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92章 被杀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赶在大年的宫宴,宫中出了命案,小太监也不知道这消息到底该报不该报,但至少明白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报,于是只传给了章远。凤羽珩却注意到章远被人叫去,小太监说话的口型落在她的眼里,她心里一激灵,眉心即刻紧拧了起来。

玄天歌在边上见了,还纳闷地问了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凤羽珩摇头,心里疾速猜测着那两个遇害的小姐会是谁,原因又是什么,却始终不得要领。而这时,章远也在认真思量之后,把话传给了皇后。天武喝多了,根本指望不上,更何况遇害的是两位小姐,让皇后出面处理也正合适。

皇后本是跟谷贤妃一边吃茶听戏一边说着话,章远来报的这消息让她的头狠狠地疼了一下。大过年的,怎么就不能消停消停呢?她也不怎的,下意识地就把目光往元贵人那处递去,却见那人正在那处悠闲自在地听戏,似心无旁骛般。

谷贤妃问了句:“怎么了?”

却还不等皇后答话,但听后方座位一阵大乱,有位夫人不停地在跟身边人求助:“我的女儿找不到了,你们谁看到我们家欢儿了?”

凤羽珩看着那位着急找女儿的夫人,面熟,但却对不上号,只好问玄天歌:“那位夫人是哪个府上的?今日可是带了女儿一并进宫?”

玄天歌看了一眼,道:“刑部尚书的夫人,今日正是带着嫡女一并进的宫。”她此时也揪着眉,面上颇有些嫌弃地道:“都说刑部尚书家的夫人是个上不去台面的,平日里就爱诈诈唬唬,怎的这种场合也不知道安份些?自家女儿不见了就去找啊,在这儿闹腾什么?搅了戏场不说,姑娘家的名声也不是丢得起的。”

凤羽珩知道,大顺女子虽说算是比较开化的,平日里可以上街,可以有自己的铺子,与男子说说话也不用躲躲闪闪,但也并不代表就已经开化二十一世纪那般无所顾忌。一般来说自家女儿要是失踪什么的,怎么也该自己先闷头去找,实在找不到再想别的办法,这一下就直接闹开,那位姑娘就算是找到,也会给人留下诟病,比如说:去了哪里?跟谁在一起?这年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们的脑洞可是相当大的,一位小姐失踪,那可以演化成多种多样的版本,一传十十传百,都用不了两日,就会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

不过,凤羽珩此时担心的却不是那位小姐的名声,而是联系起方才与章远传话的小太监所述之事,担忧起那小姐的性命来。

刑部尚书家的女儿啊,刑部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保不齐就是吃了她爹的瓜烙。而这时,玄天歌身边的小丫头也正跟她说着:“公主您忘了,刑部尚书家的嫡小姐是后抬上来的,没准儿是那位夫人故意演的一出戏呢。”

玄天歌拍拍头想了起来,急着跟凤羽珩八卦:“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刑部尚书家的那位嫡小姐本是个小妾所生,府上大夫人早前多年无所出,曾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生孩子的希望了,没办法才把自己身边的丫头送上了夫君的床榻,生下来的孩子就抱来自己身边养着,后来又想办法把那小妾给逼得上了吊。不过前些年她也不知是怎么就转了运,多年怀不上的身子突然有了动静,不但生下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还是对龙凤胎。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在膝下,又怎么会待见小妾生的,可那嫡小姐也是从打生下来就由她养着,也不好说给一脚踹回去做庶女就能了事的,尚书大人也很喜欢那个女儿,不可能同意。我看她这八成就是故意要悔那姑娘的名声呢。”

黄泉忘川在边上听了,无奈地摇头,黄泉快人快语,感叹了句:“这恶心程度跟前年的凤家有一拼了。”

凤羽珩冷哼,“比凤家还是差点儿的,至少做父亲的有些良心。”说完,又冲玄天歌说:“怕是事情没有宅门恩怨那样简单,这出戏要越演越热闹呢。”

“恩?这话从何说起?”玄天歌正不解,这时,皇后与谷贤妃二人却起了身,边上,章远也扶着天武帝准备离开明芷宫,身边还带着数名现身出来的暗卫随行保护。才出戏殿,立即又有一队御林军围上来,浩浩荡荡地就要把天武给送走。

结果,从戏殿里出来,冷风这么一吹,到是把个天武帝给吹得精神了,酒劲儿一下就散了开,像是从睡梦中惊醒的人,四下看了看,不解地问道:“这是要去哪儿?小远子,今儿个大年,你不让朕陪着大伙儿好好乐呵乐呵,这是要把朕挟持到哪儿去?”

章远气得鼻子都歪了,这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想抬脚踹天武那么一下子。挟持?这是什么用词啊?会不会唠嗑了?这要是被有心人大做文章,他的小命可是堪忧。章远被天武气得脸都青了,手下一使劲儿,用力在天武胳膊底下掐了一把,掐得天武“嗷”地一声大叫,然后就听章远说:“皇上,这头出了些差子,奴才已经禀明皇后娘娘了,娘娘说她来处理,让奴才扶您回去歇着。您喝了不少酒,早点歇下的好。”

“哪有喝了不少酒?”天武酒醒了,根本不承认自己醉过,再听说出了差子,便回过头去问皇后:“出了什么事?你与朕说说,既然大家都在这儿,怎么能朕一个人去休息。说说,有什么事儿朕为你们做主。”

这做主的话一出口,之前大吵大嚷找女儿的刑部尚书马夫人就像有了主心骨般,哭嚎着就扑到了前头,往天武面前扑通一跪,哭天抹泪地道:“皇上,臣妇家的女儿在听戏的时候不见了,求皇上做主,可得着人给找回来呀!”她一边说一边哭,也没个哭相,一脸的妆都糊了,大晚上的看着吓人。

天武瞅着这人怎么就跟个神经病似的?面上顿时就现了厌恶感。再者,一个官妇,就算要到他面前喊冤那也该她家老爷来喊,她冲上来算怎么回事?

正想着,刑部尚书马大人也一头汗地跪上前来,先是对自家这个泼妇狠狠地瞪了一眼,随即也是一脸苦色地道:“皇上息怒,下官的女儿的确已经失踪有一阵子,下官派了人到处去找,也拜托了宫里的人帮着一起找,可至今都还没找到。”

“哦?”天武一听这话,再一看跪上前来的这个人,心里头也立即重视起来。刑部可是个重要衙门,做为刑部尚书,这些年这老马也没少得罪人,可别是有人恶意报复。但再一想,谁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赶在宫里动手?他偏头小声问章远:“你刚才说的差子是怎么个情况?跟老马家这事儿有关?”

章远见再想瞒着天武把他弄走也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无奈地道:“皇上既然想管,那也别站在这里管。外头风凉,还是让奴才先把您扶到明芷宫里头去说吧。”

天武对此没有意见,老老实实地被扶了进去,皇后等人也跟着又回了殿内。戏台上早没了唱戏的,人们也自觉地分站到两头,没敢再坐着。见天武坐定,皇后这才又走上了前,主动开口道:“皇上,有宫人在明芷宫附近的湖边发现了两具女尸,看打扮应该是来参加宫宴的官家小姐,到底是哪两位目前还不清楚,臣妾正准备带人过去看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一个传着一个,湖边死了人的话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明芷宫。那马大人和夫人听得都白了脸,夫人还好些,马大人却是已经打起了哆嗦,不停地念叨着:“不会的,不会是欢儿,绝不可能是欢儿。”说着,抬脚就往外头跑。

他这一跑,马夫人自然也是在后头跟着,一边跑一边嚎,听得人们都直打哆嗦。而除去马家的小姐,还有另一具尸体呢!人们反应过来,立即开始在殿上寻找起自家的女儿来,那些跟小姐妹们站在一处的小姐们也四下散开,去寻找自己的爹娘。一时间,明芷宫大乱,天武看得眼晕,干脆大手一挥:“到湖边!都到湖边去一看便知!”

的确是一看便知,湖边两具尸体并排而躺,每人心口处都插着一柄精巧的小箭,很明显是他杀。

凤羽珩对刑部尚书家的女儿没有什么印象,但另一具尸体她却是一眼就给认了出来。不只她认出,很多人都看出端倪,任惜风正拧着眉心说:“那不是大学士家的女儿么?”随即看了凤羽珩一眼,目光中带着担忧。

没错,死的两个人一个是马家小姐无疑,因为刑部尚书和夫人已经扑上去大哭了,而另一个,正是那个之前因为与凤羽珩作对,被赶出翡翠殿的大学士之女,厉影。

凤羽珩不明白为何这厉影还在宫里,她不是应该跟着厉大学士一并出宫了么?天武就算要发落也不能在大年期间封印之时,他们应该快快回家去把家里做好安排,却为何死在这儿?厉影死了,厉大学士呢?

也不怎的,凤羽珩突然觉得有一只巨大的网正自天而降,直对着她,一点一点地收紧。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