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77章 这恩情,不能不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做为皇子,玄天风纵是再不理朝事,眼线也是布下了的,朝中的大事小情总会传到他耳朵里,当然也就包括冬围期间发生的那些事情。
  
  他轻叹了一声,暂时不再去想这座庄子,不再去感叹自己不能顺从自己的心意去做喜欢的事情,凤羽珩却可以把她的理想她的希望按步就班地实现得如此之好。他看向凤羽珩,面带赚意,却也带着感激,抱拳,深施一礼:“前些日子猎场上的事,风多谢弟妹高抬贵手,保我母亲一命。弟妹以德报怨,风感激不尽,此恩铭记于心,来日弟妹若有些差遣,风定当竭尽所能以报大恩。”
  
  他主动提起丽贵人的事,凤羽珩到不意外。她与这六皇子接触不多,两年前宫宴上见过一次,后来六皇子离京,再没回来。直到今日,两人算是第二次见面,但却也是第一次有了交谈,之前她或许对忘川她们口中描述的六皇子没有具体的印象,但今日一见,却已看出这人一心崇文,通晓大义,没有那些个诡秘心思,没有那些个权势纷争。他是个彻底的书生,举目文雅,言谈谦恭,有着眼于民间、脚踏实地的希望和理想,与这人交谈起来,到是极其愉快的过程。就连他现在提起丽贵人,都没能把她的思绪从这山野民间拉回巍巍朝堂。
  
  凤羽珩笑了起来,回他道:“六哥若是这样说,到是阿珩要内疚了,毕竟丽贵人因为此事被降了位,这对于后宫妃嫔来说,是极大的事。”位份是后宫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一下子从妃位降为贵人,听起来只一句话的事情,实则却是天差地别。
  
  玄天风摇摇头,一脸的苦色,“与其让她坐在妃位上,我看莫不如在贵人位上好。住个远离权势中心的宫院偏殿,也让她静静心,总比终日里想些有的没的好。”抬头远眺,看向那一片片山脉,深吸口气,再道:“我知道她的心思,总觉得自己也诞下皇子,不该看着我比旁的兄弟差,别人有的,我也该有。可实际上她却不知,她所认为的那些好,在我眼里一文不值。而我心中真正的圣土,是她永远都想不明白的。”玄天风收回目光,再看向凤羽珩,十分诚恳地道:“我之所以感谢你,是因为我知道只因你的一句话而保下了她一条性命,否则,单是行巫蛊诅咒于你就是死罪,更别提她偷走你的小白虎从而导致那小兽咬伤了飞宇。我于生母虽说心中所愿不同,可她到底是生我的母亲,这个恩,我不能不记。”
  
  玄天风执着,凤羽珩便也不再推诿,只淡淡地笑着回他道:“我本就无意主动打压任何人,在心里总是希望大家都能和睦。丽贵人不过一时心结难解,飞宇那事也并非她本意所愿。我听我身边那两个丫鬟说六哥是个读书的皇子,想着待六哥回来也能好好劝劝贵人,这事儿就这样揭过去也罢,六哥就莫要再提了。”
  
  玄天风点头,目光中仍存着浓浓的感激,却也没再提及此时。两人又在这庄子前后转了一圈,玄天风与其辞行。只是进京的宫车行出老远,他还是禁不住掀了车窗帘子往回望去。远远的就只能看到庄子残影,压根儿连半个人都看不清楚,可他还是觉得有个年轻的姑娘正站在那处,神采风扬地指着远方山脉说着她种了半山坡的草药,甚至还能嗅得到药香……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各家各户的灶间都已经开始准备次日的年夜饭了,肉香飘了满巷,很是有过年的气息。可左相府上却是完全不同,不但没有菜香肉香,甚至飘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儿。
  
  吕燕躺在床榻上,病得脸色煞白,眼窝深陷,连起都起不来。边上,丫鬟如意红着眼圈儿站在那里,手里端着新熬出来的药,正在劝吕燕喝下。吕燕却十分倔强说什么都不肯喝,急得如意直掉眼泪。
  
  葛氏也坐在床榻边陪着,揪着眉心看着榻上病成这样的女儿十分不解,“怎么突然就病成这样?”她一边疑惑着一边问这一屋子下人,“你们是怎么侍候的?夜里是不是开了窗?还是炭火烧得不旺?这眼瞅着明日就除夕,后日还要进宫去,小姐病成这个样子可怎么好?”
  
  葛氏厉声喝斥着,吓得一屋子下人全部跪到地上,连如意手里端着的药汤子都洒了。吕燕躺在榻上,心里一股股的气闷着,此时也暴发出来,用着不多的力气抬手拍着床板,声嘶力竭地叫道:“狗奴才!都看着吕家今时不比往日了,咱们府上没银子了,就这般对我!你们害我起不了床,害我病成这个样子,我定要把你们都砍了头,都砍了头!”
  
  她嗓子嘶哑,大声叫喊着,就像个疯婆子。葛氏拼命按压着她,不让她乱动,也不让她动气,不停地劝着:“燕儿不气不气,越是动气这病越是不爱去根儿,咱们好好养着,没准儿到了大年初一就好了呢!”
  
  “怎么可能会好。”吕燕几乎绝望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虽也没觉出什么大碍,可全身无力,连起身都费劲,如何能进宫里去?”
  
  “燕儿说得对!”门外,左相吕松也踱步进来,一边走一边道:“宫里规矩大,带病者是万万不能进宫去的,以免冲撞了天子贵人。若是被人瞧出燕儿带病进宫,怕是咱们府上就更是……罢了罢了,不说这些,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赶紧把燕儿这病给治好。”
  
  葛氏心里却疑惑起来,万分不解地琢磨着:“到底燕儿为什么会突然病倒?瞧这症状也不像是风寒啊?来看诊的大夫也没说是染了风寒,只说体虚,像是体内被什么东西给掏了空,所有都需要再用外食找补回来。可咱们补也补了,八皇子送来的好东西都给燕儿吃下去了,却没见何成效,这可该如何是好?”
  
  吕松也奇怪着,到是吕燕说了句:“绝不是风寒,女儿想,八成是有人给我下了毒。”
  
  “什么?”吕松与葛氏皆大惊,就连跪在地上的下人们都打起了哆嗦。如意说:“小姐吃的喝的咱们可都仔仔细细的,奴婢都会到厨下去盯着,也亲手端给小姐,奴婢从小就侍候小姐,断不可能会害了小姐啊!”
  
  葛氏也道:“如今厨下还留着没走的人,都是府上的忠仆,能够跟咱们家共患难的,绝不可能下毒去害燕儿。”
  
  吕燕亦在病榻上道:“没错,如意不可能害我,但其它人就说不定了。父亲,母亲,你们可一定要给女儿作主啊!”
  
  吕松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情为父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来。可这都是后话,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治你的病是要紧。”
  
  这时,跪着的如意突然说了句:“奴婢到是有个想法。”
  
  葛氏冲她点头,“你说。”
  
  如意赶紧道:“咱们去百草堂请大夫吧!且别管那百草堂是谁开的,到底那里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奴婢听说只要出得起诊金,百草堂的大夫就是回春的神仙!还有他们那里的药也好,不是这种苦汤子,而是小丸和小片,吃下去就能好。”
  
  如意这么一提,吕家人也随即反应过来。可不是么,如今京城里最好的大夫当然是在百草堂,他们从前习惯性去请的郎中对于京中贵族来说,早就淘汰掉了。现在但凡有权有势的人家,谁家人病了不去百草堂啊,可问题就是……“咱们府上的银两怕是连诊金都支付不起。”葛氏无奈地叹气,“上次老爷拿回来的俸禄可都用来打点那芳仪姑姑了。”
  
  “母亲!”吕燕突然叫了起来,“去拿八殿下给的首饰,那些都是值钱的好东西,随便一样就够付诊金的了!”
  
  “可那是殿下给你的。”葛氏有点舍不得。
  
  吕松却发了话,“如意,去拿小姐的首饰盒子来!”然后又喝斥葛氏:“要钱不要命的妇人,燕儿都病成这样,当然是看病要紧,那些东西花出去大不了以后再赎回来。就算赎不回来,只要燕儿好了,能进宫去接赐氏的圣旨,以后要多少没有,何必在意那一两件小物。”
  
  葛氏也知自己是目光短浅了,便紧着点了点头,不再心疼那些东西。其实她心疼的不是物件儿,而是觉得那是八皇子送给自己女儿的,第一次送的礼物女儿若是能留着,日后与八皇子之间的感情也好有个更进一步的基础。但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吕松说得对,总是要先治好了病是正经事。
  
  葛氏安抚着吕燕先歇一歇,别再动气,这就着人去请百草堂的大夫,只要那边一来人,她这病就好治了。吕燕依然闭目浅眠,葛氏却对吕松使了个眼色,二人出了吕燕的屋子,站到院中时,就听葛氏说:“若真是中毒,那燕儿这毒中得可是蹊跷。妾身想了所有下毒的可能,都一一排除,除非……”
  
  “除非什么?”吕松盯着葛氏,一脸严肃。
  
  “老爷也想到了是不是?”葛氏看着吕松,多年夫妻让她一下子就猜出吕松的心思,于是也不再卖关于,赶紧又道:“那血燕,妾身觉得,是那些宫里送出来的血燕有问题!”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