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47章 神仙救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太医一句话,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凤羽珩离得最近,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果然,小白虎的嘴巴里是有东西的!
  
  她伸出一只手掐住小白虎的下颌,另一只手直接就往虎口里伸,天武帝下意识地就说了句:“你小心些。”
  
  凤羽珩点点头,口中念叨着:“小白乖,你嘴巴里有东西,姐姐帮你拿出来,不然卡着会不舒服。”小老虎极听她的话,让张开嘴巴就一直张着嘴巴,怕伤到凤羽珩,还尽量张得大,直到凤羽珩把里头的东西取出来,这才在她的示意下合了起来。
  
  从虎嘴里取出来的东西是两样,一块是布料,一块是甲片。凤羽珩拧着眉看了好半天,然后转头吩咐忘川:“快去,把一直在我们帐前的守着的那两个御林军给带过来。”忘川应了声,匆匆而去。凤羽珩将手中之物交给一个宫人,然后再由那宫人递到天武帝面前,再听她道:“父皇请看,那布料阿珩认得,正是之前给小皇孙治伤时看到他穿着的那衣身上,而另小块甲片,如果阿珩没认错的话,应该是随行御林军的铠甲。”
  
  一句“御林军的铠甲”,再一次震惊了在场众人,而天武在看过那甲片之后也对此点头证实——“没错。”然后再看向凤羽珩,问她:“你是怀疑守在你门外的那两名御林军?”
  
  凤羽珩摇摇头,不确定地道:“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之前曾让丫鬟去取药箱,并未听她们说起帐外守卫异常,但既然小白虎能从帐子里跑出去,至少也要提审他们过来问问。”
  
  正说着话,帐外,忘川掀了帘子进来,身后还跟了名御林军将士,两人齐齐跪在天武面前,就听忘川道:“回禀皇上,奴婢往郡主的营帐去时,半路就遇上了这名将士,他正是郡主帐外的守卫之一。另外一人也有下人去叫了,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那御林军很是疑惑地看着凤羽珩怀里抱着的小白虎,不解地问:“郡主,这小老虎不是一直在帐子里吗?怎的会被您抱着?”
  
  凤羽珩却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他:“你不在帐前守着,何以出现在半路?”
  
  那人赶紧做答:“是有人来传话,说是郡主这边有猎物要搬,让帐前过去一个人帮忙。属下来来回回的跑了四趟了,帮着搬了好多野味。”
  
  众人不解,“搬野味?往哪搬?”
  
  他答:“说来也奇怪,就是从猎场抬到灶台那边,属下抬了两次之后也不明白为何一定要郡主帐前的人来帮忙。不过再想想,许是这里头有郡主打下的野味,这才一直搬着。”
  
  他刚说完,帐外,黄泉也回来了,同样跪下来,却是道:“郡主的帐前没有人在守着,另一个御林军,失踪了。”
  
  众人一愣,就听二皇子问那个跪着的御林军说:“是什么人叫你去搬东西的?”
  
  那人说:“就是个普通的小太监,长得白白净净的,很瘦,再多了属下也没仔细去看。”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小白虎身上有血,一看就是受了伤,就想着可能是问这小虎为何受伤一事吧?于是赶紧又道:“属下真的不知道这小东西为何受了伤啊?”
  
  凤羽珩摆摆手,“说的不是这个事。”然后再抬头,对着天武帝道:“皇上,下令封了猎场吧,任何人不得进出。”
  
  天武帝点头,赶紧让章远去传了旨。
  
  这事情一时间就僵在了这里,可也人人都知凤羽珩的小白虎突然出现在猎场,还伤了人,这里面一定更有蹊跷,于是也都积极地主张要严查此事。
  
  凤羽珩转过身对着二皇子行了一礼,说:“二哥,对不起,不管怎样都是阿珩的疏忽,这才给了奸人可乘之机。但请二哥相信,阿珩绝没有要害小皇孙的心思,若早知会出这样的事,说什么也不可能把这小白虎给抱来的。”
  
  她因为一直也没起身,所以一直是保持着跪立的状态,二皇子纵是心里再如何着急气愤玄飞宇的伤,也终是看不得凤羽珩这般模样与自己说话,赶紧上前扶了一把,同时道:“本王自然是信得过弟妹的,弟妹一向都对飞宇疼爱有加,怎的会有意害他。而至于这小兽……”他看了一会儿那小白虎,但见小白虎吓得直往凤羽珩怀里钻,那小模样着实让人心疼,便也无奈地摇起头来,“这小兽怎么看也不像是凶兽,像只猫儿似的。这件事情定要严查,蹊跷太甚。”
  
  这时,帐外有宫人传了一声:“七殿下到!”
  
  随即,七皇子玄天华踱步而入,脚步有些匆忙,进帐之后立即扫了凤羽珩一眼,微微拧了下眉,这才叩拜天武。
  
  天武因为玄飞宇的事一直也没什么精神,只摆了摆手让他起来,而玄天华起身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二皇子说:“二哥,那小白虎是我送给郡主的,发生这样的事我亦难辞其咎。”
  
  二皇子哪还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无外乎就是怕自己怪罪凤羽珩,亲自来为其开脱了。他深知老七跟老九的关系非同一般,如今老九不在,老七自然是要担负起保护的责任。可是二皇子同时也苦笑起来,这是济安郡主啊,她有什么需要保护的呢?今日就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她真的有错,大顺亦不能动他分毫。
  
  二皇子摇摇头,对玄天华说:“这事儿不怪弟妹,咱们现在首要任务,是抓到那在背后捣鬼的人。”他说完,主动向天武帝请缨,“此案,请父皇准许儿臣亲自办理。”
  
  做为受害人玄飞宇的父亲,二皇子请缨办案这没什么可说的,天武自然也是点头应下,之后便起了身,道:“朕要回御帐去看看飞宇,这边的事,你们看着处理吧。”说完,又瞅了眼凤羽珩,“一会儿你也过去,飞宇那头还是你亲自看着朕才放心。”
  
  凤羽珩点点头,也道:“阿珩也正是这样想的,小皇孙的伤口是处理完毕,但就怕夜里发热,这一宿可得一直盯着呢。”
  
  天武点点头,带着章远离了帐子,其它人也跟着往外走,二皇子又是对凤羽珩要亲自去照顾玄飞宇的事表示了感谢,这才与大皇子一道离开,着急忙慌地去办案子。
  
  医帐外头,凤想容正焦急地等在那里,见凤羽珩出了来,也没什么事,这才松了口气。她之前听说凤羽珩的小白虎咬伤了小皇孙,急得不行,生怕皇上会降罪于凤羽珩。想过来看看,可又觉得不太妥当,便想去找四皇子帮个忙。谁成想四皇子跟几个将士赛马去了,她一时也找不到人,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来这边等消息。
  
  眼下见凤羽珩没事,正准备再悄悄地溜回去,却被眼尖的凤粉黛给看了个正着。就听尖厉的声音扬起,很是不客气地问:“哟,那不是咱们家三姐姐吗?你怎么在这儿?”再看看想容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的目光,顺目瞧去,正是落在凤羽珩身上,不由得怒从心生——“你在担心她?好啊!你居然在担心凤羽珩?你忘了她扬言与凤家决裂?还是说,你们之前的恩断义绝都是假的?”
  
  粉黛突然这么一吼,到是把想容给吓了一跳,同时,凤羽珩也往这边瞅来,但见想容有些惊慌失措的小模样站在那里,目光刚刚从她这边收回,面对粉黛的指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粉黛的不依不饶那是众所周知的,她直指想容道:“我知道你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好,以前她在凤府里就护着你。可是你也不想想,你到底是凤家的孩子,她现在一个人过好日子去了,要真的为你好,怎么不把你也接到郡主府去享福?还要扔你们娘俩在凤府靠着卖绣品过活?你是没心还是没脸啊?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你到底是不是凤家的女人了?真是给我丢人!”
  
  粉黛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别的,想容实在听不下去了,干脆一跺脚:“我不是来找凤羽珩的,你不要乱讲话!”
  
  “不是来找她?”粉黛失笑,“那难不成还是来找我?我刚刚可是亲眼看到了你那一脸担忧之色,凤羽珩是罪魁祸首,你不是为她担心,还能是为谁?”
  
  “我……”想容被堵得无言做答,再往凤羽珩那边看了去,干脆一咬牙,说了句:“我是来找七殿下的。”她心里有七殿下,这个事儿凤家人可都是知道的,而那小白虎是七皇子送给凤羽珩的,这事儿也瞒不了别人,所以,想容就想着,此时唯一能替她解围,能够解释清楚她看过去的担忧目光的人,就只有七皇子玄天华了,只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帮她。
  
  她想着,头渐渐地低了下去,心里有悔意升起,怪自己太冲动,怎么的把七殿下也给扯了进来。
  
  而凤粉黛也是疑惑地往玄天华那边看了一眼,目光中带着疑惑,可却并没有再继续指责想容,想来,她也是半信半疑的。
  
  凤羽珩知想容这是病急乱投医了,正准备想办法让玄天华帮着那丫头一把,这时,却见玄天华主动往前走了去,直奔着想容,到其跟前停下,开口道:“等久了吧?我是想着带你一起去看看飞宇,知道你心里惦记着他,这才差人把你给叫来的。”说完,又转头看向凤粉黛,问道:“凤四小姐,你可是对本王要做的事有什么疑意?”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