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94章 济安郡主是不详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原本是一场人命官司,演变到现在却成了一出闹剧。那位被摘了珠子的大人虽然从穿着上看不出什么,但实际上家境并不怎么样,他原本就在一个没什么油水的清水衙门,家里只得一正妻和一嫡子,官居三品却连个小妾都没有。这当然不是他对妻子有多忠贞,了解内情的人都知,他是娶不起小妾。在京城里要养小妾那也是费钱的活儿,费米粮不说,还得给腾出院子,用上丫鬟婆子,生了庶子庶女还是要养活,他没那个闲钱儿。今日进宫来参加宫宴,为了不让人笑话,就连刚刚被九皇子扔出去的那串珠子都是跟人借的,说好了明日一早就归还。
  
  玄天冥当然知道这位是有多心疼那东西,不过他不在乎,一串破珠子而已,极品玻璃种又如何?他府上一抓一大把,现在就连他家那小丫头那丝毫不在意那玩意,大不了回头赏个几串过去就完了,问题是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他家小丫头被人欺负了去。
  
  凤羽珩双臂环在身前,看着眼前这一出闹剧,再时不时地往天武那头瞄上几眼,发现天武面色阴沉,很是不高兴的样子,于是她冲着玄天冥微微摇头,示意其也别折腾得太过份。
  
  总算是玄天冥听了她的话,告诉那位三品官大人回头赐几串更好的给他,这才让其作罢。而那些被打了的八皇子党官员一个个的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们自然是不敢跟九皇子当面理论,甚至就是找凤羽珩的麻烦都是硬着头皮开口的,当然,之所以敢硬这个头皮,那是因为八殿下回来了,他们的靠山回来了,而且回来之后就已经给大家都递了话,这次回来一定有大动作,让他们全力配合。
  
  眼下,两具尸体还躺在地上,京兆尹许竟源已经着人去寻找厉大学士,而刑部尚书马大人夫妇也还在抹着眼泪。这边,六皇子给凤羽珩作证,他们抓着什么不检点的事儿找凤羽珩的茬儿,眼下看来实在是收效甚微,这济安郡主本来也不是那些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文弱小姐,人家是战场上骨碌过来的,会被这起子闲言碎语就给绊住脚?
  
  一时间,人们也不知还能有什么新花招,各人被打的还都疼着,人人嘴角都哗哗流血,偏偏也没个太医上前给看。
  
  八皇子玄天墨此时也是冷脸站着,但站了一会儿之后却是说了句话来:“弟妹还真是……这要八哥怎么说呢?似乎每一次有弟妹参与的宴会都会出些事端。这些年虽说八哥没在京城,但多少也是听说了一些的。”
  
  这话口一提,那些没了话的官员们立即又再度活跃起来,甚至有人掰着手指头,从凤羽珩第一次参加宫宴时开始算起,一桩桩一件件的事被重新提起来,甚至连凤羽珩上过朝堂的事也被翻出。陈年旧事,到是帮着她做了一个很是细致的穿越总结。只是这些人只一味地计算着因为凤羽珩的关系死了些什么人,因为凤羽珩的关系大顺破了多少原本的规矩,对于凤羽珩曾经为大顺做的好事却只字不提。什么炼钢,什么治灾,什么医时疫,这些统统被人们选择性忘记,真真的不要脸。
  
  很快地,就有人冲着凤羽珩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地说:“济安郡主!请不要再插手朝中之事了,大顺有诸位皇子,有无数好男儿守家卫国,不需要您再为大顺带来什么,您就在府里安心地做您的富贵郡主,不要再祸害大顺了!”
  
  这呼声一起,早有准备的人们立即跪倒了一片,齐齐说着同样的话,一边说一边磕起头来。甚至还有人向天武帝求了起来“皇上,女子上朝本就不全规矩,济安郡主每次出现在宫中都有惨事发生,她是个不详之人,请皇上下令今后不要再让济安郡主进宫来了!”
  
  天武听得大惊,宫宴之时死了两个人,不是应该立即派人去查案么?这话题是怎么绕腾的,居然绕到凤羽珩这儿来了?还上升到了这般高度。他脑子里有些混乱,一瞬间还以为自己酒没醒,下意识地掐了章远一把,疼得章远直咧嘴。
  
  六皇子玄天风听不下去了,气急道:“济安郡主是皇家之人,你们这是要插手皇家之事么?”
  
  立即就有八皇子党的人又高声道:“贤王殿下,老臣们这可都是为我大顺着想啊!我们是大顺的官员,自然要为大顺负责,为皇上负责。大顺的命脉不能掌握在一名女子手中,这是老祖宗的规矩,还望贤王殿下明辨,还望皇上也能为大顺着想,为百姓着想!”
  
  “对啊!皇上,不能再让济安郡主进宫了,不然灾难一个接着一个,永远没有终止啊!”
  
  “京城里也不再需要郡主的百草堂,那不过是个敛财的手段,请济安还大顺一个原本的模样,还百姓们一个安稳的居住之所!”
  
  “皇上!”刑部尚书马大人夫妇二人也转过身来给天武一个劲儿地磕头,“皇上,济安郡主的确是不详之人,我们的女儿死的不明不白,都是被她给克死的啊!”
  
  一句一句,对凤羽珩的声讨铺天盖地而来,就跟演戏似的,一个个儿的演技还都挺好。
  
  凤羽珩瞅着这些人,发现还有一些原本中立的官员也不知道是受了感染还是被人鼓动,竟也跟着跪下来。在场人数众多,竟也跪了近一半之数,这到是个意外。
  
  天武帝气得想砍人,妈了个巴子的,他好不容易得了个全能的儿媳妇儿,还想着好好哄着捧着,让她多帮帮老九,帮老九就是帮这个大顺啊!想着以后老九继了位,在这儿媳妇儿的帮衬下,能把大顺治理得更好。却没想到啊,这些老不死的东西居然大过年的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添堵,把他最宝贝的儿媳妇儿给说得跟个妖怪似的。还什么不详之人,依他看,这帮老不死的才是不详!妈的,今儿非打死他们不可!
  
  天武开始原地转悠,一边儿转悠一边儿还用眼睛四处寻找。人们都不解这是何意,到是章远最先反应过来,赶紧的张罗着让附近的御林军都退后退后,不停的退后。
  
  凤羽珩也不明白这是咋回事,小声问了玄天歌:“这是干啥呢?”
  
  玄天歌琢磨了一会儿,道:“皇伯伯八成儿是在找家伙事儿准备揍人。”
  
  果然,她这话刚出口,那头儿就听到天武帝怒声道:“章远!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让他们都后退干什么?要造反不成?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找不到刀剑找根棍子总行吧?棍子没有,树枝总行吧?老子就是要看看用树枝抽他们还敢躲是怎么着?”
  
  天武说干就干,湖边树很多,高的矮的都有,他一抬手就折了根长树枝下来,然后冲到那些跪着叫嚣的大臣堆儿里,轮起膀子就开抽。
  
  天武那也是上过战场亲征过的皇帝,一身的功夫底子可不弱,虽说因为年轻的时候上过战场留下了些小伤小病,到老了都找了上来,但打这些个不敢还手的官员们还是绰绰有余。他卖力地抽,就跟抽冤家似的。而那些个官员似被他给抽得哇哇大叫,纵是冬日里穿得多也被抽得生疼,一个个儿的甚至在心里怀疑起来这老皇帝到底是不是身体越来越不好啊?怎么这手劲儿还这样大,这哪像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
  
  这边儿哇哇乱叫,剩下的人也就只能干看着,皇后想上去拉架,可试了几次都无法近身,有两回还险些被天武轮起来的树枝给抽到脸颊,吓得她再不敢上前。众皇子们则是环臂看着,当热闹看,甚至玄天冥还给天武出起了主意“往脸和脖子上抽,衣裳厚抽起来不疼。”于是天武再下手,果然就挑着露在外头的皮肤下鞭子。
  
  八皇子玄天墨紧拧着眉看着,也没上前,却是对那些向他看过来的官员们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个微小的动作,那些官员得到暗示,一咬牙,立即又重新呼喊起来“皇上,您今日就是抽死臣等,臣也要为大顺的国运负责,为普天之下的黎民苍声负责。”
  
  “皇上!济安郡主是不详之人,请皇上莫要让其再插手朝中之事,请皇上为天下苍生着想啊!”
  
  不管天武帝如何抽,这些人就像再不怕疼一样,不停地喊着同样的话,一个个的还在地上磕头,有人额头上都磕出了血来。渐渐地,天武帝也累了,下手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玄天冥终是看不下去,看了玄天华一眼,后者无奈,上了前去,亲自把天武帝给搀扶回来。
  
  天武帝本还想骂上几句,却听玄天华在他耳边小声道:“您是皇帝,这种时候,不该骂。”
  
  是啊,他是皇帝,是皇帝就得把自己的性子给收收,不能太由着性子来,不能太我行我素。都说当了皇帝之后就坐拥天下,全天下都是他的,想干什么干什么。可坐上这宝座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恰恰相反,做了皇帝之后,太多的身不由己,连吃饭喝水都有人看着,再喜欢的菜三口也是最多了,若再想吃就会有下人把那道菜给撤下去。宠幸后宫妃嫔也是,每月进后宫都是有定数的,不能多,也不能少,就像执行任务一般的去完成所谓的雨露均沾,还把世人都给羡慕得不行。
  
  他被这样的规矩礼数给束缚了几十年,直到这些年,他老了,儿子们长大了,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竟开始像是小孩子那般与规矩礼数较劲,不想再遵从,想活得像个人样儿,可直到现在,七儿子说起,他才记起自己还是个皇帝,有些事情纵是再不愿,也做不得……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