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96章 老八的阴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觉得,自己不是最坑的,玄天冥才是个做生意的高手啊!痛痛快快的交出御林军的统领权,换来了南界三十万大军,这笔买卖怎么想都是划算的.pbtxt不过唯一让她担忧的就是这御林军守的可是皇宫大内,边界骚乱尚且有回旋的余地,哪怕被夺了城也是有机会再夺回来。可一旦皇宫里被人控制住,那可就是直接绑架了大顺的权力中心,这就相当于一个人被断了手脚还有活命机会,可被捏碎了心脏那就必死无疑了。凤羽珩想到这里,面上又浮现了一层担忧。
  
  事情处理完,天武终于发了话让所有人立即离宫,包括一众皇子、妃嫔,包括皇后,谁也不要陪伴,他喝多了,想回去睡了。
  
  章远扶着天武走出林子,送上玉撵,就坐天武坐在玉撵上还念叨着:“阿珩以后真的不能进宫了吗?刚才朕似乎也没答应得太死,这事儿还能回转吧?”
  
  章远无奈地告诉他:“不能回转了,皇上您刚才答应得妥妥的,以后郡主不插手朝中之事,不再进宫,甚至宫城的那家百草堂,怕是都要关门了呢。”章远说着心里也有气,不由得低声咒骂了句:“真是一群老不死的,九殿下怎么不拿鞭子把他们都给抽上西天呢?”
  
  天武冷哼:“你以为抽死一群大臣跟抽死个妃子是一回事么?抽死个妃子说白了那是家事,抽死大臣那可就是国事!朕虽宠着老九,但也无意做个昏君,更不愿让老九背上一个混账的罪名。罢了,这江山总是要交给下一代,让他们争争也好,阿珩是个好孩子,但既然跟了老九,这就是她必须要承受的。这一路,风波也好,坎坷也罢,他们总得经历几轮,才能把这天下坐稳,朕若一路保驾护航,这皇位坐得太容易,怕是往后不知道珍惜,遇到事儿也办不稳妥。只是可惜了阿珩不能常进宫来,朕很是喜欢她送来的茶叶,还有她那些个新奇东西,就是陪着朕说说话也是好的。”
  
  章远却是道:“奴才最可惜的还不是那些,而是郡主往后不能经常进宫来为皇上把脉,更不能那些珍奇的药。如果京里百草堂再关了,您要再有个头疼脑热的,可就只能喝回以前的苦药汤子了。问题是苦就苦吧,见效也慢,您知道,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医术到是治病去根儿,但宫里的御医给您看病根本就不敢下猛药,都是些不温不火的,明明药下准下量够了三天就能好,他们非得给拖上个十天半拉月,这不是干遭罪么.pbtxt”
  
  天武帝听了也是连声感叹,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就是那姚老头儿。听说姚家跟珩丫头已经和好了,现在他家八儿子把珩丫头给得罪了,依着姚老头那脾气,是怎么也不会再进宫来陪他喝酒的。唉!怎么刚才就忘了这一茬儿,真是要命,早知道就是拼着做个昏君,也不能应了那些老不死的呀!真是失策,失策呀!
  
  天武这头唉声叹气的,章远以为是为了凤羽珩,哪知他是在郁闷自己没了酒友。而明芷宫那边,天武是先走的,紧接着就是皇后带着后妃们离开。元贵人慢走了几步,经过八皇子身边时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却听八皇子在她耳边轻声说:“母妃莫担心,掌握了皇宫,才等于掌握了大顺的喉舌。”这才让元贵人的心踏实一些,然后默默地跟着妃嫔人群离去了。
  
  剩下的人也相继离开,玄天冥走至凤羽珩身边,乐呵呵地道:“媳妇儿,撤!”
  
  然而,实际上他的心情却是远远不如所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二人出宫之后一同上了玄天冥的宫车,忘川跟着,黄泉则带着子睿一起去通知郡主府的宫车先行回府。才一上路,凤羽珩就把心中担忧说了出来,对此,玄天冥也点头认同,不过还是安慰她道:“也没有想得那样严重!皇宫的确重要,但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在宫墙里头闹,祸及不到百姓。不比边关开战,咱们能速战速决还好,一旦被对方夺了城,依着那些大漠小国的作派,势必屠城。”
  
  “屠城……”凤羽珩拧起眉思量开来。她知道屠城代表着什么,那不仅仅是一句民不聊生所能概括得了的。她没经历过古时的屠城之战,却也闯荡过北界千周的战场,也看到过端木安国沉了冬宫的惨状。更何况,她在前世去过中东,从锋火狼烟的废墟中抢出伤员现场救制,看到过那些高呼所谓信仰而做出禽兽行为的罪人们。宫变固然可怕,但比起被他国屠城,却还是要理智太多了。“那些大漠小国真的会起事吗?”她问玄天冥,“你能确定?”
  
  玄天冥点头,“能确定。老八跟他们做了交易,以古蜀为代表的南边诸国联合攻打大顺,造成南界混乱,他则笃定了我会出征,所以他本人应该会找尽一些理由留在京城。南界那头不会让我战得太轻松,他手下的兵马也不会全听我的话,此战必败,且至少要失三城。而南界联合小国也将借此机会向大顺国都议和,条件就是立老八为储君。老八继位,他们之前谈妥的交易就可以进行,大顺让出南界三城给大漠联合小国,由古蜀统一分配。”
  
  “你上次说,八皇子不是个遵守诺言的人。”凤羽珩目露冷光,“还有,你就那么笃定一定会败?”
  
  玄天冥苦笑,“老八当然不是个遵守诺言的人,一旦他上位,什么古蜀,什么大漠,他会第一时间集结大顺多半人马全力攻打,绝不可能让大顺国土流失在他的手里,这也是我对他还稍微存着点兄弟情谊之处。至少最坏的打算下他登上皇位,大顺国运不会亏。”
  
  “可在这过程中却不知有多少百姓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凤羽珩气得咬牙:“为了一己之私,宁愿拉着那么多人陪葬,就算事后把那三城再给夺回来,可死去的百姓呢?能复活么?”她的心中还存在着人道主义,对于这种视百姓性命如草芥的人,她看不惯。
  
  “所以我们要挣。”玄天冥告诉她,“你刚才问的,我何以如此笃定一定会败,那是因为我太了解他的路数。此战我若出征,你看着吧,后备的军需、药品以及粮草,绝无可能按量配给,更绝无可能按时送达。很有可能就搁浅在半路,让我们的将士在前方无粮可吃,战马无草可嚼,这样如何能赢?”
  
  “卧槽!”凤羽珩直接爆了粗口,“太他妈阴了。”上阵杀敌,除去铠甲武器和统领战术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粮草和军需,还有必备的药品。如果这些跟不上,将士们连吃都吃不饱,如何打仗?且不说有没有力气,就是心理上也说不过去啊!人家上阵杀敌那可是提着头的活儿,每次冲锋都有可能再回不来,送死之前却连顿饱饭都不给吃,古往今来也没有这样的道理,断头台上砍头之前还给顿饱饭呢!
  
  凤羽珩气得心都直突突,可是有什么办法?她问玄天冥:“你能不去吗?”
  
  玄天冥却告诉她:“大顺的兵权到了父皇这一代,并没有下放到太多的将军手里,就连平南将军这些年都渐渐的放了权,全部归到了皇子名下。而皇子中,有兵权的,能打仗的,除了我和老八,就只有七哥。”
  
  “七哥?”凤羽珩咬咬牙,“你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去,就只能是七哥去?那他妈的有什么区别?”她简直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可却也知道怎么骂都无济于事,除非她把玄天墨给杀了,否则这事儿完不了。可杀了玄天墨,谈何容易,纵是她有作弊空间在手,盛王府玄天墨的卧寝也不是那么好闯的。不过……她眼珠一转,卧寝不好闯,到别的地方转悠一圈到也不是不行,既然玄天冥出征后备粮草有可能跟不上,那就只能让他们自己到南边儿之后再行购买,而这钱嘛……“行了,这些事儿回头再说,你先送我回府,天不早了,我回去歇会儿,晚上还有事。”
  
  “什么事?”玄天冥直皱眉,“你又要干什么?我跟你说,老八不是当年的老三,他没那么好对付,你切莫胡来。”
  
  “哎呀谁跟他胡来。”凤羽珩笑着道:“我是准备去吕家一趟,吕燕莫名其妙的中毒,这事儿我心里不踏实,晚上去查查。”
  
  玄天冥也知这事儿她一直纠结着,便也没再怀疑,把人送到郡主府门口,只嘱咐了句:“你夜里行动小心些,带着班走。”
  
  凤羽珩冲他笑笑,“你放心,区区吕府,又不是什么虎狼之地,班走那家伙我带着也是累赘,你懂的。”
  
  玄天冥点头,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这丫头有个乾坤空间,危急之时别人要往里头一躲,大罗神仙也找不以人,这也是他放心她单独行动的原因。
  
  二人在郡主府门口分开,不多时,黄泉和子睿也跟着自家的宫车回了府来。经过宫里一事,子睿一直紧锁着眉头闷闷不乐,看到凤羽珩,很想跟她说点什么,却最终只说了句:“姐姐好好休息,咱们明日再说话。”
  
  凤羽珩感叹这孩子真是长大了啊,于是嘱咐下人带子睿回房,自己也带着丫鬟回了院子,才一进屋,忘川就迫不及待地道:“小姐,你骗了殿下!”
  
  黄泉吓一跳,“小姐骗殿下?骗殿下干什么?”
  
  忘川一跺脚,盯着凤羽珩说:“小姐说夜里要去吕府,但其实您是想去更危险的地方吧?奴婢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盛王府,对不对?”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