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最快更新小说免费阅读!
  
  一千私兵,在韩刚的带领下连夜杀向玉州城,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郡守府内老太太的耳朵里。这老太太还不算太糊涂,可惜年事已高,心里纵是再有数也做不了什么主,只能连声地唉叹:“要乱,这是要乱啊!早就跟平儿说过,这封地不是藤家的,可就是没有人听我的话。如今报应来了,报应来了!”
  
  郡守府内一片混乱,玉州城里,凤羽珩布在济安郡外的探子也迅速回报,将那一千私兵的动向跟这边做以说明。
  
  凤羽珩听了之后迅速起身,留了三名暗卫在府里保护留下的人,再命李柱集齐人马,她则带着忘川黄泉先到了府衙。钱丰收也得到了线报,正焦急地等在府门口,一见凤羽珩来了赶紧上前听命。凤羽珩只道:“普通官差留在城里安抚民众,守城官兵集合,随本郡主应敌!”
  
  说这话时,玉州的城门却是已经被私兵们攻破,那些人在韩刚的带领下很是嚣张地冲进城来。若依着他们的风格应该进城就开始打砸,不过眼下深夜,街上无人,想打砸也没处下手,韩刚干脆吩咐众人:“留存体力,全力对付那济安郡主。”
  
  终于,两方人马在玉州城主街相遇。
  
  与藤家的一千私兵比起来,凤羽珩的这点子人实在是少得可怜,即便是加上玉州城的五百守城兵也是不够看。那韩刚几乎在与凤羽珩这边的人马刚刚相遇时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儿,伸手直指着凤羽珩这边大笑道:“济安郡主,你就准备拿这点子人跟我的兵马对抗?哈哈哈哈!真是个小女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这点子人连给咱们弟兄塞牙缝都不够,你这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还是赶紧滚回京城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这些粗人说话没个把门儿的,一句比一句难听,不过凤羽珩却没怎么生气,因为她知道,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来,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这种代价不赊账,马上就要支付。
  
  果然,就在那韩刚最后一个字刚停下,突然之间,就见其那张还来不及闭上的嘴巴突然冒了血来,一颗一颗地牙齿被暗器打落,全部打入他的喉咙间,和着血吞到了肚子里去。而出手之人不是别的,正是听不了外人说一句他主子坏话的班走。
  
  韩刚突然被打掉了牙,可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打的,满口的牙吞到了肚子里,是又疼又恶心,还有最后一颗卡在喉咙间,呛得他一阵急咳。
  
  凤羽珩被逗得“咯咯”直笑,“实在不好意思,我的手下最见不得本郡主挨欺负,这次也算你命好了,只是掉了牙齿,一般来说他们都是直接动手取人头的。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虽说人少,但打仗嘛,不是人多就能分出谁胜谁负,精兵强将不畏虾兵蟹将,藤家的,你们可是准备好了棺材板子?如果没有,那一会儿只能由我们在清扫战场时把你们堆到城外去统一焚尸。”
  
  她带着笑说话,却句句惊人心肺,那些私兵听得脑门子都发涨,再看看韩刚眨眼间就被打落了满嘴的牙,突然就觉得自己冲到玉州城来实在是有些莽撞。一种有来无回的恐惧感蔓延入心,让很多人在这一瞬间就萌生了退意。
  
  韩刚没了牙齿,可到底不至命,只是再说起话来却像是没了牙的老太太那般漏风,怎么听都怪异。他指着凤羽珩哇哇大叫:“大胆小娃,敢动你韩爷爷,今日韩爷爷就让你人头落地,让你人为你收尸!”
  
  他放了狠话,可一点都没吓到凤羽珩,反到是听到凤羽珩说:“让我人头落地啊?那你得先问问我那未来的夫君九皇子干不干!”
  
  韩刚一腔闷气,脑子一热,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九皇子不九皇子的,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身边兄弟脸上已经隐隐露出的那一点点惧意,仍然在大声叫着:“放马过来!与韩爷爷决一死战!”
  
  随着韩刚这一声大喊,两方混战一触既发,甚至李柱已经带着人马往前挪动了几步,却在这时,就听对方藤家私兵里起了一阵骚乱,有一探兵快速地奔上前来,对着那韩刚说:“韩帅,不好了,咱们被包围了!”
  
  韩刚一愣:“什么被包围了?对面就那几百号人,能围得住咱们?”
  
  “不是不是!”那探兵急道:“不只几百人,他们有几万人马啊!已经把玉州城包围起来,为首一人已经进城,奔着这头来了!”
  
  “几万人?”韩刚听着有些发懵,几百人他不放在眼里,上千人也可以打一打,可是几万人这差距可就太大了呀!藤家的线报可从来没说过这济安郡主还有后手,从来没听说哪里又冒了几万人出来,这可怎么办?“你可看清了?”他再问那探兵,“既然是几万人,那肯定是打着旗号而来,你可看到是哪里来的人马?旗号上写着什么?”
  
  那探兵挠挠头,“好像是写了个风字!也不知道是哪边的人,不过肯定不是帮着咱们的,因为那些人一进了城就把咱们留在城门处那些兄弟给斩杀了!”
  
  “嘶!”韩刚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可是这时候再想撤退可就晚了,眼瞅着就在这玉州城的四面八方都有黑压压的人群涌到这条大街上来,那打着“风”字号的旗帜在这样的黑夜里却是那么的显眼,刺得他的眼睛都要比掉了牙的嘴巴还疼了。可是韩刚想不明白,“风”字号是个什么意思?
  
  此时,凤羽珩也注意到这支从玉州城外突然涌入的异兵,那“风”字号也入了她的眼,她却是心中一动,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整个儿大顺能够调兵遣将的人中,配得起一个“风”字的,除了那一位,也再没有其它人了。可是那一位缘何会到这玉州城来?还带了三万大军?
  
  一时间,两方人马都在疑惑中,却在此时,但见那“风”字号大军中有一人骑着俊马从容而出,立于大军当前,一身灰袍,浓郁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与身后的大军似乎格格不入。可他一开口,说出的话却是让那韩刚以及那一千藤家私兵瞬间绝望,他道——“济安郡守藤平,造反作乱,本王今日领兵前来,替父皇平乱!”说完,右手一挥,三万东北大军疾攻而来,眨眼之间就把那一千藤家私兵给淹没得无影无踪。
  
  如此大规模的大军压境幸亏也就是在夜晚,不然这玉州城的百姓怕是吓也要吓个半死。不过“风”字军纪律严明,行动迅速,一点都不拖沓,很快将那一千私兵给杀了个片甲不留。
  
  血水流了一地,整条街道都被那血染得通红,隐隐还能听到没死透的私兵痛苦地哀嚎,却是得不到半点同情,很快就在痛苦中死去。
  
  玉州知州钱丰收是个文官,虽说儿子是上战场打仗的副将,可他却并没有见识过战场的血腥。此刻瞅着这一地已经流到他脚边的血,呼吸着这玉州城里的血腥气息,他差点儿没吐了。可是身边师爷却是扶了他一把,小声道:“大人可千万要忍忍啊!您是知州,这种时候如果晕倒或是呕吐什么的,实在是有些**份。”
  
  钱丰收也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他已经认出那带着三万大军来到玉州的人是谁,一脑门子冷汗都冒了下来。也不知这阵子玉州都是招的什么风,怎么把这些个大人物都给招了来啊!
  
  他赶紧带着自己这边的人上得前去,也顾不上地上全部都是血水了,冲着那位蓝色公子跪下来就行了磕头大礼,同时高呼:“微臣叩见贤王殿下,贤王殿下千岁岁!”
  
  来人不是别个,正是六皇子、贤王玄天风。
  
  他看了那钱丰收一眼,面上依然是淡淡的书生气息,只微微抬手道:“钱大人,请起。”
  
  钱丰收站起来,已经是一身的血,他又晃了晃,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玄天风没再理他,到是催了马主动往凤羽珩这边走了过来,二人马头对着马头,玄天风平和地笑起,“弟妹,六哥来得不晚吧?”
  
  凤羽珩亦笑着回:“不晚,不晚,只是,六哥你怎么来了?”
  
  他二人这边说起话来,钱丰收觉得自己站在那里挺尴尬的,于是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指挥着玉州城的官兵开始清扫战场。而凤羽珩身后,李柱也主动组织人马撤离,回到原本居住的地方。三万东北军却并未在此逗留,而是在一名副将的带领下直接奔着济安郡而去。就连忘川黄泉都跟着李柱一行人回去了,眨眼之间,这大街上除了打扫的官兵们,就只剩下凤羽珩跟玄天风二人,以及他们各自那隐在黑夜里的暗卫。
  
  玄天风无意看这血腥的场面,下意识地别过头去,却还是躲不开。凤羽珩主动提义到她临时住的那个宅子去,玄天风自然是没有意见。二人策马而回,一路上,玄天风对她说:“其实早在年前两月有余,东北大军就已经在父皇的密旨下悄悄回撤,大军分散而行,没有惊动任何人。原本是想在京郊暂时潜藏,就怕京中突然有动向,父皇和九弟那里应付不来,我却不放心这边的情况,跟父皇私下说了一声,带着人马先赶到了这边来,助你一臂之力。”他见凤羽珩面色动容,不忍她有心理负担,又道:“这都是父皇批准了的,我算是奉命行事,你不必感激我,要谢就等以后回京去谢谢父皇吧。”
  
  凤羽珩点头,却还是道:“无论如何,六哥大恩,阿珩记在心里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