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32章 正人君子,还是难抵美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松看了凤羽珩一眼,心里很是没底地问了句:“王妃说的这种看法,需要……多少银子?”
  
  凤羽珩眨眨眼:“到也不多,但前前后后百两是肯定要的。”她真的没有狮子大开口了,也就是看在吕家后来有所收敛算是相对老实,再加上左右两相出试题重考原八皇子党的那些人,也算是有功的份儿上,她给出了百两的价格。这要放在从前,放在姚瑶的事儿刚出那会儿,她不要个百万两她都不姓凤。
  
  吕松明显的松了口气,这才道:“那就请王妃开单子吧!我今日身上没带那么多银子,回头一定让府中下人送过来,请您一定放心。”
  
  凤羽珩笑笑,没再说什么,随手开了张诊单交给身边的助手,这才将吕松让到里面的一片屏风后头。任惜涛不能进,只能等在外头,期间可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吕松好多次状似呕吐的声音,他十分好奇,却也知别人看诊的规矩不能破坏,忍着没动。
  
  大约也就两柱香的工夫,凤羽珩扶着吕松出来。吕松的面色十分难看,下胃镜的痛苦他总算是尝试过了,刚刚的那种滋味难受得他连回想都没有勇气。
  
  “明日结果就能出来,不必吕大人亲自到百草堂,只需派个能听明白话的人来就行。”她告诉吕松:“近几日尽可能的吃流食,少吃硬的东西,胃是靠养的。我再给你开些药,药钱就一并算在诊金里吧,不会超过百两。”她再强调一次诊金,吕松便更放心了一些。虽说百两也不是小数目,但至少吕家还出得起,总好过凤羽珩开个天价出来,让你明知道这病能治,却也清楚自己治不起,那才叫一个绝望。
  
  从百草堂走出来,任惜涛还一直陪着吕松。他话不多,人却实在,执意要把吕松送回府上才能放心回去,引得吕松几番感慨。再一琢磨,今日葛氏不在府中,女眷就只吕萍在,或许能借这机会让吕萍跟任惜涛见上一面?就冲着今日凤羽珩开口跟这任惜涛叫了声“任大哥”,这门亲事要是成了,他也算是间接的又跟凤羽珩套上关系,往后再让吕萍跟小姑子搞好关系,那吕家就又成为了凤羽珩这边儿的人。
  
  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靠谱,再加上凤羽珩也说了自己暂无大碍,又给开了百草堂独有的好药,吕松心情一下就松轻了许多,就连脚步都轻快了些,引得任惜涛连连诧异。
  
  吕松到府时,百草堂那头的“催款单”也早就到了,下人见他回来还特地问了一句:“老爷可是在百草堂花了一百两?先头有百草堂的人来送单子,您跟夫人都不在,小的们也不好做主。”
  
  吕松点点头,“确有这么回事,立即着人把银票送过去,另外,叫大家里来了客人。”一边说着一边把任惜涛往府里让,为了怕人拒绝,又紧着道:“小将军今日对本相算是有救命之恩,无奈本相有恙在身,也不便留你在府吃顿便饭,但不管怎么说喝口茶总是要的,还望小将军不要推拒。”
  
  任惜涛本是打算把人送到府就走的,结果吕松这么一说,他如果连口茶都不喝,那看起来就像是嫌弃吕松的病似的,总归不太好。于是只好点了头,随吕松一道入了吕府的花厅。
  
  下人很快就看了茶,吕松还客气地说:“这还是明前皇上赏下来的茶,小将军快尝尝。”
  
  任惜涛喝了一口,确是好茶,连声称赞之后便有退意,他对吕松说:“吕大人身子不好,还是要多休息,惜涛在府多有打扰,这盏茶也喝了,还是先告辞吧!”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就闻到有一股子刺鼻子的香气从厅外传了来。他一个大男人,又是武将,对这种香气很是不喜,不由得皱了眉,再扭头看去,却见一惊世佳人款款而来,一身水蓝色坠地长裙,头上简简单单的一根兰花玉簪,素气又淡雅。可再看那女子,却是芙蓉如面,娇艳惊人,再素气的衣裙也掩不去天仙之貌,有那么一瞬间,任惜涛突然就想起凤家以前有个女儿叫沉鱼,美得那也是惊天动地。可凤沉鱼已经死了,眼前这女子又是谁?
  
  一时间,诧异已经掩去了那股子刺鼻子的香味,在吕萍半点未加掩饰容貌展露之后,纵是任惜涛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容艳下被深深折服。世间竟有生得这般好看的女子?
  
  这一幕幕都被吕松看在眼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最开始还生吕萍的气,怪她把香气弄得那么重,而这重香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劣质香粉,连他这个当爹的闻着都隐隐作呕,更何况是任家的大公子?不过看现在这样子,似乎任惜涛除去最初因香气而皱了一下眉心之外,后面就再没有任何不适表现,那双眼一直看着吕萍,都没有离开过。
  
  吕松觉得这事儿有门儿,再见吕萍款款而入,到他面前行了礼,叫了声父亲后,这才又道:“今日家中夫人出京去药王菩萨庙上香,说起来也是为了本相这个病。家中一时无人待客,小将军又是本相的救命恩人,这是本相的大女儿,就让她待本相向小将军再道声谢吧!”说完,赶紧又跟吕萍道:“今日为父在街上咳了血,险些晕倒,幸好遇上任小将军,这才捡回一条命来,萍儿还不快向小将军道谢!”
  
  吕萍听话地转了身,还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冲着任惜涛俯身下拜,说了句:“小将军救家父一命,吕萍感激不尽。”然后就没了。她直起身,面上也没什么笑模样,甚至连看都没看任惜涛一眼,就站在花厅中间,静静地让自己身上那股子劣质花粉味道迅速散发。
  
  香气很难闻,直到在花厅里侍候着的下人都快受不了了,任惜涛这才站起身来,回了礼,也回了句:“举手之劳而已,不碍,吕小姐实在是太客气了。”说话彬彬有礼,神色也由最初的惊讶恢复了正常,对难闻的香气也没有更多的反应,只是重新坐回椅子上,淡然而坐,就像刚刚的惊艳从未发生过,从容地喝茶,然后再起身跟吕松告辞。
  
  吕松也不便多留,只是又借身体不舒服不能亲自送客,让吕萍出府相送。任惜涛也没拒绝,但从花厅到府门口,这一路也没跟吕萍多说话,甚至再也没看吕萍一眼。直到走出府门,这才回过身来又施一礼,对吕萍说了句:“吕不姐快请回吧!还望好好照顾左相大人的身体,百草堂那边开了药,小姐定要记得叮嘱左相按时服用,惜涛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吕萍站在府门口,瞅着任惜涛渐渐远去的背影,眉心皱起,心里也琢磨了开。她在还没进花厅时,是真真切切地瞧见任惜涛在看到她的面容之后展露出的惊讶,那眼神跟所有第一眼见过她的男子没什么两样。她当即便觉得也不过是个普通公子,难抵美色,家里曾有过把她嫁给任惜涛的心思,她可是抱着绝不能被吕家左右的心态把劣质的香粉拼了的往身上招呼,就为了能把任惜涛给吓跑。不过眼下看来,虽说这人后来表现得比先前好了许多,不过现在想想,到也有可能真的是被吓跑的,匆匆离去,多一句话都不愿说呢!
  
  吕萍轻轻挑起唇角笑了起来,她的病早就被凤羽珩治好了,吕家人不知道,那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的死守下去才好。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也不想成为吕家争权夺势的工具。
  
  吕萍转身回府,吕松却已从花厅出来,看着吕萍很是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可知那是任家的嫡子?当朝正四吕的威挺将军?怎的就不知道多为自己争取一下?眼下家中是个什么境况你不知道吗?你的两个妹妹为了家里连命都豁得出去,怎的你就一点都不肯多为家中想想?”吕松一边说一边捂着鼻子,“有好香料你不用,非得用这些个劣质香粉,这气味难闻得连我是你亲爹我都闻不下去,更何况是任家将军!”
  
  吕萍十分鄙夷地看了吕松一眼,但她到底不是凤羽珩,还没有底气像当初的凤羽珩那样直接地就跟家里对抗,面对吕松,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更何况吕松现在重病在身,她也是知道的。不过有些话该说也是得说,于是吕萍道:“父亲有所不知,从前女儿用的那种古蜀进贡来的百香水,府上早就已经没有了,再加上府中银两短缺,母亲也许久不曾给女儿张罗过香料的事了。就是这种劣质香料,还是女儿用每月存下的私房银子采买的。”
  
  她把话说成这样,吕松还能说什么?的确是家里银两短缺,这才没顾得上她那头。无奈之下也只得摆了摆手让吕萍赶紧回自己院子去,他却是琢磨起任惜涛刚刚的表现来。只觉那人从最初的惊艳转到后来的淡然,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说没看上吕萍吧,最初的反应也不是做假的。可上了吧,怎的吕萍一出现人家起身就走了?吕松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得归罪于吕萍用的那种呛人的香料,他觉得任惜涛八成是被熏走的。
  
  他唉声叹气,又咳嗽了一阵,终于平缓时,虽没吐血,身体却也无力支撑,只能在下人的搀扶下回去休息。吕萍的隐疾总归是他的一块心病,那隐疾不去,纵然再是天仙,也是一枚废子啊!
  
  百草堂那头很快就收到了吕府送来的银票,姚安入帐的时候还跟凤羽珩:“怎的任家的少爷跟吕松走一块儿去了?真是看到吕家的人就心烦。珩妹妹就不该给他看病,让他病死算了。”
  
  凤羽珩无奈道:“这里到底是百草堂,治病救人是本份,四表哥消消气,大不了以后跟他们多要些银子就是了。”她说完,亦没多留,带着黄泉忘川上了宫车回府。路上却也是在琢磨着,改日可是得跟任惜枫问问,她家大哥看起来人挺憨厚,这可容易被人欺负啊……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