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90章 湖边来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年的宫宴上总是有许多新鲜节目,除去歌舞,还有幻术表演,翡翠殿上的节目都演完,皇后又说已经请好了戏班子,张罗着大伙移步明芷宫,一起去听戏。
  
  说起来,凤羽珩还真没在宫里听过戏,或者说她来到大顺之后,就没怎么正经听戏,如果说有印象的,那还是当初凤瑾元还是左相时,韩氏在凤府作妖,请了戏班子入府。但那样档次的戏班怎么能跟皇家的比。
  
  玄天歌告诉凤羽珩:“明芷宫是宫里听戏的地方,一般来说,若是宴在夏日,通常都会在御花园里临时搭建戏台,但眼下是正月里,外头天寒,设在明芷宫正好。明芷宫就是个建在室内的戏台子,很大,下方座席足够所有人都坐下来,皇伯伯年轻的时候很喜欢听戏,当初着专门的能工巧匠进行了特殊的设计,据说是在墙面上下了些工夫,以至于传音很好,就算全部坐满,坐在最后面的人也能听得清楚台上唱的是什么。”
  
  凤羽珩点头,古代没有扩音设备,想要这么多人一起听戏,一来对戏子的基本功是一种考验,二来听戏的环境也是十分紧要。玄天歌所说的大概就是做成了后世的剧场效果,这种环境自然的扩音通过墙面凹凸等设计就能够实现,并不复杂。其实凤羽珩并不喜欢看戏,毕竟欣赏过二十一世纪的影视剧,对这种更原始的故事演绎方式不觉得有多好,但毕竟是皇家的统一安排,去坐一会儿是必须的。
  
  帝后先行,后头跟着妃嫔,再后面就没有什么刻意的秩序,人们都喝了不少的酒,又是高兴的日子,大皇子甚至都已经跟相熟的大臣勾肩搭背地走在一处了,基本上就是谁跟谁的关系比较要好,就几人走在一处,而那些夫人小姐们则是借此机会对京城里的公子小姐们逐一相看,时不时地凑在一起品头论足,还有的已经在心里悄悄地估算开来。
  
  任惜风和风天玉的情绪并不是很高,两人都有些闷闷的,玄天歌说:“我知道你们为何提不起兴致,这又过了个年,怕是婚事再拖不下去了吧?我可是听说右相府和平南将军府的门槛都被媒婆给踏破了。”
  
  再金贵的身份,在面对求亲嫁娶之礼时,也得按着规矩来,媒婆这种职业听着不怎么上台面儿,可却是个吃香的活儿。特别是在京城里专门服务于贵族府宅的那些个媒子,对那些没有婚约的大户可是门儿清,不管男女,只要没有婚约在身,一旦过了及笄礼,哪个也逃不过她们的眼睛。
  
  任惜风和风天玉二人可是够了年龄,又是京中有名的高门大户,媒婆提她们的生意接的可是笑逐颜开,几乎每天都要上门几趟,分别为不同的公子递贴子提起亲事。最开始两府上的老爷夫人还想着把女儿再多留一留,可这又过了一年,平南将军的夫人就已经说过留来留去留成仇这样的话。虽然任惜风并不想早嫁,却还是无奈自家母亲已经开始主动为其相看。
  
  凤羽珩有些不解,“按说以你们的身份,皇上早晚会赐婚吧?”
  
  玄天歌说:“本该是这样的,不过平南将军和右相都是大顺的有功之臣,老早就为女儿请了旨,不嫁皇子,不进宫,并且婚配自主不接受赐婚,皇伯伯也答应了的。所以啊——”她抱着凤羽珩的胳膊,“最该担心的人不是她俩,左右是府上自己作主,她们自己也能相看个顺眼的。到是我,阿珩,你可得替我好好考虑考虑,我是大顺的公主,皇家可就我一个内姓的公主,这婚配自主我是想都不用想的。所以啊,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和亲这一条路,你说,是不是最该发愁的人是我?”
  
  她这么一说,任惜风与风天玉二人也不再为自己的事忧心了,到是齐齐担心起玄天歌来。她说的没错,做为大顺唯一的公主,她早晚是要去和亲,就是不知道会和到哪里去。
  
  “说起来,阿珩我还要感谢你和九哥。”玄天歌又道:“多亏你们提前灭了千周,不然万一把我送到那头去,你说我还活不活?听说那边冻都能冻死个人,我去了还不是没几日工夫就香消玉殒了?”
  
  “呸呸呸!”任惜风打了她一下,“大过年的你说些什么不好,非捡着这样的话说,不吉利。”
  
  玄天歌也知道自己失言,笑嘻嘻地不再提,却是自顾地道:“听说年后跟南边儿也少不了一场战事,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这场仗能打得干脆利落点,一举把南边儿给拿下,就像千周一样,那我就可以不去南边儿和亲了。”玄天歌说得有些落寞,不似刚开始的时候还嘻皮笑脸的。毕竟年岁一年比一年大了,亲事迫在眉睫,她也知道大顺留不了她多少日子。
  
  可打仗哪里是说利落就利落的,凤羽珩心里清楚,千周是个意外,要不是因为那场突出其来的地震雪崩,千周也绝不可能灭得那样干脆。万一僵持起来,千周那头再服个软送个和表,提出和亲,玄天歌是大顺唯一的人选。当然,也有可能是千周的公主嫁过来,就像当初康颐那样,可大顺却没什么合适的人选去迎娶。地震哪是那么容易就遇上的,更何况那是天灾,伤国伤民,她打从心里不希望看到那样的结局。
  
  她没把这事儿跟玄天歌说,风天玉却问了句:“你只担心南北两边,就不怕东西两头?”
  
  玄天歌到很是认真是想了一阵,然后摇摇头,“也怕,但没有南北两边那么怕。毕竟东西两边在气候上跟大顺就没有太大的差别,我寻思着,我真要嫁过去,也受不了太多的罪。”
  
  她摆摆手,不愿再提这个,几人却也明白,遭不遭罪跟气候没多大关系,主要还是看娶了她的那个人,两个人的心要是在一起,多苦的环境那都是无所谓的。
  
  明芷宫很快就到了,早有宫人在那边引领着众人依次入座,她们当然还是在靠前端坐着,仅在妃嫔之后。
  
  今日唱的是一出团圆的戏,讲了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女子用自己全部身家送男子进京赶考,男子却因病在京中耽误了当年的科考,花光了所有的银子,吃没得吃,住没得住,写了信也托不到人带回乡里,就生生的跟家乡断了联系。直到下一届科考高中状元,不要金银美玉,不要娇美公主,只带着手下回到家乡去找那个苦等数年的女子,二人终成眷属。
  
  很是一出美满的戏目,玄天歌不由得感叹:“公主嫁状元,这样的事情也就只有戏文里才有吧!事实上,哪个公主才能有那么好的福气嫁了状元,不用离京,安安稳稳的还住在熟悉的地方。除非皇家公主多得宫里都住不下了。”
  
  凤羽珩对这样的戏码不太感兴趣,就像玄天歌说的,太理想化,不合实际,特别是不合大顺的实际。当然,如果太附合国情,当着皇帝的面儿戏班子可是打死都不敢唱的。
  
  她借口出去透透气,起身离席。外头虽说有点儿冷,但空气很是不错,古代没有重工业,这年头也还没有烟草,没有污染,月是明的,星是亮的,舒服都比二十一世纪舒服许多。
  
  她问了一个宫女,说是顺着明芷宫左边的小路走不远就有片湖,那头点了不少花灯,虽然人少些,但有灯衬着,却也不冷清。凤羽珩点点头,带着忘川黄泉往那边走了去。
  
  黄泉对刚刚那出戏还是很感兴趣的,一边走一边回味着,时不时还跟忘川探讨两句,一直走到湖边,忘川这才止住黄泉的兴奋,问了凤羽珩:“小姐是不是不舒服?”
  
  她摇头,“没有,就是觉得里头闹得慌,还是外面清静。”
  
  黄泉这时也不再去谈戏文,到是说了句:“今儿右相府一个人也没来,八皇子这门亲事是不是就这么算了?小姐,说起来,这门亲事还是咱们算计着给撺掇成的,这是背后有人在做手脚呢。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有这么重要的事,吕家怎么可能让吕燕赶在这时候生病?还病得起不来榻?”
  
  忘川也道:“没错,小姐,奴婢也觉得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而且这个人兴许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奴婢总觉得那元贵人怕是做不到,除非她派了暗卫夜入吕府给吕燕灌毒。”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凤羽珩随口应了句,其实心里却并不这么想。之前在翡翠殿时,玄天冥曾借着过来敬酒的工夫与她说起一件事,那日他们往吕府给吕燕送南边儿带回来的东西,就在他们走之后,没多少工夫,吕家就又去了一拨人,是皇后那边的,芳仪亲自上门,送了皇后的心意。他本以为皇后是顺着他们的心思去送礼的,可如今想想,却不尽然。“说什么都是猜测,明日我亲自上吕府去一趟,看了便知。”坏了她的计划,就算不急着扳回这一局,也总得做到心中有数,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人藏在暗里。
  
  几人站在湖边正说着话,突然的,三人同时收了声,沉静了一会儿,忘川听力最是灵动,与凤羽珩二人对视了一眼,就听凤羽珩扬了声道:“是谁在后面鬼鬼祟祟的?”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