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60章 济安,你为什么不去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粉黛大晚上的站到莲府门前去骂街,这消息传来的时候,想容和安氏都震惊了。想容毕竟刚回来,对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于是赶紧问了安氏:“那人失踪到底有几日了?确定是失踪吗?”对于凤瑾元,就连想容这样的孩子都不愿再叫他一声父亲。

一提起这事儿来,安氏也是一肚子火,她告诉想容:“三天吧!第一晚没回府的时候,谁也没当回事,因为你们都去了猎场,下人只能来跟我回报,我合计着他偶尔也有不回来的时候,指不定是又有了钱去哪里喝酒逍遥,便也没去管。谁知这一走就是三日,直到现在也没见人影。”要说凤瑾元喝酒这事儿,从前他是没这坏习惯的,那时候他当左相,时刻要保持头脑清晰,也要堤防着朝廷突有急事随时传召,所以几乎就不沾酒,就算有应酬也是尽量少喝,绝不会醉。可自从凤府落败,凤瑾元的酒瘾就越来越大,有的时候一坛子小烧,就能在酒馆里头喝上一宿。

听了安氏说的,想容这才皱起眉来,直觉告诉他,凤瑾元的失踪绝不是出去喝了顿酒那么简单,也不太可能是睡在了花柳巷几日不归,毕竟凤瑾元没钱,府里被他偷过几次之后,她们也都学聪明了,值钱的物件儿一样都不放在这边,她和安氏的就送到铺子里收着,粉黛都自己找了稳妥的地方,不应该还能被他下手。可若不是去了那些玩乐之地,凤瑾元又能去哪儿呢?

“怎么了?”安氏见想容情绪不对劲,紧着问了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话没说完,就见想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往外走,安氏吓得赶紧把她给拉了住“你这是要去哪里?”

想容一怔,随即道:“四妹妹在莲府门口叫骂,我总得去看看。”

“不能去!”安氏劝着她,“你跟莲府那位是通过二小姐认识的,如今咱们跟二小姐断绝了关系,可转莲府那位跟她可是好着的,你这时候去,不是落人口舌吗?”

想容这才反应过来,也知自己是冲动了些,于是不再提出去看的事,只吩咐下人再去不停的打探消息,自己坐在原处焦急地等待。

而粉黛那头,站在莲府门口骂了近半个时辰,期间还不停地派人上前去砸门,可不管怎么骂里头都没半点动静,就连周围晚睡的街坊邻居都被她给骂了出来,莲府的人却连个头都没露,就跟没听见似的。这种态度就更是让粉黛笃定了里头有鬼,那位莲姑娘一定是窝藏了凤瑾元,是做贼心虚,连头都不敢露。于是,她骂得越来越起劲儿,最后甚至都想叫人把那莲府给拆了。

终于,围观的百姓看不下去了,好言提醒:“别折腾了,这莲府能有五六日都没有人进出,一直大门紧闭,听说家里主子好像是到城外去游玩,都没在府里。”

还有人把话说得更公道易懂:“那莲姑娘咱们都见过,人间绝色啊!怎么可能看得上凤家老爷?这不是胡闹么!”

凤粉黛气得一口银牙险些没咬碎了,再加上这么多人看着,她面上过不去,干脆跟下人大声吩咐道:“给我把门砸开!人在不在里面,本小姐一看便知!”

何忠一听这话可吓着了,赶紧跟粉黛说:“四小姐,敲门可以,砸开可不行啊!这毕竟是别人的府邸,咱们大晚上的就这么闯进去,人找到了还好说,可万一要是找不到,那这事儿对方追究起来,弄不好可是要闹到大堂上去的。再说,那位莲姑娘人长成那样,听说府里的好东西也是不少,咱们就这么闯进去,万一不小心碰坏了一两样,又或是对方一口咬定丢了什么,到时候就是卖了整座凤府也赔不起啊!”

周围百姓也指指点点地说:“太霸道了,自己家丢了父亲就要去砸别人家的门,这叫什么事儿?”

“就是就是,凤瑾元那老东西咱们又不是没见过,要说搁他从前的身份地位还成,现如今他活得连咱们都不如,莲姑娘怎么可能让他进莲府的府门,真是不自量力。”

再有人提议:“要不咱们报官吧!凤小姐眼瞅着就要破门而入了,这跟强盗有什么两样,得让官府把她们给抓起来。莲姑娘平时待人不错的,不能她带着妹妹离京去游玩了,咱们就眼瞅着有人闯入莲府视而不见。”

“对对!更何况,她们这样大吵大闹,咱们家里也不消停啊!我那一岁多点的孩子都被这边的动静给吓哭了。”

百姓们商量着,就有人带头动了起来,作势就要往官府去。何忠吓得赶紧带人上去拦,一边拦着一边说好话,同时也劝着粉黛改改主意,闯人家府邸是万万不行的。直到凤粉黛气得拂袖回了凤府,百姓们这才作罢。不过凤府还是留了人在这边看着,一旦有人出入定要逮着问个究竟。这种较为文明的方式就比较得人心,于是百姓们又指指点点地说了一会儿,也就各自散了。

回到自己府上的凤粉黛根本没有消气,偏偏刚进了自己的小院子,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小孩儿的啼哭,每一声都哭到她最脆弱的那根神经上,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抻拽着,直到她再受不了,下了死令“把那孽种身边的所有下人,全部给我赶出府去!一个不留!”

府里下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眼瞅着粉黛又要急眼,冬樱赶紧又替她催了句:“小姐吩咐的话没听到吗?如今咱们凤府跟那济安郡主已经再没有任何关系了,那孽种身边的下人可都是济安郡主安排下的,咱们凭什么还留着他们在府里?济安郡主要真是好心,就把那孽种一并接走,总之,咱们凤府再没有义务养着。”

下人一听是这个缘由,再想想这几月凤羽珩的确对凤家这边不闻不问,便也不再害怕,按着粉黛的吩咐去把那孩子身边的丫鬟婆子全都给赶出了府去。

凤粉黛依然气不顺,凤瑾元的失踪让她心里就像是有根刺一般,怎么也拔除不去。她想了想,吩咐冬樱说:“你往黎王府跑一趟,跟五殿下说,让他派人去找,就算把这京城给我掘地三尺,也得把那老东西给我找出来!”

冬樱应声而去,留下凤粉黛一夜思量,凤瑾元到底会去了哪里?

这一夜,注定与此相关的人都要无眠,虽说凤羽珩已然把这事情的来来去去猜了个十之八九,可说到底姚氏总还是让她有一丝惦记,不为别的,哪怕就只是为了那一张与她前世妈妈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这颗心,她怎么也无法完全恨得下去。

约莫丑时过半,她再睡不着,干脆起了身在屋里坐着。她这一起来,班走也从暗处飘然而出,往她面前一杵,很是干脆地道:“换好衣裳,我带你到姚家别院去看看。”

凤羽珩一愣,皱着眉问他:“为什么要去那里?我才不要去。”

“别逞强了,满脸都写着想要去看看,以为谁看不出来似的。”班走白了她一眼,说话一如继往的不给面子。

凤羽珩最终还是听了班走的话,也顺从了自己的心,换了身轻便暗色衣裳,由班走带着,一路展了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姚家别院。

别院十分冷清,姚氏和傅雅都不在,别院里的下人也就没有了要侍候的主子,有一些已经被姚氏给调了回去问话,还剩下的都是些看院子的守卫。可这些守卫又怎挡得住班走和凤羽珩,他们甚至连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那么轻易的让二人进了姚氏的卧寝。

班走进去后一直站在门口,保持着能看得到全屋的优势,警惕地打量着。凤羽珩则有目的地在这屋子里环走了圈,特别是在姚氏的床榻处多做了好一阵停留,然而也并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到是在桌边的抽屉里拽出了几张低来,上头零零散散地写着字,她不看还好,一看过去,一阵抑郁瞬间就从心头涌了起来。那些纸上写着的,竟是济安,把阿珩还给我!济安,你为什么不去死!济安,我恨你!

她从前便知姚氏于她有心结,因为她的改变让做母亲的姚氏最先也是最深刻地觉察出女儿的不同,以至于一口咬定她并不是原本的凤羽珩。对这些,凤羽珩觉得她在想通了之后都可以接受,毕竟女儿是真是假,别人或许感受不真切,可姚氏是十月怀胎生下那孩子的母亲,她分得最清楚,哪怕一点点的变化都躲不过做母亲的眼。这些,她已然接受了,面对姚氏的疏远与抗拒,她已经不去计较了。可是直到今日,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姚氏恨她,并不只是疏远与抗拒,是恨!甚至已经恨到了想要让她去死,以命偿命。

凤羽珩握着那几张纸,手都哆嗦,也说不上是伤心还是气愤,她只是站在那里,哆嗦着,呼吸急促,额上青筋都暴了起来。

班走远远看着,终是看不下去,上前将她双肩用力握住,再往那几张纸上瞄了一眼,然后担忧地劝慰:“冷静点,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不是吗?咱们早就跟她断绝了关系,她是恨还是怨,那都是她自己的事。你看到了也就当做没看到吧,不要去想。”

凤羽珩刚要开口回话,突然,班走对着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门口,小声道:“嘘!门外有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