稀罕。凤家小姐,也就你这种土包子才巴巴的往上冲。”
  
  傅雅对凤羽珩身边这丫头一直极为痛恨,可她又没有办法,黄泉忘川会武功,她招惹不起。于是干脆不理,转回身继续去看自己挑中的那些个绣品,一个一个的翻过之后,再指着另一边还没有挑的,直接就道:“都包起来吧,我全要了。”
  
  今日是安氏亲自在这绣子里张罗着,凤羽珩的到来并没有让她像从前那样热络,反而就像跟其它夫人小姐那般恭敬谨慎。眼下听傅雅说要把这些绣品都买下,也没说什么,赶紧吩咐伙计给包好,然后对傅雅说:“小姐,一共两百七十两银子。”
  
  两百七十两,不是小数目,放在凤瑾元那里够他几个月的开销。可傅雅完全不当回事,向身边丫鬟示意一下,丫鬟立即就掏了三张银票出来。凤羽珩留意了,那并不是别院原本的丫鬟,想来应该是后添的。
  
  黄泉看不惯傅雅那嚣张的样子,随口说了句:“就你那点银子,可别到处丢人现眼了。”
  
  傅雅铁了心的不搭理黄泉,只对凤羽珩说:“银子多少,那都是娘亲给的,有母亲疼着总是好事。济安郡主,您说是吗?”
  
  “你——”黄泉大怒,傅雅这一句那相当于直接往凤羽珩心窝子里戳,她怎么能忍?
  
  可凤羽珩却全然不在意,还笑着跟黄泉说:“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就她那个娘亲,哼,谁稀罕。”再看着傅雅,勾着唇角道:“本郡主也有母亲,宫里的云妃娘娘,我叫她母妃。本郡主还有父亲,也在宫里,哦,忘了跟你说,我叫他父皇。”
  
  “哈哈哈哈!”这一番话却是说得傅雅大笑起来,然后指着凤羽珩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那叫什么母亲什么父亲啊!那是亲的吗?人还没出阁呢,就跟着你男人一起叫爹妈,你也不嫌害臊。”此时的傅雅,就像个泼妇在骂街一样,全然没了当初在北界时那种小家碧玉的受气模样,到是跟那凤粉黛越来越像。只不过,眼睛里闪过一道道心计,却是凤粉黛无论如何都及不上的。“济安郡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自己的亲生爹娘都不认了,到外头随随便便认了别个爹娘,你这种人,早晚是要遭到报应的!你小心这种报应连累到你那伟大绝伦的义父义母身上,到时候一家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这种不孝女,早晚要遭天打雷劈!”
  
  傅雅越说,那双眼中喷出来的火气就越重,话也说得越来越过火,就连安氏都听不下去了,几番想上前相拦,却被忘川以目光示意生生止了住。
  
  傅雅的歇斯底里还在继续,她瞪着凤羽珩咬牙切齿地说:“你害死了我的亲生父母,这笔帐,这个仇,我全部都记在心里。凤羽珩,我诅咒你,诅咒你和你的父皇母妃通通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这话一出口,忘川黄泉立即对视了一眼,二人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个讯息:这人疯了。
  
  是啊,不疯的话,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凤羽珩却并不生气,依然勾着唇笑邪笑着看她,那种与玄天冥几乎一模一样的邪笑都快成了他二人的一个标记,而熟悉他们的人也知道,主子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那么,招惹她的那一方,很快就要倒霉了。
  
  果然,傅雅的话音才落,就觉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她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一晃间,刚刚看出那走到近前的人好像是这绣品铺的另一位主人,也是凤家的三小姐凤想容时,突然的,就见对方抬起手,毫不犹豫毫不客气地一巴掌糊在了她的脸上——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