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86章 师父让我看着殿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姚氏意外身亡,虽说并不是玄天冥本意,但他也对着那口棺材皱了好一阵子眉头,把个身边将士给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凤瑾元到是看开了,没有太多恐惧,可那季凌天和那个杀了姚氏的官差却是吓得齐齐尿了裤子,生怕这九皇子一个激动当场就把他俩给杀了。

然而,玄天冥并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杀他二人,他命人将姚氏的棺木打开,亲自上前确认了死者身份后,立即吩咐重新准备贵重棺木,于第三日厚葬,然后便返身回了自己在沙平城暂时住着的一套宅院。

但是谁都能看出,九皇子面色不善,只事怕是不好善了。凤瑾元见众人就站在原地目送九皇子离开,然后谁都没了主意,他到是主动开口,对那些将士们道:“现在首先应该派人去棺材铺,按着九殿下的吩咐去买最好的棺木来。同时——”他看向季凌天,眼中也带着仇恨,“把这二人关押,好生看着,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你们可明白这意思?就是不能让他们好,但也不能让他们死,轻易就死去,太便宜他们了。”他顿了顿,再道:“至于我……姚氏到底是我的发妻,这场丧事就让我跟着办吧!你们放心,我不会跑,再说,这里是沙平城,是九殿下的地盘,我就是想跑也没处跑去。”

将士们觉得他说得也挺有道理,再加上这一路凤瑾元还真是挺老实的,左右他们也不敢再去跟九皇子请示了,不如就按着他说的办,大不了过后再跟何甘将军问问。

人们立即行动起来,买棺木的买棺木,选墓地的选墓地,关季凌天的关季凌天。但其实哪样都好办,却唯独选墓地一事,实在是有些为难了。

这里是大漠,到处都是沙土,哪里像是有个能埋人的地方?到是城内那水源的沿线适合挖掘,可那条河是沙平城百姓的生命之河,边上埋了棺材总是不好,再加上松康说了,尸体埋久了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万一腐烂过度污染了水源可是很致命的。

将士们没办法,问了何甘也拿不出个主意,最后还是只能寄望于凤瑾元。凤瑾元打从左丞相的位置上摔下来之后就再也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哪怕是前阵子跟姚氏傅雅三人装郡主、听着季凌天一口一个左相左相的叫,他说实话,也没找回太多曾经的感觉。到是现在,为姚氏操办丧事,他竟像是又回到了数年以前,回到了凤家还算荣耀的当初,一切都是由他来做主,下面的人有做不明白的事都会向他来请示。

凤瑾元主动把找墓地的事情给揽了下来,他寻访了几位沙平城的百姓,诚心地跟人家问沙平城人是如何安葬的。其实按理说,应该把姚氏的尸身运回京城去,毕竟那里才是姚家的根。可是条件不允许,南界太热了,才两天的工夫就已经现了腐烂,再折腾怕是棺木都走不出罗天府就要彻底毁坏。就地安葬是最稳妥的,待过几年如果姚家愿意,再派人来迁移也是可以。

沙平城的百姓告诉他,城东十里有一小块绿州地带,人们没有在那边建城生活,而是专门用来安葬故去之人。但姚氏是外族,按理说是不应该安放在那里的,沙平城的知府也不会同意外人到那地方去安葬。毕竟地方太小,如果肆意安葬的话很容易造成地不够用,到时候沙平城自己人葬不进去可就不好了。所以多年以来,城内每户家里办丧都要到官府去备案,由知府大人开了条子,才允许葬到那处绿洲去。

不过百姓们也说了:“现在沙平都归大顺了,古蜀的礼法更无须在意。只要大顺的九皇子应允,就没有问题。”

凤瑾元知道玄天冥一定会应允的,干脆问也没问,直接就张罗着将士们带他到那处绿洲先看一看,选个好地方,将墓坑挖好,墓碑也刻起来。到是刻墓碑时凤瑾元亲自去请示了玄天冥,请他拿个主意这碑文要如何写,是以谁的名义去立。

玄天冥也不含糊,当即便表了态:“自然是以本王与珩珩的名义去立。”再想想,又道:“加上子睿吧。”

凤瑾元向他行了个礼,没多说什么,退了出去。而玄天冥此时正坐在沙平城内临时宅院的堂厅里,在他身边,松康也在,正在鼓捣一些药剂。玄天冥很是无奈地说:“你能不能换个地方鼓捣这些个玩意?不是有你自己的房间吗?”

松康答得很是理所当然:“临行前师父说了,让我好好地看着殿下。”

玄天冥无语。看着?这么个看法?凤羽珩的意思是让这松康随时看好他的身体好不好?这家伙怎么跟盯贼似的?不过他也懒得跟其计划,总的来说松康也并不招人烦,这人是个医痴,一心沉浸在医药里,就算二人共处一室,也有可能一天都不会有任何交流,各忙各的,互不干扰。再加上千周十万大军依有近一半的人对暑热还是难耐,突发状况总有发生,玄天冥也是随时要跟他问问将士们的情况。

不过这次凤瑾元走了之后,松康到是有些话说,他盯着凤瑾元离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人是吃了好药么?整个儿人都正常起来。”

玄天冥冷哼:“有些人就是不到黄泉不回头,非得让他看到什么是真正的死亡,他才肯回心转意。若是从前也这般待姚氏,待阿珩,凤家何苦落到如今下场。”

松康吸吸鼻子,也附和道:“是啊!有我师父这么好的一个女儿他不要,非得去认得野生的,也不知道他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不如哪天我给他切开好好看看?”

玄天冥没再跟他讨论下去,这松康满脑子都是把这个切开把那个切开,还说是跟他媳妇儿学的切人家脑壳儿,真是……变态!

松康自然是不知道玄天冥对他的至高评价,一扭头,继续去研究那些药剂。

很快地,姚氏下葬的日子就到了。当天早上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包括玄天冥,破天荒地换下了紫袍,穿了一身白衣。

几乎没有人看过九皇子穿白颜色的衣物,在人们的观念里,白衣似乎是七殿下的代表,可如今看着九殿下穿在身上,却也觉得很好看,邪魅中带着一丝凄凉,气场十分独特。

姚氏的丧礼可以说是由凤瑾元一手操办的,玄天冥纵是觉得姚氏到底是凤羽珩的亲娘,可那母女二人的关系也摆在那里,姚氏的所做所为也摆在那里,他能吩咐厚葬已是恩德,总不至于再多费神。

好在凤瑾元对此事十分认真,还带着几分愧疚以及对姚氏的情份在里头,丧礼到真是办得很隆重,这几日工夫还搭了个灵堂,每晚他都会跪在姚氏的灵前守着,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以至于安葬这天,凤瑾元的两只眼圈都是黑的,整个儿人一点精神也没有。

棺木是从西放亲自从兰州那头运来的,上等的楠木,何甘与西放二人自认为自己是凤羽珩的徒弟,主动承担起抬棺的任务,抬了前头两角,而后面的两角则交给了松康和一直跟随玄天冥左右的白泽来抬。

凤瑾元挑着灵幡走在前头,手里还提着个篮子,时不时地从里头抓出一把纸钱扬向天空,却并不说话。

玄天冥亦跟在棺木边,默默地行走,看着沙平城百姓诧异的目光,心里想着待凤羽珩到了这里,会不会怪他?姚氏虽非他所杀,但确是因他的一道命令而死,在这件事情里,他的确需要负一定的责任。

季凌天和那官差被押着,连带着季凌天的夫人蒋氏也被带到了沙平城来,随军行走在季凌天的身边,早已经哭得没了形象,时不时地跟身边人问道:“九皇子是不是要杀了我们?”

身边将士冷哼一声,一点也不客气地道:“怎么?你们夫妻二人有本事跟八皇子合谋鼓捣出来一个假郡主,就没想到会有一日要为此付出代价?灭九族的事情敢做,待到真正要灭九族时,怎的就没了骨气?”

蒋氏一听这话人就瘫了,要不是身后有人押着,她整个儿人就会像滩泥一样坐到地上。纵是现在这般也是极其狼狈,季凌天见了夫人这样子心里凄苦,可又没有办法,就像那将士说的,早在认下傅雅是济安郡主时,他就该想到终有一日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只是从前太乐观,没想到九皇子的大军竟这般神勇,在没有边南那三十万大军的帮助下竟然也拿下了古蜀第一城,这一点,怕是远在京中的八皇子也想不到吧!

他苦叹,心中跟夫人说了一万句对不起,再又想起刚刚的“灭九族”三个字,又开始为家里人哀悼起来。

沙平城东那片绿洲很快就到了,凤瑾元选的立墓之处非常不错,背靠大树,边上就是水源,人一站到这时就觉心旷神怡,大漠里的那种酷热之气竟也去了一半。

玄天冥不知凤瑾元还有这般本事,到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却也没多说什么。在他看来,这凤瑾元纵是做再多补救,也补不回他曾经遗失的那颗心,更补不回来他家媳妇儿那些年在凤家受到的不公相待,想想他就咬牙切齿。

入乡随俗,姚氏的丧礼凤瑾元请了沙平当地的一个风水先生来帮着主持,礼仪很是正规隆重。

入殓之前,玄天冥发了话:“兰州知州季凌天,与行凶官差一并斩杀,祭姚夫人在天亡魂!”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