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22章 媳妇儿还需要调教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粉黛走出静思宫,外头,五皇子的侍从还在等着送她出宫。见她带着丫鬟出来,赶紧上前紧着催了句:“四小姐可算是出来了,属下一直在外候着,这就带您出宫。”
  
  凤粉黛白了他一眼,很是有几分不满地道:“从前在凤府时,我那二姐姐跟九殿下也只是订了亲而已。可是御王府的人见了那可是热络得很,一句一句王妃的叫着。怎的,到了你们黎王府,就只称呼我一声四小姐?”
  
  那侍从一听这话眉心就一皱,心里很是有几分不乐意,但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只恭敬地答道:“并非小姐想得那般,只是四小姐跟五殿下毕竟还没有成亲,现在就叫王妃怕是会坏了四小姐声誉。要说到济安郡主跟九殿下,当初济安郡主没过门儿就被称为王妃,外头也不是没有人非议的。五殿下不忍心四小姐受那种非议,这才没有吩咐下来改称呼,也是为四小姐好。”
  
  侍从很会说话,这么一说,粉黛到是也想起当初别说是外人,就是她自己也因为这个事儿埋汰过凤羽珩的。于是便也不再计较,只是又对那侍从说:“是等在这里看着我的吧?放心,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在这皇宫里惹事的。我还想好好活着,今后的好日子还要享福,可不会像当初的凤沉鱼那么傻。”
  
  她这样说话,侍从便也不再吱声了,默默地把人送出宫门,看着凤粉黛上了凤家的马车,这才放心离去。
  
  凤粉黛的马车行得不快,车夫早就掌握了她的性子,每次出门都尽可能的多在外头逗留一会儿,不愿意过早地回到那座府邸去。
  
  马车在街道上缓缓行着,冬樱见粉黛心情不是很好,也没吱声,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侍候着茶水。凤粉黛到是在行至热闹街道时将车窗帘子掀了开,往外看去,只觉这京城几年如一日,还是哪哪儿都人多,铺子一间接一间地开,几乎每月都有新冒出头的铺面来。
  
  曾几何时,凤府人多规矩大的时候,老太太并不喜欢女孩子们经常出门,把她们拘得很紧。再加上凤沉鱼要避世,以保神秘,而她跟想容则是庶女,老太太觉得庶女总出去逛大街也是丢人。后来凤家没人了,她自己做主了,却也没了多少逛街的心思。
  
  想来,人就是这样,越是不让你做什么事的时候,你越是想要去做;越是有人跟你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就越想把那东西给争到手。可一旦没有竞争没有拘束,一切也就没有了原来的味道。这就是为什么人多吃饭香的道理,凤粉黛想,这个道理她多少年都没有明白过,如今却是真的明白了。
  
  突然有些理解凤瑾元带着姚氏和傅雅往南界去的心情,重新建立起一个家庭,哪怕是虚假的,却也是一种可以麻痹自己的繁荣。如果可以,她很希望凤府能够回来,那些个活生生的人都能够回来。她长大了,各凭本事出人投地,再跟那些人拼一拼,看谁能笑到最后。
  
  马车再往前就要经过一个路口,凤粉黛突然叫了一声:“停!”然后目光直视前方,一个紫衣一个白衣身影正骑着马迎面而来。她也不知怎的就十分慌张,匆匆对着车夫叫了声:“转弯!快转弯!前头往右弯,绕路回去!”
  
  车夫不明就里,但也不争辩,一打马,直接在路口转了弯去,直到行出好远,凤粉黛才长出一口气。
  
  冬樱不解,问了句:“小姐这是怎么了?”
  
  凤粉黛不吱声,脑子里却依然映着那个紫衣的身影。那个人曾经她追求过的,还是不要命的那种追求,当初年纪小,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居然敢招惹那位。而那位爷也的确是个阴狠角色,她还记得当初被骗到水里差点儿没淹死,要不是有七殿下在,她这条命早就没了。
  
  凤粉黛眼睛一眯,要说六皇子喜欢凤羽珩,那是她蒙的。可若说起七皇子喜欢凤羽珩,这事儿怕是更确凿吧?可是她没有能力去挑拨,更没有渠道去挑拨。六皇子有个拎不清的生母,七皇子却是孑然一身,没有一丝牵挂。
  
  凤府的马车渐行渐远,玄天冥往那方向看了一阵子,冷哼道:“凤家到底还是死不干净。”
  
  身边的玄天华无奈地道:“你怎么总琢磨着让人家灭全族?不过你从前不是这个性子的,看不顺眼的人都是直接一鞭子抽过去,说起来,我已经好久没看到过你动鞭子了。”
  
  “有些人需要我动手,有些人就得留着给那丫头自己收拾,不然她过不到瘾,我可是会挨咬的。”玄天冥说着,动了动肩膀,昨晚被那丫头咬了一下,现在还疼着。他这媳妇儿哪都好,就是在某些方面还不够开窍,还需调教啊!
  
  彼时,凤羽珩正带着子睿在她的郡主府里,自从回京,这还是她第一次回府。府里从防守的御林军一直到府中下人都特别高兴,围着她久久不散。凤羽珩自然也没少了他们的红包,而且人人包的都是大个儿的,没给物件儿,直接装了银票,就连小厮都能拿到五十两。她一向大手笔,府里下人都没少得过恩惠,但这次也太大了,五十两银子啊,足够那小厮娶房好媳妇儿了!
  
  所有人都喜滋滋的,清玉更是告诉凤羽珩:“小姐在南界大婚当日,姚府开了大宴,好多人送礼,那头都装不下了,运到这边来好多。奴婢已经分门别类的存入了库房,一会儿把单子给小姐看看。”
  
  凤羽珩点头,“是得看看,以后还得还礼呢!”说到还礼,她又想起来:“这头有没有那种规矩,人家来送礼了,咱们还得给包个喜饼喜糖什么的?”
  
  清玉点头:“有。小姐放心,这些东西姚府当日都准备了,奴婢也跟着分发,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贫民百姓,只要是真心实意来到贺的,哪怕只是提着一蓝子鸡蛋,咱们都给还了上好的喜礼。”
  
  凤羽珩这才放了心,只道姚家想得还真是周到。“我准备明日回姚家,你回头到隔壁去说一声。毕竟是新媳妇,第一次回门要带着夫婿一起的,所以我现在自己过去也不好。跟外公说也不用准备太隆重,就当是家宴,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就行了。”
  
  清玉点点头:“那奴婢这就去,小姐跟少爷先到里头看看。”清玉说完匆匆就离开了,凤羽珩觉得她这丫头越来越雷厉风行,隐有后世那种女强人的风范,连她给准备的大红包都没来得及拿出手呢,人都已经走出府门了。
  
  无奈苦笑,拉着子睿往里头走,一边走一边说:“姐姐明天跟姐夫回外公家,你也过去,咱们一起吃个饭,之后你还是得回萧州。”
  
  子睿很听话地说:“姐姐放心,我都明白,只是子睿跟先生提起过,不想参加童生试,子睿想专习兵书,将来带兵打仗。”他展开自己的手,断掉的指节处光秃秃的,看起来依然让人心醉。“打从这指头断掉的那一刻起,子睿就已经下了决心要投笔从戎,希望姐姐莫要拦着,子睿不会让姐姐失望的。”
  
  凤羽珩对着这孩子总是会觉得愧疚,不管他这指头因何而断,总是她没有保护好他。再加上姚氏的事,这几年这孩子也没享受到多少亲情,小小孩子早熟懂事,放了谁都会觉得心疼。她揽着子睿的肩,已经走到姚氏从前住着的院子里,一边看这院子已经被清玉做主给改成了库房,一边对子睿说:“姐姐不拦着,只要是咱们子睿自己选的路,姐姐一定支持你走下去。”
  
  这头正姐弟情深,院子外头跑了个丫鬟过来,到她面前行了个礼道:“小姐,府门口有人来送东西,说是给您贺大婚之喜的。”
  
  “贺大婚之喜?”凤羽珩不解,她大婚都多久了?京城这边姚家做主给办了喜宴,该贺的喜不是早就贺完了,怎么还有来的?不过再想想,也算了然,她刚刚回京,所有人都知道,怕是有人想亲自送到她手里,这也是人之常情。“那就请进前院儿正厅吧!”她说着话,拉着子睿又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跟那丫鬟问:“是什么样的人?”
  
  丫鬟说:“是位姐姐,看起来十七八岁,但性子稳重,说起话来有条有理,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培养出来的丫鬟。”
  
  这描述到也很实在,凤羽珩满意地点点头,正顾地去了正厅,不多时,就见那来送礼之人在下人的引领下款款而来。果然像自家丫鬟所描述的那般,像是大户人家培养出来的丫鬟,就连走路都很稳着步子,不疾不徐,每一步都走出同样的距离,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她只需一眼就心知肚明,能有这样素质的丫鬟已经不能叫丫鬟了,应该叫做宫女。
  
  “奴婢叩见御王妃,王妃千岁!”那丫头来到凤羽珩面前,直接跪地行了叩拜大礼。
  
  凤羽珩笑着叫了起,又着人看座,然后直接就道:“不知姑娘是哪个宫院的?可是你家主子娘娘遣你来的?”
  
  那丫头一愣,随即道:“王妃好眼力,奴婢的确是宫里出来的,我家主子如今称不上娘娘,是住在静思宫的丽贵人。”
  
  “丽贵人。”凤羽珩对这个人有印象,当初在猎场时脑子糊涂做了错事,还是她求了个情才保住一命,只降了个贵人之位,幽居静思宫。据悉,凤粉黛还找过她,想来是要借助六皇子手中兵权说事,给五皇子找个同盟。不过对于这些,凤羽珩都没太放在心上,甚至连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特地去记。但这人唯独在她心里留下印象的,则是她另一个身份:六皇子的生母。于是她又笑了笑,对那宫女说:“劳烦贵人还惦记着,六皇子也曾多次与我提起十分挂念贵人。”
  
  她主动说起六皇子,却是让那宫女心里又是“咯噔”一声,隐隐发慌……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