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9章 私会男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定安王妃能说什么?就像凤羽珩的,清乐没有跟凤瑾元对抗的权利。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既然凤羽珩把凤瑾元给抬了出来,她们再坚持只怕就不太好了。
  
  于是她改了口:“那就请凤家大小姐弹奏一曲吧!”
  
  凤沉鱼狠不能马上就离开这里,她身为凤家嫡女,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不过,她并不认为这屈辱是定安王府给的,所有一切的错,全都在凤羽珩。
  
  恶狠狠地瞪了凤羽珩一眼,沉鱼起身,带着一脸委屈走向那张七弦琴。琴声一起,她苦练了这么多年、就等着在一个盛大场合艳惊四座的琴艺,就这样献给了一群舞姬和一帮上不去台面儿的夫人小姐。
  
  凤羽珩可不管她委不委屈,自己作的孽总得自己受,
  
  凤沉鱼的琴技很好,相当好。凤家这么多年对凤沉鱼才艺的培养多半失败,却唯独这琴技独树一帜,到真让她给练了起来。
  
  到底是一品大员家的嫡女,平时这些上不去台面的夫人小姐们连见上一面都不容易,就更别提能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沉鱼弹琴。
  
  这原本准备留着在人前艳惊四方的琴声就这样为一群舞妓弹了出来,沉鱼的琴声中满含哀怨和仇恨。
  
  凤羽珩,你今日给我的屈辱,来日一定加倍奉还。
  
  却在这时,在凤羽珩这边,有个小丫头端着茶点走过来,似要往桌上放,却不知怎的,手一偏,洒了想容一身。
  
  想容一下惊跳起来,赶紧用手去拍身上的水渍,却还是晚了一步,茶水全部浸到衣料里。
  
  “奴婢知错,请小姐饶恕奴婢吧!”那小丫头到也利索,直接跪到地上求饶,一边求饶一边磕头,直磕得想容心软。
  
  “行了起来吧。”想容无奈地让那丫头起来,再看自己这一身水,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凤羽珩看着那跪丫头,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一起意外事故。凤沉鱼跟清乐那两人一计不成总是要再生一计的,只怕这一计就用在了想容身上。
  
  果然,那丫头才一起来就开口道:“小姐这身衣裳是不能穿了,现在天气凉,穿着湿衣裳会染风寒的。请小姐随奴婢去后堂换一身吧。”
  
  想容有些为难,看了看凤羽珩,见凤羽珩冲着她点头,这才跟着那丫头走了。
  
  凤羽珩依旧坐在桌前吃水果看舞蹈,余光看向清乐郡主时,发现对方也正向她望来。那道目光中带着一副看好戏的姿态,似乎料定了凤羽珩这一跟头一定会栽下去。
  
  她自然不知道清乐又捣什么鬼,却有些期待,很想看看这位郡主害人的智商到底有多高明呢。
  
  不多一会儿,又有个陌生的丫头走了过来,就在凤羽珩的身边停下,行了一礼,小声道:“您是凤家二小姐吧?刚刚那位去换衣裳的小姐说请您过去帮她一下。”
  
  凤羽珩心道:说来就来了。
  
  “很好。”她起身,扭过头冲着清乐郡主挑唇轻笑,再对身边的忘川小声说:“你且在这里等着,我自己过去。”而后便随着这丫头往适才想容离开的方向而去。
  
  两人一路走到花园后面的一排堂屋,领路的丫头一直低垂着头,也不说话,一直走到倒数第三间屋时终于停了下来,转过头跟凤羽珩道:“那位小姐就在里面,请凤二小姐进去吧。”
  
  凤羽珩看看她,忽然就笑了,“我这三妹妹啊,从小就胆子小,想来是不习惯被陌生的丫鬟侍候,这才唤我来的。”
  
  见她主动说话,那丫头也不好不答,于是陪笑着道:“是啊,凤二小姐跟三小姐姐妹情深,凤三小姐说在家里的时候就常受二小姐照顾,所以换衣服这种事还是由二小姐帮忙比较好。”
  
  凤羽珩点点头,主动伸手推门,一边推一边说:“可是我自小便离开京城,如今回了府里,与这三妹妹也只是晨昏定省时才能见上一面,她见到我时总是怯生生的离着好远,真不知道眼下哪来的胆子居然找我给她换衣裳。”
  
  她这话说完,抬步就往屋里走,也不管身后的丫头面色白了又白,只在心中算计着接下来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那引路的丫头并没有跟着凤羽珩一起进屋,到是在她进屋后从外面把门关了起来。
  
  凤羽珩“恩?”了一声,回过头时,却又听到外头落锁的声音。
  
  她失笑,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你们为何要锁门?”她将戏做足,还回过身去拍了几下门,“快把门打开!”
  
  可惜,门外哪还有人,那丫头早就提前裙子跑远了。
  
  凤羽珩回过身来,嘴角含笑,在这屋里四下环视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在里间儿的一面屏风后头。
  
  隐隐见那屏风后面似有雾气笼罩,她轻步上前,穿过外堂走至里间儿,在屏风一角停了下来。探头去望,就见一只冒着热气的大浴桶中,有名男子正全身无衣闭目而坐。衣衫褪了一地,鞋袜扔得到处都是。
  
  凤羽珩想到刚刚自己与那丫鬟说话,而且还拍了门板,这男子居然还保持闭目状态。再看他呼吸均匀,手指还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律动着,想来应该不是被人吓了迷药。
  
  那就是早知这一出戏,就等她上钩了。
  
  她冷笑,故意在屏风外弄出些响动。
  
  果然,那浴桶里的男子神色动了一下,有紧张,也有些向往。
  
  她站着没动,却将这里间儿屏风周围的环境尽收眼底,然后心下用步子丈量起距离。
  
  不多时,就听门外有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凤羽珩耳朵尖,闻声分辨,来人分作两批,前面两人是先锋,后面跟着的才是大部队。
  
  想来,应该是始作俑者带着围观群众来看热闹了。
  
  很快地,脚步声在门外停住,门锁被人打开,就听清乐的声音首当其冲扬了起来:“你说凤二小姐在这里干什么?私会男人?可恶!当我定安王府是什么地方?居然能干出这种龌龊事来!”
  
  那清乐一边说一边往屋里冲,浴桶里的男人有些慌了!事先安排好的剧情还没走完,那女的还没到他面前来,清乐郡主怎么就进来了呢?
  
  他一心急,光想着完成任务,记得刚才听到屏风后面有声音,想来那女的应该就站在那里,于是干脆从浴桶里站起来要伸手去抓凤羽珩。
  
  可手探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抓到,明明刚才睁眼时还看到有人影晃动,可他手才伸过去是抓了个空。
  
  男人心说奇怪,可这时,清乐的脚步却近了,一边走还一边说:“不是说私会男人么?人呢?”
  
  然后有丫头回话:“郡主要不要到里间看看?”
  
  清乐提高音量,用能被所有人听见的声音喊了句:“里间儿?那不是卧寝么?凤二小姐私会男人都会到床榻上去了?”
  
  眼见清乐就要过来,那男人没办法,只能又缩回浴桶里。
  
  他刚刚才坐回去,清乐就已经到了近前。可这里哪有凤羽珩的影子,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小声问那男人:“人呢?”
  
  男人摇头,“属下不知道,还没看见人呢郡主您就来了。您是不是来早了?”
  
  清乐转问身边丫头,“她到底进没进来?”
  
  丫头赶紧答:“进来了,奴婢亲眼看着凤二小姐进来的,还从外面落了锁。”
  
  清乐急声道:“快,在屋子里找找。”
  
  小丫头点头,转身奔回了外间。
  
  清乐就准备回过身来跟那男子再嘱咐两句,可就在她回身的工夫,却突然被人狠推了一下。
  
  这一下不只是推,竟还有人从身后快速地扯去了她衣服上的腰封,然后又扯了一把头发,还拽了她的衣领子。
  
  清乐就觉得只一晃神的工夫,自己好像被鬼缠住了一般,衣衫凌乱头发披散,最要命的是领口好像被扯坏了,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
  
  然后那只鬼手加了把力,她一个没站稳,直奔着那只大浴桶就跌了过去。
  
  只听“扑通”一声,清乐郡主整个儿人栽进了浴桶里面,与那男子正面相撞,被那人直接拥在怀里。
  
  她二人大惊,回头去看,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着。
  
  那在外间搜找凤羽珩的小丫头听到动静正往这边跑,边跑边问:“郡主你怎么啦?”
  
  可就在这时,门外的大部队到了。由定安王妃牵头,后面跟着凤沉鱼等一众来宾都到了这间屋里,能听到沉鱼的声音说:“二妹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请王妃相信我。”
  
  定安王妃冷哼一声,“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凤家二小姐不在席面上好好看歌舞,跑到这后堂来干什么?”
  
  说着话,众人就已穿过外间奔了里间而来。就见到一个小丫头正站在屏风旁,双手捂着眼睛,似被什么东西吓得花容失色。
  
  定安王妃大喝道:“大胆奴婢,你在干什么?”
  
  凤沉鱼心里一喜,这丫头的表现与她们设计的一样,正是应该看到凤羽珩同一个男子共同沐浴时的样子。
  
  她赶紧跟着道:“你看到了什么?”
  
  那丫头都吓傻了,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只指着屏风后面,脸上全是惊恐。
  
  定安王妃心急,提步就走上前去,身后的沉鱼以及众女宾都跟着挤过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只见定安王府的清乐郡主湿发贴面,衣衫半褪,正与一无衣男子相拥着浸泡在一只大浴桶中。那造型那动作那表情,简直……太引人遐想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