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64章 不听话就给你开刀手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章远这一下摔得可不轻,纵是仗着自己年纪轻,也是好半天没能爬得起来,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能说话了,赶紧就问天武:“皇上你说啥?干什么去?”
  
  大殿里的太人早就遣散,一般没什么大事的时候天武都只习惯留章远一人侍候,毕竟说起话来也方便一些。老皇帝起了身,亲自去扶小太监,一边扶一边说:“你说你猴急什么?朕才说了一句你就急着往下滚,这是什么性子?暴躁!”
  
  章远哪里有闲心听他批评,急着又问了句:“刚才说上月寒宫去干什么?”
  
  天武无奈地道:“朕是这么想的,二十多年没见过的人,上次就是一把火给烧出了一次见面,那如果月寒宫再着一次火,翩翩会不会再见朕一面?”
  
  “不会!”章远气得大声道:“绝对不会!你就死了条心吧!”
  
  “你怎么知道不会?别咒朕。”
  
  “谁咒你了!”章远也气得不行,“上次那是别人放的火,娘娘差点就被害了。这次你说要自己去放火?你就不怕真把娘娘给烧了?这要真烧伤了,又或是吓着了,别说见你,怕是依着云妃娘娘那个性子,一巴掌是拍不到你身上,她自己把自己给拍死了,到时候你就哭去吧!但凡云妃娘娘因为你故意放火出了那么一丁点儿事,九殿下铁定翻脸,到时候跟你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亲不再亲,仇却更仇!多年以后这皇位无人来坐,你就随便找个人扶上去,撑不起大顺,国不泰民不安,大顺几百年基业就这么断送在你这一把火上,我看你到了地底下该怎么去面对先皇,怎么面对列祖列宗!”
  
  章远是真气着了,跳着脚骂天武,直说得天武那张脸是一阵红一阵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嗷”地一声怪叫,指着章远道:“你小子敢骂朕?”
  
  “骂你都是轻的!”章远也急了,“我就是手里没有打龙鞭,不然非抽死你不可!你也不想想,天下这么大,大顺占了这么多国土,皇子们都在外头全力护国保大顺土地,你就见天儿的坐在这里想着怎么勾搭云妃娘娘,你对得起谁啊?是对得起那些皇子啊,还是对得起黎民百姓啊?皇上啊!咱能不能不折腾了?小远子打小儿就跟在师父身边儿一起侍候您,直到师父走了只剩奴才一人,侍候到如今也有个十几年了,就没有一天不看着您为云妃娘娘伤神的。奴才知道您跟娘娘感情不一般,不是常人可比的,但您到底是皇上,那种感情普通老百姓谈得起,您却谈不起!您坐护天下,势必就会失去很多东西,从前仗着年轻折腾也就折腾了,朝臣们也不敢说什么。可是你看看你现在多在岁数了?奴才说句不好听的,这个岁数的皇上已经镇不住人了!皇子们蠢蠢欲动,边关骚乱不断,每朝每代到了皇帝暮年之时都要闹上个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动乱,你在这种时候不盯紧了时局,居然天天还惦记着女人,怎么就不能长点儿心呢?”
  
  章远苦口婆心,连喊带吓,说得自己的眼泪叭嗒叭嗒地掉,天武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接什么话。章远该骂的也骂了,该说的也说了,便也不再吱声,两人就这么对站着,互相瞪着,足足有一柱香的工夫。
  
  终于,天武开口了,吱吱唔唔地道:“你说的……朕都明白,可朕的岁数越来越大了,总觉着如果再不见翩翩几面,这辈子兴许就再见不着了。小远子啊,她在朕的心中是朕唯一的妻子啊!朕早前那么多年都是为这个天下而活,好不容易在见到翩翩之后想要为自己而活了,可是……怎么为自己活着比为这个天下活着更难呢?朕也没几年光景了,你就不能让朕再任性一回?”
  
  章远摇头,“不能。您总也该为云妃娘娘想想,一朝国君因红颜误国,那红颜的最终下场会是什么?”
  
  他这样一说,天武到是一激灵,红颜的下场总算是让他放弃了在大年之前再闹腾一场的冲动,于是转身回去龙位,却不想一个姿势站得久了,这一转身,咔巴一下就把腰给扭脱了扣,疼得他一脑门子冷汗冒下来,人顺势就往地上坐。
  
  章远吓坏了,赶紧上前去扶,急着问:“怎么了这是?”
  
  “腰!朕的腰,像是折了。”天武勉强说出话来,人却已经坐在台阶上动弹不得。
  
  章远赶紧喊人进来,向个大力太监把天武抬着送到了乾坤殿后殿去休息。章远想说叫个太医来看看,天武却说太医也都是庸医,什么都不会看,只让章远给按按就行了。章远无奈,只得听了他的,却一边给他按腰一边偷偷地掉眼泪。
  
  皇帝闪了腰,这在宫里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消息,虽说章远已经嘱咐了下人不要四处传扬,也没有请太医,但这消息还是很快就传到了月寒宫里。彼时,云妃正在优雅地吃着水果,有暗卫来报说皇上闪了腰,当时就瘫坐在大殿上,是被人抬到后殿去的。云妃眉心一皱,带了怒气地道:“真是让人操不完的心,他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没那个腿脚就不要扭来扭去,还当自己是壮年人呢?”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暗卫下去,可过了一会儿,却又不放心地跟身边宫人道:“派个人出宫去,把阿珩请进来给老头子看病,宫里头那些个庸医是没什么大用的,除了会开苦药汤子他们也不会干别的,还是阿珩有些手段。快去请吧!”
  
  宫人应了声,赶紧就出宫去请凤羽珩,凤羽珩这时刚回了郡主府,衣裳都没等换呢就又被人叫进宫来。
  
  一路上也听说了天武的伤势,到了乾坤殿也顾不上行礼,赶紧就过去查看。天武一看她来了,不由一愣,随即问章远:“是你把丫头叫进来的?”
  
  章远摇头,“您连太医都不想惊动,奴才哪有胆子去请郡主。”
  
  “你啥胆子没有?”天武不信,又对凤羽珩说:“朕没什么大事,你别听下头的人说得邪乎,没事儿的。”
  
  凤羽珩却无奈地摇了摇头,告诉他:“腰椎间盘突出,跟当年凤家老太太一个病,只不过没她那么严重。但若初犯病时不好好治,往后就会一次比一次犯得重,最终导致无法下榻。父皇千万别小瞧这个病,扭着、撞着、着凉,亦或是提重物,都会引发病症,很难将养。而且一但得上了,除非手术,否则无法根治。”
  
  凤羽珩一提到手术一词,天武就是一哆嗦,凤羽珩的百草堂开得有声有色,他也没少往里搭钱,也算投资入了股的,只不过从来不见这丫头给他分红而已。但对“手术”这一词却已经很是融会贯通,早就明白了手术是什么意思。一听说自己这腰也要手术,他就阵阵冒起冷汗来——“把肉皮割开,手伸进去鼓捣,完了再缝上。”这是天武对手术的理解,他问凤羽珩,“能不能给朕换个治法?”
  
  “父皇害怕吗?”凤羽珩坐在他的龙榻边,笑着问道。
  
  天武本来想逞个强说不害怕,可是后世外科手术给古人所带来的那种恐惧可不是他说逞强就能逞得了的。于是吱唔了老半天,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再跟凤羽珩商量说:“能不能不割皮肉啊?”
  
  凤羽珩告诉他:“想要不受那份罪,那从今往后可得把自己保护好,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不管干什么,动作不能太快,就是起来坐下这样的动作,都得缓着来,不能太着急。这种病也没别的办法,除了养就是手术,您既然选择了养,那就得听阿珩的话,知道吗?”她向哄小孩儿似的问着天武,见天武点了头,这才放了心,然后又起身亲自给天武施了针灸,总算是缓解了天武的疼痛。
  
  见天武趴在床榻上快要睡着了,凤羽珩便也不多留,给章远留了一些专管腰突的膏药,还留了些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药,嘱咐好了该怎么吃,这才放心地出了乾坤殿。
  
  她进宫是忘川跟着来的,两人一出乾坤殿忘川便提醒她:“是云妃娘娘身边的人来通知小姐进的宫,眼下小姐差事办完,该去月寒宫回个话。”
  
  凤羽珩点头,“那是自然的。九殿下离京,我也总是忙着外头的事,没怎么进宫来陪伴,这儿媳做得还真是失职。”
  
  忘川对她说:“小姐无需自责,一来您本就与其它人家的千金小姐们不同,您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身上挑的担子也非常人可比。再者,云妃娘娘也是喜静之人,并不喜欢时常有人进宫去打扰的。”
  
  “可以前月寒宫里的人和我说过,让我有空多去陪陪她。”凤羽珩声音里带着些许自责,“我都答应了人家,可只要一出了宫就是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缠身,躲也躲不开,避也避不了,想想真是烦心。”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快步朝月寒宫走去,直到拐到直通月寒宫的那条小路,还离着老远就看到前头有个身影面对着月寒宫站着。那身影是个女子,一身宫装,看起来像是宫中妃嫔。
  
  凤羽珩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纳闷地说了句:“她怎么会在这里?”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