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68章 来自元贵人的威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秀给元贵人出了主意,莫不如想办法让那吕家小姐大年期间不进宫,又或者干脆连家门都出不了,皇上见不着面,这婚自然也就不方便赐,左右能拖一日是一日。
  
  元贵人觉得这个主意甚好,她想了想,在此基础上又有了进一步的主意:“最好是那吕家小姐一病不起,重病缠榻治也治不好,这样的一个病秧子自然也就配不得皇子。左右过完年墨儿最多月余也就回南界去了,赐婚一事便也就此作罢。”她说着,唇角一挑,总算是露了笑来。这笑阴嗖嗖的,连带着眼角都跟着翘了起来。“走!”元贵人重新站起身,“咱们去看看皇后娘娘,趁着天色还不晚,去跟皇后娘娘说会儿话。”
  
  元贵人带着宫女月秀一路往景慈宫走,月秀边走边是感叹,“所幸皇上只是降了主子的位份,而没有像丽贵人那样禁了足,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然,咱们连行动都受了限制,日子岂不是过得更憋屈。”
  
  别的她提起丽贵人,元贵人不由冷哼了声,“谁能像她那么傻,几十年不害一回人,害一次就被逮个正着儿,逮也就逮了,还不会为自己开脱,那么老些罪名扣上去,降位禁足还真是轻的。”
  
  “听说是济安郡主求的情。”
  
  “那就更危险了。”凤羽珩的身影又在元贵人眼前浮现出来,恨得她牙痒痒。“那济安郡主从未安过好心,替她求一次情,往后指不定又从什么地方找补回来,别以为那丫头的人情是那样好欠的。”
  
  两人一路走至景慈宫,人到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泛了夜了。芳仪正在寝殿门口接过小宫女端过来的燕窝,一抬头就看到元贵人往这边走了来,当下便心生不耐。可到底她是下人对方是主子,这礼数还是得周全着,于是冲着元贵人行了礼,道:“贵人这个时候到景慈宫来可是有事?皇后娘娘身子不太好,已经要歇下了,吩咐了奴婢说不见客,贵人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请明日再来请安吧。”
  
  月秀看了元贵人一眼,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便知今日这皇后是一定要见着的,于是赶紧接了话说:“劳烦芳仪姑姑给通传一声吧,我们家主子是真的有事想要求见皇后娘娘,等到明日怕是来不及呀!”
  
  芳仪不解,“何事这样着急?”
  
  月秀不说,却只是道:“劳烦姑姑就给通传一声吧,至于见不见,相信皇后娘娘自有决断的。”这话的意思就是,见或不见都是皇后说了算,你芳仪只管通报就成,可若连通报都做不到,那可就是失了本职。
  
  芳仪哪能听不出来她这话的意思,当下也不说什么,别人是微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寝殿去。宫里妃嫔众多,因着这些年皇上不入后宫,这些妃嫔们一个个难免心中委屈,甚至有些人用委屈已经形容不了了,应该说是扭曲。这主子一扭曲,连带着身边的丫鬟就也跟着不正常,一个小小贵人身边的侍女,就敢跟她皇后身边的掌事宫女如此说话,还真是缺教训。
  
  芳仪憋着气,却还是到皇后面前回了话,皇后到是先没理元贵人的事,而是问了芳仪:“是何人给了你气受?”
  
  芳仪将月秀的话重复了一遍,但见皇后沉下脸来怒喝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这后宫再不整治,那些个人还都要上天了呢!”说罢,一摆手,“叫那元贵人进来,本宫到是想要听听她有什么了不得的事非要这时候来,若是并她所说得那般急,此事本宫定要与之好好计较一番。”
  
  有了皇后的话,芳仪只得请了那二人进到寝殿来。元贵人带着月秀跪地行礼,却迟迟没听到皇后叫起的声音。二人跪得脚都麻了,终于月秀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但见皇后正靠在坑榻上,眯着眼,像是睡着了的样子,不由得轻咳了一声,以示提醒。
  
  可也就是这一声咳,差点要了她半条命去!
  
  皇后在这一声轻咳下睁开眼来,眉心紧皱,一脸的怒意。芳仪喝斥那月秀:“混账东西,皇后娘娘浅眠,连皇上都说过娘娘身子不好休息的时候任何人不许打扰,你一个区区贵人身边的使唤宫女,居然胆敢故意叫醒皇后?”
  
  月秀一哆嗦,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确是逾越了,于是赶紧磕头求饶。谁知,向来宽厚待人的皇后并不想饶她,直接就吩咐道:“拖下去,重责十杖。”
  
  十杖,听起来并不多,但实际打到身上那可也是要皮开肉绽的。元贵人听了话大惊,就想要开口求情,却见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两个大力太监已经拖着月秀出了寝殿,任凭月秀如何哭喊,殿门一关,里头的正主娘娘也是无动于衷的。
  
  很快地,“砰砰”的杖刑声传来,打得元贵人这心里是一揪一揪,再看向皇后的目光中不由得就掺杂了几许怨恨。
  
  皇后总算是直起了身来,问她道:“你来见本宫,所为何事?据说是要紧的事今日非说不可,那本宫到是要听听如何要急法,你要是不说出个究竟来,本宫可是不会轻饶。”
  
  元贵人狠得牙痒痒,却偏偏人家是皇后,她如今不过小小贵人,身份差距拉得太大,已经让她产生了一种无力之感。总算是将情绪平复下来,外头月秀的杖刑也结束,有宫人进来禀报说已经晕了过去,但气息还足着,皇后着人抬了回去,元贵人这才松了口气。
  
  待宫人悉数退下,她便开口道:“皇后娘娘,臣妾今日是实在没了办法,才厚着脸皮来求娘娘的。”
  
  ‘哦?”皇后不解,“求本宫?那你且说说是何事?”
  
  元贵人看了芳仪一眼,见对方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便也不强求,只道:“马上就要大年了,皇上有话要在大年时给八殿下和吕家小姐赐婚。臣妾斗胆来求娘娘,能不能想办法将这门婚事消了去?”
  
  “什么?”皇后不解,“皇上圣口金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许下的婚约,怎么可能消了去?元贵人,本宫看你是糊涂吧?”
  
  元贵人看着她,却摇了摇头,“不,臣妾没有糊涂,臣妾就是希望这门亲事能够消掉,而且臣妾也知道只要娘娘肯帮忙,这事儿就一定能成。”
  
  “本宫凭什么帮你?”皇后大怒,“元贵人,各人都有各人的命,你们都生了皇子,本宫膝下空空,那皇位你们谁爱争谁就争去,本宫管不着,也不想管。”
  
  “娘娘虽然膝下无子,但您贵为中宫,大顺所有的皇子都得尊您为嫡。将来不管哪个皇子继了位,您都是没有争议的皇太后,可是您却说这一切与您无关?”元贵人紧盯着皇后,一点儿都不松口,“您明知道八殿下与吕家的亲事是被人暗中做了手脚,臣妾求到您面前,您就真的不打算管一管?”
  
  皇后再怒:“什么叫本宫明知道?本宫知道什么?本宫只知道皇上应了这门亲事,只知道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不可更改。元贵人,本宫今日也无意再追究你的叨扰,你且回去吧。”
  
  “臣妾不能走。”元贵人态度很坚决,“臣妾今日来,就报着一定要达成心愿的目的,贴身的侍女都送给景慈宫说打就打了,娘娘怎的如此轻易的就把臣妾再给打发回去?”她一边说一边摇头,“不行,臣妾不能就这么走了,走了就白来了,而娘娘日后也定会后悔。”
  
  “什么?”皇后不解,几乎以为这元贵人疯了,“本宫后悔?本宫有什么可后悔的?”
  
  “娘娘!”元贵人突然提高了声音,连身子也向前探来,“娘娘可不要把话说得太绝,更不要拒绝臣妾拒绝得太干脆,您可得好好想想,仔细的想,把那些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再想一遍。想完了,您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帮臣妾这一把,又或者,干脆把臣妾杀了灭口?”
  
  “你……”突然的,皇后被元贵人这一番话给堵了住,她紧盯着元贵人,一双眼微眯着,好似要从元贵人的眼中看出某些讯息来。可惜,元贵人亦狡猾地与之对望,谁也不甘下风,皇后到底还是没能达成所愿,她只好主动说了句:“本宫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娘娘真不明白吗?”元贵人突然就笑了起来,就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再次提醒皇后:“娘娘都说了,您膝下无子,可臣妾的儿子却是驻守边关的大将。您说,是臣妾的消息灵通,还是娘娘的消息灵通?娘娘,有些事您放在心里那么多年,从来不肯拿出来示人,臣妾就不信您憋着不难受。当然,这种事也是没法说,只要您还想在这个位置上安稳地坐着,那事就必须得成为永远的秘密。可您能守得住,别人守得住吗?就比如说臣妾,八殿下这门亲事堵在臣妾的心口上,已经作成了病。您要是再不肯拖以援手,就难保臣妾在皇上赐婚时经受不住一不小心就给说了出来。娘娘您说,那事儿如果被众人知晓,后果……”
  
  “够了!”皇后猛地一挥臂,软榻边小桌上放着的那碗血燕“啪”地一下就被拂到了地上,碗摔了个稀碎,那上好的补品就洒在冰冷的地面,让人看着心颤。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元贵人寻思着这皇后该不是要拼得个鱼死网破吧?这时,却听皇后道:“你且回去吧,这件事情,容本宫想个好点的法子。”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