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891章 凤瑾元,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进了屋来,亲自把那小将士给换了去,又与忘川一起将凤瑾元扶回床榻上。
  
  过程中,凤瑾元就愣愣地看着她,看着这个女儿跟丫鬟一起把自己抬上床榻,盖好被子,还安安静静地在他的床榻边坐了下来。面上没有从前的那股子犀利,虽说也并不亲近,但看起来到是很像被送去西北之前的那种淡然。不亲不疏,对于他凤瑾元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凤瑾元别过头去,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有些潮湿,却也摸出了如今自己的瘦骨嶙峋。他说:“阿珩,你来啦!”然后目光送回,眼里竟是泛着凤羽珩自打来到这个大顺朝之后就从未感受过的父爱。
  
  她亦有些恍惚,突然就想问问凤瑾元是不是病糊涂了,是不是把她当成了曾经的凤沉鱼。可眼瞅着这人命数已尽,她在心底轻叹一声,太苛刻的话便也没说出口,只点了点头道:“是,我来了。”
  
  凤瑾元有些尴尬,对着这个二女儿,纵是有千言万语,却总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知道该如何与之打开话题。他已经不太能想起来送凤羽珩到西北之前,在凤羽珩还是凤家嫡女时他们父女二人是如何相处的,只记得那时候这个二女儿的性子就是淡淡的,对什么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对谁也没有太多的好感。而当凤羽珩回京之后,他们之间的交流无外乎就是呛声、吵架,互不待见。
  
  “唉。”凤瑾元叹了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
  
  到是凤羽珩先开了口,自顾地道:“我到母亲的暮前祭拜过了,做为女儿,连母亲的葬礼都没赶上,怕是要成为我这一生的遗憾和愧疚。但还是要谢谢你亲自操持此事,选的墓地看起来风水也很好,大漠又远离京都,远离那些是是非非,母亲会喜欢。”
  
  凤瑾元赶紧就道:“不用谢我,你娘亲是我的发妻,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凤羽珩摇摇头:“也不算发妻了,都和离的人,跟凤家没有半点关系。”她一边说一边握了凤瑾元的腕脉,只一会儿后便又放了下来,却没就病情说些什么,而是道:“我把想容接到了济安郡,以后安姨娘也会到那边去生活,宅院都安置得很是妥当,你大可以放心。至于粉黛,左右有五皇子照料着,就她那个性子,你想为她操心也是白费,是福是祸,还要看她自己的选择。”
  
  她说起这话来,凤瑾元听着就像是在为他安排后事,在最后告诉他家里的一切。心下便知,刚刚那脉况怕是不好。不过这个结局也是他意料之内的,就像他跟那小将士说的,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最多两天,他便再撑不住。好在他临死之前看到了凤羽珩,心下已无牵挂,于是张了张嘴,苦涩地道:“我是个失败的父亲,失败到如今将死,都不知道能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嘱咐。你不需要我的嘱咐,因为你的每一件事情都比我这个父亲做得好,相比之下,这些年,我却是连一件正经事也没做过的。我也没有资格求得你的原谅,但是阿珩,有件事情我必须得告诉你,你母亲临去前曾有话留下,她说她不糊涂了,她在心里一直都是认你的,她知道你才是她的女儿,而不是那个傅雅,让你安心。”
  
  “恩。”凤羽珩情绪也不是很好,心情很是底落。纵是她对凤瑾元没感情,但这身体却是跟凤瑾元一脉相承,总归是有些牵引。以至于如今看着这人将死,又受了这么大的罪,再不好听的话也说不太出来。她只是道:“既然记得我了,那我便安心吧!说起来,这世上没有人会不希望父慈子孝,父亲,你可曾想过,如果当初你好好待我,凤家就绝无可能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只要有我在,凤家就会一直辉煌下去。可惜,事不随我愿。”
  
  听她主动提起这话,凤瑾元还是很高兴的,还是有很多话想要说的。他咳了一阵,再开口道:“我知道错了,当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的不对,就觉得凤家如果不连夜就姚家一事表态,一定会跟着姚家一并倒霉。我好不容易经了科考走了仕途爬上左丞相的位置,好不容易把你祖母接来,许是这巨大的荣耀让我昏了脑子,以至于事情一出,连最正确的判断都无法做出。终归这一切都铸成,我们就是想回到当初也回不去。阿珩,为父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你能活得这般精彩,我凤家的孩子到底还有一个是出息的,不管你是恨我还是怨我,我如今都是希望你过得好的。阿珩,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凤瑾元老泪纵横,不管他有多不想在这个女儿面前哭得这么没形象,但泪水就是忍不住。凤家,曾经多么辉煌的凤家啊!却在他一念之间一步一步毁成这样。现在想想,这个二女儿曾几次三番地给了他凤家机会,他却依然看不清楚局势。
  
  他想握住凤羽珩的手,可是说了这么久的话,耗费了体力,抬了几次都没有力气。到是凤羽珩主动把他的手握住,两指依然掐在脉间,眉心现了隐隐的悲恸。
  
  “我要死了。”凤瑾元说:“我撑着这口气,就是想亲口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如今心愿已经达成,这口气也终于可以咽下了。”他又喘了几下,到是很努力地想要把这口气给咽下去,可该着他将死之时要多遭些罪,明明人已经油尽灯枯,这口气却还一直吊着,任凭人如何的难受,也不肯散去。
  
  忘川见了他这样都觉得太痛苦了,道了声:“小姐跟凤先生好好说说话,奴婢在外头等着。”匆匆的就出了屋子。
  
  凤羽珩看了他一会儿,皱着眉问他:“要不要我帮帮你,去得轻松一些?”
  
  凤瑾元连连点头,“要,要!”
  
  凤羽珩再不犹豫,伸手入袖,从空间里调出安乐死的针剂来。
  
  “其实,你的女儿早就死在了西北的大山里,是被两个恶毒的村民灌了过量的迷药丢进乱葬岗里死去的。”
  
  她一边说一边摆弄那针剂,凤瑾元却没多往那针剂看上一眼,只是对她的话惊讶不已,颤着声道:“怪不得芊柔说你不是,原来你真的不是……”
  
  凤羽珩摇头,一针推注到凤瑾元的身体里,同时道:“不,我是,但也不是。”眼瞅着凤瑾元期盼的目光,她却还是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
  
  凤瑾元不再问了,眼皮发沉,眼瞅着就要合上,只呢喃一句:“我怎么感觉这么困呢?”
  
  她将针剂拔出,轻声道:“困就睡吧,睡着了就没有痛苦了。”
  
  然后看着凤瑾元一点点地闭上眼睛,好像在完全闭合之前又说了句什么,像是“对不起”,却听不真切。
  
  终于,气息全无,安乐死下并没有痛苦,这是凤羽珩做为女儿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起身,只觉这屋子里有一股子凄闷之气,在这股子凄闷之气的影响下,凤府曾经的那些个人竟开始像电影回放一样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闪过。老太太、沈氏、凤沉鱼、凤子皓、金珍、韩氏……这些个曾经鲜活的人都以其各自最具特色的姿态回闪过她的眼前,然后再带着曾经过往,随着凤瑾元的离世,彻底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凤家了!”凤羽珩微仰起头,鼻子有些发酸,眼里竟也有些晶莹溢出。她觉得很可笑,“班走,你说我为什么会哭?是为凤家吗?”
  
  暗处,班走一闪而现,就站在她的身后,无声无息的陪着,却不说话。
  
  凤羽珩苦笑,“算是为了凤家吧!毕竟我也是姓凤的,如果一家子人能好好过活,谁又愿意落得如今下场?莫非真以为我喜欢众叛亲离吗?莫非真以为我喜欢无父无母无兄无姐吗?但凡他们待我有一点点真心,我都会数倍的回报而出,这个家,也不至于落到今日下场。”
  
  她吸了吸鼻子,转头又往凤瑾元那里看了去,这个父亲一点都没有当日模样,瘦得像根竹竿,也老得像是五六十岁的老者,而事实上,凤瑾元也不过四十左右,正值壮年。
  
  “听说他想跟夫人葬在一起。”班走终于开了口,却是说出从将士那里听来的一件事,“他曾不只一次地说过,生时不能好好待夫人,死后就算在她身边做个鞍前马后侍候的人,也是好的。甚至跟殿下也提过想要跟夫人合葬,但殿下没应。”
  
  凤羽珩失笑,“没应就对了。我并不希望母亲故去之后还要再与他凤家有任何牵连,他能送母亲最后一程,便是他二人缘份的尽头。活着的时候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死去了为何还要再继续纠缠呢?”
  
  “那如何处理凤瑾元的尸体?”班走问:“沙平城就只有城东那处可以埋人,夫人葬在那里,他就不能再去了。”
  
  凤羽珩想了想,说:“烧了吧!烧出骨灰来装到瓷罐子里,着人送回京城,就……就交给粉黛。”
  
  班走一愣,“就凤家那四小姐?她还不得把骨灰给扬了?她恨凤瑾元恨得天天盼着将人挫骨扬灰,这要是给了她,那可是主动送上门的。”
  
  “扬了就扬了。”凤羽珩对于这种事并没有古人那般介意,在后世,选择将骨灰扬入大海的人也比比皆是。“粉黛若好好葬了,也算全了他们这一世父女情份。若是真的扬了,就算是凤瑾元为他四女儿做的最后一件功德吧!扬了骨灰,解了心结,从此,也了解了凤家这一世恩怨……也好。”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