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66章 谁敢欺负本王的媳妇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回来了!
  
  在云妃一脸神秘地赶了她几次之后,凤羽珩终于意识到云妃是在向她传递一个很喜人的讯息。而对于云妃这样的人来说,唯一能让她欣喜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儿子从南界回来了吧!
  
  凤羽珩笑眯眯地走出卧寝,带着忘川走到月寒宫前院儿,虽说心里也急着去迎一迎玄天冥,可有些事情不放心,还是得嘱咐一番。她于是叫了送她出来的掌事宫女素语,对她说:“近日在月寒宫外多派些人手,盯着些,盯远一点,至少五十步范围内的距离都要盯住了。
  
  素语一愣,不明白凤羽珩做这样的安排是何意,可也知道她不会无的放矢,于是赶紧问了句:“王妃可是在宫外发现了什么?有可疑的人吗?”
  
  凤羽珩想了想,却没直接回答,而是又道:“最好安排暗卫往静思宫去看看,我记得在猎场时,那丽妃被贬为贵人,居所也迁到了静思宫,住着偏殿,你们往那边安插些人手看着点儿。”
  
  素语不解,“这事儿奴婢也听说了,可皇上不是下了禁令,不让丽贵人走出静思宫半步的?”
  
  这才是凤羽珩真正担忧的地方,皇上既然有了旨,静思宫外断然就不可能没有守卫,可丽贵人却还是能从宫里跑出来,这就让人不得不防了。且不说她到月寒宫外站着到底想干什么,就是她能从防守严密的地方跑出来,这就很是值得人深究。
  
  “总之派人盯着吧,她还是能走出静思宫,我看到过,就在刚刚我进来之前,在月寒宫外的那条小路上,她一个人对着月寒宫站着,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不过外头我都检查过,没有什么奇怪物件,想来是还没有机会下手,你们多盯着些。”
  
  素语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郑重地点了头,跟凤羽珩一再谢过,这才送她出了宫门。凤羽珩从皇宫出来直接就上了宫车,还不等她有所吩咐,扮作赶车人的班走就贼兮兮地掀了车帘子,对她说:“出城吧,好不好?”
  
  凤羽珩也反问道:“是不是九殿下回来了?”
  
  班走点头,“你现在往南城门赶,应该正好能赶得上殿下进城。”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咱们去南城门!”随着班走一声“驾”起,宫车飞速而行。临近傍晚的时辰,外头已经大黑,大冬天的街上也没几个人,地上还铺着一层薄雪,空气十分清新。凤羽珩有些埋怨玄天冥,“回来也不提前跟我说声。”
  
  忘川笑她,同时也安慰道:“许是殿下想要给小姐一个惊喜。”
  
  “哼!”凤羽珩嘟起嘴巴,“那本郡主姑且就原谅他。”一边说着话,唇角却不自觉地向上翘起,一抹笑怎么也掩不住地展露出来。
  
  班走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南城门,却在城门里头停了下来。凤羽珩不解,掀了帘子问他:“停了做什么?咱们往城外迎一迎。”
  
  班走伸手往前头一指,道:“不用迎了,殿下进城了。”边说着边伸手把凤羽珩从车厢里扶了出来。
  
  凤羽珩站在车厢外头向前看着,但见南城门外头进来一支队伍,人不多,十几个随侍的样子,中间一辆马车,不算华丽,却也不知庄严,三匹马一起拉着,想也知道速度定是奇快。
  
  队伍就朝着她的宫车直奔而来,原本那些随侍还想上前赶人让路,可凑近了一看竟是济安郡主,于是一个个笑嘻嘻地又退了回去。有人对着马车里头说了点什么,就见对面车厢里,一个紫袍男子挑帘而出,同样站在车厢外,双臂环在身前,眯着眼向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冬日的傍晚又飘起轻雪,一片片晶莹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红色的貂毛斗篷上,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沾了雪的瓷娃娃,好看得让人总想要捧在手心。而玄天冥也确实将双臂平伸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在迎接某人投入他的怀抱,目光中带着殷切期盼,还有浓浓爱意。
  
  某小女子十分不矜持,一看对面情郎都表现得那么急切了,她又怎么忍得住。于是赶紧偷偷地踹踹班走,声音传来嘴唇却不动地说:“快,带我飞过去。”
  
  班走对此十分之鄙视,一点都没给主子留面子地道:“有本事自己飞啊!”
  
  “我要是飞得过去还用你?”
  
  “轻功也练了有两年,怎的还是一点长劲都没有?平时不是挺能耐嘛?”
  
  “别废话赶紧的,一会儿他的队伍就过来了,就没有气氛了。这种时候就是要飞过去才好,快快快。”
  
  班走被她催得没招儿,只好展了轻功把这丫头“扔”进玄天冥怀里。临扔时还不忘在她耳边嘟囔一句:“笨蛋。”扔人出去的时候,轻雪带起的雪雾弥了满天,煞是好看。
  
  凤羽珩没空理他,整个儿人被往前那么一丢,不偏不倚地正好丢进玄天冥的怀里。玄天冥展臂把这小丫头牢牢接住,然后怀在胸前,锢得紧紧的。
  
  小丫头面上掩不住的笑意,两只眼睛都眯得弯弯的,小脑袋瓜在玄天冥的怀里动来动去,总算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窝起来,嗅着他身上的气息,一股子安心踏实之感扑面而来,瞬间就觉得这几个月自己一人在京城实在是太孤独了。
  
  “玄天冥。”她鼻子有点酸酸的,说话声音也有点哑哑的,眼睛湿润,但她倔强地觉得是化掉的雪花所致。小脖子仰起,撒娇一样地同面前这男人说:“你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可就看不着我了。”
  
  玄天冥瞅着她这小模样就想笑,可又觉得好歹得忍住啊,这种时候不能取笑她。结果憋了半天没憋住,到底还是笑了开,然后腾出一只手来去点她的小鼻子:“怎么就看不着了?到手的媳妇儿还能跑了不成?本王到是要问问看,你准备跑到哪里去?”
  
  凤羽珩瞪他:“不是跑,是会被人欺负。”
  
  这话一出,赶车的白泽都听不下去了,嘟囔着来了一句:“谁信哪!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凤羽珩皱皱眉,用脚去踢白泽:“闭嘴,你闭嘴!再多话以后不让你见芙蓉。”
  
  白泽这下没脾气了,乖乖地闭了嘴巴专心赶车。
  
  玄天冥也问她:“谁能欺负到你?”
  
  凤羽珩的小手拧巴着他的衣裳扣子,不开心地说:“反正就是有很多人都欺负我。玄天冥,我想你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就只有你,以后你可不能欺负我,知道吗?如果你也欺负我,我就真的是举目无亲,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说什么胡话呢!”玄天冥瞪她,“不许乱讲话。”可他心里也明白,虽然人在南界,但京城里的事情却也瞒不过他布下的眼线,甚至连凤瑾元等人失踪往南边儿去了,他都一清二楚。再将怀里小丫头揽得紧了些,轻轻地拍她的背,“什么举目无亲,你还有我,还有父皇,还有母妃,这爹娘的配备不是比原先好上太多了,应该高兴才是。”
  
  她笑嘻嘻地仰头,眼里还是晶晶闪闪的,却也开心地应他说:“是呀,比原先好多了。现在你回来了,日子就更好过。玄天冥,快过年了,我原本还怕你回不来,原本还想着你要是大年的时候赶不回京,我就往南界去寻你。咱们在半路遇见,然后就在半路一起过个春节,也是不错的。”
  
  他爱怜地揉着这丫头的头,宠溺地道:“答应你大年一定赶回来,就绝不失言。走——”他松开怀抱,拉着小丫头进了车厢,“陪本王进宫。”
  
  又进宫?她才刚从宫里出来呀!
  
  果然,这想法不只凤羽珩自己有,宫里人也有!两人一路进了宫,到了乾坤殿,还离着老远就已经有人向殿内禀报,章远早早地就在门口候着了。
  
  因着天武的腰不好,今儿就没挪动,准备晚上就歇在乾坤殿后殿里。眼下一听说玄天冥回来了,可是高兴,紧着张罗着御膳房那头准备晚膳,说什么也要让他两口子留在宫里用了膳再走。至于玄天冥要汇报的有关于南界之事,则是一边吃一边说。
  
  玄天冥数月未归,自然是要跟天武多说一会儿话,凤羽珩懂事地退到一边,就见章远扯了扯她的袖子,问道:“郡主,才出去不到半个时辰,这么快又回来啦?”
  
  凤羽珩抚额,“是啊,早知道不如不出去了。”
  
  这天晚膳,二人在宫里陪着天武一起用的,那席面儿,凤羽珩瞅着跟过年似的,整个儿席面儿上就没见到一丁点儿绿,全都是肉。她难受啊,吃不下去啊,求助地看着章远,章远摊手,小声同她说:“御膳房的人都说了,这也就是现在皇上一人说了算,这要是搁以前太后还在的时候,这样的席面儿是说什么也不敢往上传的。奴才也劝过无数次了,可皇上这岁数越来越大,脾气也越来越倔,眼瞅着奴才就管不住了。唉!”
  
  章远叹气,凤羽珩也叹气,只好跟着稍微吃两口,同时也想着怎么劝劝天武别吃这么荤。谁知还没等开口呢,就见外头小太监领了个宫女进来,那宫女站到天武面前行了礼,然后一字一句地道:“奴才是月寒宫的下人,来替云妃娘娘给皇上传个话儿。娘娘说了,她平生最讨厌一身荤肉味儿的男人,听说皇上最近只吃肉不吃青菜,娘娘觉得这股子肉腥味儿离着老远都能传到月寒宫去,她闻着恶心,如果皇上再执意这么个吃法儿,她可就要搬出宫去,再也不想回来了!”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