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83章 终见玄天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声音十分陌生,说话人的样貌也不是常见的,皮肤黝黑,还有些粗糙,头发不像其它男子那般梳得整齐,也没扎束冠,只是随意地披散着,还编了几根小辫子。那人带着淡淡的胡茬儿,身材粗壮结实,但五官却是跟玄家的其它儿子一般周正好看。
  
  这人凤羽珩两年多以前见过,却也只隐隐的能辨出一丁点儿当初的模样,多半还是改变了的。不用想也知道,这必是那驻守在边南的八皇子,玄天墨。
  
  凤羽珩想着,到是真跟在景慈宫时那几位小姐说的一般模样啊,这八皇子可不就是有一股子别人没有的味道,却不是闻出来的那种,而是需要仔细去品。古时的女子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却是能分析得更清楚,说白了,什么味道?还不就是男人的味道!相比其它皇子来说,少了几分贵气,却多了几分粗野,但也就是这几分粗野让他显得更加的与众不同,更加的有男子气概,一眼看去,到是比六皇子七皇子更有安全感些。
  
  说起来,玄天冥当初也曾在西北打仗,整整两年,但说起来,玄天冥那人就比较娇贵,想来就算是打仗,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变成这种模样,在他看来,这跟野人怕是没什么区别。
  
  凤羽珩想着想着,禁不住撇了眼去瞅玄天冥那张俊脸,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却正好玄天冥也朝着她这边看过来。就像是能猜得到她心里在想着什么似的,眼一立,很是不客气地朝她翻了个白眼。两人的这番小动作被玄天歌看了个真切,偷偷地笑话了凤羽珩很久。
  
  众人按着主次落了座,玄天歌对于八皇子要给她夜光杯的事可是一点儿都没客气,谢过之后还嚷着包少了可不行,惹得那说天墨哈哈大笑。总归说起来,玄天歌是玄家唯一的女儿,这些个皇子对她还都是有着几分疼爱的。
  
  放有夜光杯的桌子被一众妃嫔以及王爷王妃皇子皇孙公子郡主等人坐得满满,其它那些官家女眷只得远远地看着,羡慕着,却也有人惦记着一定要找机会往这边来套个近乎,好歹离近了观赏一番。毕竟普通人家见到这种东西的时候还是太少,即便是这些高官家里也并不常见。
  
  而这时,天武也开了口,没说什么新年祝词,到是先把八皇子给夸赞了一番——“墨儿从南边儿回来,不只带回了这么多夜光杯,更是把大漠小国中的珍宝带回了不少。朕也算是开了眼界,有不少东西都是咱们大顺见不到的,而那古蜀每年的岁贡里也都藏着掖着。还是咱们自个儿去挑来得实在,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这番话说得众人纷纷汗颜,就连玄天歌都听不下去了,小声嘀咕着:“这怎么听着跟山匪似的,皇伯伯真是……匪气越来越重了。”
  
  凤羽珩也跟着附和道:“这意思不就说是八殿下进大漠里抢来的么!”
  
  玄天歌点头:“肯定是抢的,不然你以为大漠里的东西能流到咱们这里来?没听皇伯伯说么,古蜀每年的岁贡都舍不得多给咱们,这么多的夜光杯,天知道八哥是抢了几个国家。”
  
  “但他也算抢出了名堂。”凤羽珩说,“那些小国在他的哄抢之下有一多半都已经臣服了,不但怕他,而且敬他,保不齐就要联起手来保他上位,来朝中争个腥风血雨。”
  
  玄天歌听得直皱眉,却也并不意外,她告诉凤羽珩:“我父皇平素不爱理朝政,在府上从来都不议朝中之事,到是跟惜风那里听来不少。平南将军毕竟关注南边儿,上次听说旧部被杀一事,他气得差点儿没亲自走一趟,好歹是被家里人给劝下了。惜风说,平南将军有过话,说南边儿不出半载定有乱起,而且这乱还不只是边南一带的小乱,目标应该是直奔着大顺中土来的。我想着,这乱跟八哥肯定撇不清干系,却不知他到底要折腾到什么地步。”
  
  这事凤羽珩心中也算有数,她跟玄天冥分析过南边的情况,而玄天冥也是才从南边回来不久,对那头的局势清楚得很。只是她没跟玄天歌多说,这种操心累心的事,有她一个人受着就够了,没必要再拖个人下来一起担心着。
  
  此时,天武已经岔开了之前的话题,开始说起十分冠冕堂皇的新年祝词,文绉绉的,有些词意她理解起来还是有些困难。毕竟古人用在正规场合以及书面上的词句还是比较难懂,不像平常挂在嘴边的白话,凤羽珩对于这些着实有几分头疼。
  
  左右无事,她一边摆弄着面前的一只夜光杯,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皇子那一席。今日摆的是圆桌,象怔着团圆喜庆,但这样一来就注定有几人是要背对着她。大皇子二皇子四皇子正好在背对的位置,而五皇子六皇子则在侧方,到是玄天华玄天冥以前那八皇子玄天墨天好与她这边正对着,让她看了个真切。
  
  目光一递,立即就有另外一道迎了过来,迎得及时,也极有力道。凤羽珩隐隐觉得那迎过来的目光中似有一股野狼般野性在传递着,八皇子玄天墨,在看向她时竟是一点都不收敛自己的气息,就这么直勾勾地瞪过来,像是挑衅,也像是在向她宣战。
  
  凤羽珩却并没有用同样的厉势与之较量,当然,她一个小女子也不可能真的有那种男性的激狂。她只是冲着那人笑笑,以四两轻轻松地拨了千斤,让玄天墨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棉棉的,瞬间就缷了力道。可这玄天墨到也真是给了凤羽珩一个惊讶,在这样的较量下算是输了一轮,对方却一点都没有尴尬或是气恼的表现,而是很自然地也展了个笑来,还端起酒杯冲着她比了比,然后自己小酌一口,立即就给自己把气度给找了回来。
  
  凤羽珩亦举起杯子回了一口,心中却不得不感叹,怪不得玄天歌说她八哥可不像当初的老三,如今看来,不仅身份有差,就在做人这一点上,当初的三皇子玄天夜也是及不上这八皇子半分的。在她的印象里,玄天夜只一味地向对手施以威压,若是这威压输掉,他也就没了别的法子,除了怒气之外,玄天夜身上找不出别的东西来。但玄天墨却不同,是冷是热是恨是笑,皆在眨眼之间自由转换,这样的人,的确是个优秀的对手啊!
  
  她又看像玄天冥,二人心有灵犀地相视苦笑,很显然凤羽珩所观察到的玄天冥早就心中有数。多年兄弟,他太了解这个八哥了。于是只不着痕迹地用唇语对凤羽珩说了句:“小心老八。”便不再说别的,又偏了头去听天武帝的超长篇祝词。
  
  凤羽珩亦收回目光,又玩转起手里的杯子来。却不知,就在玄天冥那一桌,还有一道目光,如谦谦君子般投递而来,不似玄天华那般总含着隐忍的忧伤,它带着欣赏,亦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向往。
  
  天武帝的祝词终于说完时,凤羽珩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却见其它官员臣子们并没有她这般煎熬,而是一个个儿跟打了鸡血似的振奋。于是众人起身,又是对着天武一番叩拜,道了声:“皇上圣明!”
  
  再接下来就是送礼环节,显然之前女眷们在景慈官时,这边还没来得及进行这一步,这到也让凤羽珩再次见识到了人们给皇帝送礼时的阔绰出手。各种珍奇异宝的面世也是让她大开眼界,更是让她从中看到了几件从她的玉石矿上采来的主料。
  
  子睿也在送礼人之列,那孩子原本是被玄天冥带在身边儿的,但毕竟玄飞宇也进了宫,两个小孩子又混到一处。玄飞宇的伤已经好多了,行动无碍,子睿却很懂事地没有再像从前那般与之玩闹,而是小心地护着飞宇,生怕他受伤,惹得二皇子对他是好一番称赞。
  
  子睿的礼物是凤羽珩亲自准备的,虽说不比其它人送的那般耀眼,但她凤羽珩的东西又岂是旁人可比,无论是钢笔还是钢笔水,亦或是那种出自她空间的纸张,都是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天武对着子睿的东西一边发出好奇一边也认真地听着他的讲解,还现场就学会了往钢笔里灌注墨水,然后学着子睿摆出来的样子在纸张上写了几个字。
  
  别扭的拿笔方式让天武一时不太习惯,最初的几个字写得歪歪扭扭一点都不好看。可在他写到第五个的时候,明显就已经找到了感觉,后面的就越写越顺,越写越是高兴,写到最后不由得感叹道:“或是这种东西能为我大顺所用,真可谓是我大顺的福祉啊!”他说着,立即就看向凤羽珩,天武当然明白,子睿一个小孩子家家哪里得来这些好东西,而他近两年来所见过的所有稀奇古怪之物,多半都是凤羽珩给鼓捣出来的。
  
  凤羽珩早知会有这个结果,再想想钢笔的构造到也不是十分的难,现在钢器也有了,制钢已经不是难题,只要有能工巧匠,做出钢笔来也不是难事。至于钢笔水,本也不过就是墨水的一种,问世不难。
  
  于是她点点头,起了身对天武道:“这东西是当年儿媳那波斯师父给的,同时也教给了儿媳制造它的工艺,待年后儿媳寻些匠人试着做做,应该不会让父皇失望。”
  
  天武很高兴,立即就吩咐凤羽珩要把这个事儿认真去办,办好了普及开来,定有重赏。
  
  可这话一出,却突然有一个声音传了来,是问凤羽珩道——“郡主说那东西是从波斯传来的?此话当真?”
  
  凤羽珩猛地看向那说话之人,那一身野性的八皇子,心头立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腾升而起……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