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1章 你裙子还没我一只碗值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顺着舞阳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另外三名女子正站在街角的一家包子铺前,其中一个穿着淡黄色长裙的姑娘刚好接过小二递到手的包子,也不顾着形象,当着满大街人的面儿,一口就咬了下去。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她看得嘴角直抽抽,只道这玄天歌的朋友,果然都不同反响啊!
  
  玄天歌将凤羽珩拉到那三人面前,有个小丫头马上就跑过来了,气喘呼呼地埋怨:“郡主你也跑太快了!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奴婢都跟不上你!”
  
  “怎么不说你自己笨、腿脚慢呢?”玄天歌一边逗那小丫头,一边拉着凤羽珩跟那三位姑娘说:“这就是我柔姨家的女儿凤羽珩,就是我那未来的九嫂!”
  
  凤羽珩一头黑线。
  
  “哇塞!”那吃包子的姑娘一口包子还在嘴里嚼着呢,就急着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搞定了九殿下的凤羽珩啊?”一边说一边伸出了一只油乎乎的手:“你好,我叫……”说话间,忽然意识到自己这只手实在不太雅观,赶紧收回来往裙子上抹了两把,再重新递上去。“我叫风天玉,我爹是当朝右相,跟你爹是死对头。”
  
  凤羽珩一脑门子黑线又冒了出来,心道玄天歌这朋友都是什么路子啊?赶紧也伸出手跟她握到一起摇了摇,“那什么,对头女儿,你好。”
  
  “嘿嘿。”风天玉笑嘻嘻地说,“好玩吧!两个丞相,一个姓凤,一个姓风。”
  
  凤羽珩点点头,“我真心祝愿你家的大风能把我们家这只凤凰给吹跑,吹得越远越好。”
  
  风天玉眨眨眼,“凤凰吹跑了你不也得跟着飞了吗?”
  
  “非也。”凤羽珩勾勾唇角,“我是御王府的王妃,凤凰跑不跑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另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姑娘点了点头,十分赞同凤羽珩的话,“能同甘是缘份,能共苦可就得看情份了。凤家怎么对阿珩的谁不知道,凭什么落了难还得让阿珩也跟着吃瓜落?”她一边说一边跟凤羽珩打招呼:“我叫任惜枫,平南将军府的女儿。”
  
  凤羽珩亦笑着跟她打招呼:“我听殿下提起过,殿下说任大将军的兵法应用十分精妙,他这次平复西北也借用了不少。”
  
  任惜枫笑嘻嘻地摆摆手,“九殿下实在是太客气了,我父亲才赞他是少年英雄呢。”这任惜枫看着凤羽珩,怎么看都觉得亲切,“其实咱们小时候是见过的,不过你也不记得,我也不记得。”
  
  凤羽珩想了想,“可是幼时家里人抱着见过面?”
  
  任惜枫点头,“可不。昨儿天歌来府上看我,提起你来,我父亲就说小的时候姚太医来将军府坐客,就是抱着你一起来的。那时候你才八个月大,我也才九个月。”
  
  凤羽珩想说,这真是青梅竹马啊!这玩笑话还没等说,就听玄天歌道:“你们几个能说会道的就先停一停,让芙蓉先跟阿珩打个招呼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看起来有些胆怯的姑娘推上前,“芙蓉,说话。”
  
  那叫芙蓉的姑娘看着凤羽珩,笑得十分腼腆,“凤小姐好,我叫白芙蓉。”
  
  凤羽珩见这姑娘不似其它人那样自来熟地叫她阿珩,穿戴上也不似旁人那样好,身边跟的丫环也是一般的打扮,跟王府相府将军府的下人没法比。她心里便有了几分猜测,多半是这姑娘的父辈官阶不高,没能力过得太好,也没能给这丫头太多自信。
  
  可不管怎样,这姑娘既然能跟这几位混到一起,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家。
  
  “叫我阿珩就好啊!”凤羽珩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捏那姑娘的脸,哎玛,包子脸,圆滚滚的,好玩死了。
  
  “妈蛋!”刚说那姑娘腼腆,谁知这脸蛋一被捏立马现了原型,“玄天歌你叫来的朋友果然都是一条道儿上的,每一个初次见面都捏我的脸。”
  
  “呃……”凤羽珩看了下旁边几位,“那啥,你们也这么干了?”
  
  任惜枫点头,“怪就怪她自己长了张包子脸,你说长成那样儿谁不想捏啊!”
  
  风天玉也附合道:“我当初就手痒了,结果被这丫头给咬了一口。”
  
  凤羽珩擦汗,果然啊,果然,玄天歌你的朋友全是一条道上的。
  
  玄天歌笑得肚子都要疼了,指着芙蓉就道:“你要么就一直装下去,要么就干脆彪悍起来。老是看起来像是小白羊实际是只大灰狼,你累不累啊?”
  
  白芙蓉一点都不觉得累,“我娘说了,不装成小白羊嫁不出去。不信看看你们几个,除了阿珩,谁有人要了?”
  
  她这分析十分精准,一句话就把那仨人都给呛没电了。然后就听白芙蓉对凤羽珩道:“阿珩啊,别跟她们一样啊!她们都是狼。恩,那什么,我家跟她们家就没法比了,我爹只是宫里打首饰的巧匠,没什么官阶。我呢,承蒙这几位大小姐不嫌弃,就将就着天天跟她们混吃混喝。”
  
  凤羽珩对这白芙蓉相当满意!没有过硬的后台还能活得这么洒脱,这才是自己的人生。
  
  几位姑娘一拍即合,当即就决定要去仙雅楼庆祝一番。
  
  玄天歌张罗着就她请客,白芙蓉恶狠狠地说她要吃最贵的那道龙井虾仁。
  
  结果几个丫头到了仙雅楼之后,除了点的菜之外,掌柜的几乎把所有招牌菜都赠送了一遍,搞得她们一阵糊涂。
  
  玄天歌揪着上菜的小二耳朵问:“你们这是想干啥?本郡主就是有钱也不能被你们这们敲诈啊?”
  
  结果那小二说:“郡主,这些菜不是冲着您上的,是掌柜的孝敬王妃的。掌柜的说了,王妃好不容易来一次,一定得把仙雅楼的好酒好菜都端上来给王妃过过目。”
  
  几人这才明白,敢情这是在给凤羽珩报菜谱啊!
  
  白芙蓉当下笑得极没形象,一边敲着筷子一边指着凤羽珩道:“阿珩,你快问问吃不完可不可以打包啊?我娘就喜欢吃仙雅楼的菜,可是我平时也买不起啊!快点问问,行的话你们就少吃点,给我打包回去。”
  
  凤羽珩一口水没喝完,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呛死。无奈地看着那小二道:“听见没有,照这桌上的饭菜新装一份,给白大小姐打包。”
  
  小二想都没想,立马道:“小的遵命!”一溜烟地跑了。
  
  玄天歌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扯着凤羽珩的头发,“阿珩啊阿珩,我九哥从来都是亲兄弟明算帐,就算是七哥来吃饭都是得给钱的。这可是我头一回看到仙雅楼破例啊!”
  
  凤羽珩夹了块羊排就着手直接啃,一边啃一边问她:“那你说玄天冥自己来吃饭要不要给钱?”
  
  玄天歌道:“那当然是不用。”
  
  “这不就得了。”凤羽珩扬扬手中的羊排,“他吃饭都不给钱,那我为什么要给?我现在的零花钱还都是他给的呢,我就算出了钱,那也是出他的,有什么区别?”
  
  玄天歌点头表示赞同,任惜枫和风天玉也冲着她坚起了大拇指。而白芙蓉则起了身:“我去看看别的桌都点了什么好吃的,既然不用给钱,那咱们就多吃点儿。”
  
  她一边说一边就往雅间儿外头走,刚一出门,正好楼下小二来上菜,而旁边的雅间儿里也刚好有位姑娘急匆匆的往外走。
  
  三人也不怎么的就那么巧,砰地一下就撞到一起了。
  
  小二吓得直接把那碗汤给扔地上了,可溅起来的汤水还是扬了隔壁雅间那姑娘一裙子。
  
  凤羽珩瞅着那白净的裙子被染得全是油渍渍,也跟着心疼起来。
  
  说起来,这起事故的最大责任方在白芙蓉,是她走路时只顾着回头与姐妹们说话,这才忽略了前面的路。而隔壁的姑娘和小二正好被她挡住了视线,这才撞到了一起。
  
  白芙蓉也意识到是自己不好,赶紧给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位小姐您的裙子我一定赔,您先看看有没有被烫到。”
  
  这本来是很诚恳的歉意,谁知道那隔壁的姑娘竟听都不听,扬起手来,“啪啪”的对着白芙蓉和那小二就是两个嘴巴甩了过去。
  
  白芙蓉被打愣住了,那小二则是直接跪到地上不停赔罪。
  
  而这边,凤羽珩四人也都站了起来。白芙蓉被打了,不管这件事情起初是怪谁,可自己这方既然已经道歉并承诺了要赔偿,对方凭什么还要动手打人?
  
  凤羽珩就瞅着那打人姑娘的背影有点熟悉,走近些一看,原来不是旁人,正是那定安王府的清乐郡主。
  
  “清乐郡主?”白芙蓉直到这时才抬头去细看,随即也将人认出。
  
  那清乐郡主看着白芙蓉,一脸嫌弃,“我当是谁,一个巧匠的女儿居然也配在本郡主的面前说话?”
  
  白芙蓉虽然平日里跟着玄天歌她们混时是挺彪悍的,但她也知道自己毕竟家世不如旁人,出门在外能不惹事尽量就不惹事。今天的确是她不好,弄脏了人家的裙子,人家是郡主,自己吃点亏也就算了。
  
  当下也没有计较被打的这一巴掌,只低着头继续道歉:“清乐郡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您的裙子我一定会赔的。”
  
  “你赔?”清乐轻蔑地笑起来,“你赔得起么?瞅瞅你穿得那副寒酸的样子,就算搭上你父亲十年的俸禄,也赔不起本郡主的一条裙子。”
  
  其实这清乐说的是实话,一个巧匠能有多少俸禄,真的是十年也买不起她的裙子。
  
  白芙蓉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赶紧就道:“郡主不用担心,我可以出去借。不管多少银子,我都会赔给你的。”
  
  “是么?”清乐冷笑着看向白芙蓉,“一万两,你去借吧。”
  
  “什么?”白芙蓉实在是被戏耍得生气了,“敢问郡主这裙子是什么料子?居然要一万两?”
  
  不等清乐答话,就听身后凤羽珩的声音扬了起来,却是冲着那跪着的小二道:“去请你们掌柜的上来,就说仙雅楼最好的一只汤碗被清乐郡主打碎了,请定安王府照价赔偿白银三万。”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