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90章 凤瑾元大彻大悟,你信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为姚氏立的墓不算气派,但也是精致。地方是凤瑾元选的,朝着水面,两旁边还各有一排绿树,在大漠这种地方能选到这样的所在已经是极其难得。
  
  班走亦骑在骆驼上护在她身边,一边在大漠里狂奔着一边劝她说:“实在难受的话就哭一场,再不你就想想她从前是如何对你的,还有她为何会死。归根结底这场劫难是她自己的选择,如果她在京都好好的,如果她不乱认女儿,不带着那个傅雅到南界来冒充你,也不至于就落得灾般下场。主子,你不欠她,无须有愧。”
  
  说话间,二人已经停在那片绿洲之前。凤羽珩也以为自己会哭,可是她发现,当真的面对前方那个很是显眼的新墓时,心绪却是异常的平静,连之前那种因姚氏出事而引起的身体感应也没有再次袭来。
  
  她下了骆驼,迈开步子往墓前走,直到站在姚氏的墓碑之前,这才回了之前班走的话。她说:“我从未觉得有愧于她,做为女儿,我自认已经仁至义尽。但是班走你知道,她必须是我的母亲,这个人于我的身体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脉关系,纵是在情义上可断,在血缘上却依然是一直传承着的。她给了这具身体生命,对于这具身体来说,就永远都要报着一颗感恩的心。”
  
  班走听得糊里糊涂,什么身体不身体的,说得就好像凤羽珩这个人跟她所拥有的这具身体不是一体的,是两个独立的存在,但那怎么可能。
  
  他不再继续那个话题,主动上前几步,跪在姚氏墓前磕了三个头。毕竟是他主子的娘,不管怎么说,这三个头是一定要磕的。
  
  凤羽珩见状到似也想起来什么,于是也上前几步跪了下来,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去。再抬头时,看到墓碑上写着她跟凤子睿的名字,心下更是感慨玄天冥想得周到。纵然她不是个原装的,但子睿却是姚氏的亲儿子,这一点不可改变。墓碑上留了子睿的位置,也算是尽了一份孝心。
  
  她呢喃开口,说出来的话班走却是更听不懂了,就听凤羽珩说:“那年在西北大山里,我醒了来,认识了这个世界,认识了玄天冥,也认识了娘亲跟子睿。我曾答应过她,要替她报仇,要把那些给予你们苦难的人统统收拾干净。一直以来我以为我是对的,让你得新收回凤家主母之位,又让你在那个位置上主动与凤瑾元和离,给了你一品诰命,也给了子睿一个大好前程。本以为你是乐意的,因为如果你愿意,大可以在我的郡主府里平安富贵地过完一生,却没想到……你后来却再不认我这个女儿。”
  
  她说得有几分落寞,却并没有掉泪,好像该流的泪在这一路上都已经流完了,现在就只剩下平淡,就好像姚氏已经故去多年一样,一如她前世的妈妈。
  
  “是我的疏忽。”她轻叹,“原来做为一个母亲,对于自己的女儿是那么的了解,感应是那么的深刻,我私以为你接受了凤羽珩的变化,却没想到竟是我自作聪明,自欺欺人。你的心里跟明镜一样,只看着我像个跳梁小丑一般演着一出又一出的戏码,如今想想,甚是可笑。可纵是再可笑,这戏码也已经唱到了今日,从京城唱到了南界,唱进了古蜀的地盘。我没有回头的余地,也从未打算过回头,玄天冥还在前头等着我,既然来了,这一路我总得陪着他步步走完。你安息吧,只要我还在南界,会经常过来看你,就算日后回了京都,也会常来祭拜。从来世事难料,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命,也是你我之间浅薄的缘份。”
  
  她说完,站起了身,最后往那墓碑处看了一眼,然后回头,一脸的绝然。
  
  却见身后,一个紫衫着身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大漠沙起,吹得他的墨发随风而动,隐见凄凉。
  
  凤羽珩鼻子微酸,在姚氏的墓前都没哭,却在见到这人时情绪有些控制不住。小嘴一撇,一脸的委屈。
  
  玄天冥快步上前,一把将人揽在怀里,但见班走身形一晃,消失无踪,只剩下绿洲之前相拥的二人。抽泣声渐大,最终变成了嚎啕……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哭晕在玄天冥的怀里,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回到前世,回到儿时母亲还在的那些日子。那张与姚氏一模一样的脸又笑意盈盈地站在她的面前,肚子挺得溜圆,正一脸幸福地对她说:“阿珩,你猜妈妈肚子里这个是弟弟还是妹妹?”
  
  她笑嘻嘻地答:“爷爷都偷偷告诉我了,是个弟弟呢!”
  
  母亲笑得更甜:“是啊!是个很可爱的弟弟,阿珩以后可一定要疼弟弟。”
  
  她真的很疼自己的弟弟的,却没想到弟弟出世,妈妈却再没能见到。
  
  这一梦恍惚而过,紧接着就又看到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穿着古装,粗布灰衣,十二岁的小小年纪,看起来一脸的倔强。
  
  她下意识地叫了一声:“你是凤羽珩!”
  
  那人点头,表情淡淡的,不见愁绪,更不见喜乐。甚至当她跟对方说起姚氏已经死去时,那个凤羽珩也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未见任何表情变化。不过话是说了的:“不怪你,人若不能跟据情势调整自己的心态与处事方法,那最终的结束就是被这个时代所淘汰。你已经做得很好,谢谢。”
  
  她在这一声谢谢中醒来,惊出一身的冷汗。
  
  安置的地方是沙平城玄天冥住的那座宅院,她坐起时,外间的忘川听到响动,赶紧就进了来,看到她醒了很是高兴,赶紧就问道:“小姐饿不饿?您睡得太熟了,已经两天都没有醒过。”
  
  “两天了?这么久?”凤羽珩有些恍惚,随即问道:“玄天冥呢?”
  
  “殿下去了营里,就在这沙平城的南城门外,不远。”忘川上前扶了她一把,让她靠坐在床榻上,这才又匆匆到外头去吩咐下人端清粥过来。
  
  凤羽珩没什么胃口,但饥饿感还是有的,她起身吃了两碗,又让忘川侍候着洗漱梳妆,待收拾完毕之后出了院子,却是听到很多驻守在这边的将士说起凤瑾元。
  
  她觉得新鲜,坐下来听了一会儿。这些都是从京郊大营来的将士,跟她都很熟络,到是一五一十地把凤瑾元近段时日的表现给她讲了一遍,却是听得凤羽珩直皱眉。
  
  她问忘川:“凤瑾元悔改了,你信吗?”
  
  忘川道:“其实就这么听起来,是不信的,不过小姐昏睡的这两天,奴婢往他住的院子里去过,亲眼看到那人重病在榻,也说过几句话,到是有几分相信他是真的大彻大悟。可惜……”忘川顿了顿,“怕是再怎么悟也没用了,他病得很重,至于能不能治好,奴婢是觉得不太乐观,不如小姐过去看看?”
  
  凤羽珩点头,“那就去看看吧!”
  
  她到时,凤瑾元刚吃完一粒药,那送药来的小将士还在跟他说:“这药可是咱们兄弟省下来给你的,是当初离京之前郡主给的,咱们每人身上都带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将军说了,郡主很快就到,让咱们没有暑症或是已经有所缓解的兄弟们把药均给你一些,等郡主来了还能再补充。”
  
  凤瑾元这两天气喘得有些不顺,吃了药后又倒了一阵子气,这才带着些急切地问道:“殿下有没有说阿珩什么时候来?两天之内会到吗?能不能请殿下给阿珩送个信,让她快一点来,怕是再晚些我就看不见她了。两天,最多两天,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过了两天一定撑不下去的。”
  
  那小将士闷哼一声,很是有些情绪地道:“你说说你,挺大个人了,怎么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清楚呢?咱们郡主多本事个人,你就是再傻也该明白这个二女儿才是最靠谱的呀!居然以前还能做出那么多过份的事情来?”他一边说一边摇头,“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家,我们都替你觉得可惜。唉!罢了罢了,也不瞒你,其实郡主两天前就到了,先去了姚夫人的墓地,哭晕了,被将军抱回来的。你要是真想见郡主,就再等等吧。”
  
  “她……她已经来了?”凤瑾元有些不敢相信,可随即反应过来,情绪一阵激动。可又听说她哭晕了,心下便着急起来,抓着那小将士问:“只是哭晕吗?要不要紧?为何两天都没醒过来?有没有找医官给看看?她那个徒弟松康医术很高明的,让他去给阿珩看看吧!”他说着,还不放心,干脆想要翻身下榻自己去看。
  
  可惜,他身子太弱了,暑气侵体,再加上最开始的时候拒不吃药,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眼下已经形同枯槁,整个儿人就好像是一只漏了气的皮球,每天都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
  
  这一翻身,脚是沾了地,却没想到双腿已经再站不住,直接就算地上瘫坐下去,那小将士一把将人扶住,这时,就听身后有个声音扬起:“多谢小兄弟了,还是我来吧!”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