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36章 玄家人都不讲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的话成功地引起了天武的注意力,也成功地让那刘侍郎出了一身冷汗。他本想着在院子里的事凤羽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天武帝这里说三道四,更何况眼下屋子里这个情况,这个氛围,也不是说那事儿的时候啊!再说,谁听说两人打几句嘴仗转过头就跟皇帝告状去的?
  
  可偏偏凤羽珩就要这么干!
  
  她可不管什么气不气氛的,她只知道,这刘家可是八皇子党羽下的人物,把她弄进宫里来给自家妹子看病,这事儿怎么合计里头都得有点子猫腻。刘嫔重病是不假,她刚刚已经初步诊出是肾脏出了问题,可这并不代表能把刚刚那事儿给揭过去。好心进宫给你妹子看病,你们刘家不但不感激,凭什么一进院儿就受你一通数落?
  
  她眼一挑,冷冷地看向刘侍郎,又十分委屈地补了句:“九殿下是堂堂大顺的皇子,是父皇的亲生儿子,怎的就活得名不正言不顺了?刘侍郎方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阿珩至今都想不明白,心中惶恐得很。”
  
  天武本来就向着凤羽珩,再听说事情牵扯到他最在乎的儿子,一下就翻了脸。只见他瞪着刘侍郎,却并没有问他的话,而是冲着章远道:“你来说!刚刚发生了什么?朕的儿子怎么就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了?”
  
  章远对刘侍郎可没什么好印象,他是站在凤羽珩这一边的,于是立即就把刚进院儿时刘侍郎挤竞凤羽珩的话给学了一遍。天武听得脸色铁青,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触到了他的逆鳞“朕的儿子和儿媳活得名不正言不顺?刘怀,你真是安得一副好心思!”
  
  那刘怀赶紧跪到地下,一个头磕下,立即为自己辩解:“皇上,这都是误会啊!臣一时失言,却是被九殿下先说出来的话给气的!您不知道,九殿下他说……”
  
  话还没说完呢,天武这头又发了火:“你是当朝正三品官员,朕的儿子是皇!是王爷!怎的,说你几句都不行?那朕现在骂你是个畜生,你是不是也得把这个骂再给扳回去?再来骂朕一顿?”
  
  刘怀吓得在地上直哆嗦,心里头把个凤羽珩是给骂了个千千万万遍。可天武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再说什么,毕竟人家说的对,皇子骂你,你有什么资格回骂?反了么?
  
  凤羽珩那头还在委屈:“刘侍郎自然是不敢跟九殿下对骂的,但对儿媳一个小妇人,欺负起来可就肆无忌惮了。”
  
  “他敢!”天武暴怒,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榻上重病昏迷的刘嫔,大声道:“这是你的妹妹,亲妹妹!阿珩进宫来给你的妹妹治病,你不说感激,还以如此恶毒言语悉落,你们刘家到底是有多狼心狗肺?依朕看,你也没什么心思给刘嫔看病,撺掇着朕把阿珩叫进来,八成就是为了这一顿数落吧?别以为朕不知道,当年你父亲就跟云妃颇有微词,几次三番地逼着朕把云妃赶出宫去。朕今日就把当年对你父亲说的话再说一遍给你听,你给朕听好了宠哪个后妃、贬哪个后妃,这是朕的腾家事,还轮不到你们在前朝耀武扬威地威胁!朕乃大顺国君,若是连家事都要被臣子左右,那这个天下你们来坐就好了!”
  
  玄家人从来都是不讲理的,天武帝不讲理,他的儿子们更不讲理。当初天武帝真的就是这么在朝堂之上跟那刘尚书说的,把个刘尚书给吓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今日,同样的话又说给了刘怀,刘怀的冷汗当时就渗了出来,不但害怕,心里还十分懊恼自己先前的冲动。好不容易把凤羽珩给弄进宫来为刘嫔看病,怎的他就这么沉不住气呢?这事儿如果让八皇子知道就这么坏在他的手里,怕是在八皇子面前他也没法交待啊!
  
  刘怀咬咬牙,干脆冲着凤羽珩也磕了个头,同时道:“请御王妃恕罪,微臣先前失言,也是因为刘嫔娘娘的病情着了急,这才说了不该说的话。臣愿意向王妃磕头赔罪,还请王妃不要再怪罪微臣了。”说着,又是两个头磕了下去。
  
  凤羽珩到是没说什么,天武帝心里的气却没能消,他冲着凤羽珩道:“阿珩你先出宫吧!是父皇不好,不该把你叫进宫来。他们刘家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没一个有良心的,这种人家不值得臣怜惜。既然刘嫔的病太医院都没了办法,那就是她病本该绝,谁也怪不得谁。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一听说天武帝要让凤羽珩出宫,刘怀急了,这一急,到还真的就挤出几滴眼泪来。他向前跪爬了几步,匍匐在地,不停地抽泣着,很是有几分可怜地说:“皇上开恩啊!求皇上开恩啊!求皇上念在刘嫔陪伴多年的份儿上,千万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么等死啊!御王妃神医妙手,她一定能救回刘嫔娘娘的命,求皇上千万不要弃刘嫔娘娘于不顾啊!”
  
  凤羽珩瞅着他这个样子,突然就问了句:“到底是哪位太医跟刘侍郎说的本王妃能治这病?纵是神医妙手,可到底也不是神仙,怎的你就如此笃定本王妃能治?”
  
  那刘怀愣了愣,又继续带着哭腔道:“臣也是散朝时听了那么一说,至于究竟是哪位太医说的,臣也记不清子。当时一心就想着娘娘的病,脑子里乱得很。不过御王妃神医妙手这是天下皆知的事,王妃大人大量,千万不要跟微臣计较,求王妃救救刘嫔娘娘吧!”这刘怀也豁出去了,就跪在地上磕头,把头磕得砰砰响,哪里还有之前在院子里针锋相对的样子。
  
  凤羽珩瞅着他就想到了八皇子,果然是一个党派的人,果然是能豁得出去帮着八皇子成事的人,说提起就提起,说放下就放下,一憎一缓,简单收放自如。她笑笑,对着天武说:“父皇切莫动气,您自个儿的身子要紧。刘侍郎说得对,就算不看刘家,好歹也念念刘嫔娘娘吧!儿媳是大夫,看着她这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且就让儿媳先给刘嫔娘娘瞧瞧,至于这刘侍郎……”
  
  “哼!”天武大手一挥:“滚出去!你对你的妹子也没什么怜悯之心,从今往后就再不要来探望了。滚!”
  
  天武一怒,刘怀二话不说赶紧就退了出去,生怕走得慢了人头就得留下。他这一走,天武身上的戾气以也是散了几分,又往床榻上瞅了一眼,不由得叹了一声,然后道:“阿珩,你就给她看看吧!好歹陪了朕一场,朕这么些年也没想着来看她一眼,却不想今日再见,却已是落得这般模样。”他几番感慨,面上尽是沧桑。
  
  凤羽珩理解老年人的心态,她也想治治这刘嫔的病,一边治着一边看看刘家和老八到底要鼓捣出来什么幺蛾子。于是也不再说什么,返身坐回床榻之上,重新将刘嫔的腕脉握起。半晌,基本已经确定了她的病症。
  
  “是肾衰竭。”她对天武帝说:“父皇,刘嫔娘娘得的是肾病,肾功能丧失,肾脏产生衰竭,已经是晚期状态。虽然太医院的大人们所得出的病理结果不同,但结果却是差不多的,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没救。”
  
  天武看了看凤羽珩,很轻易地就听出她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说,对于他们来说没救,但是对于你来说,却还是能救的,是吗?”
  
  凤羽珩摇头道:“也不是绝对能治,只能说儿媳并非束手无策,到是有办法可以一试,但治疗起来极不容易,而且还不能保证绝对成功。”
  
  “能治总比等死强。”天武叹气道,“阿珩你不知道,对于这些个妃嫔,朕虽说这么多年都没再关心过,可曾经的情份却也还是在的。她们入了宫,就一辈子都再不可能出去,有些人有了儿子,朕的心里还能宽一些,但对于那些没有孩子却又要一辈子老死于宫中的女子,朕总是想方设法地在想在旁处给些补偿,所以封了她们家人都做了官。朕也明白这样做有弊端,可是没有办法,朕实在做不到在遇了翩翩之后再给任何人恩宠,朕会觉得很恶心。”
  
  老皇帝没有问凤羽珩所说的方法是什么,只是瘫坐在椅子里,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只一下,好像把几十年的岁月都抚摸过了一遍,看得纵是凤羽珩也不由得阵阵心酸。
  
  章远怕他心情压抑再影响身子,赶紧劝着道:“皇上已经仁至义尽了,哪朝哪代后宫的女人不是这么过来的?谁能保证圣眷永远都在?难不成那些失了宠的妃子都不活了?要真这么论起来,皇上您待娘娘们还是好的,至少还给她们的家人留了好的出路,若还像二十年前一样,放任她们自己争宠,指不定这些年走过来斗都斗死几个了。”可偏偏那些留了后路的娘家人一个个的不知好歹。
  
  章远说得有理,天武帝也明白,可就是心里总是有个坎过不去。他到底不是无情的人,若真是能无情到底,太医院都宣了病危之人,也不可能再让凤羽珩进来给瞧病。他看了凤羽珩一眼,终于问出口:“你说的能治的方法,是什么方法?”
  
  凤羽珩淡然地道:“换肾。”
  
  “什么?”天武一愣,“换肾?”说完,又下意识地往自己后腰处摸了摸。他到底是年轻时习武之人,对人体器官构造有着一定的了解,很是准确地就能找到肾脏的位置。找到之后,很是心有余悸地问道:“这东西也能换的?”
  
  凤羽珩点头,“儿媳亲自动手术,可以。但换肾有极大的风险以及先决条件,首先就是要找到最合适的肾源,一定要与病人的肾脏相匹配,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在换完之后不会被病体排斥,从而正常地运转。其次,就算是手术前检测肾源合适,也并不能完全保证换过来之后就一定能匹配成功,还是有一定的机会产生排斥,那样的结果就是手术失败,病人依然没救。”
  
  天武帝听得直迷糊,换肾啊!他这个儿媳可真是什么事儿都敢干,“可这合适的肾源……”
  
  凤羽珩诡异一笑:“自然是在跟刘嫔娘娘有血源关系的人里更容易找到……”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