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01章 崩溃的盛王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东西被吕萍从一只木盒子里拿出,凤羽珩看过去,发现是一只血燕。
  
  吕萍说:“这是我偷来的,因为是宫里送出来的东西,很受重视,由葛氏亲自管着,也就是这几日吕燕病重,她才没了精神去盯着这玩意,被我得了手。”她一边说一边把东西给凤羽珩递上了前,“上次九殿下和郡主来府里送东西,前脚刚走,皇后娘娘那边的人就来了,也送了不少东西,还有这些血燕。我不知郡主跟皇后娘娘关系究竟如何,但我实话实说,虽然大夫们在验看过后一致称这血燕没有一点问题,但吕燕又确实是吃了这东西之后才有的中毒迹象。”
  
  话至此,吕萍没再多说,只等着凤羽珩查看。而凤羽珩其实根本无需多仔细的去验查,早在吕萍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她就闻出了这血燕不对劲,里头的几味烈性药与她诊出吕燕所中之毒素吻合,问题的根源在这血燕上无疑。可是……皇后这又是为什么呢?
  
  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其中原因,只对吕萍道:“谢谢,你不偷出这血燕来,我也正要想办法去弄一些来看看呢。的确是有点问题,这个我先拿走,葛氏那头若是发现少了,你就多担待些。”
  
  吕萍苦笑,“葛氏现在哪里还有心情顾得上这东西,我昨日早上就偷出来了,她也没发现有没有少。她一门心思都放在吕燕身上,怕是压根儿也不记得一共吃进去几副。”她是庶女,人后跟葛氏从来不称母亲,可见从前的葛氏对庶女也是苛责的。
  
  凤羽珩点点头,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一个时辰差不多到了,她告别吕萍,又在丫鬟的引领下往吕燕那边去,到时,吊瓶正好剩下个药底子,凤羽珩一直等到药液滴到中间的葫芦头时才把吕燕手背上的针给拔出来。吕燕到是有了些精神,被丫鬟扶着靠坐在床榻上,一个劲儿地对凤羽珩道谢。就连葛氏和吕松也不停道谢,葛氏还说:“府上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向郡主相送的,珍奇玩意到是有,可都是前阵子八殿下和皇后娘娘送来的,咱们家一时还没敢动。”
  
  她这话说完,吕松立即觉出话中失误,赶紧又道:“郡主别误会,内子的话绝对没有怨恨姚家的意思。”葛氏亦连连点头,直称自己说错话了。
  
  凤羽珩也知道他们不是有意的,没在乎这个,只告诉吕燕说:“虽然现在看起来好些,但绝不是真的就见好,这都是药物的作用,一但停了药,你的情况马上就又会退回原点。”她说话一点都不忌讳,就是照实说,也不怕吕燕接受不了。说着,还从药箱里拿了几盒药出来,递给葛氏说:“每天睡前吃两粒,一直吃着,不能停。”
  
  这是强行快速提高免疫力的药物,其实挺贵的,而且不好买,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是只有重要人物又或者大富之人才用得起的。凤羽珩的药房里当然有留存,但也不多,左右不过十盒,但她的药房有自动补货功能,到是不怕药品损耗。吕燕的毒症用后世医学解释其实也很简单,一方面干扰造血干细胞并且迅速蔓延至血液,另一方面也摧毁了人体的免疫功能。人一失去免疫力,对病毒就再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快速蔓延下,自然就把她祸害成了这个样子。
  
  葛氏接过药又抹起眼泪,却听吕燕说:“母亲,别哭,你就是哭也哭不回来我,到不如想想如何能给我报仇。”说完,又看向凤羽珩:“你若查到凶手,一定告诉我,不管那凶手是在哪里,我就是咬也要把他给咬死!”
  
  如今的吕燕已经形同恶鬼,凤羽珩无意在府上多留,只随便应了声,并告知过几日再上门来,便匆匆出了左相府。那副血燕被她扔到了空间里,连同吕燕和吕萍二人的血液,都要等回去之后进行化验。
  
  她在吕府上耽搁申时,却不知,这一日从晨起,盛王府里就闹开了锅。先是进到后山地库里去清理积水的下人发出惊声尖叫,而后侍卫们进去查看,这才惊恐地发现原本充盈的地库里居然空无一物,除了积水,就是四面冰冷的墙壁,那些盛王殿下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宝诡异的无影无踪。
  
  侍卫们觉得不对劲,就算时来贼,打开箱子装走一包袱财宝也就顶了天了,最多让他装走两包,算是他们防范疏漏。当然,如果只装走一两包走,也不至于被发现,这么些东西,侍卫们三五不时地打开箱子粗略地看一眼也就是了,不可能天天去清点。那么多箱子啊,一个箱子里抓一把,都能装出好几包,而一箱只抓一把的话,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可眼下所有箱子都不见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应该是有计谋的运走的!可这里防范森严,暗卫就几十个,怎么可能被人偷运走。
  
  府里人分析之下就想到可能是殿下自己换了地方,没有告诉他们,偷偷摸摸的。但这毕竟只是个想法,还是要先问清楚了才能下定论。当然,他们不敢找玄天墨去问,于是就叫来了管家,一路上下人把这事儿小声说了,管家还不信,直说:“怎么可能,那么多箱子运走,府里瞎子都能听到动响了吧?怎么可能谁也不知道。”可当人们把他往这地库里一领,让他亲眼看到这壮观场面时,管家“嘎”地一声就抽过去了。
  
  这下人们着了急,傻子也能看出来管家是不知情的,既然管家都不知道,那说明事情十有**不是王爷自己动的手,既然不是……所有人都哆嗦了,地库空了,财宝丢了,那可是盛王府里所有的库存啊!光是金子就足足有两千万两,还不算那些无价的珠宝,这可怎么去交差?
  
  有人自我安慰:“好在银票都在帐房,没有放在这边,不然咱们府上可就成了穷光蛋了,怕是连咱们的月例银子也没法发了吧?”
  
  这话没有人接,还月例银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月例银子?命能不能保得住还两说呢!有聪明的人这时提了一句:“暗卫,快去找暗卫,往树上喊一声就能喊出来。他们才是真正负责看守这地方的,就算要治罪也不能光治咱们的!”
  
  这一句话提醒了所有人,于是有人赶紧跑出去把暗卫们喊了进来,一共进来五个,却并不是昨夜值守的,可在看了这地库里的“盛况”之后,也立即做出抉择——通知八皇子!
  
  玄天墨是忍着巨大的悲恸欣赏这一盛况的,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却拼命的控制下来。他不是笨的,脑子里一直在转悠着想这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侍卫们说,昨日换岗前还特地验看过,地库里头是满的,东西都在,就是这一宿的工夫就没了,可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有任何可疑的人出入。这地库是玄天墨亲自选建的,只有一个出口,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不可能有人在这么多暗卫和守卫的眼皮子底下将那些东西运出府去,就算用迷药迷晕了这里的所有人,想要运送那么多箱子财宝,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然而,根本不可能的事就这么眼睁睁地发生了,有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一定是见了鬼,否则凭借人类的力量,怎么可能做得到?
  
  当然,还有一点不能排除,那就是——府内有细作,而且不只一个。
  
  只有一个强大的细作网才能瞒天过海,在府中生起一项大事端,而这细作网里必须有这府上管事的下人、侍卫,甚至暗卫。
  
  一刹间,玄天墨冷汗直流,他两年没回京,府上若真的变成这般,那他岂不是住在狼窝里?这一激灵,神色也缓了过来,丢了一地库的财宝他也心疼,但若因此能牵出这府中的一条暗线来,到也不亏。总之,拿了他多少,都得给他吐出来!
  
  这边,盛王府已经在清查细作了,凤羽珩却没想到对方会往这方面去思考,算是歪打正着,把盛王府里给搅了个乌烟瘴气。
  
  回到郡主府的时候,白泽正从里面出来,见到她赶紧行了礼,抢着开口道:“王妃,属下是来看白姑娘的,原本想等您回来打声招呼,可御下那边却要属下立即赶回去,属下就不多留了。”
  
  凤羽珩一愣,“是不是殿下那头有什么问题?”
  
  白泽摇头,“没什么事,就是要往京郊大营去一趟,过年了,给将士们送些年礼。”
  
  凤羽珩这才放了心,打发白泽离去,自己也往白芙蓉住着的客院儿走了去。
  
  到时,白芙蓉正在绣一副扇面儿,见凤羽珩来了赶紧放下手中活计起身相迎,整个儿人看上去精神十足,一点都不像病着的样子。
  
  凤羽珩笑着对她说:“别总在屋子里闷着,也在府里走走,我这人虽然懒得在府里建多少景致,但毕竟这府邸的底子好,原本留下的也够看。”
  
  白芙蓉摇头道:“我哪有心情看那些,能活着都觉得这条命是捡来的了,当然,是你帮我捡回来的。总想好好谢你,可是你也知道,我除了嘴上一句谢谢之外,也再没什么能给你的。阿珩,你别嫌弃。”
  
  凤羽珩无奈,“咱们之间哪还用说这些,当初的事情就算没有你,对方也会找上别人,端木家和千周的眼线遍布天下,要不是有你在,指不定什么人就混了进来,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说起来,我和九殿下还要感谢你。”
  
  白芙蓉还是叹气,却也无意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她跟凤羽珩说:“阿珩,今日你不来,我也想到你院儿里去找你,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