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00章 能治好我也不给你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吕家是千盼万盼总算是把凤羽珩给盼了来,葛氏亲自引领凤羽珩往吕燕的院子里去,一边走一边说:“燕儿的毒症愈发的严重了,今日晨时吐了血,血里带着黑的,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是中毒.pbtxt但来了几拨大夫,就是查不出这毒到底下在什么地方。府里侍候的下人也换了一批,药都是臣妇亲自煎的,连煎药的药罐子都换过了,还是不行。”葛氏都快哭了,但她知道此时不是哭的时候,只要凤羽珩来了就好,就算这事的来龙去脉不说出来,她求也得求着凤羽珩把吕燕给救过来。
  
  左相吕松此时正在吕燕的屋子里叹气,丫鬟来报说济安郡主来了,他亦快步起身迎接,很是恭敬,也是跪了下来行了大礼。凤羽珩却是一摆手道:“左相大人不必多礼,本郡主今日上门是来看诊的,这些礼仪能免就免了吧。”说完,在黄泉忘川的陪伴下,直奔着吕燕的病榻就走了去。
  
  吕燕榻边还站着个丫鬟如意,此刻看到凤羽珩来了也是连忙行礼,凤羽珩却是理都没理她,还是葛氏把她扯到了一边,以免其影响凤羽珩看诊。
  
  吕燕还没有昏迷,神智到是清醒的,就是面无血色,整个儿人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干瘪得没了人形。
  
  说实话,一见她这样凤羽珩自己也吓了一跳,这才几日工夫,居然能被祸害成这样,那下毒之人这是成心想要吕燕的命,也是太狠了些。
  
  见凤羽珩来了,吕燕有些激动,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怎么也没有力气,连想要抬下胳膊抓住凤羽珩的手都没能成功。无奈,只好继续躺在榻上,不甘地忘着凤羽珩,深陷的眼窝里含着泪,却是倔强地没有让其流出。
  
  “郡主!”她费力地开了口,声音微弱,却不至于让人听不到。“郡主你来了就好,我不怕死,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我。对不起,我知道我和八殿下的婚事是郡主一手促成的,那里面的究竟我不想去猜,却也明白那本就是郡主给八殿下下的一个套。但我不计较,我喜欢八殿下,愿意嫁给她,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嫁的,我都乐意。所以,郡主,我是感谢你的,我们家也是感谢你的,只是没想到,会有人这么狠,为了不让皇上给我赐婚,居然想要毒死我!郡主,害我之人也就是破坏你计划之人,你可千万不能轻易放过!”
  
  这吕燕说得咬牙切齿,中毒症状并没有影响她的话语,虽然话音微弱,但气势还在。凤羽珩到是没有太与她计较,只是点了点头说:“放心,自然是会查个清楚。”然后伸手抓上吕燕的腕脉掐了一阵,果然,是毒症。这毒下得明目张胆啊,来得很猛烈,也很折磨人,不会让人一下子死去,但却又会在十日之内把中毒者彻底掏空,最后只留一副皮囊,人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天一天地瘪下去,直到死亡。她告诉吕燕:“无解,也没有解药,从中毒之日起到你死亡,最多十日。我可以帮着你把活着的日子给加长,但也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月,你会很痛苦,还不如十日死去的好。这个,你自己考虑一下。”
  
  她不是吓唬人,这种毒症的确没有解药,下毒之人本就是要对方性命的,而且她也估算出这种毒药所需要的原材料都有些什么,那些东西混杂在一起,神仙也解不了毒。
  
  当然,如果她愿意出这个手,却也不是真的不能治。古代没有调配解药,但她用后世医疗却是可以把毒素给逼出体外来。这种情况无非就是注射抗生素,在身体机能恢复到一定的指标之后,进行一次全身换血,将原有的毒素血液清空,再输回去同一血型的健康的血,毒自然就解了。
  
  但是她不想给吕燕治,她又不是圣母,就吕燕这种心思的人,她吃饱了撑的要动用空间医疗资源再费老大的劲去救?那不有病么。所以,一个月的期限,是她最大限度的付出,而原因也并不是因为怜悯,而是她需要吕燕再继续活一段时间,她想看看超出死亡日期之后那下毒一方的反应。
  
  凤羽珩是天下第一神医,这一点已经被人认定了,她说无解,谁也不会怀疑这世上还有其它人能救得活。葛氏一听这话一下就瘫倒在地,人虽然还清醒,但却老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到是吕松,抢着问了句:“真的就只有一个月吗?”
  
  凤羽珩没答,之前已经说得明明白白,她才不想再说第二遍。吕松讨了个没脸,也不好再问,只一脸心痛地看着吕燕,一方面等着吕燕的答复,一方面也是在暗中叫劲,如果让他知道是谁下的手,定不会善罢甘休!
  
  吕燕到是比她爹娘更冷静一些,凤羽珩的话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她早点做了会死的准备,只是心里有口气一直憋屈着。她知道八殿下对她是一丁点儿的心思都没有,但想阻拦她的婚事有很多办法,为何对方就要用这种最极端的手段?她才多大,她根本就没活够,可是却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吕燕一声冷笑,死盯着凤羽珩,半晌,点了点头,“好,就一个月。燕儿求郡主,如果下毒的人查了出来,至少告诉我他的名字,这样我就是下了地府也不会放过他,化作厉鬼也要找他算帐去!”
  
  凤羽珩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从忘川手里接过药箱,打开之后先是拿出针剂抽了一管吕燕的血留着回去化验,然后先给她打了一针抗生素,再用输液的方式进行强力消炎。
  
  吕家的人看着吊瓶挂在床榻头,再看看吕燕,似乎真的有些精神了,葛氏的心里又升起希望,没准儿就能好了呢?
  
  凤羽珩告诉她们:“输液大约需要一个时辰,其间只要吕燕扎着针头的手不乱动就没事,一个时辰之后我会把针拔掉,以后每日会派百草堂的女医过来给她继续打针输液,最少持续十天。”
  
  葛氏一门心思都放在吕燕身上,对凤羽珩是千恩万谢,然后就坐在吕燕床头抹眼泪。
  
  吕松觉得整整一个时辰让凤羽珩在这儿干等着也不好,他一个官员陪着说话也是尴尬,想来想去,干脆道:“老臣还有个女儿也在府上,不如让她陪郡主说说话吧!想来郡主在月夕宫宴的时候也见过,正是老臣的大女儿,名叫吕萍。”
  
  凤羽珩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道:“也好,左相大人派个下人带路就行,我到吕萍小姐那里去坐一会儿。”
  
  不用自己提,吕松就提出让吕萍与她说话,这正中凤羽珩下怀。往吕萍的院子走时,那个引路的小丫鬟还提醒她说:“大小姐有些隐疾,请郡主不要见怪。”这丫鬟是在吕燕院子里侍候的,吕燕挤兑吕萍习惯了,连带着身边的丫鬟也习惯了,吕燕人都这样了,这丫鬟还在给吕萍下绊子呢,到也招笑。
  
  凤羽珩的到来吕萍并未感到意外,很是得体地把她接待到屋里,又对那个引路的丫鬟说:“你快快回去,三妹妹那头可离不了人,如今府里人少,可要紧着她那边来。”
  
  那丫鬟原本是想留下来听一听她们会说些什么,可吕萍这一提醒她便觉得也有道理,吕家失了钱财来源,遣散了许多下人,本来人手就少,万一三小姐那头有个三长两短,她不在可怎么办。于是赶紧俯了俯身,一溜烟的就跑了。
  
  吕萍看着那丫鬟跑远,这才冷笑一声说:“吕燕昨日也不怎么的,就许诺说吕家是没什么钱了,但她那里还有不少的好首饰,谁能尽心尽力侍候她到死,她就把那些东西分给谁。都是死契的奴才,为了这些东西可不是得好好侍候着。”说完,抱歉地对着凤羽珩一笑,道:“都没给郡主好好行个礼,莫怪。”
  
  凤羽珩摇头,“没事。”
  
  吕萍将她让到屋里坐,亲自动手倒了茶,凤羽珩却根本不想喝。吕萍身上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就是用了香水也是盖不住的,更何况这里是她常住的屋子,屋子里的味儿可是难闻得紧。
  
  吕萍也知道这个情况,见凤羽珩不喝茶,赶紧就去开窗,把一屋子的窗户都打了开,虽然冷了些,味道却是散了不少。
  
  凤羽珩主动开口道:“月夕之后你也没出门吧?没见你上门找过我,我也不好到吕府来,你的事就一直搁着了。”
  
  吕萍无奈地说:“府里出了那么多事,吕瑶又死了,他们便拘着我不让出门。今日要不是郡主登门,怕是咱们还见不到。”
  
  凤羽珩点点头,“是啊!”然后不再多说什么,把药箱从忘川那接过来,这才又道:“你到里间去,我看看你的症状。”
  
  二人进了里间,两个丫头没跟着,凤羽珩从药箱里拿出医用口罩、手套,都戴好后吕萍那边也脱了上半身的衣裳,她仔细查看,也抽了一管子血留着回去化验,然后道:“最典型的腑臭,没有其它并发症状,好治。我给你一种药”她一边说一边从药箱里拿出,是一早就准备好的,“你一天吃一片,临睡前吃,连着吃五天。还有这个喷雾,你每天早中晚喷三次,五天之后我再来一趟,还是以看吕燕的名义,到时候给你打一种针,之后就能好了。”
  
  吕萍点点头,眼里带着感激,穿好衣服后这才又对凤羽珩说道:“我相信郡主的医术,您说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我也不知该怎么感谢,正好有一样东西在我这里,你应该感兴趣,我拿给你看看”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