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05章 九殿下给的巨大惊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最快更新小说免费阅读!
  
  凤羽珩再出来时,良人锦制成的凤袍在身,五宝做成的喜鞋着地,头上盖着盖头,到是掩去了那黄水晶制成的凤冠。
  
  人们虽说没能看到济安郡主扮上喜妆的样子,可热烈的情绪却是更加高涨。百草堂对面是家酒馆,酒馆老板早在凤羽珩去梳妆的时候就吩咐厨子做了一碗热汤面,此时亲自端了过来,对着玄天冥说:“九殿下,咱们南边儿的风俗,新娘子出门前都要吃一口面条的。小的就是对面酒馆的掌柜,特地做了碗面端过来,郡主要是不嫌弃,就吃上一口,讨个彩头吧!”
  
  玄天冥没说什么,到是一直跟着他的白泽上了前,将那面条端了过来,然后道谢,转身的工夫却已经快速的验了毒,确定没事之后才端到凤羽珩跟前,笑着说:“王妃,吃一口吧!”
  
  凤羽珩点点头,在忘川的帮助下吃了一口,算是成全了南界这边的风俗。
  
  百姓们见她吃了面条,面上笑意更甚,又说起了吉祥话,直到凤羽珩坐进喜轿里,直到玄天冥带着迎亲的队伍一直走出了南城门,城内这才算消停过来。不过人们的热议却没结束,九皇子与济安郡主的这一场大婚,对于兰州城的百姓来说可是件大事,特别是玄天冥还派出了那么多别致的红包,人们拆开来一看,里头的东西居然那样好,一个个乐得都合不拢嘴了。
  
  凤羽珩坐在喜轿里,听着外头的鼓乐吹打,轿子缓缓前行,随着队伍出了南城门,步步进入大漠地带。穿过边南,走在通往沙平城的路上。
  
  忘川黄泉伴在轿子右边,那媒婆在轿左,此时正透过窗子跟凤羽珩说:“郡主,老奴就是个普通的媒婆,九殿下说成亲就要万事做足,虽然在南界不能跟京里比,但该有的也还得有,这才让老婆子过来充个场面,郡主别嫌弃就好。”
  
  凤羽珩哪里会嫌弃这个,更何况这媒婆虽然看上去是媒婆的装扮,不过面相很是不错,也没有些个陋习,说话也算有礼,是合她心意的。于是她笑笑,回话道:“多谢婆婆能来全了这一场婚事,本郡主过后自会有赏。”
  
  “哎哟这可不敢要!”那媒婆赶紧道:“九殿下已经给了老奴赏钱,挺丰厚的一笔,老奴万万不能再要郡主的了!”说完,再不提这个话,开始说正事:“郡主,您跟殿下的大婚喜堂设在绝平城,但新人不走夜路,所以咱们今晚先在沙平城休息,明日一早再从沙平城往绝平城去,正赶得上天黑之前举行大婚仪式。”
  
  凤羽珩这才知道,原来今日还不能大婚啊!
  
  媒婆似乎意识到她的情绪,赶紧又道:“殿下说了,没能在郡主及笄之日完成大婚仪式,是他的一个遗憾。不过在沙平城那头也有惊喜,相信郡主到了之后不会失望的。”
  
  这媒婆只说有惊喜,可对于这惊喜是什么,却是任凭凤羽珩如何问她都不说的。坐在轿子里的人心就长了草,一路上就在那合计惊喜到底是什么啊?可惜,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出个究竟来。
  
  迎亲的队伍在傍晚之前进了沙平城,才一进城,就听到忘川黄泉发出的一声又一声惊呼,惹得凤羽珩都想掀了盖头掀开轿帘去看了,却被那媒婆生生拦住:“郡主,不能揭,这盖头虽说不用一直盖着,可好歹也得进了沙平城的临时宅院里才能摘下,明日还得再盖上呢!”
  
  “忘川黄泉!”她没理那媒婆,只叫着自己的丫鬟:“你们俩个诈唬什么呢?到底怎么回事到是跟我说说啊!”她急得够呛,这种只能听不能看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忘川黄泉这二人显然已经惊讶到了极点,以至于对于自家小姐的问话都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就做答,直到凤羽珩问了第二遍,这才听黄泉说:“小……小姐,你一定想不到,这场面你绝对想不到的!太让人震惊了,奴婢简直不敢相信九殿下居然做到了这些!”
  
  忘川也跟着道:“没错,简直难以置信,小姐,这绝对是惊喜,货真价实的惊喜!”
  
  这两人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凤羽珩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她到底养了两个什么丫鬟啊,关键时刻成心与她为难么不是!她气得坐回轿里,嘴巴鼓鼓的,喘出的气把个红盖头都给吹得翘了起来,可惜,还是看不到外头光景。
  
  不过到也不用一直这么郁闷下去,队伍再往前走,外头渐渐地就有更清晰一些的声音传来,她听到有个女子正笑着在说:“你们猜猜看,阿珩看到咱们是会哭还是会笑?”
  
  这声音一入耳,凤羽珩几乎没把持住,在轿子里直接就站了起来。然后“砰”地一声撞了头,不得不又坐回去。外头那媒婆一脸无奈地道:“郡主您可得小心点儿,轿夫们就算抬得再稳,也禁不起您在里头一直这么折腾啊!”
  
  可凤羽珩能不折腾么?要不是今儿日子特别,她真的要冲出去了,因为刚刚那声音,她真真切切地听了出来,是玄天歌!那是玄天歌的声音!天歌来了吗?来到南界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就是玄天冥所说的惊喜?她面上掩不住的喜色,两只手拧着袖口,欣喜得不得了。
  
  可这还不算完,就在玄天歌那一嗓子亮完,很快就又有熟悉的声音接二连三地传了来——“当然是会笑,不过那也是带着泪的笑,喜极而泣懂不懂?”
  
  “哎我说你们小点声,可别让阿珩听着了,九殿下说要给她个惊喜的,听到了就不好玩了。尤其是你,天歌!你声音最大。”
  
  “你以为你声音小啊?咱们这一路跟着喜轿走,阿珩要是再没听到,那她可就不是阿珩了!”这人说完,突然就冲着喜轿里喊了一声:“阿珩!有没有听到我们说话!我们特地从京城过来给你添妆的!”
  
  凤羽珩的眼泪事下子就涌了出来,面上还挂着掩不去的笑,眼泪就那么飙出,痛快,欢喜,也窝心。
  
  她听出来了,玄天歌、风天玉、任惜枫、白芙蓉,她在京城最好的几个姐妹,居然全都来了。这是玄天冥给她的惊喜吗?真的是太惊喜了!
  
  她只顾着哭,没及时回话,到是那媒婆开了口:“哎哟,这几位小姐哎!新娘子是不能在轿子里跟你们答话的,可不能坏了规矩啊!”
  
  就听玄天歌又道:“哈哈哈哈!规矩?别逗了,跟了我九哥,哪里还讲得什么规矩,我九哥就是这天底下最不守规矩的人。不过罢了罢了,今儿是阿珩大喜的日子,总得圆圆满满的,咱们不言语就是,赶紧的快,快快进宅子里去,阿珩,我们可都想死你了。”
  
  她也想她们,凤羽珩的心砰砰地跳着,直觉告诉她,玄天冥的惊喜可不止这些,也许就在前头、就在今晚要临时落脚的宅子里,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她。
  
  凤羽珩所料没错,她在宅子门口下轿,由人搀扶着过了门槛,玄天冥亲自把她接了过来,牵着她的手就往后院儿走。因为今日不拜堂,所以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到了里屋,他将凤羽珩头上的喜帕揭了开,就想拉着这丫头出去看看。却不想,凤羽珩一把就抱住了他,呜呜地哭了起来。
  
  玄天冥都被她哭蒙圈了,合计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试探地问:“是不是感动了?哎呀珩珩,你要相信本王,本王说过会在你及笄之日娶你过门,就一定说到做到。不哭了啊!”
  
  谁知凤羽珩哭的根本不是这个,她抽抽鼻子说:“你太用心了,居然把天歌她们也请到了南界来。我还在想着婚是结了,可身边都没有熟悉的好姐妹祝福,也没有亲人在场,心里总是难受的。”
  
  玄天冥愣了愣,却是笑道:“就哭这个?那你现在可是哭早了。走吧!随本王出去转转,就在这宅子里,你看看本王为你准备的惊喜可还满意否?”
  
  凤羽珩就这么红肿着眼睛被他拉出了屋子,直到走出自己的小院儿来到正厅,这才发现正厅里坐满了人,一个一个都是她认得的。玄天歌、风天玉、任惜枫、白芙蓉、大舅母许氏、二舅母秦氏、妹妹凤想容、居然……还有弟弟凤子睿和三舅母苗氏。再往另一边看,四皇子玄天奕、七皇子……玄天华。
  
  凤羽珩的眼泪再度汹涌而出,再也忍不住,站在当场掩面而泣。
  
  凤子睿最先扑到她身前来,抬手给她擦泪,一边擦一边说:“姐姐不哭,姐夫说了,成亲是大喜事,可不兴哭的。你看,子睿都来啦,姐姐想不想子睿?”
  
  想!她怎么能不想!特别是在姚氏和凤瑾元都离世之后,她对这个弟弟就更加疼爱和想念。一把将小子睿揽在怀里,什么形不形象的全然不顾,哭得那叫一个肆意。
  
  她哭,子睿也哭,这姐弟俩就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一发不可收拾。
  
  终于,许氏几位舅母看不下去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上前道:“阿珩,子睿,你们听话,不哭了啊!虽说今日不拜堂,可也是阿珩及笄的日子,是好事,不能这么哭的。”
  
  可凤羽珩哪里听得进去,哪里收得住眼泪,这段日子她死了娘亲,死了父亲,心里头一直就有一股子火压着,眼下见着这么多亲人,自己又穿着喜袍,时间特殊,地点特殊,场面也特殊,她这眼泪一开就收不回去,干脆抱住三位舅母一起哭。
  
  玄天冥往后退了两步,无奈地摊了摊手,自家媳妇儿一个人还好哄,可这么多人一起,他真是无能为力啦!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