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23章 媳妇儿,为夫想吃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似看出这宫女情绪有些许变化,却又琢磨不透到底是为啥,就见对方站起身,将手里拿着的一只盒子递上前去,恭敬地道:“郡主与九殿下大婚,咱们娘娘十分欢喜,因娘娘住在静思宫不方便出入,便只从身边挑了件礼物着奴婢送过来,贺郡主与九殿下大婚之喜。”说完,将东西递给忘川,再由忘川送到凤羽珩面前。
  
  凤羽珩对首饰这类东西不是很懂,只看出是一对玉镯,但出自一个宫中妃嫔之手,想来也是十分贵重的。于是笑着客气道:“待我谢过丽贵人,就说这镯子我很喜欢,会好好收着。多谢贵人的一番美意。”
  
  那宫女再俯了俯身,想了想又道:“贵人说了,希望郡主与九皇子好好过日子,能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同时,贵人也十分惦念六殿下,希望殿下能够早日回到京中,还望郡主再见到六殿下时能够吱会一二。总之,郡主只要能跟九殿下好好的,就是贵人心中最大的盼望。”
  
  这小宫女扔下这样一番话后离开,听得凤羽珩直糊涂。她问忘川:“啥意思?”
  
  忘川说:“听起来像是衷心祝福,可又觉得太过刻意,祝福得连点子喜气都没有,跟警告没什么区别了。”
  
  凤羽珩也觉得像是警告,可是警告什么?“警告我跟玄天冥一定要好好过日子?她们不是应该希望我跟玄天冥过不好的吗?怎的现在转了性?”
  
  这时,黄泉从外头走了进来,别的到了凤羽珩刚刚的话,插了一句说:“或许只是那宫女自己希望您跟殿下能过得好,至于丽贵人……小姐,刚刚有王府那边的探子回报,今儿头午,凤家的四小姐凤粉黛进宫了,而且进的还是静思宫。”
  
  “哦?”凤羽珩到是也不怎么觉得意外,她跟玄天冥都回京了,带回的又是那么大的战绩,京中定然会有些人心中起点子想法。凤粉黛从前就跟那丽贵人撺掇过,选这种时候去见丽贵人,怕是也跟她有关。“说到底,那丫头还是不死心,不老实。看来,扬了凤瑾元的骨灰也没有解开她的心结,只是被她押宝的那个人,似乎有些不太稳妥。”
  
  “是啊!”忘川也道:“五皇子前些年是荒唐,这两年虽说好上一些,却也照着其它殿下差上太多。那些曾经被荒废了的政事和心机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补得回来的。凤家四小姐再怎么折腾,怕是也扶不起来这个未来夫君。”
  
  “就让她折腾去吧!”凤羽珩道:“她有一颗比凤沉鱼还高的心,也有比凤沉鱼还不甘的性子,到是命也比凤沉鱼稍微好上那么一点儿,只是不知道最终会是个什么结局。”
  
  从郡主府出来,子睿被送回了姚家,凤羽珩带着两个丫鬟回了御王府那头。只感叹嫁人了到底是不同,从前郡主府是她的家,现在她的家却搬到了御王府那边。说起来,她好像没带什么嫁妆过去呢!不过好东西都在空间里,其它不过是些金银,就把郡主府当做储藏也是不错的。
  
  御王府那头,周夫人从一大早就开始打点,打点的东西都是预备着明日凤羽珩回姚家时要带着的。女子大婚三日携夫回门,这是规矩,她们的大婚在大漠里,这个到是省了,不过既然回了京都,就还是得有个象怔性的仪式。虽然凤家才是凤羽珩真正的娘家,但毕竟凤家如今已经不存在了,那个府邸不过住着个庶女凤粉黛而已,不值得一提。而凤羽珩以及其它人都认可的娘家是姚家,所以周夫人便将明日凤羽珩回姚家自定义为“回娘家”。
  
  忘川早给凤羽珩做过心理准备,这回娘家规矩挺多的,要带的礼也不少,但凤羽珩回府之后还是吓了一跳。周夫人准备的太多了,光是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就有不下三十个,就更别说还有一堆下人提着的竹篮。
  
  周夫人说:“都是些礼节性的东西,看起来多,实际上却也没有多少值钱物件儿。”
  
  凤羽珩当然知道这只是客气话,御王府什么时候出手小气过?更何况是准备给她回娘家的东西,说是礼节性的,怕也是个个拿得出手,个个抬得上台面儿。她点点头,没对这些东西多做评价,只是对周夫人道:“当初殿下下聘时曾送了不少庄子铺子给我,有些我用了,有些却是一直没动过,我已经让手下人清点,过些日子还是拿到这边来一并收着好,用起来也方便。”
  
  周夫人连连摆手:“既然是送给王妃的,那就是王妃私有之事,即便是嫁人也没必要交给婆家。更何况,您的公婆都在宫里呢,这御王府上上下下可是王妃您一个人说了算。东西就算拿过来,也是您自己收着,所以,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到是御王府这头有很多生意,老奴已经整理好了,就准备近日跟清玉姑娘一并整合一下,老奴上了年纪,没有那么多精力了,还要清玉姑娘多多担待些,王府的生意就一并管着吧!”
  
  凤羽珩没推拒,因为周夫人说得对,这府里没有公婆,就是她一个人做主,如果真的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管,那到是显得像外人了。于是笑笑道:“这些事情就由周夫人跟清玉商量着办吧!夫人轻松轻松是好事,但可不能不管府中事务,您知道的,我对管家并不是很擅长。”
  
  两人有商有量的,十分和谐。周夫人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王妃,凤羽珩也觉得府里有周夫人和张公公在,她能省去不少心。这么大一座王府,主子虽少,但下人却不少,如果没有周夫人张公公跟着分担,她一天到晚真的不用做别的了,光是围着府里事务转都有得忙。
  
  比起南界大漠里的酷暑,京城的夏末就要凉快许多,精神也没有那么紧张,玄天冥也因刚刚班师回朝,有比较长一段空闲的假期,两人到是从傍晚开始就待在一起,一个研习兵书,一个坐在桌前咔嚓咔嚓地嚼着水果。
  
  不过凤羽珩总觉得今日她家夫君看兵书看得并不太专心,特别是晚膳过后天色渐黑时,那双贼眼时不时地就往她这头瞄上几下,而手中兵书却是已经有近小半个辰没有翻动过了。她心里有些不踏实,抱着水果盘子转了个身,干脆背对着自家夫君。
  
  玄天冥看着这丫头的反应却是无奈苦笑,这是干什么?怕他抢她的水果吃?他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跟媳妇儿抢西瓜的。他真正想吃的才不是盘子里那些玩意,而是那个模样动人秀色可餐的小人儿。
  
  他放下兵书,冲着小丫头喊了声:“媳妇儿!”
  
  某人头都没回:“干啥?”
  
  “为夫对这个阵法有些琢磨不透,你过来,咱们一起探讨一番。”
  
  “真的假的?”凤羽珩对此十分怀疑,“你端着那本书都老半天没翻动了,根本就是没看,什么琢磨不透。”
  
  “就是因为琢磨不透所以才没有再翻动啊!”他说得合情合理,“你过来看看,本王知道你对这些东西十分精通,而且还能够举一反三,快过来帮着我研究一下。”
  
  听他这么说,凤羽珩也是坐不住了。好像说得也对,就是因为不懂,所以才卡了住,她是应该去帮个忙。于是某人起身,很是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那盘子西瓜,这才有些不甘愿地走到玄天冥面前,“说吧,是什么阵法?”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去拿扣在桌子上的那本书。
  
  可小手才刚伸过去,就被一双大手一下子握住了手腕,然后往前一拽,她毫无防备地跌进他的怀里,两人的嘴唇碰到一处,凤羽珩就觉得好像是碰到了吸盘一般,一下子就被吸附住,然后热情地吸吮起来。
  
  “唔……”上当受骗了!她脑子立刻清楚,眼睛瞪得跟个铜铃,小手往前一支就想把人给推开。可嘴巴却被对方死死吸住,无轮如何也分不开。她想说玄天冥你卑鄙,张不开嘴!想说玄天冥你下流,张不开嘴!想说玄天冥你太不要脸了,还是张不开嘴。
  
  该死的!凤羽珩觉得成亲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好玩了,以前两人虽说也有亲密举动,甚至还住在一起,可玄天冥却是很老实的,绝对不会多碰她一下。这怎么一成了亲就翻脸变了狼,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咬呢?
  
  嘴巴上吸盘的力道渐渐轻柔下来,可身子却被一双手臂紧紧环住,想挣也挣不开,偏偏又有柔软的舌探过唇迹、撬开牙齿,狂烈地侵略进来,搅得她头脑发晕,瞬间迷失。
  
  小身子软软地靠在人家怀里,那双原本环在她身际的手臂不知何时又改了动向,竟是一只手臂松了开,大手绕到她的脑后,摸索了一阵子,准确地找到她盘发的发簪,一下就将一头秀发给散了开。大手并没有就此收回,夏末的衣物就是好,不但料子薄,领口开得也稍微大些,他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探了进去,很快就触到了心口处一片柔软。
  
  洞房花烛夜时那种蚀骨的感觉又袭了上来,凤羽珩就觉得特别热,上不来气儿的那种热,热得想要把衣裳全都脱光。这身体经了上次玄天冥一夜的调整之后是愈发的敏感,她往他身上又爬了爬,借着对方双唇已经离开她的嘴巴往领口里面探索时说了句:“玄天冥,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换来某人“噗嗤”一声笑,“为夫对自己媳妇儿还用下什么药,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你才该哭呢!乖,为夫要吃肉。”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