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40章 冬围开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个清晨,吕家的人一个也没闲着,吕燕与葛氏二人想出了与凤羽珩谈交易的点子,而吕松那边,则再一次去求见了元淑妃。
  
  可惜,他是灰溜溜地走出来的,一脸的颓色,神情阴郁得几乎都能拧出水来。而帐子里,元淑妃却是声声冷笑,同身边的侍女月秀说:“吕家,连他们自己的富贵荣华都保不住,就这点本事还口口声声说要襄助八殿下?他们不拖八殿下的后腿就已经是功德了。”
  
  月秀亦小声问她:“娘娘是准备放弃吕家这边了吗?”
  
  元淑妃说:“不是本宫放弃,而是他们自己不争气。一次一次让本宫看到的只有失败,没干过一件出息的事情,就这样的人,让本宫如何往八殿下那边去引荐?那可是本宫的亲儿子,本宫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身边出现这样的蠢货。不过……”她眉心一皱,“话又说回来,姚家的势力竟如此庞大,那吕松好歹是当朝左相,竟能让姚家打压得翻不过身来?”
  
  月秀想了想,分析道:“其实娘娘头两年就曾提起过,姚家当年被流放到荒州,兴许并不是真的因为那个被医死的妃子。奴婢后来也想过,很有可能当年那个妃子的死都与太医姚显没什么关系,不过就是借着这个借口让姚家离开,依着当年的局势,姚家的离开对于他人来说,是一种保护。而也正是因为并不是真正的流放,所以他们虽身在荒州,但仍然可以自主地发展自己的势力。几年下来,虎已养成,吕家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是啊!”元淑妃也苦叹道:“我虽很难见到皇上,但身在宫里却也不是瞎子不是聋子,皇上与那姚显私交好着,姚家就算没了济安郡主这层关系,也绝对不可能倒下。到是吕家,把对手看得太过简单,偏偏他们自己又太弱太笨,落到如今田地,也是活该。只是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那凤羽珩惹出来的事端,这位郡主若再留下去,将来势必要对墨儿造成极大的影响。月秀,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计议一番了?”
  
  月秀俯了俯身:“一切但听娘娘吩咐。”
  
  清晨一过,第一天的冬围算是正式开始。猎场有专门的看台,天武帝与皇后端坐在上首主位,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妃嫔与诸位皇子、皇亲,再往下数,就是大臣及其家眷,乌鸦鸦坐了一片,也是十分热闹。
  
  天武今日兴致不错,看着这久违的猎场,再看着这些儿子、臣子,不由得感叹起来:“要是老六、老八,还有老九都在就好了。”
  
  皇后配合着说:“孩子们都大了,总是要保家卫国,为大顺的山河去拼搏,不能一直守在皇上身边。但皇上且放宽心,玄家的孩子都重情重义,他们虽身在边关,可是心里定都是想着京城,想着父皇的。”
  
  皇后说完,那些皇子的母妃们也跟着开了口,纷纷符合着,特别是八皇子的生母元淑妃,说着说着还抹起来眼泪,期期艾艾地道:“八殿下往南边儿去之前,嘱咐臣妾一定要照顾好皇上,奈何臣妾与皇上没缘份……好在皇后娘娘总会陪在皇上身边,有皇后娘娘照顾着皇上,咱们姐妹也能放心了。”
  
  皇后看了元淑妃一眼,淡淡地说:“今日冬围,是热闹的场合,一会儿皇子与诸位公子们还要下场去比猎,淑妃何苦在此时哭哭啼啼,惹了大家都不痛快?”
  
  淑妃最后一下抽泣还卡在嗓子眼儿里,皇后话一堵,憋得差点没翻白眼。可到底是皇后开了口,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尴尬地应了声“是”,然后默默不语。
  
  而天武的兴致却并没受到太多影响,感慨之余也回忆起从前的岁月来:“朕第一次来这猎场的时候是多少年岁已经忘记了,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先帝还在,朕就是在第一次来到猎场时拔得头筹,赢了个满堂彩。后来,先帝亲手将后羿弓赐给朕,并告诉朕,这弓定要传给大顺的第一神射,方可对得起它的价值。”
  
  天武说得感慨,话音也是慢慢悠悠,谷贤妃这时把话接了过来,也跟着一起回忆:“是啊!那时候皇上当真是大顺第一神射,那张后羿弓交到皇上手里,也是众望所归。皇上留那弓在手里几十年,臣妾们一度以为皇上不打算再赐给旁人了呢。”
  
  皇后接着道:“是啊!许是皇上也没想到咱们大顺居然能出一位济安郡主。说起济安郡主的箭法,真是让人拍手叫绝。”
  
  天武点点了点头,“阿珩于大顺的丰功何止神射。”他说着,看向凤羽珩,面带慈笑。那样的笑容看在看有人的眼里,惹得人们也跟着向凤羽珩看来,却不知这些目光中,有多少善意,又有多少虚伪。
  
  “不知郡主这次冬围有没有带后羿弓来?”突然的,元淑妃又开了口,阴阳怪气扭扭捏捏的,让人听了很是不舒服。
  
  凤羽珩只淡淡地道:“我只是来看热闹的,射猎是男人们的事,自然不曾带着弓来。更何况,后羿弓是国宝,娘娘以为国宝是能随时随地都带着出门的?”
  
  淑妃掩起口,咯咯地笑,又道:“郡主真是说笑了,国宝自然得供奉着,本宫只是听说济安郡主英勇非凡,很是想要见识见识。不如郡主一会儿也跟着一块儿上场试试如何?也叫咱们开开眼。”
  
  “哦?”她看向元淑妃,“娘娘说咱们?那是娘娘您想看,还是在坐所有娘娘都想看?”她一边说着,一边扫了一圈妃嫔的坐席。她这一眼过去,有一些原本跟着淑妃一样有几分兴趣的人立即低下了头去,而谷贤妃等人却是摇了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这样想过。凤羽珩笑笑,“似乎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看我射猎,不过既然淑妃娘娘如此迫切地想要一观,那就请娘娘去换骑马装来,与大家一块儿入猎场吧。”
  
  淑妃一愣:“你什么意思?本宫为什么要入猎场?”
  
  “娘娘不是想看阿珩射猎?”凤羽珩纳闷地问她,“猎场很大,野兽都在场里面,您坐在这里看能看到什么?一会儿咱们冲进猎场内,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您看到的就只有踏尘扬雪,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几何。”
  
  元淑妃冷哼:“这么多人,包括皇上皇后在内,可都是来看射猎的,难不成你要让咱们都进场?”
  
  凤羽珩摇头,“非也非也,父皇、皇后娘娘,以及在座这么多娘娘们并不是来看射猎的,他们只是在等最后的结果,至于过程,可不是大家关心所在。如今看来,就只有淑妃娘娘一人对射猎的过程感兴趣呢!而且……”她顿了顿,笑着说:“射猎原本都是男人们的事,阿珩还是头一次见到有宫里的娘娘教唆郡主也上猎场去拼杀,正常来说,即便是我主动要上场,不是也应该本着害怕女孩子受到伤害的原则要进行劝阻吗?淑妃娘娘对阿珩的关爱还真是特别呢。”
  
  “这……”元淑妃再一次感受到凤羽珩的利齿伶牙,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天武帝的声音也传了来,是在斥责她:“阿珩说得对,哪有做母妃的教唆女孩子下猎场的?淑妃,你真是越老越不懂规矩了!”
  
  天武帝的这句话把元淑妃给说得个大红脸,一下没忍住,眼泪又掉下来了,而且这次是真的掉。元淑妃心里也苦啊,皇上,好歹夫妻一场,我也为你生了儿子,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戳心?越老越不懂规矩?当众说她老,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放?元淑妃越想越伤心,哭泣也渐渐止不住。
  
  皇后也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再次提醒她:“今天冬围第一场,元淑妃,你打算哭多少回?如果真的觉得你的眼泪比冬围重要,那就让下人扶你回帐子去,你爱怎么哭就怎么哭。”
  
  元淑妃又是一口气没提上来,憋憋屈屈地止了哭,然后听着天武帝宣布所有皇子以及参加射猎的官家公子们准备下猎场。一时间,呼呼拉拉一群人起身上马,再加上随行捡拾猎物的宫人,热闹的看台一下子少了好多人,到是冷清下来。
  
  有侍女递上茶水点心,这冰天雪地的,茶水不一会儿就凉了,也就摆个样子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去喝。而这一场射猎,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会持续最少一个时辰,所以人们也不干坐着等,三三两两地闲聊起来。
  
  天武帝坐在高位之上,看着下方众人,脸色有些阴沉,不时呢喃地道:“怎么都这么招人烦?当初选这些妃子入宫的时候,到底是谁在选?”
  
  皇后无奈地道:“反正不是臣妾选的,多半都是世家送进来的,身份差不多,品貌不错就也行了。”
  
  天武指着元淑妃问皇后:“就这也叫品貌不错?”
  
  章远看不下去了,在边上扯了扯天武的袖子——“小声点。”
  
  “怎么?朕说话还怕被谁听见不成?”这一嗓子出来,原本下面的人没听见什么,这会儿却是都听见了。一是一个个抬头看来,眼神迷茫,都不知道皇上这又是发的什么脾气。
  
  可天武的手还指着元淑妃呢,元淑妃就觉得自己是从后心一直凉到脚跟,一颗心都跟着往下沉,生怕天武下一句出口就是针对于她。为位皇帝的喜怒无常,这么多年下来她可是深有感慨的。
  
  好在等了半天,天武并没有发作,元淑妃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她这口气刚刚咽回去,却突然又听到了凤羽珩的话音扬起,她刚松下去的一口气立时就又提了上来——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