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5章 我来考察下被未婚夫烧过的王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过这沉鱼穿成什么样可不关她凤羽珩的事,她只拉着想容往那辆普通的马车处走去,就准备进车厢时,听到沉鱼说了句:“两位妹妹不如与我同坐吧,左右宽敞得很,那一辆就让下人们坐好了。”
  
  凤羽珩挑挑眉,这意思是说现在这辆普通的车只配下人坐?
  
  “多谢大姐姐相邀,但不必了,我们小小庶女,跟下人们挤一挤就好。”她扔下这句话,挑帘进了车厢。想容也冲着沉鱼俯了俯身,跟着凤羽珩进了去。后面是忘川和想容带的丫头,四人一顺水的进了车厢,直把个沉鱼晾在车外。
  
  凤沉鱼握了握拳,隔着帘子往那车厢里瞪了一眼,忿忿地上了自己那辆紫檀马车。
  
  两辆马车同时往定安王府驶去,想容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有些紧张,坐在马车里一直拧着帕子。
  
  凤羽珩则是两眼一闭,干脆补觉。实际上她一直在想,改天要画个样子出来,用那广寒丝做两套睡衣穿。她穿一套,再给姚氏一套。
  
  想着想着,定安王府就到了。
  
  她们来时,已经有好些夫人小姐早早的就聚在门口说话唠嗑。一见凤家的马车到了,纷纷停下原本事情往这两辆马车处看过来。
  
  两辆马车的帘子是同时挑起来的,想容跟在凤羽珩身后,依然是那副怯生生的样子,头都不敢往起抬。
  
  凤羽珩到是没觉得有什么,挑了帘子在下人的搀扶下下了车,然后撇头去看凤沉鱼。
  
  就见这位大小姐的架子不是一般的大,先是车夫在车下面给她掂了踩脚的凳子,然后是两个丫鬟倚林和倚月先下车,一边一个把人给搀扶下来,倚月再回过身去拖她那坠地的裙尾。
  
  凤羽珩瞅着这架式,就想起了二十一世纪的西式婚礼。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凤沉鱼还真是自己作死啊。
  
  凤家的三位小姐是第一次参加定安王府的宴会,说起来,也算是凤家第一次把女儿正式往外放。
  
  从前凤羽珩不在京中自然是无份参加,想容和粉黛年纪小也没有资格,而凤沉鱼则是被凤家当宝一样藏在府里,外面只听到风声说凤家有个绝代风华的嫡小姐,却从来没见过真容。
  
  如今三人往府门前一站,立时吸引了一片倒抽气的声音。
  
  当然,这声音是送给凤沉鱼的。
  
  凤沉鱼极美,这种美既不妖艳也不清淡,刚刚好卡在所有人审美观的中心点,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惊呼。
  
  特别是今日经过如此精心的打扮,第一次正式亮相的凤沉鱼,着实让所有人惊叹。
  
  一刹间,有人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那就是凤家的大小姐吗?我的天,那还是人么?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还有人说:“凤家这个女儿据说生下来的时候就有霞光盖天,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听说以前是个庶女,后来她娘亲上了位,这才成了嫡女的?”
  
  “那原来的嫡女呢?”
  
  话题终于转到凤羽珩身上,有了解凤家这一段辛秘往事的人指着凤羽珩小声说道:“那个才是原本的嫡女,可惜她外祖家里招了祸,凤家怕受牵连,一夜之间就将原本的大夫人赶下了堂,把凤沉鱼的母亲扶上了位。”
  
  “恩。”有人附合到,“我也知道这个事。姚家以前就与我们府上挨着住,当年多么风光的姚家啊,如今门口的灰吊子都结了老长。”
  
  “姚府没有新人住?”
  
  “没有。听说府邸还是姚家的,并没有被皇上收回。”
  
  “你们是来给我母妃祝寿的,都不进院子里去办正事儿,在门口站着乱嚼什么舌根子?”众人的议纷被这样一个声音打断,回头一看,就见那清乐郡主正从府里往门外走了出来。
  
  清乐的一句话,说得在场众人都闭了声,一个个陪着笑脸进了府门。有些胆子大点的一边走一边回头往后面瞅,生怕错过了一场已经在揭锅的热乎好戏。
  
  凤沉鱼看着清乐,面上含笑,主动上前走了两步,道:“沉鱼见过清乐郡主。”微俯了俯身,即不失礼节,也不*份。
  
  “哼!”清乐毫不客气地冷哼一声,上下打量起沉鱼这身打扮,半晌,终于开口道:“原来是凤府的大小姐,我还以为是哪家的新娘子想来我们定安王府这里讨点赏钱呢。”话说得讽刺至极。
  
  凤沉鱼被她说得脸上滚烫,心里有气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尴尬地道:“郡主真会说笑。”
  
  而那清乐则已经把目光从沉鱼身上转移,投向凤羽珩。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从仙雅楼一事后,凤羽珩对于这位清乐郡主来说,就不只是情敌那么简直,还有打脸的仇恨。
  
  两人一对视,清乐郡主的目光中立时迸射出几许火光,凤羽珩却笑得像朵棉花,将那狠厉的目光尽收入囊中,然后款步上前,也不参拜,站得笔直地与清乐说话:“好久不见啊!你这脸蛋已经不肿了,好多了呢。”
  
  清乐气得牙根都发麻,两只手早就握起拳,特别想一拳头挥到凤羽珩脸上,但她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打不过人家。
  
  “凤羽珩!”清乐在磨牙,“你给我等着,敢来我定安王府,有你好受。”
  
  “行啊。”凤羽珩耸耸肩,“等着就等着。”说着话,抬了步就往府门里走,边走边又道:“定安王府啊,久仰大名,我总得来看看当年被我那未婚的夫君烧完之后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不提这句还好,一提这个清乐脸上就更挂不住了,眼瞅着就要冲上去跟凤羽珩拼命,却听到沉鱼又小声地同她说了句:“请郡主见谅,我这二妹妹就是这个脾气,家里人也拿她没办法呢。”
  
  这一句话,意味着告诉了清乐,凤家人也不喜欢凤羽珩的脾气,所以你若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凤家是不会为她撑腰的。
  
  清乐自然听明白了,撇眼看了看沉鱼,点了点头,“如此,便多谢凤大小姐提醒了。”
  
  说完,跟着凤羽珩的脚步就也进了府去。到是留下沉鱼,也没个人接待,只能悻悻地自己进去。
  
  门口那一幕把想容给吓坏了,她紧走了两步到凤羽珩身边小声问:“二姐姐,咱们好像把定安王府家的郡主给得罪了。”
  
  凤羽珩点头,“是啊!你大姐姐穿得像个新娘子似的,哪里像是给人祝寿的样子。”
  
  想容急着问:“那怎么办?”好像二姐姐你也跟郡主闹得挺不愉快吧?
  
  “凉拌呗。”凤羽珩笑嘻嘻地告诉她,“别怕,天塌下来有大姐姐顶着呢,我们不过是小小庶女,没人刻意同我们过不去。”
  
  有王府的丫头领路,几人一路说着一路就到了定安王府的花园里。
  
  有好多人已经聚集在此,桌案瓜果也摆到了花园中心的圆场上。想来,今日的寿宴是要在这里举办了。
  
  凤羽珩瞅着那些个围在一起的夫人小姐们,只见好多人的目光都往她这边投了过来。然后有胆子大的就又议论开来——“你们说的山野千金是不是就是那位?我瞅着长得还行,不像是外面传的那样是个山村孩子。”
  
  “当然不像,好歹人家以前也是凤大人家正儿八经的嫡女。”
  
  凤羽珩无意听这些没营养的话,拉着想容四处去转。转了一圈下来,她发现她新认识的那几位姐妹一个也没来,就连品阶最低的白芙蓉都没露面。想来真就像玄天歌所说的,不屑给这异姓王府面子吧。
  
  再转转,她就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似乎今天来祝寿的人都比较接地气呢。
  
  就比如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走过来同她跟想容打招呼说:“不知道两位是哪家的小姐?我们认识一下吧,我是京里梅安坊的女儿,我叫李心。”
  
  凤羽珩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梅安坊是个什么地方,到是想容替她答了话:“原来是梅安坊的女儿,我很爱吃梅安坊做的点心呢。”然后拉着凤羽珩快步走开了。
  
  凤羽珩抚额,“点心铺子么?”
  
  想容点头,“还不太大,点心做得到是挺好吃的。”
  
  不多时,又有个女孩走过来,“两位是凤府的小姐吧?哎呀我可算是见到大官员家的小姐了!你们好你们好,我家是开八宝斋的,我叫平安。”
  
  凤羽珩小声问想容:“八宝斋是卖什么的?”
  
  想容告诉她:“一间专门做素食的饭庄。”
  
  凤羽珩无语。
  
  再碰到几个,几乎都是生意人家的女儿夫人,再不就是四品以下的小官员家眷。
  
  两人总算走到个清静地方停住脚,凤羽珩不由得感叹:“好歹也是个王府,怎么请来的人都这么不上台面儿啊?”再拽拽自己的这身衣裳,“我觉得祖母给咱们做的衣裳还是有点太好了,跟这场合不配套啊。”
  
  想容也有这感慨,“昨天金珍姨娘还说送贴子的人提到七皇子。”她说到七皇子的时候脸也红了红,“这种场合怎么配七皇子到场。”
  
  凤羽珩用胳膊肘碰了碰想容:“小丫头,动春心啦?”
  
  想容脸更红了:“二姐姐你说什么呢!”而后别过脸去,佯装生气。
  
  凤羽珩笑了她一阵,就见之前散开的人群又往她这边聚拢了来,隐约听到有人说:“在那里在那里!凤相家的女儿。虽说是庶女,可那也是一品大员家的庶女呀!咱们快过去套套近乎。”
  
  还有人说:“可不。那位穿得像是办喜事的嫡女咱们是别指望能说上话了,长得像天仙似的,我只看着就觉得有距离感呢。”
  
  于是就这样,凤羽珩和凤想容再度被包围了。
  
  不过,这一次的话题凤羽珩到是感了兴趣,就听那梅安坊家的姑娘伸出手在四围画了一圈,然后道:“看到没,这片花园全部都是翻修过的,原来的据说比现在气派好多倍,可惜啊,被九皇子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