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16章 祈福盛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adx();凤羽珩觉得自己都装不下去了,尴尬地笑了笑,“那什么,知道就行,可不能到外面去说啊!”
  
  黄泉无语,“咱们又不傻。”
  
  班走却比较纠结:“主子你从属下眼皮子底下溜走这事,属下如今也能想得开了,毕竟不是第一次。但你到底是如何把那么多东西都放进库房的?”他就对这件事儿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是想不明白凤羽珩如何能做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突然消失,但那好歹也能有个说法,比如说凤羽珩的轻功比他好……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个能把那么多府邸的财宝库都给搬空,还能把钱庄的银子都给取出来,就凭其一己之力,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吧?
  
  怎么弄进库房的?凤羽珩觉得这个她也解释不太清楚,毕竟她也不是用科学手段,而是有空间利器在作弊,否则这种事儿那就是玄幻,怎么也不可能实现。不过这话她不能跟这三人说啊,想了想,故做深沉地道:“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七殿下帮着我呢!”她本想说玄天冥帮的忙,后来再一想,不行,玄天冥在大营呢,一下就露陷儿了,只好拿玄天华来垫背。
  
  可班走还是不信:“不管谁帮你,那么多东西运进府来,总归是得有点动静吧?咱们不瞎,也不聋,不可能听不见。”
  
  凤羽珩也来了脾气:“可事实上就是东西入了府,你们也真的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一句话把个班走给堵得差点儿没憋死,忘川却说了句:“小姐是有大本事的人,奴婢相信。”说完,又跟班走道:“主子做事自然有主子的方法和道理。”后半句她没说,咱们不可逾越,小姐已经算是宽容了,听说过谁家的主子能忍得了一个下人刨根问底的?
  
  黄泉也觉得班走有的时候说话是过了些,她怕凤羽珩怪罪,也是一个劲儿地打着圆场。
  
  凤羽珩只摆摆手,不想再提这个事,也不再荡秋千,自顾地回了屋子,没让任何人跟着。
  
  见她进了屋关了门,黄泉这才跺着脚跟班走道:“你怎么回事啊?小姐平日里待咱们好,那是小姐宽容,可咱们不能蹬鼻子上脸啊?那些东西怎么来的?你管它们怎么来的,小姐给出了解释,咱们一听一过就算了,怎么还能那样逼问呢?”
  
  班走面上有不甘,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站在那里不说话。
  
  忘川看着班走这样子,也是着了急,她说话一向比黄泉柔和,这时却也是摇着头一并劝道:“咱们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了,我们也知道你是担心主子,可到底主仆有别,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咱们得掌握好尺度。我们三人都是从御王府出来的,咱们扪心自问,如果这事儿发生在九殿下身上,班走,你敢这样子质问九殿下吗?你敢跟九殿下这样说话吗?”
  
  班走一愣,眉间微动,这才人的劝说到是让他如醍醐灌顶般突然醒了来。是啊!这些年跟着凤羽珩,觉得这个主子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平日里也是说说笑笑的,几人之间的距离到是拉近了,可他怎么就忘记了,拉得再近,那也是主子,跟他们到底是不同的。而他,有什么资格那样子逼问主子?主子所做所为,有什么义务要向他们这些奴才汇报?
  
  班走心里有些不好受,到不是委屈,他也说不清楚这种难受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总之就是不舒服。他什么也不想说,一晃身形,又隐到了暗处。黄泉无奈地摇头,看了看忘川,又看了看屋里,小声问:“咱们要进去吗?”
  
  忘川摇头:“先不进了。”然后再规劝黄泉:“今日之事算是个教训,咱们两个是平日里跟小姐接触最多的人,可得时刻记着,说话得有分寸,平日里该怎样还怎样,可是有一些小姐不想说的事情,可不能像班走一样追着去问,换了哪个主子都不会喜欢这样的下人的。”
  
  黄泉点头:“我明白。”
  
  忘川叹了口气,又道:“小姐是个有大主意的人,更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有些事情不是咱们应该知道的。总归这天下能与小姐并肩站到一处的,除了九殿下再无旁人。”
  
  几个下人在院子里很是自我检讨了一番,可屋子里的凤羽珩却完全不是这样想的。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主子下人,有的时候拿这个身份说事儿,多半也是逗那几个丫头玩儿的。而至于班走,她一直是拿他当朋友的,她很喜欢跟班走之间的这种相处模式,彼此有交流,有什么说什么,而不像是其它主仆那样,下人只会点头应事,像个机器人一般,完全没有个人情感。她不想要机器人,她希望跟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有自己的主见,哪怕与她意见不符,大家也可以说出一起争辩一番,这都是乐趣。毕竟她是后世之人,对古代这种奴性的培养十分不认同。
  
  就像今日,外头的三个人心里都难受着,以为惹她生气了,可实际上凤羽珩一进了屋,只是拍了拍心口,暗道好险好险,然后还回过头去冲着外头做了个鬼脸,自己坐到软榻上笑得很没形象。
  
  能让班走因为想不明白原因而如此憋屈,她觉得这事儿太有趣了,那小子纠结起来的表情实在好玩,可比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强得多。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也是刨根问底的高手啊,这把她给问的,不用翻脸逃跑这一招,还真顶不住了。
  
  凤羽珩喝了口茶,开始琢磨起来那些偷来的银子。
  
  都放到空间里,有点儿放不下,可她也不能不带着,毕竟是为南界大战做的准备,随时随地都要动用。更何况,就算那边用不了这么多钱财,可她不在京城,都放在府里也不放心啊!万一这世上真的有什么“绝影神偷”的,一下都给她偷走了,心疼不心疼?
  
  她好一番纠结,最后决定留下一部份,让玄天冥走的时候带着,毕竟他是带大军出发的,押送些银子出不了问题。她空间里能装走多少就装走多少,实在还有剩的,就放到姚府,还有淳王府,只有交到姚显和玄天华的手里,她才能安心,也不觉得亏得慌。
  
  某人美滋滋地算计着,等她到了封地,先用这些银子把封地建设搞起来,然后等玄天冥到了南界之后她再过去,把剩下的银子都存放在那边。到时候罗天知府和兰州知州的家里也应该去一趟,上次他们都赔了那么多东西给她和想容,这又过去半年了,府上库房应该又充盈起来了吧?
  
  文宣王府自正月初十开始的宴会亦整整进行了两日!一场名为为大顺祈福,为皇上祈福,为皇后祈福的盛会,邀请了全京城的夫人、名媛,甚至连各府上的姨娘庶女们都给邀请到了。那些姨娘和庶女们平日里很少有机会参加盛会,特别是有舞阳公主这么尊贵的人举办的,所以这次收到请贴那可是激动万分,一个个更是为了祈福一事操碎了心,都狠不能把自己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东西都带过去。毕竟祈福不能空手,这个道理她们都明白。
  
  可万万没想到,舞阳公主真黑啊!有的妇人小姐觉得意思意思扔个一百两银票也就行了,谁知道舞阳公主一拍案:千两起价!千两就千两,可捐了千两之后,还要听舞阳公主慷慨激昂的演讲,把个大顺说得那个惨,把个南边儿大漠小国作乱说得那个凶,就好像如果她们不捐钱支援大劳,南边儿小国分分钟就能打进京城一样。而且舞阳公主还说了,边关不稳,国不泰民不安,皇上也是吃不好睡不好,龙体微恙,这都是操心操的呀!皇后娘娘看着皇上身子不好,她也跟着担忧,这不,前些日子还吐血了呢。
  
  任惜风在边上听着都直冒冷汗,心说这话也就是玄天歌敢说吧,换了旁人,这么诅咒皇上皇后,那还不得是死罪啊!偏偏这位公主就是什么也不怕,她就是把天捅个窟窿皇上都不会说个不字的。
  
  为了配合舞阳公主,为了能在舞阳公主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那些被邀请来的姨娘和庶女们可是积极响应号召,千两银票一点都不含乎地就出了手。光是银票不行,她们还含着泪表现出对大顺的支持,把头上戴的首饰珠宝全给摘了下来,扔进了玄天歌几人提前准备出来的大箱子里。
  
  今日来到文宣王府,那些平日里没有多少机会展示自己的姨娘和庶女们可是戴了自己压箱底儿的好物件儿来,哪一个出手一根簪子不都值个几千两的,就这么捐了出去,一点儿都不眨眼。甚至有的姨娘还在劝自己想不开的女儿:“该捐就捐,你爹心疼咱们,回府之后总会想办法再给咱们买新的。接触舞阳公主的机会可不多,年节时的宫宴可是轮不到咱们进宫的。”
  
  说来也是巧,这边刚劝完,另一边,就听到玄天歌正在跟一位捐了五千两银子的庶小姐说:“这位小姐平日城并不常见,以后有机会可是要多出来走动走动,咱们今日也算是认识了,就常来府上陪本公主说说话吧!”
  
  这话一出口,有个别还持着观望态度的庶女们瞬间就疯狂了,几乎是用冲的扑到了捐款箱前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