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07章 她是凤羽珩,无可取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大哭竟愈演愈烈,从凤羽珩一个人哭,到她抱着子睿哭,再到抱着三个舅母哭,然后想容加入进来,玄天歌四姐妹加入进来,忘川黄泉跟着哭,到最后,竟是这正厅里所有的女人都齐声痛哭。那哭声震天响,听得宅子里的丫鬟小厮都跟着掉眼泪。
  
  玄天冥很是头痛,他从来不知道自家媳妇儿的眼泪可以流这么多的,他想劝,却又不知该如何劝起。到是四皇子玄天奕比较有经验,他告诉玄天冥:“不用劝,她们哭够了自己了停了,你越劝她们哭得就越欢,保不齐要哭上一宿呢!”
  
  一听说没准儿能哭一宿,玄天冥几乎崩溃了,到是七皇子玄天华比较务实一些,他开口对许氏道:“姚家大夫人,不是说还要给阿珩举行及笄礼吗?”
  
  这一句话到是提醒了许氏,她赶紧往脸上抹了一把,好不容易把眼泪给收住了,然后拉着凤羽珩的手道:“对,还要行及笄礼的,我们阿珩及笄是大事,不能随随便便糊弄着过。”
  
  许氏这样一说,众人也都随声附和,子睿更是道:“及笄是女子一生中除出嫁之外的头大事,这是先生说的,子睿都记着。”
  
  凤羽珩捏捏子睿的脸,看着这个弟弟一年比一年出息,十分欣慰。她对许氏道:“虽说及笄是大事,但咱们现在远在南界,也不必有太多规矩,简单操办一下就行吧!”
  
  她说简单操办,可是许氏哪里能同意。再加上玄天冥这头也早就有准备,于是凤羽珩这个及笄礼办得那叫一个风光热闹。
  
  虽然在兰州城那边穿上了嫁衣,可头发却是直接放在脑后没有绾成髻的,当时忘川就说,小姐毕竟还没有行及笄礼,虽说九殿下来迎亲了,但差了这么一个环节奴婢心里总是不舒服。咱们不能自己轻视了自己,小姐这个头发不能绾起来,就这么在脑后披散着,奴婢会想办法把凤冠带好,不会影响出行。所以直到现在,凤羽珩都是没有绾发的。
  
  秦氏和苗氏再加上凤想容陪着凤羽珩一起回到她的房间去换装,许氏则留在前厅那头张罗着一会儿的仪式。专门为及笄礼准备的新衣裳一早就送了过去,直到这时凤羽珩才知道,自己对于古代礼仪还是所知太少,原来这及笄的衣裳也是大有讲究。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要换新的,而这新的衣裳就叫做冠服。
  
  这套衣裳是几位舅母亲自准备的,桔色,既然不素气,也不像大婚礼服那样喜庆。秦氏说:“这是在京城的时候就做好了的,我跟你大舅母往济安郡去时就一直带着,可你后来张罗着去南界,咱们怕一提起及笄就会让你想到大婚之事,怕你心里不好受,这才没告诉你。没想到九殿下心思这么细腻,不但在你及笄之日去接了亲,还提前派人往济安郡去,悄悄的把咱们都接了过来。”
  
  苗氏也道:“是啊!不但去了济安郡,还去了京城和萧州。我一直在萧州陪着子睿那孩子,听说是要来南界参加你的大婚,可是高兴坏了。对了,我临来时回了趟京城,家里那头也有人派人去请老爷子和你的几位舅舅以及表哥,但老子爷子说了,大婚礼行在南界,京里头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就不往南界来了,留在京里,就在你大婚当日姚府上也要大宴宾客,当做嫁女儿一样的大办。”
  
  凤羽珩听得阵阵心酸,其实她很希望在自己出嫁时爷爷能在身边,但想想爷爷那个岁数,从京城再往南界折腾也是要命,既然京里也要热闹热闹,留在京中也好,只是可惜活了两辈子,爷爷都没能亲眼看到她这个孙女出嫁。
  
  几人一边说着,想容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她赶紧用手抹了一把,然后才道:“九殿下是真的心细,来接两位舅母的时候竟然把我也接上了,二姐姐,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男子能对女子好到这种程度。以前我亲娘就说过,一个男人对女人好不好,不是看他给了女人多少银子,而是看他肯为这女人花多少心思。这么多年了,九殿下对二姐姐的心意咱们都是眼睁睁看着的,想容始终记得当年九殿下往凤府下聘礼时的场面,凤家多少年没吃过那样的亏了,御王府的震慑是想容第一次看到凤家人吃蹩。”
  
  想容提起当年往事,凤羽珩听了也是阵阵唏嘘。总觉得时光过得忒慢,却没想到细细一算,这一晃竟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秦氏和苗氏没经历过当时的场面,但是往南界来的这一路上跟想容坐在一辆马车里,几人闲时聊天,聊的都是凤羽珩这些年在京中的经历。想容还特地说起那场大聘,说得二人也是连连感叹。以前只觉得姚家男儿重情义,却没想到,皇室儿郎竟也能把感情看得这般重。
  
  再想想,秦氏又说:“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皇上与云妃的事咱们多少也知道些,就冲着这份情义,他的儿子也差不到哪里去。”
  
  说起皇家儿郎,凤羽珩到是想起一个人来,不由得冲着想容眨眼:“我可是看到四殿下跟着一起来了,你可别告诉我他是从京城跟着七哥一起过来的。”
  
  一提起四皇子,想容的眉心又攒了起来,到是秦氏笑呵呵地说:“哪里能是从京城来的,四殿下是从济安郡出的发,跟着咱们一起。人家为了找师父追到了济安郡来,偏偏咱们家这个傻丫头啊,还不理解人家的一番心意。”
  
  凤羽珩就知道那四皇子对想容有心思,她也没太拦着,总的来说,自打上次三皇子逼宫一事落败后,这四皇子慢慢的也转了心性。一开始她觉得可能是装的,可是观察了一阵,又发现不是。玄天奕其实骨子里就没有多少反骨,从前多半是受老三的蛊动,再加上跟步家订亲,步家再三五不时地灌输些什么思想,慢慢的就把人给带偏了。但实际上,玄天奕是个挺没主意的人,他对皇位并没有多少野心,是属于能闹腾起来,也能安静下来的类型。
  
  如今人家既然已经选择安静生活,在她看来,如果能好好对想容,到也是不错。虽然没了王位,但皇子的身份还在,当初天武帝说是贬为庶民,那到底是他儿子,就凭那老皇帝对感情的看重,怎么可能让儿子受苦。就冲着玄天奕如今的生活就知道了,王不王位的,也没有什么影响。
  
  凤羽珩带着希望地看着想容,可惜,想容对这事儿始终不太上心,每次提到玄天奕都是一副“他很麻烦”的表情,秦氏有心再说几句,可看到想容这样子,到嘴边儿的话不得不又咽了回去。毕竟不是自家女儿,说得太多不好。
  
  凤羽珩到是觉得这事儿现在也不急,想容还小,再等几年,两人多些接触,自然而然的发展,会更好一些。更何况,她心知肚明这丫头心里头有玄天华的影子在,硬塞一个玄天奕给人家,也是没地方装的。
  
  她拉了拉想容的手,摇了两下说:“别多想,就当多出来一个朋友。你们亦师亦友,对你来说没什么坏处的。”
  
  想容总是更听凤羽珩的话一些,当下开心地点了点头,还说了句:“左右他也不是很招人烦,就当是个跟屁虫吧!”
  
  在场几位也是汗颜,只道凤家的女儿就是有个性啊,堂堂皇子,说人家是跟屁虫。不过再想想那四皇子玄天奕,到也真有点儿跟屁虫的架式。
  
  凤羽珩这边换好衣裳又重新改了妆面,换了首饰,足折腾了近一个时辰才走回前厅。
  
  前厅这头,所有宾客都在座,个个欣喜地看着凤羽珩的到来,面上都是笑意盈盈。及笄礼由许氏主持,她代表家中长辈,亲手将凤羽珩脑后的头发绾成了一个髻,然后再用一块彩布将那发髻包住,再将事先拿在手里的一枚簪子插入到发髻里头,然后大声道一句:“凤氏羽珩,年十五,许嫁,笄而礼之。”这及笄礼就算达成了。
  
  做为观礼宾客,此时纷纷上前,向凤羽珩道贺,并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凤羽珩笑盈盈地将礼物一一接过,再转到身后丫鬟手里,然后一一道谢。
  
  玄天歌送礼时在她耳边小声说:“及笄礼也就这么回事,明日晨间咱们帮你添妆,到那时才是大礼。”
  
  仪式过后,宅院大宴,男宾一桌女宾一桌,男宾人实在是少,后来,军中几名将领也跟着上了桌,算是凑个热闹。
  
  凤羽珩觉得自己就跟做梦似的,许氏说:“及笄了就是大人了,明日出嫁后,你就不只是济安郡主,还是真真正正的御王正妃,将来回了京城,是要住到御王府去的。”
  
  她这才反应过来,也才刚刚意识到成了亲之后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不能再住在她的郡主府了。
  
  不过秦氏宽慰她说:“阿珩也不必担心,九殿下是皇子,你的公婆都在宫里头的呢,外头的事儿人家不管。嫁过去你就是当之无愧的主母,上没有公婆约束,下没有些个姨娘小妾的添堵,该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
  
  玄天歌也道:“就是,依我九哥的性子,怕是你的日子会比在郡主府时过得更自在呢!他那人最是不讲规矩,府里的下人也早都习惯了,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给你气受的。你看,我算是唯一一个小姑子,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呀!”
  
  一顿饭,吃得甚欢。女眷这边是先用完的,许氏送凤羽珩回了房,让她好好休息,明日还要早起。其它人也不再去打扰,都回了各自的院子,只是凤羽珩却根本睡不着。想要到院子里转转,一推开房门,却见院子入口处的回廊底下,正站着个白衫公子,衣袂飘飘,一身仙气……
  
  玄天华做事向来有分寸,他不会自作主张出现在大宅后院儿,更不会自作主张来到待嫁新娘的面前。当凤羽珩看到他时,他立即开了口来,说:“冥儿让我来同你说一声,他还要在前院儿多陪一会儿。”
  
  凤羽珩点点头,没深究什么,只是从房间走出,接过了忘川端过来的茶盘放到院子里的藤桌上,亲自泡了两碗茶,再将其中一碗递到玄天华面前:“七哥,喝茶。”
  
  玄天华淡笑接过,到是一饮而尽,凤羽珩笑他说:“是喝茶,不是喝酒,怎的这样急。”说完,又倒了一碗过去。
  
  这次玄天华却没喝,只是拿在手里,盯盯地看着她,眉间有淡淡的愁绪,并不明显,凤羽珩却依然看得出来。只是她不说,对于玄天华的心思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却也从来都不点破。
  
  “七哥远道而来,阿珩谢谢七哥。”她半低下头,声音里也带着淡淡的哀愁。从打来到这个世上,她心里就只有玄天冥一个,可是若论起心疼,却非玄天华莫属。这个若仙一样的人也不怎么的,总能牵起她心底一股隐忍不发的悲戚,她不知道悲从何来,明明是一个让人一眼看去便如沐春风的人,何以她总是控制不住地为他悲伤?“七哥是哪天到的?”
  
  玄天华说:“昨天。”
  
  “哦,昨天。”她想着,昨天她还在百草堂坐堂看诊,却是没听说有车队从兰州经过。玄天华肯定是跟玄天歌她们一起来,那么多人,兰州城不应该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我们绕了城,没对穿兰州,冥儿说要给你个惊喜……阿珩,明日七哥为你们主婚。”他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里打了些颤。
  
  主婚,七皇子玄天华来做最合适不过,凤羽珩露了笑意,“谢谢七哥。”
  
  “谢了两回了,咱们之间哪有那么多客气。”玄天华看着她,总是忍不住收回目光,几次都劝着自己是该离开回到前院儿去了,脚步却移不动。就当最后送她一程吧,道个别,能看着这个丫头幸福,才是他心中最终所愿。“冥儿会待你很好,放心跟着他走吧!”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而后转身,再没停留地出了院子。
  
  凤羽珩在院中站了许久,直到忘川过来叫她,她才回过神来。忘川皱着眉,也是轻叹了一声,并没有过多地表达什么。七皇子的心思她不难看出,可是那又能如何呢?这世上总是有些先来后到,每个人的出场顺序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换了位置结局就都不一样。七殿下再好,到底是比九殿下晚了一步。
  
  “明日还要起早往绝平城去,小姐还是早点歇息吧!奴婢把沐浴的水都备好了,小姐泡一泡,解解乏。”
  
  凤羽珩没说什么,转身回了屋子,直到泡进浴桶里,才觉出这一天下来也是疲累得很,泡在水里都想睡觉的感觉。她不知道这些人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会是什么样子,在这个年代一直到老吗?儿孙满堂?看着玄天冥一天一天长出白胡子白头发?就是不知道他眉心的那朵紫莲会不会也跟着变了白。
  
  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起来,好像那样的日子也不难想像,只要她嫁给他,两人携手同行,总有一天要一起慢慢变老。只是……她想像不出玄天华的未来,想像不出那个人满头白发的样子。好像玄天华的形象就一成不变地定格在这岁月之中,任凭世事变迁,他都是那个若仙之人,总是站得远远的,观望着这世间一切……
  
  一夜无梦,次日寅时末,凤羽珩就被两个丫头从床榻上给拽了起来,然后迷迷糊糊地给按到脸盆边上开始洗漱。直到脸都洗完就准备给她化妆了,她这才一个激灵叫了起来:“不要!”
  
  两个丫头吓了一跳,黄泉脱口而出:“不要什么?小姐,您这个时候再要逃婚可是来不及了呀!乖乖的听话,再过一日,咱们就该改称呼您为王妃了。”
  
  忘川也笑着说:“记得奴婢跟黄泉刚到凤府时就是跟您叫王妃的,是您说在凤家要低调,不要落人口舌,这才叫了这么多年小姐。如今小姐小姐的叫习惯了,又要改回王妃,到是有些拗口。”她一边说,又一边试图把手里的胭脂往凤羽珩的脸上招呼。
  
  凤羽珩赶紧将她们这动作给拦下,开口道:“你们先出去,在外头等着,化妆这个事儿我自己来,绝对比你们化得好看!”天知道她有恐惧古代人的浓妆化法,这些年每每有宴会什么的都是她自己在空间化的,从来不敢让这些丫鬟们动手。更何况今日大婚,她早就想过,在自己大婚当日定要化个像样的新娘妆,古代这些胭脂绝对是碰都不能碰的。
  
  忘川黄泉也知道凤羽珩会自己鼓捣些妆面出来,可今日不比往常啊,往常的宴会凤羽珩妆化得是好看,但跟大婚妆比起来就素淡太多,黄泉不放心地道:“小姐,今儿可是得浓艳一些,这样配着大红喜袍才好看。”
  
  凤羽珩点头,“放心吧!你们先出去,大不了我画完了你们再进来补补。”
  
  听她这么说,两个丫头也就放了心,双双退了出去。见人一离开,凤羽珩马上就闪身入了空间,将化妆品都摆了开,从爽肤水到精华液,认认真真地给脸部打好了妆底。然后也不多留,带着一堆彩妆出了空间,直接把两个丫头又给叫了进来。“你们用这些来给我化。”
  
  她自己不是化妆高手,平日的淡妆还成,今日大婚,怎么也得有些古时特色。但妆底是自己打的,凤羽珩对于自己打底的手法还是十分满意。再看着两个丫头新奇地看着那些化妆品不会用,便又耐心地讲解了一遍。
  
  忘川黄泉也是聪明丫头,很快就领会了使用方法,到是用这几套后世的彩妆给凤羽珩化了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妆出来。忘川不由得感叹:“小姐的这些胭脂是真的好,比绝平城的铺子里卖得那些还要好很多。”
  
  凤羽珩开在绝平城的百草香也卖这些玩意,但多半都是些零散的,没有她留用的这套好。今日大婚,她心情不错,当下就答应这两个丫头:“明儿一人送你们一套。”左右东西有的是,只要这套拿出来隔一会儿不放进去,里头就会自动再生成一套。她用意念往空间里扫了一眼,很好,现在已经生成出新的出来了。
  
  妆面化好,很快地,许氏等人也都到了。玄天歌带着一众姐妹上前来给凤羽珩添妆,许氏也趁机告诉凤羽珩:“你头上戴的黄水晶凤冠可是出自白巧匠之手。”
  
  凤羽珩点点头,看着白芙蓉道:“我就知道,这样的东西这天底下除了白伯伯之外,再没人能做得出来。”
  
  白芙蓉笑嘻嘻地说:“你喜欢就好,我跟父亲现在也算是白手起家,家里有些家底是不假,但跟天歌她们实在没法比。我跟你说”她一边说一边指着玄天歌几人抱来装礼物的木盒子道:“这里头她们可是下了血本的,那种东西我可给不起。”说着,又把自己手中的木盒递了上去:“给!这满满一盒子都是我爹特地为你打的首饰,什么都有,你以后留着慢慢戴。”
  
  玄天歌几人也不计较她的呛白,只是对凤羽珩说:“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咱们姐妹的心意。我们只希望你今后能过得好,其它的什么都不图。你这是嫁给我九哥,我心里有数九哥的家底,所以到是找了些奇珍宝物,但银钱上就没给你添什么了。可等这几个丫头以后出嫁,就得多备些金票银票,可是不能让她们吃苦的。”
  
  几人都是互相为对方着想着,凤羽珩也道:“不只咱们,你自己也是。别看现在是金枝玉叶的公主,谁知道以后要嫁给谁呢?放心,咱们互相帮衬,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吃亏。”
  
  姐妹几人手挽着手,心里都是连连感慨。感觉相识还是在昨日,她们还是些成天打打闹闹的小孩子,还整日里惦记着到仙雅楼去吃好吃的。可是一转眼,却都到了出嫁的年龄,难免令人唏嘘。
  
  想容默默地陪在凤羽珩的身边,安氏已经在四皇子的安排下从京城往济安郡去了,想来应该到了,如果安氏知道凤羽珩大婚,应该也会特别高兴吧?她握着手中的添妆礼,觉得有些拿不出手,可是踌躇了老半天,还是塞到了凤羽珩手里,然后说:“原本四皇子给了我些好东西让我来为你填妆,但是我想,咱们是亲姐妹,没必要弄得那么虚假。想容没什么钱,二姐姐是知道的,所以我也没必要拿别人的东西来充门面。这些是我自己绣的,有些二姐姐给的图样,还有些我自己想的图样,就送给二姐姐,以后做做装饰也挺好。”
  
  凤羽珩接过想容的添妆礼,站起身来把这个妹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说:“我们想容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二姐姐都是最喜欢的。放心,二姐姐就是出嫁了,也是你的姐姐。就算是住进御王府,你也是想来就能来的。更何况咱们还有济安郡,可别以为我真的就住到御王府里不出来了。”
  
  众人都笑了,是啊!这是凤羽珩啊!是济安郡主啊!小小御王府里怎能关得住她,她有她的郡主府,她有她的济安郡,她有她的天下,有她的人生。这女子光彩得连堂堂九殿下站在她身边都会有几分失色,即便她嫁了,她也还是她,是那个大顺人们传说中的药王菩萨!是展翅高飞的凤凰!
  
  她是凤羽珩,无可取代!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