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24章 吃完一顿再来一顿,为夫很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有点儿发懵,相公要吃肉,可是……“上次不是说要让我休养几日的。”她带着哭腔,很委屈,可小身子却并没有离开大怀抱半步,甚至隐有越靠越紧的趋势,换来玄天冥好一阵笑。她却有些喘,那嗤嗤的笑带起热气来就呵在她的心口,里头的吊带肚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开,把整片雪白的肌肤都给露了出来。
  
  长裙的腰封也不知道为何就开了,几颗盘扣也被解了,衣裳从肩膀滑下,一直褪到腰间,整个儿人的上半身都展露在自家夫君眼前。而她的“狼君”此刻正埋首于她的心口寻找芬芳,找到那颗含苞待放的蓓蕾一口就含了上去。
  
  她的话就再也说不下去,心底欲望已经被彻底撩拨,洪荒之力已近爆棚,难耐到了极点,急于寻找一个出口。她抓住玄天冥,变被动于主动,伸手就去扯他的衣裳。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处开始下的手,反正不一会儿的工夫这匹狼到是被她给扒了个精光。小丫头眯着眼睛看过去,满意地点头,然后贴身上前,用自己柔软的心口去碰撞那个坚硬的胸膛,直到听见身前男人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整个儿人突然被腾空抱起,剩下的衣物也不怎么的竟一下子就被扯了开,白嫩嫩的小白羊就这么被剥了光。
  
  什么休养几日,这种屁话是谁说的?玄天冥完全忘记了!此时此刻,他满脑子热血,可口美味就在眼前,简直迫不及待了!
  
  再瞅瞅,好吧,两人还在书桌这边,还属于这卧寝的外间,这万一一会儿进来个谁?他到不怕,就是自家小媳妇儿可不能让人多看一眼。于是冲着外头大声道了句:“本王与王妃商议要事,任何人任何事不得打扰。”
  
  门外传来忘川的声音:“奴婢知晓。”
  
  随着这一声“知晓”,玄天冥再不准备放过自家娘子,在书桌前就书桌前,在椅子上就椅子上,换个地方就当换个心情,也给自家小娘子增添些乐趣。
  
  而接下来所行之事,对于凤羽珩来说那就是一首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好像从坐着变成过站着,又从站着变成过趴着,又从趴着变成过跪着,简直花样百出所无不用。而她也被挑逗得疯狂起来,卖力地配合,不停的索取,也尽自己一切所能让夫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
  
  终于,暴风雨渐熄,小娘子意识恢复清醒,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趴在玄天冥的那张书桌上,身子底下还垫着几张宣纸。身后有重量压覆着,姿势羞人,却让她觉得十分踏实。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少了第一次的疼痛,少了第一次的生涩,更加水到渠成,更加放得开,就连玄天冥都觉得这一次他家的小媳妇儿比上次诱人了些。
  
  但毕竟上次对身体造成的必然伤害还在,待凤羽珩缓过劲儿来,就觉得身下疼痛又隐隐而来,稍微动一动腿,又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乖乖的在这别动,我去帮你打水擦试下。”玄天冥说着话就要起身,却被身下的小媳妇儿一把拉住。
  
  “你上哪儿去打水?”凤羽珩十分无奈,“开门让丫鬟打吗?那不是此地无银?咱们干了啥都被人家知道了?”她偏头看看多宝格上放着的一只钟表,那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放在卧寝方便看时间。这才晚上八点不到,八点不到了!就干起了这事儿,外头那些古代丫鬟会怎么看她?一想到这儿,脸又开始热了。
  
  玄天冥却笑了起来,“你以为不开门去要热水人家就不知道了?”他媳妇儿也太天真了,“刚刚你叫那么大声,别说是守在门口的,怕是只要站在这院子里的人都能听得出里头在干什么。中途为夫还听到了忘川离开的脚步声,想来是听不下去了吧?不过为夫到是十分受用,娘子的声音销魂蚀骨,以后继续努力。”
  
  一番话,说得凤羽珩差点儿没钻桌子底下去,该死的,不这样说话会死吗?可是再想想,却又忍不住求证:“我叫了?真的假的?声音还很大?”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恩。”某人点头,斩钉截铁地说:“真的,叫得特别凄惨。”
  
  这真是……太特么的丢人了!
  
  凤羽珩觉得自己再没脸面对人生了,一个闪身,直接进了空间。
  
  玄天冥好生无奈,干脆喊了声:“能不能把为夫也带进去?”突然,手腕被人一握,眨眼之间已经换了时空。“对嘛!要沐浴就两个人一起浴,让娘子一个人洗为夫总是不放心的。”
  
  你不放心个屁!某人一肚子腹诽的钻进浴室。不过说起来,一回到空间里,感觉就跟在外界不同。后世之物充斥着视觉神经,会让她生出时空错乱之感,会让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相对开放的年代。于是那种因欢爱而起的娇羞便减轻了几分,到是可以光着身子从从容容地走进浴室去,大大方方地拧开淋浴花洒开始洗澡。
  
  可她到是从容了,玄天冥却依然觉得这里头一切都新鲜。这一新鲜就容易刺激人的某个上腺,荷尔蒙也跟着激动起来。于是,当他也挤进浴室,当他也挤到花洒之下,当两具体身再度重叠,某人就又悲剧了。
  
  接踵而来的欢愉从浴室开始,在休息室的地板上结束,凤羽珩再没能清醒得过来,直接睡了过去。
  
  玄天冥笑着抱着自家小娘子重新冲了澡,然后塞进被子里,笑眯眯地就在这空间的休息室里睡着了。
  
  这一觉睡了也不知道有多久,凤羽珩醒来的时候,那种全身上下都被火车碾过的感觉又来了,感觉比打场仗都累啊!她强坐起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早上七点,还算早的。再看看身边这男人,呼吸一点儿都不均匀,明显已经醒了,却不愿睁开眼。她很不客气地一巴掌招呼过去:“喂!别睡了!装什么装,赶紧起来。”然后自己去柜子里找衣裳。
  
  玄天冥到是赖在床上没起,就看着自家媳妇儿的换装秀,那可真是百看不厌。
  
  凤羽珩无可奈何地又让他吃了几口豆腐,这才强行地把人从空间里带到现实去,一走一动间身上生疼,她只能咬牙忍着,并严厉地告诫自家“狼君”:“今日可是要回娘家的,你说话不算话,不让我休养,还赶在要回娘家的日子里对我行凶,玄天冥,这两笔帐我都给你记着,早晚有一天你得给我还回来!”
  
  她说得狠歹歹的,玄天冥听得嘴角直抽抽。这死丫头睚眦必报,这得让他拿什么来还?不过,某人想到这儿,却是又邪邪地笑出了声,说道:“好啊!那下次,换娘子来对为夫行凶!”
  
  凤羽珩觉得,关于这个行凶不行凶的问题她已经没有办法跟这匹饿狼沟通了,干脆不再理他,再瞅瞅那根本没睡的床榻上以及已经穿好衣裳的夫君,觉得现在可以叫丫鬟进来侍候了。于是打开了门,把忘川黄泉给放了进来。
  
  两个丫头进来之后到是很暧昧地看着她笑了笑,气得凤羽珩不理她们。忘川见她穿的衣裳不太适合今日出门,于是到柜子里又翻出了另一套,告诉她说:“这是王府里在您跟殿下大婚之后新做的,王妃换上吧!今日算是回门,怎么着穿得也要合乎身份些。您现在这套还是从前未嫁时的衣裳,平时在家穿穿也就罢了,出门还是得讲究一些。”
  
  经忘川这么一提醒,凤羽珩这才反应过来,可不是么!空间里的衣裳都是她以前放进去的,还是青春少女装。现在却已经变成少妇,不再适合了。
  
  她十分无奈,古人对于女子成亲之后的讲究还是挺多,比如衣裙、发式都要有所改变,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少女谁是少妇。不像后世,穿什么全看自己心情,除去一些职业上班要换工作服之外,其它的没有人会多管闲事。
  
  她在忘川的侍候下换了新的衣裳,而黄泉却已经走到了卧寝外间隔出来的小书房处开始“清理”。凤羽珩看着黄泉一遍一遍地擦那桌子椅子,又把掉到地上的书一本一本地捡起来放好,瞬间就想起来了一件至关紧要的事!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靠啊!她忘了!她忘了昨天第一回合的交流不是在床榻上,而是在书桌旁了!这一宿睡糊涂了,光看着床榻挺整洁的想着不会被丫鬟看出什么,却根本就没想起来昨儿这张床根本就没有人睡过啊!
  
  她这个懊恼,脸颊烧得厉害,狠狠地瞪了玄天冥一眼,却瞪得那人直接说:“本王到前院儿去看看今日回姚府准备的东西有没有装车,咱们吃过早饭还是早些过去,省得让他们等急了。”
  
  尼玛!你这是想逃跑吧!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吧?该死的这个场子将来有一天一定要找回来,一定要让他也丢一回人!
  
  某人忿忿地握拳,气呼呼地跺脚,却听忘川说:“小姐不必害羞,成了婚的人是该这样的。您跟殿下新婚燕尔,若是再不亲近,那才是要被人看笑话的。”
  
  “什么嘛!”她又拿眼睛去剜忘川,脸又红了红。
  
  忘川却不觉怎样,还是自顾地道:“进了王府,当着外人面就不能再跟您叫小姐,这么些年叫都叫惯了的,有的时候还真怕改不过来。从前咱们在凤府里,看了凤家人形形色色的人,奴婢就想过,其实从小没爹没娘也不是不好,万一有了,也摊上像凤家那样的,该有多糟心。好在殿下是真心疼着小姐,小姐今后的日子可有得甜。”
  
  黄泉那头也收拾得差不多,笑嘻嘻地接话道:“可不是嘛!小姐可得努力给御王府里添个小殿下才是!一会儿奴婢去吩咐厨下炖些补汤,晚上殿下回来小姐亲自端给殿下喝吧!”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