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97章 筹银子送夫君长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忘川猜测凤羽珩要去盛王府,可是把黄泉给吓坏了,就连班走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第一句话就是:“不能去。”
  
  凤羽珩抚额:“为啥?”
  
  “太危险。”
  
  “我不觉得危险。”她跟班走摆事实讲道理,“人和人的能力是不同的,你认为危险的地方,对我来说如履平地。”
  
  班走被打击得一脑门子包,却还是咬着牙说了句:“那也不行。”说完,再看看凤羽珩那一脸坚定,觉得八成是拦不住,于是补了句:“除非你带上我。”
  
  忘川紧跟着也说:“我也去。”
  
  黄泉很想也这么来一句,可她擅长的是打斗,轻功和夜行隐藏并不是她的所长,去了反而会拖后腿,所以到了嘴边儿的话也就收了回来,到是把自己个儿憋得不行。
  
  凤羽珩也是头大,她跟那二人分析:“我是去夜探,不是去观光,今儿也不是上元节,盛王府里更不可能有花灯,你们都跟着干什么?不明白人越多目标越大吗?”
  
  忘川十分纠结,这道理她懂,以前在御王府的时候因为轻功出色,也没少干这种夜探的事情,当然明白人越多目标就越大的道理。于是纠结了老半天,终于说了句:“奴婢可以不去,但小姐至少带上班走。”
  
  “忘川。”凤羽珩提醒她,“在宫车里时九殿下也提醒过我带上班走,后来他又是什么态度来着?可还有说要带着?”
  
  忘川一跺脚:“那是因为小姐骗殿下说是去右相吕府!去吕府当然没事,可实际上你要去的是盛王府啊?小姐您必须得带上班走,如果不带上的,那奴婢现在就去告诉九殿下,说您准备单独行动夜闯盛王府。”
  
  凤羽珩无奈了,她家丫鬟越来越有主意了啊!都敢去打小报告了,这往后还不得反了天?不过她也知道,忘川她们是为她好,毕竟盛王府不比旁处,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玄天冥非疯了不可。她想了想,无奈地道:“罢了,那班走就跟着吧。今夜子时出发,现在还能小睡一会儿。”
  
  为了怕凤羽珩自己偷偷溜掉,班走没上房也没上树,就在她卧寝的外间坐着,气得凤羽珩用被子把头一蒙,心里骂上一万遍,想想不甘心,又伸出头来大声道:“班走我可告诉你,别打馊主意给我下迷药什么的,你家主子我可是神医,你那起子迷药对我没用!一点儿用都没有!”说完,又蒙了头继续咒骂。
  
  班走也不搭理她,就自个儿在外间坐着喝茶水,一碗接着一碗,很快就听到凤羽珩的小声的嘀咕传了来:“喝!喝死你!喝得你不停跑茅房,看你还怎么看着我!”
  
  这到是提醒了班走,对啊,水喝多了肯定是要小解的,他一去小解,以这丫头的本事还不得嗖的一下就没了影儿。于是握着茶碗的手也放了下来,心里想着几百两银子一套的茶具喝茶不过也就是这个滋味,没什么的。
  
  到是小睡了一会儿,可子时也很快就到了,凤羽珩的生物钟一向很准,这是在前世就养成的习惯。只要她想在一个固定的时间醒来,睡之前就会在心里反复的念叨几遍,然后再睁眼时,保准比那定那的时间早上个五分钟,这个好习惯到了古代也没有被丢弃。
  
  她坐起身,隔着厚厚的帐子穿衣裳,就听外间儿的班走说:“可真是心够大的,夜里要行动,还能脱了衣裳睡得那么踏实。”
  
  “我乐意。”凤羽珩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可不像真正的古代小姐那般,穿衣服的时候要是听到一点儿男子的声音都会觉得自己被坏了名声。对她来说,露个胳膊露个大腿什么的,那不过就是前世的吊带背心和牛仔热裤嘛,满大街都是,有什么?再说,她现在还穿着丝绸睡衣呢,加上这床帐当初为了方便自己随时随地进入到空间里不被外头的丫鬟发现,特地做得厚厚的,连个影子都瞧不见,有什么可怕的。她乐呵呵地穿衣裳,一边穿一边回了班走:“我乐意,这叫追求睡眠质量,只有睡得好体力和精神才能有保障,不至于在行动中有闪失。班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都不睡一下,小心一会儿拖我的后腿,再把我跟丢了那可不怪我了。”
  
  班走冷哼,“你怎么知道我没睡?我睡过了。”
  
  “拉倒吧!”凤羽珩嗤笑,“你光搁那儿盯着我了,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当我不知道?”
  
  班走翻了个白眼,无力狡辩,因为他的确如凤羽珩所说,根本就没合过眼,就一动不动地盯着床帐,那聚精会神的劲儿哪怕是飞进去个蚊子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觉得凤羽珩就该这么盯,不然那丫头太鬼了,指不定就在他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不过……“我怎么可能把你跟丢了?”这太损人颜面了。
  
  “哎?”凤羽珩衣裳已经换好,伸手一掀帐帘子,“说你还不承认了?你又不是没跟丢过,忘了?那年在三皇子府!”
  
  班走嘴角抽了抽,好吧,那次的确是够丢人的,把人跟丢之后他不敢去跟九殿下说,干脆去找了七殿下,最后还是七殿下把人从三皇子府里给带出来的。这丫头还好死不死地在三皇子府放了一把火,可不得不说,干得真漂亮啊!
  
  见班走不再言语,凤羽珩笑嘻嘻地下了床,外头黄泉也端了脸盆进来,忘川倒了桌上的凉茶给她漱口。拾掇完毕,凤羽珩这才冲着班走一招手:“go!go!go!”
  
  班走听不明白,却也猜得到是跟她走的意思,两人皆着黑衣,出了房门身形一晃,就没了影子,只留两下个担心的丫头。
  
  凤羽珩的轻功说实在的也就马马虎虎,唬个人还行,可真要用到实战上,至少在班走眼里那是一点看头都没有的。所以这一路上,班走是一边嫌弃着一边照顾着,后来干脆抓了凤羽珩的胳膊带着她跑,这才达到自己满意的速度,片刻之后就已经站到了盛王府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底下。
  
  “怎么这么早就停了?再往前跑几步啊!”凤羽珩对这距离十分不满意,“太远了,咱们又不是真的来看风景的。”她皱着眉看着远处的盛王府,目测还有五十米的距离,这班走未免太谨慎了些。
  
  “不远了。”班走告诉她,“盛王府范围内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你看现在深夜寂静,但实际上,在我们前方十步远的距离,就有三名暗卫潜伏着。所以,你说话也尽量小声些。”
  
  凤羽珩这些没再抬杠,而是集中了精神去分辨班走所说的暗卫所在。这一分辨不要紧,到是把她给吓了一跳!盛王府的暗卫果真不是普通府邸能比得上的,怕就是皇宫的戒备也没有这般森严,因为刚刚班走准确地说出前方十步远有暗卫三名,但她却只感应到了两个,在树上,而剩下的一个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出来。
  
  班走似乎知道是这结果,于是小声道:“还有一个是在水缸里的。”他指了指前方街边一只水缸,“别以为是破旧的扔在那里荒废的水缸,那都是有意而为之,第三名暗卫就藏在那里,是一个会缩骨功的高手。”
  
  凤羽珩倒吸一口冷气,缩骨功啊!她只听说过,却没真正的见识过。那只水缸说是水缸,可也就跟北方人的咸菜坛子差不多,很细,高矮也将过她的膝盖,一个成年人正常情况下是绝无可能钻到里面还不被人发现的。如果真像班走所说是会缩骨功的高手,她就不得不惊了,因为这样的高手还都只是在府外四十米开外的距离防守着,那盛王府内又会是个什么状况呢?
  
  班走看出她的震惊,又小声问了句:“还准备进去吗?现在走来得及。”
  
  凤羽珩摇头,“来都来了,没有回去的道理,到是班走你,我觉得你绝无进去的可能,除非暴露。”
  
  班走点头,“的确。”
  
  “但是我能。”她挑挑唇角,“你回去,我能。”
  
  “现在不是分个高下的时候。”班走气得牙齿都咬得咯咯响,“听我的,跟我回去,想知道什么咱们再想办法打听,你绝不能冒险。”
  
  “一点也不冒险呢。”凤羽珩话语中现了轻松,“我说过,这世上还没有我凤羽珩进不去的地方。你们九殿下年后就要往南界去打仗了,据说八皇子会在后方捣乱,断了他的粮草,所以这一趟盛王府我必须得进。”
  
  班走不明白,“断粮草跟你必须得进盛王府有什么关系?”问完,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该不会想要——”他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心里却是极度的震惊。这未来的九王妃胆子也太大了吧!“不行!绝对不行!”他说得斩钉截铁。
  
  谁知凤羽珩却笑着说:“不杀,我的确没本事在盛王府里把他给杀了。”
  
  “那你要干什么?”班走急了,“你到底要进去干什么?”
  
  凤羽珩说:“他要断我未来夫君的粮草,那我就得给我未来夫君多准备些银子让他自己去买粮草。本郡主今晚要把他盛王府的财宝库给搬个空,换了银子送夫君万里长征!”说到这儿,突然一愣,随即目瞪口呆地半仰着头看向右侧,怔怔地说了句:“九……九殿下!”
  
  班走下意识地往她目光所递之处去看,也就这么一偏头的工夫,他突然打了个冷颤——那边没人!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果然,再把目光收回时,原本还在他身边的站着的人,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