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34章 想容的反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想容动手打了傅雅,“啪”的一声,狠得让一屋子人都打了颤。有随着傅雅一起来的下人一冲而上就想要制住想容,却听想容冷声说了句:“我是凤家的三小姐,皇上亲封的四皇子玄天奕的绣品师父,你们确定想与我动手?”
  
  侍候傅雅的人,不过外头买来的丫鬟婆子和会些粗浅的汉子,一个个的均上不得台面,哪里禁得起想容这几句话的惊吓。傅雅眼瞅着自己的人面带惧色步步退后,心头怒起,却也再一次看清楚了她与真正的这些京中贵族之间的差距。人家是随随便便就能扯出一个靠山来,不管本事如何,名号总是吓人的。可自己呢?身边的下人是买来的,人伢子手里买来的粗人,忠诚度全靠银子,世面更是没见过多少,一句话就能被吓住。而她,完完全全的只靠着一个姚氏,自称凤小姐,实际上却是冒充的。在这样真正的凤家小姐面前,她算得上是什么呢?
  
  想容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傅雅,不带一丝感情,傅雅却是想找回一些场面,硬着头皮叫了声:“三妹妹。”
  
  谁知想容立即就回了句:“你别叫我三妹妹,我与你之间,没有半点关系。更何况,我还不想死,凤家也不想死,你在京城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皇上和云妃娘娘,傅雅,你自己不想活了,可别拖着凤家和姚家同你一起死!你与济安郡主有再大的冤仇,你们到外头自己报去,少在我这绣品铺子里撒野,今日你辱骂皇上与云妃娘娘这笔帐,我可是给你记下来了,你最好想一想自己要选个什么样的死法,我念在你照顾姚夫人一场的份上,或许还能帮你争取一下。”
  
  傅雅一哆嗦,想容的话直接就把她送上了断头台,这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从前不是没打听过,都知道凤家三小姐是个庶女,性子柔弱,包括她的生母都默默无闻,在府里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府里不养她们,她们只能在外头经营这间绣品铺子,自己养自己。她本以为这个凤想容是个软柿子,可如今看来,这跟她所知的信息完全不符啊?
  
  傅雅眼珠一转,却也没完全被想容给吓住,脸色只白了白,很快便又恢复了常态,然后笑着对想容说:“这说的是什么话,三妹妹可莫要这样吓姐姐。至于你我是不是亲,这个你不认也没关系,左右不过是家中庶女,如今凤家做主的四小姐都已经认了我,我的母亲也认了我,连带着父亲也对我礼遇有佳,就连姚府中人到别院来,也对我客客气气的。所以,三妹妹你认不认我,姐姐也不是很在意的。只是提醒三妹妹,今日姐姐我失了言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个是事实,但三妹妹若是做得如此之绝,想来对凤家,对姚家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还望妹妹三思。”
  
  傅雅的话说完,想容到是有了一阵子的沉寂,很明显,傅雅的话让她有所顾虑。可黄泉却完全想不到那么多,她只觉得傅雅说话太来气了,忍不住冲口就道:“得意什么?你要别忘了,听到你说话的人,可不只凤家的三小姐,还有我们,还有济安郡主。你想赖掉这笔帐?想得美。”
  
  “哦?”傅雅看向黄泉,头一次觉得自己不用怕这个丫头,于是她说:“那你们就揭发试试,我一个人死不要紧,那么多人与我陪葬呢,凤家,姚家,想来也够本了。去吧,去揭发,看看谁的损失更重。”
  
  黄泉气得都想去抽她,却被凤羽珩给拦了下来,“想拉凤姚两家陪葬吗?”凤羽珩笑着说,“一个人犯了错,要整整两大家子人来陪葬,别的起来真够惨的。可是……那又与我有何干系呢?你是在用威胁凤家三小姐的方法,来威胁我吗?”
  
  傅雅一愣,直到今日才意识到,凤羽珩与凤姚两家的决裂,竟然是真的。她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担忧,如果凤羽珩真的不顾那两家人的死活把这事儿给说出去,她岂不是死路一条了?傅雅不停地转着眼珠,想要想出一个主意来摆脱眼用不上的困境,正想着,突然听到面前的凤想容说了句:“济安郡主听到什么了?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祸连凤姚两家人吗?”
  
  傅雅一怔,惊讶地去看凤想容,这突然的峰回路转让她十分诧异,可却也能明白凤想容转了风向要帮着她是什么意思。无外乎就是想救凤姚两家于危难水火,跟她本人到是没多大的关系。不过她也是乐意看到这一出戏的,凤家三小姐跟凤羽珩当面冲突,这场戏到是十分好看。
  
  傅雅后退两步,双臂环胸,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着面前这二人,就听凤羽珩问:“凤三小姐,这是何意?”
  
  凤想容面无表情,只是盯盯地看着凤羽珩,谁也猜不到她此时是什么情绪,只是认真地对凤羽珩说:“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这一屋子的人里,除了你带来的人以外,全部会对今日所发生之事守口如瓶。所以,济安郡主还是请回吧。”她做了送客的手势,也不顾凤羽珩的反对,又催了句:“快些走吧,这小小的铺子还要开门做生意,您身份贵重,可供不起您这尊神佛。”
  
  凤羽珩到是没说什么,却是向忘川使了个眼色。这黄泉心直口快,忘川却是心思细腻,只一个眼神就立即明白了自家小姐的意思,于是上前一步,对凤想容说:“凤家三小姐,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是练得不错呢。你可知,包庇纵容一个胆敢辱骂皇上的人,你犯下的又是什么罪过?”
  
  想容依然是那副样子,像是没看到忘川一般目光依然紧盯着凤羽珩,半晌,再道:“总之,没看见就是没看见,没听见也是没听见,济安郡主要是有心与我们打场官司,咱们陪着就是。你们不过三人,我们却有这么多人证,郡主是个聪明人,想必不会跟着我们这些市井小民一起到官府去丢一回脸吧?”
  
  凤羽珩笑了,那笑在傅雅看来是高高在上的,可却无人明白,那笑里头包含了多少欣慰。“罢了。”她亦只是盯着想容,但却是对忘川说,“本郡主的确是没那个工夫和心思,咱们走吧,跟她们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看着就招人烦得慌。”
  
  凤羽珩终于走出了绣品铺,头依然抬得高高的,郡主的气势无人能及。这绣品铺里里外外看到这一出好戏的人可是不少,她敢笃定,很快的,济安郡主与凤家三小姐吵了一架的消息就又会传遍京城,而与此同时,那凤家三小姐却是跟姚家别院的那位小姐站到了一条战线了。而且人们清清楚楚地听到那别院的小姐说,凤家老爷和如今做主的四小姐都已经认了她,看来,济安郡主的的确确是孤身一人无亲无挂了。
  
  凤羽珩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十分愉悦,黄泉慢慢地也转过脑筋来,明白这一切都是她家小姐故意的,为的,就是让济安郡主与凤姚两家交恶的这件事再一次坐实。可她还是有些为凤羽珩不平,“小姐非要这样吗?虽然是为他们好,可奴婢这心里总是难受的。”
  
  凤羽珩反过来劝她:“现在的这点难受算什么,我若不这样,今后难受的地方更多。你们谁都看得出,我身边潜在的危机是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会殃及家人亲友。我若不尽可能的让他们与我脱清干系,等他们成了我的弱点,成了对手下手的目标,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更何况,姚氏本就与我不亲了,她认了傅雅,我对她的感情也淡得没剩下多少,没什么可惜的。”
  
  听她这么一说,黄泉到也放下心来,不再提这个事,可凤羽珩却又自顾地道:“不过,看到今天的想容,我到真的是很欣慰呢!她终于懂得利用身边的有利资源而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不至于再像从前一样轻易就被旁人欺负了去,这样真好。”
  
  “是啊,三小姐比以前勇敢多了。”忘川也赞着道,“就连安姨娘,也再不是从前柔柔弱弱的样子。”
  
  凤羽珩欣慰的笑容再见,带着两个丫头干脆在街上玩起雪来,可见心情不错。
  
  而另一头,绣品铺里,傅雅正准备对想容之前的出手相助表示一下感谢,同时也想拉进一下自己与这位凤家三小姐之间的距离时,却听到想容用那种依然冷冰无情的声音对她说:“带上你买的东西,赶紧给我离开这里。记住,既然打着凤家小姐的名号行走,就多注意下自己的言行。不要以为你真的威胁到了我,我只是不想惹出太多麻烦来,否则,你以为凭着济安郡主的出首指认,我们这些人说话会有什么份量吗?赶紧给我滚滚得远远的,否则,我也不介意让你见识一下四殿下暗中布在这绣品铺四周的暗卫有多厉害。”
  
  傅雅还是很明白的,凤想容只是不想让凤家受到拖累,这才那样对了凤羽珩,可反过来,人家于她,可是半分好感都没有。她也无意于在这地方继续待下去,于是冷哼一声,带着一众下人抬着买到的东西悉数离开。
  
  见人走远,安氏赶紧叫人将铺子的门关上,今日再不接生意。然后她来到女儿面前,正想劝慰两句,却见想容泪流满面,上牙咬着下唇,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她离得近,还是听到想容带着哭腔小声说了句:“二姐姐,你一定要保重。”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