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84章 绝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凤羽珩今日早起右眼皮子就跳,她本不封建迷信,但有时也免不得会多想一些,特别是在这多事年月,保不齐女人的直觉就是准的。只是她一直找不出原因来,此时见到八皇子,听了他这话,凤羽珩突然就想,或许她总预感着今日要出事,八成就是打这儿来的。

不过,话她早就已经说出去,关于她的医术、箭术,以及这些稀奇古怪的物件儿都是来自波斯师父,这件事情几乎京中无人不知,就连外省的人也多有耳闻。而今八皇子居然又刻意问起,她纵是知道这里头保不齐就要有幺蛾子,却也不得不点头承认道:“自然是当真。”

而那八皇子玄天墨还没完没了了,问得上了瘾,见她认了这钢笔的来源,又紧跟着道:“本王不常回京,但初时却也是见过郡主几面的,这些年在外也是听闻济安郡主本事大得很,手里花样东西也是层出不穷,更是掌握并为大顺提供了制钢术,又听闻这些本事都是源自那波斯师父,本王着实惊叹。”他说着,举起酒杯,又向凤羽珩比划了一下,却也不强求她跟着喝,只是自己一仰脖,喝上一口,再放下夜光杯时,面上竟带着一抹诡异的笑。

凤羽珩听在心里,虽说觉得这人阴阳怪气的说话指不定背后又要鼓捣些什么,却一时也想不出来,便只淡淡地道:“八殿下过奖了,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殿下常年在外,耳听之事多半有所夸张,不如常回京中走动,用双眼去看总归真实一些。”说完,落座,却微微拧了眉,心下思量起来。

这不过是个小小插曲,天武也没觉如何,后面还有一些小官员上前献礼,却已是没有适才那般拘束,下方人各自说起话来,也有人起身走动。

凤羽珩这桌儿坐着的除了她与玄天歌之外,就是其它有家室的皇子的正妃,人不多,此时也各自起身去了妃嫔那头,毕竟还有皇子生母在,当媳妇儿的总得过去陪说说话。一时间桌席空了下来,有位小姐款步到了近前,先是冲着凤羽珩施了一礼,然后很是不见外地坐在了凤羽珩身边,幽声开口道:“只是写字的一种笔么?都说济安郡主大揽八方钱财,怎的小气八拉只送了一只笔给皇上?我们家还送了一套琉璃器具呢!”她说完,抬手用帕子轻掩了口,咯咯地笑了两声,丝毫不掩饰“找茬”的坐派。

凤羽珩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一脸的匪夷所思:“小姐是不是头疼?”

“恩?”那女子一愣,放下掩口的帕子,“郡主这是何意?我头可不疼。”

“脑子里进了那么多水居然不疼,小姐真乃神人也!”凤羽珩面露佩服之色,“要不开颅看看吧,别是水都积淤在一处了,现在没发现,过后可是要命的。”

那小姐一时没反应过来,紧着问了句:“什么叫开颅?”

凤羽珩抬手就往她脑袋瓜子上比划了一下“就是这样,用刀把你的头给切开,看看里头有没有多了什么少了什么,又或者哪根筋搭错了。啧啧,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脑子坏成这样还敢放进宫来,真不怕你们家大人因此而丢了官位吗?”

那小姐被凤羽珩这一比划,给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地就抬手去扒拉凤羽珩,这一扒拉,凤羽珩就势就被她把手给打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正好打碎了那女子面前的一只夜光杯。那只杯子“啪”地一声碎在地上,再加上凤羽珩“呀”地一声惊叫,一时间,翡翠殿下所有的目光都往这边投了来,包括天武帝。

凤羽珩托着手,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那位小姐,委屈地道:“你是哪家的小姐?为何要打人?就算你看不惯我,可为什么要打碎二嫂的杯子?这杯子价值连城,你们家该如何赔得起啊?”

她这一咋乎,就见对面皇子席上,呼呼啦啦地站起来一片人,其中包括大皇子玄天麒、二皇子玄天凌、四皇子玄天奕、六皇子玄天风、七皇子玄天华,以及九皇子玄天冥。这些皇子无一例外都与凤羽珩更加亲近些,大皇子自不必说,凤羽珩是他传宗接代的恩人;二皇子就算于凤羽珩没有太多交情,可刚刚凤羽珩不是提到了二嫂么?那可是他媳妇儿,他自然得起来看看;四皇子心里头想着想容,又知这姐妹俩也不是真的就不要好了,便也跟着凑个热闹;六皇子对凤羽珩如今那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头,当然也少不了他;七皇子九皇子自不必说,那是自个儿家里人。如今坐着的就只有五皇子和八皇子,一个是真心不愿掺合,一个是一门心思的看热闹。

就听说凤羽珩挨了打,玄天冥第一个就不干了“是何人在宫宴之上如此嚣张?不但打碎了元王妃的杯子,还殴打济安郡主?”

一句“殴打”,死死地把这顶摘不掉的帽子扣在了那位小姐头上,那小姐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和脾气,一听这话立即反驳:“是她先说我脑子进了水!”

众人哄笑,人家郡主说你一句你就上手打人,不是脑子进了水还能是什么?

偏偏凤羽珩又带着哭腔说:“那是因为明明父皇很喜欢我弟弟子睿送的钢笔,可你却说那不过是个写字的东西,十分的不屑,又说你们家里还送了套琉璃器具呢。明明父皇刚刚对那只钢笔赞赏有加,还命我着人去再加以研制并在大顺推广普及,转个身就被你贬低成这般,难不成在你眼里,我父皇就这般贪爱财物,弃文人墨客之便利于不顾吗?”

她一堆话扔出口,人们也算听了个明白,敢情这位小姐不只是傻,她还彪啊!

这时,那本坐在妃嫔堆儿里的元王妃也站了起来,厉声喝问:“你是哪家的小姐?”

那位小姐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突然发展成这样,一地的夜光杯碎片就已经把她给吓了个半死不说,如今这么多皇子都站了起来直瞪向她,元王妃也发了问,她……她到底是干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时间,这女子愣在当场,连跪都给忘了,还在那儿坐着呢。

她这边没动静,官员堆儿里却有一人再坐不住,几乎是滚着到了大殿中间,冲着天武就跪了下来:“皇上,都是老臣教女无方,请皇上千万恕罪啊!”

人们一看,好么,当朝大学士,厉忠和。

一时间,众人三观尽毁,有人禁不住问道:“大学士啊!你可是文官,怎的你家小女竟会认为一支钢笔连一套琉璃盏都不及?”

“对啊!就算是女儿家家的不读书,可你们大学士府上就是这种风气?”

各种差不多的言论都涌了起来,都不用那些皇子开口,但凡不是站在八皇子那一派的人都指指点点地说了开。最后,就连天武都十分不解地问了句:“厉大学士就是这样教导子女?”说罢,还往凤羽珩那边瞅了一眼,说了句十分偏心眼儿的话:“朕还真是头一次见识到,臣子家里的女儿都敢动手打朕的儿媳妇了,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天武说得连声感叹,“都怪朕,是朕治理无方,有愧于大顺百姓,有愧于天下苍生!今日臣子的女儿打了朕的儿媳,明日你们这些臣子是不是也要群起造反,来殴打朕了?”

这话越说越上纲上线,凤羽珩想,这老皇帝在她这两年的潜移默化下,真的是愈发的上道儿了啊!再加上原本天武骨子里就有着几分不羁,所以即便他是个皇帝,那也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皇帝。凤羽珩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跟天武配合起来坑人,比跟玄天冥配合起来还要顺风顺水呢!

天武帝此言一出,这一殿的人再也坐不住了,不管是谁,有事儿没事儿的都扑通扑通跪到了地上,直呼:“臣不敢!臣不敢!”

天子发火,不只臣子跪下,皇后带着众妃也跪了下来,皇子、公主、郡主,全都跪下了。却唯独那大学士家的小姐吓傻了,还坐在椅子上,显得是那般的突兀。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幽幽地道:“今儿大年,大学士家人若是真有父皇所言的那个心思,那父皇……”她抬起头,突然就大声道:“保护父皇!”

这一嗓子把天武也给吓了一哆嗦,心说这丫头戏真足啊!然后就见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暗卫把他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大学士已经吓瘫了,但此时不用天武发话,早已有侍卫进入大殿,二话不说,押着那厉家小姐就走,大学士也没得着什么好,灰溜溜地跟了下去。大年期间都封了印,下不了削官的圣旨,但下场不用想也知道,丢了官位是肯定的了。内殿大学士也不过正四品的官员,他从不认为自己这芝麻大点儿的小官在这宫宴上还能被皇上刮目相看,却没想到自家女儿也不知是吃了什么呛药,居然就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

见人已经带出去,暗卫们也回到了暗处继续保护,天武便也抬了手让“众卿平身”,然后与凤羽珩对视一眼,二人互相点头,表示合作愉快。

很快就有下人上前来把夜光杯的碎片清理走,玄天歌小声问凤羽珩:“生这么大气?”

凤羽珩耸耸肩,“今日指不定要有大动作,我合计挺长时间也没收拾个谁了,手有点儿生,正琢磨着找个谁练练手,可别到正经时候掉链子。谁成想就有人赶在这时候主动找上门儿来,天歌,你说她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玄天歌不知道,她只是十分好奇地问道:“什么叫掉链子?”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