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02章 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信是凤羽珩写的,送到了六皇子玄天风那头,因为这封皮儿上写了是给想容的,这才又转送到绣品铺子。

来送信的是玄天风身边的随从,进来之后将信递给想容,一偏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旁边站着的玄天奕,不由得大吃一惊,怔怔地问了句:“四殿下,您该不会是从京城里逃出来的吧?”

玄天奕气得一巴掌就往那随从头上拍了去:“逃什么逃?你有听说逃难还要逃到这种地方惹人眼的吗?”

“那您怎么会在这儿啊?”那随从抱着头一脸苦色,“谁不知道您被皇上罚了拘禁,别说京城,就是连府门都不能出,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

“就是父皇让我来的!”玄天奕沉着脸道:“凤家三小姐是我的师父,师父都跑了,我这当徒弟的能不追着来么?不然谁教我手艺?放心,就这么跟你家六殿下说,他要不信就往京城里写道折子问问,看是不是父皇点了头让我来的。哦对了,记得让我那六弟到这头来看看我,四哥来了,他怎么说也该有所表示才对。”

小随从诺诺地点了点头,再问想容:“三小姐看信中有什么要事吗?要是没有的话,奴才就回去跟殿下回禀一声,要是有,奴才也跟殿下回禀一声,好商量着办。”

本来是挺平常一句话,可再看想容的表情,却突然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一脸凄哀。玄天奕和小随从都纳了闷,不明白这是咋回事,玄天奕到是比较痛快,直接把那封信从想容手里夺了过来,然后看了一眼,随口对那随从道:“哦,没什么事,死人了而已,凤瑾元死了。”

那小随从合计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由得乍舌。凤瑾元,那不就是济安郡主跟凤三小姐的爹么!虽然听说关系不咋地,可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这突然就死了,难怪凤三小姐这个表情。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到是玄天奕给他解了围,赶着人到了门口,边开门边道:“回去就跟你们六殿下实话实说,让他也不用惦记这头,一切有我在呢。”说完,把小随从一推出门,再砰地一声把铺子大门关好。

这封信总的来说是凤羽珩在向凤想容报丧,凤瑾元和姚氏的死因,以及临死之前的转变,凤羽珩到是很公道地描述了出来,不过并没有表达自己任何观点,而是让想容自己去想,也是得看她对那个父亲还有多少感情在。

玄天奕送走小随从之后,默默地回到想容身边,又默默地打发了跟着自己来的侍卫还有想容身边的丫鬟。直到铺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他这才开口道:“你要是心里难受,就哭出来,死了爹是应该哭一哭的,虽然你那个爹实在不怎么地。”

凤想容也知道凤瑾元这个爹不怎么地,但那到底也是她的父亲,她想,自己是应该哭一哭的吧?情绪酝酿了老半天,再抬手往眼睛上抹一把,却发现还是没有半滴泪水掉下来。她无奈,面露苦色地道:“哭不出来,我是不是挺冷血的?”

玄天奕摇头:“是凤瑾元自己作成这样的,怎么能怪你。不信你再写信问问你二姐姐,问问她在凤瑾元死的时候流没流泪。”

想容苦笑,“肯定是没留的,二姐姐跟父亲的关系更僵一些,父亲对二姐姐做的那些事,简直都不配让二姐姐再称他一声父亲。不过也算他有些福份,临死前还有二姐姐在身边,原本我以前他跟姚夫人还有那个傅雅一起去了南界,就算是死,身边都不会有个收尸的呢。”想容说着,又往那信上看了看,“二姐姐说他临死之前番然悔悟了,可惜太晚,那样的道理若是他早点明白,凤家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这样。你不知道,其实凤家以前还是挺好的,但那种好只限于二姐姐被送到西北之前,只限于姚夫人还是凤家主母的时候。后来主母换做沈氏,就一切全变了。”

她长叹一声,心头无数感慨升起,一时间,从她记事起,有关于凤府的记忆悉数涌来,到是逼出了几串泪珠。

玄天奕不太会哄劝哭泣的女人,依稀记得以前那步霓裳也在他面前哭过几次鼻子,他是咬着牙忍,最后忍无可忍拂袖而去,却始终不肯开口劝上一句。可是现在想容在哭,他却忍不住抬起胳膊,用袖口把她的眼泪给擦了擦,还很是自然地说了句:“别哭了,都过去了,以后不就有好日子过了么!”

想容的哭法跟步霓裳不一样,步霓裳那是一边哭还要一边撒娇,一边撒娇还要一边抱怨。想容就是在那里干坐着,身板儿直直的,没有声音,眼泪颗颗落下,像珠子,看似不动声色,却又格外的惹人心疼。

玄天奕觉得他是真的心疼了,却又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劝,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要不我给你唱首曲子吧?”

想容“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因为凤瑾元离世而引发的感伤也冲淡了不少。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并不是伤心,只是血脉亲情的原因,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出来,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跟心情到也没多大关系。可是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让我不至于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时候还是独身一人,那样才叫凄凉呢!”

玄天奕这才又笑了起来:“对嘛!我小师父就应该开开心心的,凤瑾元活着的时候都没给你好日子过,他死不死的对你能有什么影响呢?左右凤家都这样了,跟没了也没什么区别,依我看,不如把你娘亲也接到这边来,不是说凤羽珩给你们备好了宅子么?接过来你们娘俩一起住,多好!”

想容这才反应过来,“对啊!父亲死了,我娘亲是妾室,不入档,不入族谱,如今自然也就自由了。”她总算是有了些动力,琢磨着把安氏接到济安郡的事。

玄天奕见她又恢复了神彩,这才笑眯眯地点点头,表示很满意。凤瑾元死了?这很好,那老东西他一早看着就不顺眼,还想着那老不死的若是再欺负他家小师父,他不在意自己动手送其上西天。“你不用着急!”玄天奕美巴滋儿地跟想容说:“待明日一早,我就派人回京里去,把夫人给接过来,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

想容这头来了个混世的四皇子,日子到也是过得热热闹闹,而京城那头,凤粉黛也收到了凤羽珩从南界送回来的信。与信一起到的,还有一只瓷罐子,里头是凤瑾元的骨灰。

凤羽珩给粉黛的信更是简单,只平铺直叙地说了凤瑾元生前死后的一些事情,到是一齐寄来的另外一封信比较饱含深情。那是凤瑾元临死前写给粉黛的,那晚与玄天冥喝酒,交给了玄天冥,托他送到粉黛手里。

信上声情并茂地让粉黛能看清楚形势,能多想想从小长到大的凤家,想多顾念一下骨肉亲情,不要再跟她二姐姐做对了。更是告诉粉黛,只有跟着她二姐姐才能过上好日子,才能安安稳稳地走完下半生。

粉黛看这两封信时,面上都是没有一丁点表情的,就好像是在看着陌生人的来信,与她没有半点关系。身边丫鬟冬樱到是问了句:“小姐,信上说的是什么?”

她这才淡淡地应了句:“也没什么,就是告诉我说,凤瑾元死了。”

“什么?”冬樱大惊,“老爷他……死了?”

“恩。”粉黛淡淡地道:“别大惊小怪的,早晚的事,就冲他那么个折腾法,不死才怪。哼!”她站起身来冷哼道:“投靠八皇子?去帮个假女儿?亏他想得出来干得出来!放着我这个也是皇子正妃的亲生女儿他不管,去管个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的假女儿,这种人不死还活着干什么?要我说,他还死晚了,应该早早的就死掉,也省得污了凤府名声。”

说完,又很是失落地笑了两声,自嘲地道:“凤府?如今哪还有什么凤府,这座府邸曾经我以为是那么小,刚搬过来的时候还觉得窝囊。可现在再看,却又觉得那么大,我一个人住空荡荡的,纵是有再多的下人,也换不回凤家曾经的兴荣。冬樱!”她叫着身边丫鬟,“明日你就着人把门口的匾额摘下来吧!这里已经不再是凤府了。”

“那要换什么上去呢?”冬樱也是有些感伤,这么大一个家族,就这样说散就散了?

粉黛却想不出换什么上去,便只道:“先空着,什么也不用挂,等我想好再说。又或者干脆以后也别挂了,京里人多数也都知道这府里住的是什么人,我与外人也甚少往来,上门的除了熟客之外基本没有,一块匾额,可有可无。”

冬樱想再劝她两句,便道:“那万一以后三小姐或者是二少爷回来了呢?还有安姨娘,小姐要不要再斟酌斟酌?”

“她们?”粉黛苦笑,“她们不会回来的,放心吧!这里早就只剩下我一个了,凤家早就已经不存在,咱们就算放火把这宅子给烧了,都不会有人多言半句。”她有些失神,跌跌撞撞地走到院子里,看看四周,突然大笑起来。半晌,又道:“以前我总是幻想着凤家唯我独尊,所有人都围着我转,我终有一天会把她们一个个的都踩在脚下!如今,凤家果然唯我独尊了,却没想到竟是这般光景。原来,得到就意味着失去,那如果我想要的再多一些,又会失去什么呢?”

她目光阴冷,双眼眯缝起来,突然又冲进厅堂,抱起凤瑾元的骨灰罐子就往外走,一直走到大街上,竟是将那罐子高举起来,狠狠地摔到地上。

忽有风来,把那一捧骨灰吹得一粒不剩。

“生前都没留住,死后我也不要他!扬了!从此一了百了!”粉黛果然如玄天冥所说,将凤瑾元的骨灰,给扬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