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86章 八皇子,你得要脸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凤羽珩来说,一直以来,波斯师父这个谎言就像是那个“第二只靴子”的故事,总在心里头悬着,却不知什么时候会落下。今日虽不知最后会发展成什么局面,但毕竟第一次有人将这个事情摆到桌面上来说,事到临头,凤羽珩到是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再看向那八皇子时,竟是在舞姬登场之前,给了他一个浅笑,然后俯了俯身,说了句:“谢谢。”
  
  说实话,八皇子玄天墨对她这一句谢谢还有那张挂着淡笑的脸,是有些许疑惑的。他一早对这凤家的二女儿就产生过怀疑,就在两年多以前的宫宴上,凤羽珩三箭射中靶心,所有人都为之喝彩,他却觉得不大对劲。当时的凤羽珩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就算她在西北三年遇到了奇师,可这也太奇了。他们这些皇子也是从小练到大的功夫,没听说谁三年就能学有所成,而且成到了百步穿扬百发百中的地步,就是箭技最好的老九玄天冥也做不到。
  
  自那时起,玄天墨就起了疑,后来他往边南去,京里头的消息却一直也没断了打听,凤羽珩干出来的一出出一桩桩事都传到他耳朵里,越听越奇怪,越听越觉得震惊。渐渐地,便存了打探的心思。
  
  说起来,玄天冥也不是没想过要帮着凤羽珩去掩饰,可一来他自己也不明白凤羽珩到底怎么回事,二来凤羽珩那个奇妙的乾坤空间也让他无从下手。这事儿就这么的拖到了如今,直到今日,来自波斯的舞姬上场,异域音调一起,所有联想着凤羽珩与波斯奇人之间关系的人都将思绪拉回,目光投向大殿之上。
  
  波斯女子鼻梁高,眼窝大,皮肤较之大顺人稍微有些黑,但面部轮廓分明,凹凸有致,看起来可是比南疆那边的人更有味道一些。不仅如此,在月夕宫宴时,有人见识过那古蜀公主的舞蹈,都觉衣着光鲜大胆,已是大顺舞姖所不能接触的范围,可人家照样跳得美滋滋,并不觉得如何。那时,人们就觉得古蜀是个开放的国度,可今日见识了波斯舞姬,却是再一次颠覆了他们对“大胆”这一词的理解。而这些舞姬还会绣面,脸上无一不绣着花纹,虽然都罩着七彩的面纱,但依然能辨出绣面的部位,及其精致程度。
  
  凤羽珩就在人们的一片赞叹声中欣赏着这波斯舞蹈,同时也感受着自那八皇子玄天墨处不时投递过来的目光。
  
  终于,一曲终了,舞姬们却是并没有退到殿外,只是往后撤了撤,似乎在等着什么。而这时,八皇子玄天墨站起身来,面向天武帝正要说话,却听边上玄天冥的声音抢先扬了开,说了句让人十分吐血的话来:“八哥,我就不明白,你看跳舞就看跳舞,老瞅我们家珩珩干什么?她可是你弟妹,你一个当哥哥的在宴会上一直盯着弟妹看,这好吗?”
  
  玄天墨到了嘴边的话被堵了回去,转过头去看玄天冥,微皱了眉:“九弟这话是何意?”
  
  玄天冥冷哼一声:“就是问你为什么老盯着我媳妇儿瞅个没完。”
  
  “谁盯着她瞅了?”这是玄天墨下意识的一句回话,却底气不足,因为他真看了,可也不是老九说的那个意思吧?
  
  回答这话的却换了个人,但听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扬了起来,说的却是世俗无比的一句话“你看了,一共十八眼,每一眼都停留五息以上。”能发出这种声音来的人自然就是七皇子玄天华,在殿上的无人不知,这七殿下看上去神仙一枚,说起话来也是云淡风轻,待人也是和善倍致。但这都仅限于跟他以及他所在乎的人没有任何利益分争的情况下,一旦对方涉及到他的根本利益,或是一旦对方触及到他身边所在乎的人,那这可就不是神仙,而是恶魔。偏偏他在乎的人也不多,天武帝,云妃,九皇子,现在自然还得加上九皇子未来的媳妇儿。所以,玄天华这时开口,人们到是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无奈地看向玄天墨,心里想着这一关八皇子该如此去过。
  
  玄天墨也是没料到老七居然在这时候插了一杠子,而且说得有理有据还给数了数的,偏偏他又的确是看了凤羽珩挺久,这让他反驳都是无从反驳,一时间怔在当场,着实是有些尴尬。
  
  而另一头,玄天歌也在这时候扬了话来:“八哥,你是不是看上阿珩了?这可不行啊!我们阿珩跟九哥可是从小就订了亲的!”
  
  “没错!”突然的,大殿之上又有几人站了起来,有男有女,却是姚家的三位老爷和三位夫人。就听姚靖军道:“多谢八殿下抬爱,但我们家阿珩四月里及笄当日就要与九殿下成亲了,还望八殿下自重,不要做出让人难堪也让自己下不来台面的事情。”姚靖军是姚家长子,也是凤羽珩的大舅舅,这俗话说得好,娘亲舅大,八皇子当众被人揭穿做出这种事,当舅舅的给外甥女出头,天经地义。更何况,他姚靖军什么不敢说啊!就算对方是八皇子又如何?姚家站位十分清晰,那就是九皇子玄天冥的最忠心拥护者,再加上姚显跟天武帝的关系,就是皇上的儿子他也是敢当着皇上的面儿损上两句的。
  
  姚靖军的话让八皇子老半天都没再言语,他从小到大领教过老九玄天冥的睁眼说瞎话,也领教过老七玄天华那一副神仙外表下隐藏着的不讲道理,后来又听说凤羽珩也是个跟老九一个德性的丫头,而多年前就被赶到荒州去的姚家却被他给忽略了。眼下这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联合起来找茬吗?偏偏用的还是这种手段,玄天墨觉得他就像是一个秀才掉到了大兵阵营里,有理也说不清楚,明明就是一起“用凶猛目光吓唬小女孩”的恶性事件,却被这帮人生生给说成是他“有意调戏娘家少女”,特么的这黑锅就这么给他扣下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摘下来,总不能反驳说我不是看上你家姑娘了,我是想弄死你家姑娘,就依老九那脾气,他这话要真敢如此直白地说出口,还不当场就跟他动手?虽说他也不见得就打输,可若是再加个老七,他可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玄天墨万分不解,他几年没回来,这京城里怎么就多了这么多不要脸的人?
  
  他这边一时不说话,妃嫔席面上,元贵人却是看不下去了,拍着桌子说了句:“放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联起手来与八殿下为难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这话一出,别人到不说,玄天冥和玄天华二人却是立时朝着元贵人处看了去,然后玄天冥反问了句:“你又是什么身份?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坐在什么地方!放肆?到底谁在放肆?”
  
  元贵人一怔,一瞬间就回过神来,暗道自己真是太沉不住气了。她原本不是这么沉不下心的人,却无奈自己以前当妃子当了太久,总是无法从妃子变成贵人的事实中走脱出来,经常性的还拿自己当一宫主位呢。大顺有规矩,妃嫔位上的,能得所有皇子带着封号称一声母妃,也可以在皇子面前托个大,当个长辈。可这并不包括妃位以下!她如今就是个贵人,就连中坐的席面那是靠后的了,哪里还有资格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
  
  一时间,元贵人又是气自己,又是恨下方那些人。她咬咬牙,没理玄天冥,却是对那姚靖军说了句:“我是在说姚大人!”
  
  姚靖军在荒州也是有官职的,不大,区区从六品,但却依然可以借着姚家如今的风光进得宫来。元贵人不敢跟皇子对抗,亦不敢跟凤羽珩发火,自己的面子却一时也收不回去,只得把风头转向了姚靖军。
  
  而她这话一出,不等姚靖军有所回答,却是被八皇子玄天墨给拦了下来,就听玄天墨说了句:“母亲怎么也跟七哥九弟一般说笑?这大过年的,咱们还是把说笑话的机会留给一众大臣们,就别搅这个主局了!”说罢,哈哈一笑,再冲着凤羽珩抱了拳道:“弟妹,八哥也是有些小心眼了,不过是寻思着自己寻来了波斯的歌舞艺人,想跟你这儿讨个好儿。毕竟弟妹有个波斯师父,八哥便想着你与其长久不见,多少会牵起些念想来。”
  
  凤羽珩再一次意识到这八皇子跟当初的三皇子的确不一样,若是换了三皇子玄天夜,这种时候定是翻了脸,与他们针锋相对。可这八皇子却是能屈能伸,绝对能看清楚形势,不会让自己在这种不讨好的局面上处于劣势。
  
  可是,这又能如何呢?凤羽珩眯起眼迎过去,波斯人来了,她与他之间注定是一场撕杀,而至于见不见血,那还要看这场撕杀的激烈程度。她从不是隐忍的性子,懦弱与胆怯,退缩与避让,从来就没有在她的字典里头出现过。她凤羽珩,不是挥着利刃迎风而上,而是端着ak主动扫荡的人。
  
  “八殿下有心了,可惜啊,我的故乡是大顺,对波斯还真的没什么乡情。我那波斯师父也是云游高人,除去相貌、语言之外,已经没有多少波斯人的习性,包括衣着,都是入乡随俗的。”
  
  “哦?”玄天墨突然就笑了起来,然后抬手击掌,很快地,有另一波斯人从殿下走了进来,冲着天武一跪,说了一句波斯话,谁也没听懂。却听得玄天墨又道:“这位也是波斯医者,本王有幸与其结识,也听说了不少波斯医理,今日却是有几个问题要当面向弟妹请教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