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85章 他们……来自波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关于“掉链子”的问题凤羽珩觉得有点解释不清楚,便只含糊地道:“大致意思就是说不能关键时刻丢脸。”

玄天歌点点头,表示接受。而至于那大学士厉家的小姐,她却是没有半点同情之心:“这种所谓的小姐,就是该让她们知道知道厉害,不要以为什么人都是可以招惹的。皇伯伯说得对,咱们大顺的民风的确有问题,臣子家的女儿都敢招惹皇上的儿媳妇了?还是一国郡主,到底是谁给了她们那么大的胆子?”

这时,任惜风和风天玉二人也凑过来说话,就听风天玉说:“阿珩,歪打正着,那大学士可是八殿下一党,但今日之事怕还真不是有意的针对你。”

“怎么说?”凤羽珩一边抿了口茶一边道:“我与那小姐见都没见过,跟大学士素来也没有任何走动,她怎的抽风一样就跑过来与我为难?”

风天玉说:“他们家那个女儿以前身子不大好,这些年一直都在江南一带养着,年前刚回来的。至于她为啥与你为难,这个到是一时摸不准,或许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是抽风吧!”

“怎么可能凭白无故的抽风。”任惜风无奈地摇摇头:“但说起来也是奇怪,按说找茬儿无外乎几种原因,一是为利,二是为情。可若说利,大学士虽是亲近八殿下的,却也不至于让个女儿这么明目张胆的来与你为难。就他家女儿那点子手段,还有他那区区正四品的官阶,捏死他们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但要说为情吧,你与九殿下订亲的事整个儿大顺谁人不知啊,这两年多来,在你的强势下,就连京中那些原本对九殿下存了些心思的女子都不得不消停,她又哪来的胆子呢?更何况,我听说她中意的人可是六殿下。”

“对。”说到这个,玄天歌也想起个事儿来,“我昨儿还听说大学士往六哥府上送了东西,但据说被拒在了外头,六哥没收。保不齐就是那位小姐送的。”

“怎么的,一个区区四品官员之家,还想攀上六殿下的贤王府?”风天玉十分不能理解,一时间,说起话来很是有些义愤填膺:“我就不明白现在这人都是怎么想的,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什么人都敢看上?想当初我父亲还是个五品官儿时,我对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子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谁不知道想嫁皇子,家里至少也得是正二品以上的官员,再不就是驻守一方的大员,怎的如今随便拎上来一个就对皇子衷情?真是不要脸!”

她越说越来气,凤羽珩瞅着这样儿再说下去八成儿就要追到殿外去把那大学士的女儿给撕了,于是赶紧把风天玉的火气压了压,对她道:“所以说,不知天高地厚就只有遭殃一条出路,咱不跟她们生气。”她话说着,却是琢磨起来那大学士之女究竟为何与她来这么一出。其实她应该多等等看对方还要说出什么再有所行动的,可惜之前有了与八皇子的那一番交流,她心情也不爽。什么也不怨,只能怨那位小姐倒霉吧!至于那小姐找茬儿的原因,凤羽珩也不怎的,竟自顾地琢磨起那小姐给六皇子送东西的事情来。

此时,殿下歌舞已起,人们重归热闹。皇子妃们都是十分有眼立见儿的,这桌儿有玄天歌和凤羽珩在,两人又招来了几个小姐妹,那小姐妹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右相府和平南将军府的小姐在整个儿大顺那也是站得住脚的。她们便一个也没回来,干脆就留在了皇妃们的身边,把这桌儿宴席给她们几个丫头空了出来。

几人到也是有说有笑地吃着茶点聊着天,不多时,有宫人把酒菜端了上来,晚饭都没吃的众人便动了筷儿。

凤羽珩这头儿才吃了两口四喜丸子,就见有一宫女款步而来,到她身侧站定,俯耳下来小声道:“郡主,奴婢是月寒宫的人,咱们宫里得来的消息,前些日子八殿下进京,带回来的二十辆马车里坐着的是一伙波斯人,有男有女,看起来像是舞姬,此刻正往宫中来,已经进了宫门了。”

闻听此言,凤羽珩心里“咯噔”一声,连握着夜光杯的手都下意识地打了个颤,杯里的酒溢出一些来,淋在她的手背上。那传话的宫女也不多留,说完了话就悄声离开,不着痕迹,很快便隐没于人群。

凤羽珩愣在当场,终于明白为何这一整天心里就总是不安,连眼皮子都跟着跳,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她来到大顺这么多年,与从前截然不同的性子最终让姚氏远走他乡,突然之间掌握的技能和手段,以一个谎言全部推给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波斯师父,如今,终于也有人对此产生质疑了吗?当然,她从未奢望过一辈子都没有对此产生怀疑,却没想到会这么快,也没想到首先去质疑的不是她身边亲近的人,而是一个强而有力的对手。而且,这对手还是在这样的场合选择光明正大地将这件事情摊在台面上,却不知,如果她这边穿了帮,对方会给她安上一个什么样的罪名。

“阿珩。”玄天歌在边上扯了扯她的袖子,问道:“怎么了?刚刚那宫女是哪里的?跟你说了什么?”

凤羽珩回过神来,摇摇头道:“没事,是月寒宫的,母妃说让我有空过去看看她。”

听说是云妃那边的,玄天歌这才放了心,又跟几个姐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凤羽珩心里却着实是有些七下八下的,这事儿来得突然,她虽说一直也担着这个谎言有一天会被拆穿,可这突然一下子就到了眼前,却是没怎么想好应对之策。而此时再想想之前八皇子问那钢笔之事,也终于明白了对方是怎么个意思,不由得心中感叹,蛇打三寸,果然是不好对付的一个人啊!这手段,这套路,真真儿是比当初的三皇子玄天夜强上太多了。别人都说闷声发大财,在她看来,那八皇子就是闷气憋坏事儿,还一身的野性呢,分明就是一肚子阴显。

凤羽珩也不是白给的人,担忧在心头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释然。总归早晚有这么一天,不如早一天遇到早一天解决,也省得终日提心吊胆。再想想,她近段时日是不是也太过低调了些?待人太过客气了些?以至于有些人就以为她又回复到几年前的那种软柿子,是可以被凤瑾元那种爹随随便便就送走,连声都不敢吭的小丫头?

看来人类果真是跟花枝一样,不常修理着就要长歪,她不时常出来敲打一番,就总有些人以为可以低易踩在她头上。

罢了,安稳日子注定没得过,那便见招拆招只不过这拆回去的招可不能浪费,得一招儿不差地打回去,这样才叫礼尚往来。

两支舞蹈过后,果然,八皇子那头开了口,对天武帝道:“父皇,儿臣此番回京还为父皇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他说这话时,目光还往凤羽珩这边撇了来,再道:“这礼物想必济安郡主也会喜欢的。”

天武到是没好奇什么礼不礼物,他是皇帝,好东西见得多了,说实在的,现在除了凤羽珩的东西,别的他还真看不上。他只是揪着八皇子说话的用词不满起来:“老八你就是常年不在京中,也不该与兄弟们都生疏了,怎么朕听着你说话就像个外人似的?”

八皇子一愣,有点儿没明白天武帝这话是从何说起。到是身边儿大皇子开了口道:“八弟许是长年不回京,对这边比较生疏,与阿珩接触也不多。八哥,父皇的意思是你怎么可以跟阿珩一口一个济安郡主的叫着,咱们兄弟可都是叫她弟妹的。”

大皇子人比较随和,常年做生意也比较圆滑,这打圆场的事自然得由他来。可他这话一说完,玄天冥就又开了口,直接就道:“那怎么好意思攀亲,八哥多尊贵的人。再说,珩珩前几日也问过我,她见了是应该叫八哥还是应该叫八殿下,我说你就叫八哥吧!她说不行,八哥八哥,听着跟叫事只鸟儿似的,实在不尊重,还是叫八殿下的好。你们看,女孩子面子矮,便由着她吧!”

人人都知玄天冥这人不但心狠手辣还毒舌,睁眼说瞎话那是他的拿手好戏,这样的话说起来那是一套一套的,都不用打草稿,纵是那一向神色转换自如的八皇子也沉了脸去,明显的下不来台。却偏偏这时,云淡风轻的七皇子玄天华又补了一刀:“恩,别说,冥儿这么一提,是觉得不太好听。”

玄天墨差点儿没吐血,好歹是记着自己接下来的排便是专与那丫头为难,强行将火气压了压,总算是将心态给调整过来。随即开口道:“父皇多心了,儿臣确是与郡……哦,与弟妹接触得少,所以一时间不太好叫,但儿臣心里是惦记着兄弟们和嫂嫂弟妹的。这不,儿臣说的这份礼物,一来是献给父亲看个新鲜,二来也是为一解弟妹的一番念想。”

天武听了到是心升奇怪,问了句:“到底是何物?”

八皇子玄天墨这才笑了起来:“父皇,不是物件儿,而是一支舞蹈。只不过跳舞的舞姬比较特别,他们……来自波斯!”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