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56章 奇葩的藤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个人,一个用轻功,一个靠空间作弊投机取巧,到也轻松入内。郡守府外头那十个暗卫跟傻子一样,根本就没发现有两个活人和一个昏迷的半死人已经进了府里。
  
  凤羽珩和班走在正院儿汇合,两人正准备商量一下该往哪边走,这时,就见有两个守夜的家丁提着灯笼走了出来,绕着正院儿的小池塘边说起了话。其中一个掂了掂手中的一锭银元,笑嘻嘻地说:“夫人今儿给的,足有十两。”
  
  另一个眼中明显带着羡慕:“十两啊!夫人还真是大方。不过你又献身了吧?”
  
  那人点头:“那是自然。”
  
  “要这么说,十两也不多,去趟花楼还不只十两呢,她这是得了便宜。”
  
  那人再道:“也不能这么说,夫人虽说老了点,但保养得也算不错。再说了,黑灯瞎火的,眼睛一闭,都一样。你看老爷,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呢,咱们这还有银子拿,多好。”
  
  同伴点头,“是好,也就是你长得俊,我这样的夫人还看不上呢。”二人说完,又邪笑了一番,继续往别处去巡守。
  
  凤羽珩抹了一把额头上根本也不存在的汗,很是无奈地说:“这藤家怎么男男女女都好这一口?刚刚那人说什么?藤平男女通吃?”
  
  班走点头,“是这么说的。啧啧,夫人也那么放荡,真是一家子奇人。”
  
  凤羽珩眼睛一亮,看了看班走身上那郡守侄子,一个主意打起:“走,咱们先去会会那夫人,先把你身上这位给解决掉再说。”
  
  二人一路飞窜入了内院,到是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郡守夫人住的屋子。不因别的,只因为这是府中最大的一处院落,想也知道应该是正室夫人所住。
  
  郡守夫人已经睡着了,衣衫不整,床榻一片狼藉,显然是刚刚没干什么好事。凤羽珩嫌弃地走上前,一剂麻醉针弄晕了她,再把那夫人身上的衣物迅速扒光,统统扔到地上,然后示意班走把郡守侄子也同样扒光,两人一起塞到被窝里,场面看起来极其和谐。
  
  她一脸贼笑,连班走那张冰山脸都跟着泛了些许笑意,他说:“如果郡守看到,应该会气得背过去吧?可千万别气死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气不死。”凤羽珩摆摆手,“这夫人平时就偷人,郡守不可能不知道,两个人无外乎就是挂着个名份,平日里你玩你的我玩我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从前许是不太过份,这回跟侄子都睡到了一起,我到真想看看那郡守发现此场面之后的脸色,你说会不会像个紫茄子?”凤羽珩乐得肚子疼,一边说一边闪出窗外,她还想再去郡守藤平那边看看是个怎么样的光景。总觉得今日这郡守府不白来,八成能看到不少好戏呢!
  
  “就郡守夫人这个德行,那郡守也不是什么好物。”班走一边在房檐上飞走一边说:“男女通知,真不知道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种变态。这大宅可是比咱们在京都的郡主府还要大,想来藤家这几代人是没少贪的。”
  
  “那是自然。”凤羽珩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一个大家族,驻守一方数代人,要是再存不下些家业,那可是白混了。她庆幸的是现在她来了,藤家不管之前存下多少家产,她都准备照单全收。没有人会嫌钱多不是!
  
  内院很大,就像班走所说,整个儿郡守府的占地面积比她在京城的郡主府都要大上差不多一倍,而藤平此刻也不知道是在哪个温柔乡里缠绵,让他二人好一通找。
  
  不过没等找到那藤平所在,到是在一处较大的院落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夜深人静半夜三更的,竟然有六七位女子齐聚在此,围着院中一处花坛坐着聊天喝茶,一个个穿得妖艳娇媚,也就搭着玉州这头靠近西南,气候已经回暖,不然这样的季节又露脖子又露胸的,还真是挺冷。
  
  凤羽珩带着班走停下来,没了那侄子做累赘班走轻松了许多,也乐得坐在房檐上看八卦。
  
  说八卦也的确是八卦,原来这些个女子都是那郡守藤平的小妾,她们住在这一个大院儿里,平日里藤平想起了谁就点谁的名字,然后由下人送到他指定的房间,到是跟皇宫里皇帝的待遇差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学的。小妾们夜里睡不着,聚在院中闲聊,其中一个满腹哀怨地说:“我这腰身近几日好像又粗壮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明日可得管住嘴,老爷不喜欢胖的。”
  
  “可不!打从夫人胖了之后,老爷再也不进她的房,听说夫人寂寞难耐,咱们府上的小厮都快被她睡遍了?”那女子一边说一边以帕子掩手,咯咯地笑个不停。
  
  想来,郡守夫人的这档子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连些个小妾都能够拿来调侃。而另一个小妾也开口道:“你说你腰身粗壮了,该不是有孕了吧?我记得上个月老爷可是招幸了你三回,比咱们姐妹都多。”
  
  之前那个说自己胖的女子无奈地摇头:“怎么可能,你们又不是心里没数,咱们哪有那个怀孩子的福气。自打进了这郡守府,就被逼着喝了避子汤,那些个不肯喝的都被大夫人背地里折腾死了,咱们能活着,就是因为听话。”
  
  她这么一说,其它人也跟着感慨:“是啊,在这个府上,除了夫人,谁还能有资格生下老爷的孩子?郡守是世袭的,夫人要保证自己生下的孩子将来得到这个世袭的地位。咱们不过是送进府来的玩物罢了,是死是活没人管。”
  
  “可就是玩物,如此做得也不踏实啊!”有人哀怨起来,“姐妹们,你们说说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女人还不如男人了?老爷现在是宁愿要男宠侍候也不找咱们,这个月咱们还没见过老爷的面儿呢吧?”
  
  她这一提,其它小妾们面色也更加黯淡起来,可不是么,藤平夜夜招幸男宠,她们这些小妾就跟个摆设一样,到是好吃好喝地供养着,可见不到老爷,她们的心里不踏实。
  
  “不管了。”有人心比较大,豁达地说:“反正有吃有穿就行,就是苦了外院儿那几个大夫,每日都要潜心钻研如何才能给老爷配出更好的药汤来,以保证老爷宝刀不老,真是费尽了心思。”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据说京城里那个济安郡主来了,人已经到了玉州,就在玉州住下。你们说,她来这里是不是想要收回济安郡啊?如果真的被她收回了,那老爷的官职还能保吗?万一不保,咱们怎么办?”
  
  这话一提,所有人都沉默了。她们虽说只是府中女眷,可有女眷的地方就有八卦,这种事情或者小厮们还没听说,但好打听的女人们却是一早就得了消息。有人试探着说:“也未真的能收回吧?藤家在这一带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收回的,再说,咱们这儿还有那么多兵马呢。”
  
  “我听说,上面给老爷的任务就是尽一切可能地把那济安郡主给拖在玉州,让她没有精力去想南边的事。”有人小声说,“这可是我费尽心思打听到的消息,据说上面的那个人,是当朝的八皇子。”
  
  这话一出,人们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却也不敢再多聊了,几个眼神交换之后,纷纷回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院子里一堆喝空的茶盏。
  
  凤羽珩坐在无颜上听着,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她早就怀疑过藤平跟八皇子是一伙的,藤家势力再大,要想每朝每代都能保持住辉煌,就必须得在各朝各代都找到自己的靠山。看来这一代,他们找上的八皇子玄天墨。
  
  “走吧,咱们去看看正主儿。”凤羽珩发了话,然后先行站了起来,又继续往府中深入奔去。几经辗转,终于在一个小院落把藤平给找到了,此时此刻,那藤平正和两名男宠在床榻之间上演人体大战,那场面也叫个激情,连谁该在上面谁该在下面都不去计较了。那两个男宠看上去年纪不大,最多十五六,到是两个玉面小生,做这种事很是游刃有余。
  
  班走看得皱眉,特别是当他发现他家主子都看得直了眼,就差流口水了,心中有股子闷气就没处去发。他抬手把凤羽珩的眼睛给遮住,然后在她耳边小声问了句:“要不直接杀了得了,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
  
  “那怎么行。”凤羽珩把他的手拉下来,这么好看的戏可不能错过,三男啊!太精彩。
  
  “你想干什么?”班走都无语了,有这种女人么?
  
  “直接杀了太便宜他,今夜咱们不请自来也是不太厚道,不如送上一份大礼吧!”她眨眨眼,在空间里翻了一下,记得以前弄到过一些强性的春药,她觉得新鲜,特地在空间里留了不少,都是粉末状的。东西很快翻出,足有三大包,她都递给班走:“去,给他们加点柴火,让那郡守大人痛快地大战上三天三夜。”
  
  班走嘴角一挑,这事儿他乐意做。
  
  很快地,春药下完,凤羽珩又有了主意:“只两个男宠怎么够用,这么多药加了进去,没有个十人八人的怕是都不够他们忙活。走走走,咱们把这府里的所有男宠和小妾都给引到这头来,让这老藤头儿好好乐呵乐呵。”
  
  于是,在这个无月的夜晚,凤羽珩和班走二人扮作这府上的家丁和丫鬟,把府里所有的男宠和小妾都给挖了起来,让她们往那小院儿去找藤平。到也没有人怀疑,想来这样的事以前藤平也是常干,并不足为奇。
  
  只是没想到,出府的时候却遇到了些小小的插曲……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