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55章 早死晚死都要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会了丽妃,粉黛也慢悠悠地踱回宴席现场,可还没等走近,就见五皇子正在个转弯的地方等着她。粉黛心中冷哼,脚步加快了些,很快就来到五皇子面前。
  
  玄天琰看着这丫头,真是有心一巴掌把人打晕了给绑回去。他几乎都要把一口牙给咬碎了,见粉黛走近,一把就把她的手腕子给拽了住,再大力将人拉到自己面前。这劲儿用得大了些,粉黛一下就扑到了他怀里,两人撞个满怀,下巴都碰到了一起。
  
  粉黛娇怒地瞪了玄天琰一眼,翻着白眼道:“喝多了吧你?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搂搂抱抱像个什么样?”话是这么说,但人却并没离开玄天琰的怀抱。她年纪虽小,但十分早熟,更是对如何讨玄天琰的欢心十分上手。
  
  果然,这美人一撒娇,玄天琰就有点抗不住了。凤粉黛虽然没有当年凤沉鱼那样的花容月貌,但她毕竟是凤瑾元的女儿,想当年那凤瑾元年轻时,也可谓是有名有号的美男子,再加上她的母亲是韩氏,风月巷子里出来的女子,哪里有不好看的。粉黛小时候还不显山不露水的,可这越长大就越出息,隐隐的已经有了几分精致美人的模样。
  
  玄天琰原本一肚子火,此刻也消了一大半去,无奈地半拥着粉黛,到是像哄孩子一样一下一下地轻拍着粉黛的背,耐心地劝着她说:“你呀你呀,就是不消停。我知道是你父亲不争气,累得凤家到了如今这般田地,你又心高气傲的,自然不甘心。可是粉黛啊,你早晚要长大的,早晚要出嫁,等你嫁给我,黎王府所能给你的,绝对要比从前盛极一时的凤家给你的多。你在凤家是庶女,到了黎王府却是正妃,这不好吗?你何苦还要这样折腾?”
  
  凤粉黛使劲儿推了他一把,两人这才分开,就见粉黛的脸又拉了下来,没好气地说:“折腾?我折腾是为了什么?你要是能争点儿气,我至于这么折腾?玄天琰,你没出息可以,但别拦着我。”
  
  “我不拦着行吗?”玄天琰也有点急了,但又不敢太大气说话,只好憋憋屈屈地小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找上了丽妃,冲着的是老六!而你这么做无外乎就是想把我推上那条路上去,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你自做主张,你有想过我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吗?那个位置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当然!”凤粉黛眼睛一立,态度坚决,“从前,人人都说凤家要出凤凰,那时候他们说凤沉鱼是凤命,可凤沉鱼死了!至于凤羽珩,她现在已经不是凤家的人了,而那个凤想容当然更不可能,所以你想想,如果凤家注定要出一只凤凰的话,那就只能是我。玄天琰,我现在可是你未过门儿的妻子,我的命就关系着你的命,我将来要是凤凰,那你必须就得是一只龙。玄天琰,那个位置对我来说就是这么重要,我得不到,我死都不会瞑目的。”
  
  话说完,她一把推开还欲上前的五皇子,直奔着宴席现场就走了去,留下五皇子一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也说不好那颗心是该热还是该凉。
  
  此时,丽妃帐内,她坐在床榻上,手里头握着个新扎好的小人儿,正往上写着凤羽珩的名字。哆哆嗦嗦的手几乎握不住笔,却仍然拒绝身边侍女把笔拿走,坚持把那三个字给写完整了。但大字好写,后头的生辰小字她就无能为力了,于是只好交给侍女,并嘱咐道:“快写,一个字不能落下,凤羽珩的生辰八字全都给本宫写在上面,快!”
  
  那侍女十分无奈,一时间不肯动笔,只劝着丽妃:“娘娘,您这样下去不行!奴婢不是为那济安主郡主说话,奴婢是担心您的身体。您终日这样心惊胆颤的,精神头儿一日不如一日,又不肯让太医来瞧,这样下去早晚是要……”
  
  “早晚是要死吗?”丽妃冷冰冰地扔出来这么一句,然后是一声冷笑,“谁能不死啊!早死晚死都是要死,怕什么?”说完,又看了那侍女一眼,催促道:“快点,把她的生辰八字给本宫写上!”
  
  那侍女无奈地听命行事,认真地把之前就已经知晓的凤羽珩的生辰给写在了小人的背面,然后再把那小人儿递还给丽妃,就见丽妃拿起小人儿,右手抬针,照着那小人儿身上就扎了下去,一边扎还一边在念叨着:“我扎死你个扫把星!扎死你个害人精!扎死你!扎死你!”
  
  那侍女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说句公道话:“娘娘,您就是要扎,也不应该扎济安郡主,您应该扎那位凤家的小姐!她才是最坏的,是她威胁了娘娘才让娘娘这么伤神,所以依奴婢看,就应该扎她!娘娘,明儿奴婢就去打听那位凤家小姐的生辰八字,打听好了咱就扎,最好把她给扎死了,省得以后再祸害人。那凤家小姐瞅着就像个好人,一双眼睛贼溜溜地转,满肚子花花肠子,谁知道她达到目的之后会不会……”
  
  “别想那么多。”丽妃告诉她,“本宫已经决定跟凤粉黛合作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以后谁也不许再多嘴。本宫现在就是要扎死那个凤羽珩,最好今天晚上就把她给扎死,我看她还怎么害人,还怎么帮着她男人夺江山!”
  
  丽妃像疯了一样,一针一针地往那小人儿上戳,看得那侍女都快看不下去了,心里就合计着,也不知道这种招数到底好不好使,这要真的好使,那济安郡主还不得疼死?
  
  正想到这,突然就听帐外一团乱,有大量的脚步声一点儿都不避讳地涌进帐来。很快地帐帘就被挑起,几名御林军冲了进来,随后便是二皇子玄天凌,和大皇子玄天麒。
  
  那侍女吓坏了,匆忙的就去抢丽妃手里的东西,可丽妃握得紧,哪能让她轻易抢了去,这一上手,不但东西没抢到,自己还挨了几针,疼得直哭。丽妃已经完全沉浸在扎死凤羽珩的幻想中,根本也没注意到帐子里的动静。小侍女没办法,只好冲着进了帐来的两位皇子跪下,流着眼泪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二皇子冷哼一声,示意手下人去抢丽妃手里的东西。丽妃力气再大也大不过男人,御林军将士过去,一把就给那小人儿抢了下来,递到二皇子根前一看,那小人儿都快被扎成筛子眼儿了,但上头“凤羽珩”三个字却依然清晰可辨,包括背后的生辰,更是清清楚楚。
  
  玄天凌看着丽妃,摇了摇头,“丽母妃,行巫蛊之术诅咒济安郡主,这是大罪。虽说不是在宫里,但这是在皇家营帐,您是后妃,同样要遵守在宫里时的规矩。更何况,济安郡主于大顺来说是有功之臣,更是今后大顺举家治国不可或缺的命脉,您这样诅咒于她,想必到了父皇那里也是说不过去的。丽母妃,对不住了。来人——押走!”
  
  玄天凌一句话,御林军将士上前,不由纷说地就把丽妃从床榻上给拽了下来,甚至连鞋子都等不得她穿,几乎就是拖着给拖出去的。那侍女也一并被押着出去,包括帐外的下人们,所有丽妃这边侍候着的,都给押了起来。那侍女不停地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娘娘,请容奴婢替娘娘梳妆啊!”可是谁能听她的呢?包括丽妃自己都不在乎,神智恍惚,那样子就像小人儿扎的不是凤羽珩而是她自己似的,凤羽珩没怎么着,丽妃到是像疯了一般。
  
  外头的宴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撤了,二皇子带着人直接去了天武帝所在的御帐。天虽晚了,可天武帝却并没睡,反到是穿得立立整整的坐在帐子外厅,一脸严肃。凤羽珩也坐在下首边,像是在等着什么人。而帐子里,忘川正看着小皇孙睡觉,时不时拨弄一下炭火,看着帐内热度差不多了,便将那炭给捡出来,渐渐的也就熄了。
  
  不多时,二皇子押着丽妃一行人呼呼拉拉地进了帐来,先是跟天武行了礼,再将丽妃往前一送,同时也把手里那个缴获的小人儿递给了章远——“父皇,儿臣接到密报,说丽妃娘娘近日来又大行巫蛊之事,今日进帐查看时,果然看到娘娘正用针在扎这个小人儿,而小人儿上写的名字,却是济安郡主。”
  
  天武看着章远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怒气渐渐腾升起来,再看向丽妃时,那简直是在看一个很让他嫌恶的丑恶东西。丽妃跪在那里,低头看地面,也不瞅天武,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天武是越看她那个样子就越来气,干脆抓起那个小人儿,一把就甩到了丽妃脸上,砸得丽妃一激灵,这才哆哆嗦嗦地害怕起来。
  
  “毒妇!”天武大怒,指着丽妃骂道:“巫蛊之术二十多年前你就做过,当时朕念你身怀六甲没有太过追究,生下风儿之后还将你封致妃位,你——就是这样报答朕?诅咒郡主,诅咒为我大顺练钢的有功之臣,说!是谁给你的胆子?”
  
  天武发怒,丽妃吓得差点儿没昏过去,之前迷迷糊糊的状态此刻终于清醒过来,随即看看四周,看看天武,再看看凤羽珩,猛地一个激灵打了起来!
  
  糟了!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