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41章 父皇,给阿珩做主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九殿下送古蜀公主回国,近日正在南界逗留,前几天收到他的书信,说是一直以来驻守在边南地带的八殿下要有喜事了。据知,八殿下从南边儿亲自挑选了好些礼物,请九殿下回京时顺路带回京中,是送给吕家三小姐的聘礼。”说着,凤羽珩起了身,冲着元淑妃款款地行了一礼,道:“真是要恭喜淑妃娘娘啊!”
  
  这话一出口,直接传递出一个信息来,那就是——八皇子要与吕家联姻了!
  
  可这是为什么?
  
  元淑妃都蒙了,在场众人也蒙了,不过比起他们的蒙,吕家人却是喜上了眉梢,吕燕甚至已经激动得紧紧地抓住了葛氏的胳膊,不停地问着:“这是真的吗?母亲,这是真的吗?”
  
  葛氏也不明白,这对于吕家来说是意外之喜,可这喜讯是从凤羽珩口中说出来的,可信吗?她小声问吕松:“老爷,你今日晨起不是还去见过淑妃娘娘?可有听她提起过?”
  
  吕松摇头,叹道:“何止没有提起,淑妃娘娘简直对这门亲事就已经十分排斥。我们吕家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资格去谈襄助八殿下?拿什么去襄助呢?淑妃娘娘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两家结亲已经是不可能,却不知为何现在……呀!”他突然一怔,似恍然大悟般道:“我知道了,咱们吕家出事也就是近两月的事,而淑妃娘娘却在之前已经给八殿下送过书信,提起过两家结亲之事。后来吕家出事,她纵是再送信,却时已入冬,信送到南界就要两三月光景,而那九殿下传信回来,算一算,应该就是元淑妃第一次递信之后。如此说来,八殿下应该对咱们吕家的事还不太知晓,又或者说……九殿下传信之前,消息还没传到南界那边。”
  
  可是再想想,却也没有多乐观,“没传到是没传到,早晚是要传到的,这门亲事依我看,还是成不了。”
  
  吕燕却不管那些,只道:“怎么成不了?既然济安郡主都当着面说了,那就说明这事儿能成,而且,必须得成!”她说得坚决,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告诉吕松,“吕家与八皇子联姻,这事儿是九皇子书信传过来的,父亲,如今济安郡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已经把话说了出来,您说,这泼出去的水,还能再往回收吗?”
  
  吕松一愣,“你的意思是……”
  
  “女儿的意思是——将计就计。”
  
  吕松双目一亮,与葛氏二人对视一眼,一家三口意见瞬间达成统一。于是吕松站了起来,很是恭敬地冲着元淑妃行了个礼,说了句:“多谢淑妃娘娘抬爱,小女不才,也定不会辱没了八殿下。”
  
  “住口!休得胡言!”元淑妃急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顾不上跟凤羽珩发难,直指着吕松就道:“谁说八殿下要娶你们吕家的人?本宫绝不同意!而且,皇子婚嫁,那都是要皇上赐婚的,怎么能你说联姻就联姻?”
  
  吕松很是委屈地道:“回娘娘,这联姻一事可不是臣说的,是……”他看向凤羽珩,“是济主说的呀!”
  
  元淑妃简直气得都不知道该找谁去发泄,又一扭头,怒瞪凤羽珩道:“你又胡说些什么?一个郡主,你到底只是个郡主,本宫是堂堂淑妃!是皇子的生母!你好大的胆子敢造本宫的谣!”
  
  凤羽珩眨眨眼,状似很害怕的样子挪了两步,最后干脆走到场中间,往天武帝面前“扑通”一跪,“父皇,要给阿珩作主啊!”
  
  元淑妃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作主?应该求皇上作主的人该是她吧?于是她也跪到天武帝面前,同样的话出了口:“皇上,您要为臣妾作主啊!”
  
  天武帝看了一眼下方,没吱声,却是向章远使了个眼色。章远也是无奈,心说你一个皇上,一有事儿就把我个太监推出去,真是大气啊!可他还得听天武的话,再审视一番天武这个情绪这个表情,很快也知道了自己该说什么,于是尖着嗓着冲着头的二人道:“求皇上作主也该有个先来后到,是济安郡主先求的,淑妃娘娘且到一边跪候。”一句话,把元淑妃给支到了一边,还是跪候。
  
  下人来搀扶淑妃往边上撒了几步之后,还不忘提醒她说:“娘娘不能站着,也不能坐着,得跪候。”
  
  元淑妃气得肝儿都疼,可又没办法,章远代表皇上,这谁都明白。她只能跪在这里,看着凤羽珩一句一句地说:“父皇,阿珩只是个郡主,可今日却得罪了淑妃娘娘,这可怎么办才好?区区郡主,淑妃娘娘贵为一宫主位,又是皇子生母,若是她对阿珩紧咬不放,那阿珩还有命活吗?”
  
  她这番话说得那是声泪俱下,没错,的确是声泪俱下,凤羽珩的“昧着良心”挤了几滴眼泪来,看来天武那个心疼。
  
  “好孩子,快起来说话,地上凉。”他身子往前一欠,作势就要自己去扶,吓得章远赶紧把他给按了住,然后一路小跑的到凤羽珩身边把人给扶了起来。
  
  凤羽珩还在抹眼泪,可在坐的看客们却一个个的翻起了白眼,心说济安郡主你是真的能演啊!区区郡主?郡主已经不小了好吗?得罪淑妃娘娘?怕人家给你穿小鞋?你什么时候怕得罪过人啊!你得罪的人里,一个小小淑妃那还算事儿吗?你真的会把个小淑妃放在眼里?想当年你跟贵妃对着干的时候,也没见你这般惶恐啊!
  
  可人们也就是心理腹诽,在坐这些人,多半还是亲近凤羽珩的,只有一少部份人巴结着淑妃,指望着八皇子。可眼下皇上这个态度,他们又能说什么?淑妃你是受了委屈,这个所有人都知道,但谁敢帮你呢?
  
  凤羽珩像模像样地捏了个帕子抹了两下眼泪,这才又抬了头跟天武道:“父皇,刚刚淑妃娘娘如此说阿珩,阿珩这心里实在是怕得很,可是……可是那个消息并不是阿珩胡说的呀!是九殿下传了书信回京,那信父皇您也是看过的,就是前天阿珩进宫时带进来的那封。”
  
  天武点点头,“阿珩说得没错,前儿是有冥儿的书信传回来,上头确有提及他有意想要迎娶吕家三小姐过门为妃一事。淑妃,来来来,你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朕重说一遍!”
  
  元淑妃心里一惊,惊意再次席卷全身。她是万万没想到,凤羽珩所说的这个事天武帝居然也知道!那现在蒙在鼓里的当事人……就只有她?
  
  战战兢兢地抬头看向天武帝,元淑妃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本都想好了凤羽珩一定是胡扯的,不可能有那样的消息传回来,又或者是她跟玄天冥两人联手搞的这一出,可眼下再看天武这个态度,不管是不是人家故意生出来的事端,好像天武并不反对?看这意思,还挺乐意的?这……
  
  “皇上。”元淑妃还是想做最后的争取,“皇上,八殿下常年驻守边关,跟吕家的女儿并没有什么往来,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要娶人家?这里面一定是有些误会。”
  
  天武摆摆手,“这个事儿先不说,朕现在只是在给阿珩作主。你刚才威胁她什么来着?她只是小小郡主?你是堂堂淑妃?好,既然你心里有了这般想法,那朕今日就给阿珩作一回主!”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人们就不明白了,天武帝要怎么给凤羽珩作主?淑妃说她是区区郡主,难不成要抬成公主?可就算做了公主,那也比不得宫里娘娘啊!
  
  人们正猜测着,就听天武帝开了口,道:“淑妃元氏,不能以德治众,出言不善,今降为嫔,夺封号淑,只称元嫔。”
  
  猛地一道口谕下来,元淑妃就成了元嫔,连淑字的封号都没了,这不由得让人们大惊。可嫔到底也是一宫主位,元嫔还是压在凤羽珩一个郡主上头啊!
  
  很显然,元嫔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就见她冷冷地看了凤羽珩一眼,厉声道:“纵是嫔位,你也该以为本宫尊。”
  
  凤羽珩作势又往边上退了两步,拍着心口很害怕的样子,就听天武帝又道:“哦,嫔也不行,那就贵人吧!”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没了一宫主位,纵是贵人也是皇上的女人,但那地位就差上太多了。凤羽珩是郡主,那身份也是显赫的,人家要跟一个小小贵人对作,那这元贵人就真的一点招儿没有了。
  
  从前的元淑妃,如今的元贵人一下子跌坐到地上,从天上到地下,一下子就被打回了原型。贵人,那是她刚刚进宫时的封位啊!她努力了几十年,好不容易为皇上生了儿子,为自己挣了妃位,却在这一瞬之间就又全部失去,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哭求天武:“皇上,臣妾知错了,臣妾真的知错了,求皇上开恩,不要将臣妾贬为贵人啊!皇上!”
  
  她大声的哀求,惹了皇后阵阵心烦——“今日一来到猎场,元氏你就在那不时地哭闹。本宫说过多次,今日不是掉眼泪的时候,你这又是哭闹给谁看呢?”
  
  元贵人很想说凤羽珩也哭了,可她现在哪有那个胆子,她现在只求天武能回心转意,能把妃位还给她,其它的早就顾不上了。
  
  可天武明显没有那个回心转意的意思,她嚎了老半天都没嚎来半丝回应,而这时,偏偏凤羽珩的声音又起:“父皇,那依您看,八殿下与吕家小姐的婚事……”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