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31章 这是诊堂,但不是义诊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松想要到百草堂去看看,虽然知道凤羽珩并不待见他,可他也不想就这么死了。一直以来心里总有一股子气憋着,不想吕家就这么完蛋,当初有心想追随八皇子,却没想到那是个没良心的人,算他吕家瞎了眼。如今也懂得了该如何站队,如果能够遇上凤羽珩,好言说上几句,万一那位新婚的郡主心一下就软了呢?
  
  吕家从前走的是普遍撒网路线,打算着一个女儿嫁进姚家,一个女儿送进盛王府,还有一个女儿代价而估。这些网撒出去,捞到哪条鱼算哪条鱼,谁赢了吕家也不亏。可是没想到,到头来网都漏了,鱼却一条也没捞着,如今还落得这般下场。吕松早就认清了现实,普遍撒网那是不对的,盯准了一个从一而终,那才是正经事。可惜,他们家已经没有像样的女儿了,到是有个绝色,却身患隐疾。不过好在吕萍跟凤羽珩似乎认识,还有些交情,如果能把友谊的路线走好,那也是不错的。
  
  马车临近百草堂时被他叫停,车夫被赶回府去,吕松决定剩下的路要自己走。早听闻百草堂新开张以后比以前更加火爆了,再加上这是百姓集体请愿的结果,他也想看看百草堂的盛况究竟如何。
  
  抱着这样的心理,吕松一步步往百草堂走了去,身边竟也没带一个随从,就像个京城闲来无事的阔老爷,偶尔能碰到个把他认出的人,他也就摆摆手,无意寒暄。
  
  可他到底是个病人,早起上朝已经耗了许多体力,眼下又把车夫和随从都遣回府去,自己顶着大太阳行走多时,那种胸闷气短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他无奈地扶上街边的一棵大树,就想着休息一会儿也就好了,又伸手往袖袋里摸了摸,想找块儿碎银子买口茶水喝。可这银子没等摸出来呢,就引了一阵急咳,这咳来得急也来得重,就感觉肺子都要咳出来了,也没见一点缓解。好不容易最后一下咳完,再一看掩口用的手帕上竟带了一滩的血。
  
  吕松心里“咯噔”一下,他身体有恙是真,但咳血还是头一次,之前不过就是胸闷气短偶尔头晕,没想到今日却当街咳出血来。一时间,头晕的症状又袭上来,身子晃了三晃,眼瞅着就要栽倒,却被出现在身边的一个人给扶了一下。那是位年轻的公子,问了他一句:“左相大人,可是身体不适?”
  
  一听人叫他左相,吕松还挺高兴,觉得至少是认得他的,不至于他当街晕倒都没人管。赶紧撑着力气扭头去看,却在看清这人相貌时“呀”了一声,同时道:“这不是任家的大公子吗?”
  
  来人正是平南将军府上的嫡子,任惜枫的亲哥哥,任惜涛。这任惜涛年纪轻轻,却已大顺东南部坐拥五万大军的副帅。而东南部这么多年来主帅一直空缺,可以说,任惜涛名为副帅,却是与主帅有着同样的职权。
  
  吕松觉得叫“任家大公子”似乎不对,赶紧又改了口:“是任小将军,本相身子确有不适,多谢小将军扶了这一把,不然怕是要摔倒在地,丢了人了。”东南部的副帅,任四品威挺将军,虽说东南无战事,但身为左相,这个官衔他还是记得的。吕松对这任惜涛早就有些想法,他有意把吕萍许给对方,却一直苦于没有什么门路。平南将军府上跟他一向没有多少交情,他就是着人说亲也说不到点子上去。却没想到,今日在街上以这种方式见了面。
  
  任惜涛是个正直的青年,虽说妹妹惜枫曾经跟他说了多次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凡事都要多留个心眼儿,可他却总是没有这个心思,总觉得每个人都不容易,不会平白无故就是个坏人。他这性子平南将军也知道,因此尽可能的让他少跟人接触,特别是朝中那些个文官。任惜涛也是听话,就连平日里上朝都甚少说话,给人的感觉这是个有些闷的小将军,但谁也不能忽视他的一身真本身,打起仗来那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的。
  
  此时见吕松咳了血,任惜涛早就忘了妹妹曾经给他讲过的关于吕家和姚家的事,一见了血心里就着急,紧着又问了句:“您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一个人上街?家中下人呢?”
  
  吕松摇头:“就是想自己出来走走,没让下人跟着。”
  
  “这可不行!”任惜涛急得没法,左右看看,突然眼睛一亮,随退扶了吕松一把,道:“左相别急,前头就是百草堂了,惜涛扶您过去看诊。吐血可不是小病,不能这么拖着。”说完,也不顾吕松反对,扶着吕松两只手臂上臂就往百草堂那边走。他是员武将,力气大,身子壮,吕松哪里挣得过他,几乎就是被人架着到了百草堂的门口,随即对上了姚家四少爷姚安的目光,脸上那叫一个臊得慌。
  
  不过姚安在之前也被凤羽珩交待过,百草堂是开门做生意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有伤有病来到这里了,就没有把病人拒之门外的道理。不过这个看病的代待就要因人而估了,看着不顺眼的、不是好人的、与他们是对立一方的,那就放心大胆的宰吧!谁也不会跟钱有仇不是?
  
  于是姚安到也没说什么,叫着伙计把人往里头让,可心里头却琢磨了开,吕家有钱么?那点儿家底子不都在生意失败时折腾光了?他们姚家可是做过调查,一直坑到吕府上下一贫如洗,这才收了手的。
  
  任惜枫自然是想不到这其中究竟,到是很急切地说了句:“吕大人半路咳了血,正好离百草堂不远,我就带他过来了。你们快给看看,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咳血了呢?”
  
  今日,凤羽珩也在百草堂里,刚刚诊治了一个外伤患者,这会儿正准备回府去,却听说吕松咳血来了百草堂,便带着几分好奇地命人把吕松送到她专门的诊室来。
  
  还是任惜涛扶着吕松进去的,他跟凤羽珩见过,但却并不相熟,不过有任惜枫那层关系在,两人到也不至于生疏。他见了凤羽珩行了礼,叫了声:“御王妃。”
  
  凤羽珩却笑着说:“将军是惜枫的大哥,惜枫又是我的好姐妹,咱们之间就不需要这么客气,我叫你一声任大哥吧!”说完,也不给对方客气的机会,直接就问道:“吕相咳血,怎么是任大哥给送来的?”她一边说一边也没忘了吕松这头,叫人坐下之后立即动量血压,听心肺。咳血多半跟肺有关,吕松这个年纪,如果命好,普通肺炎,命不好,那就是肺癌。
  
  任惜枫见她给吕松看诊,手法十分新奇,却也没忘了回答凤羽珩的问话,他说:“我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见吕松正扶着棵大树就要栽倒,这才过去扶了一把,结果看到了他帕子上咳出的血迹,这才赶紧就把人带到百草堂这边来了。”
  
  “恩。”凤羽珩点点头,没再多问,把心思都用在吕松这头。听诊器听起来又不像是肺病,到是血压极高,高压都达到一百七了。她问吕松:“除去咳血,平日里都有些什么症状?”
  
  吕松答:“近一个月就总觉得胸闷气短,偶尔会头晕。”再想想,又说:“胃里还总是不舒服。”
  
  凤羽珩点点头,也不瞒地直接告诉他:“原本听说咳血还以为是肺病,但现在看起来肺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说着,伸手掐脉,很快便得到了进一步的确定:“问题出现在胃上。我若没料错,吕大人最开始应该只是胃不舒服吧?你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心里有了压力,整日里不琢磨别的,就琢磨着自己这个病到底怎么回事,对吧?”
  
  吕松点头:“王妃说得没错。打从胃不舒服,家里也请了几个大夫,可他们也说不出是什么毛病,开了方子吃着也不见效,我这心里才没了底。后来就开始头疼头晕,今日终于咳了血……王妃,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凤羽珩摇头道:“现在还不能确定,初步怀疑是胃里长了东西,但这东西具体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目前还不好说,要做病理分析。不过你头晕气短这到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你给了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导致血脉高升,这才让你有眩晕感产生。一会儿给你开些降血脉的药就行了,以后再出现那样的症状,就按医嘱吃药,很快就能好。至于你的胃……”她琢磨了一会儿说:“需要下胃镜,将胃里的东西取出,然后做病理分析。”
  
  吕松也听不明白她说的这些个术语,但听着这意思是能治,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那就下胃镜吧!”
  
  凤羽珩笑着告诉他:“吕大人,百草堂是诊堂,但却不是义诊堂,看病是需要缴纳诊金的。而下胃镜这种东西目前来说只能本王妃亲自动手,您看,是我现在就开单子您下去交银子,还是把单子送到吕府上,回头让家中下人给送来?”
  
  她一提钱,吕松心里又没底了,百草堂一向是看人下菜碟的,穷人好人看病,那出的钱少之又少,甚至都有可能不要钱。可富人坏人看病,那要多少钱,就得看百草堂的心情来。特别是跟凤羽珩有仇的人,一场病看到倾家荡产那也是有可能的。
  
  可偏偏她这看病手法又是大顺头一份儿,你不来这儿看,那就跟等死也没什么区别。要说从前的年月,得了那种等死的病,人们也算淡定,毕竟所有人都一样啊,得上了谁都得死,左右又没有人能治得好。但后来,突然之间那些个所谓绝症就能治了,于是人们为了命,多花点钱,也觉得值得。
  
  怕就怕在,明明知道这里能治,可是你没钱治,那才是最悲哀的。而他吕松,如今就正面临着这种悲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