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37章 送你十捆冥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武脑子很好使,一下就明白了凤羽珩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看了看病榻上的刘嫔,再想想那刘家,于是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朕自觉得对刘嫔也好对刘家也好都是仁至义尽,如今就看刘家如何取舍。”他说完,站起身来,没再多看刘嫔一眼,只是一脸疲态,手臂搭了章远的递过来搀扶的手,只说了句:“回吧!阿珩也回吧!你同朕一起走,看病的事,明日再正式开始。”
  
  凤羽珩应了一声,抬步跟着天武一道离去,对病榻上的刘嫔却是连片药都没给留。
  
  天武要回昭合殿,凤羽珩一路陪着,跟章远一左一右地搀扶,行走间,到还是把刘嫔的病症又说了一下,却是与刚刚有所不同。她道:“父皇,刘嫔娘娘的病是属于慢性的,依儿媳判断,至少也已经持续有五六年之久了。但最近发展却是有些过快,不算正常。”
  
  她说得相对委婉,可“不算正常”四个字一出口,天武帝却还是立即就明白过来这其中的道道。他闷哼一声,身子有些颤抖,最终却还是化为了一声长叹,然后道:“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人们为了争权夺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这些事一个人做还不行,还得私结党羽,让更多的人帮着一起做。在刘家主动提出让你进宫给刘嫔瞧病时,朕就觉出有些不大对劲,可当时看着刘嫔病成那个模样,朕这头脑一热就给应下了。阿珩,你多留意着些,可千万不能着了他们的道。朕老了,人到了这个年纪总是要给儿孙们惹出些麻烦来,也怪朕,偏偏就生了这么多儿子,要是多几位公主该多好,这宫里也不至于如此冷清。”
  
  天武每提到这样的话题心中都是感慨万千,就连搀扶在他左右的二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悲凉环绕周身。其实天武也就六十出头的年岁,在后世来说半不算年迈,可在这个时代却是实实在在的老者。再加上他年轻时上过战场,也落了一身的病,做皇帝几十年,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身体早就被掏空,每多活一年,老态都会更明显一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凤羽珩有心好好给天武调理一下身子,可这老皇帝比较倔强,给他的补药他也不肯按时吃,有的时候任性,还觉得自己是年轻人,还在宫里练上两下子。以至于身体几番调理也调理不好,她便也断了心思,干脆顺其自然。
  
  她亲自将天武送回昭合殿,又亲自冲泡了安神的茶,章远给天武喂下,看着他睡了,这才送着凤羽珩出宫。待出了大殿,这才问了一句心里头一直想问的话:“王妃不看看刘嫔娘娘一直以来吃的药方么?适才您说病情发展过快怕是有问题,那问题会不会出在药里?”
  
  凤羽珩耸肩轻笑,“很有可能是出在药里,但看药方没用,傻子才会在那种摆在明面儿上的东西里动手脚。要说真有问题,不如查查刘嫔每日煎服的药,以及她身边近侍的那些人。”她说完,又自顾地摆摆手:“不过也没什么意义了,刘家想要的无外乎就是我正式接手给刘嫔治病,如今我已经接了,相信再过不了几日对方就会有进一步的行动,咱们不如静观其变。”
  
  说话间,一抬头,往月寒宫方向去的小路上,玄天冥更往这边迎面而来。她与章远又寒暄几句便让其赶紧回去侍候天武,自己则迎上自家夫君,二人肩并着肩一起出宫回府,然后再说起安居宫那头的事儿,玄天冥只告诉她:“我与七哥这边也在暗中着手彻底清查一批老八党羽下的人物,已经有了一定眉目,近日就会在前朝向其施压。但这里头并不包括刘家,刘家隐藏的极好,或者说这么多年来他们根本也没参与过什么,算是比较老实中庸之辈,因为祸连不到。但这并不代表刘家没有狼子野心,就冲着他们主动提出要你去给刘嫔治病,而那刘嫔的病症又如你所言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说明刘家肯定是要拿这一起事来做文章的。你得多加小心,那病能看就看,不能看干脆甩手不管。左右太医院都没法子的事,你又不是活神仙,哪能凭一己之力让一个被所有太医都宣判死刑的人回天?多想想当年姚家的事吧,这种时候万万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再度重演。”
  
  凤羽珩听得直皱眉,当年的姚家,是啊,当年的姚家就是因为给个妃子看病,结果导致那妃子死亡,这才被三皇子党揪着不放。最终,若不是天武帝以发配为由将姚家迁往荒州,只怕姚家如今已经门庭凋零。
  
  可是除她和爷爷之外,又有谁知道,当初既然是有天武以这种方式进行庇佑,真正的姚显却还是丧了命。不过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她并不是真正的凤羽珩,又岂会着了这样的道?于是她笑笑,唇角泛起的邪气与玄天冥平日里的神态特别相像,就连玄天冥看了都不得不惊叹:“媳妇儿,你现在跟为夫真是越来越合拍了。”
  
  她无意研究合不合拍的事,因为忘川适时地提醒了她:“王妃,还要不要往刘家送黄纸钱?”
  
  凤羽珩一拍额头想了起来,于是赶紧道:“得送啊!那刘怀有那么多心里话想要跟凤瑾元倾诉,不给他送冥纸去他该如何去说呢?你赶紧去吧,多送点儿,少了也不够他写的。”
  
  忘川掩口轻笑,转身出了屋,玄天冥这才挑着眉发出疑惑。凤羽珩无意说那刘怀是因为听了他的话心里不痛快才跟自己拌的嘴,以免这人发狂冲上门去灭口,她只是说:“在安居宫里跟刘怀发生了些口角,你知道的,我对于看不上的人一向没什么好态度,损了他几句,他就说我没有家教。我琢磨着,关于家教这个问题跟我说不着啊!那得跟我父亲去说,于是就想着让忘川往刘府去送些冥纸,让刘怀把想跟凤瑾元说的话都写在上面,然后再烧下去,这样才能跟凤家人交流不是。”
  
  玄天冥听得连连点头,不停地赞自家媳妇儿这招甚妙。有的时候这小丫头脑子就是比他好使啊!这种招数都能想得出来,想来当冥纸送到刘府时,那一府的人都得呕个半死吧?
  
  玄天冥猜得没错,刘怀的确因为那足足十捆子黄纸气得差点儿没吐血。可他又不敢发作,因为来送纸的人不只是凤羽珩身边的忘川,竟然还有御王府的周夫人。这老太太那可是一品诰命在身,年轻时候救过九皇子的命,又把九皇子亲手带大。他下午那会儿脑子冲动,因为玄天冥的几句话就招惹了凤羽珩,结果被人家揪着不放,皇上差点儿没把他的脑袋给砍了。如今御王府的人上了门,他哪里还多言半句?即便心里再不痛快,那也得乖乖地把十捆子黄纸都给接过来,还得对着周夫人恭恭敬敬地说:“有劳周夫人跑这一趟,还请府里坐,喝口热茶吧!”
  
  周夫人却摇头道:“多谢刘侍郎美意,茶就不喝了,以免打搅了刘侍郎跟故去的凤家老爷进行交流。”她说这话时,头依然微仰头,看都不正眼看那半俯着身的刘怀。想当初往左相府去下聘,她都不在乎正一品的当朝左相呢!区区三品侍郎,哪里还能被这周夫人看在眼里。
  
  直到人走远了,刘怀也返身回了院子,又命下人关了府门,这才气得一脚踢到那些个高高捆起的黄纸上。他本是想要发泄情绪的,可是这一脚踢得力道有点儿大,纸捆得也不是很结实,结果一脚下去,黄纸纷飞,秋日风起,吹得整个儿刘府前院儿都是这种纸钱在飞扬,看起来跟府中发丧没什么两样。
  
  刘怀呕得差点儿没吐血,赶紧又命下人们把纸钱都捡起来。可是捡起来之后如何处理啊?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他总不能真的在这些黄纸上给凤瑾元写信,然后到半夜再去烧了吧?那不是有病么!刘怀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他命下人:“全部送到厨下,塞到灶台里去,烧成灰,统统烧成灰!”
  
  下人们依然把十捆纸都搬到灶间,此时灶间正在做晚饭呢,烧火的厨娘一看送了这么多纸来,干脆也不用柴火了,直接用这些黄纸去烧火,到是比柴火烧得更快一些。
  
  刘怀吃晚饭时,家里大夫人陪着,眼瞅着下人一道菜一道菜往桌上端,可刘怀吃了几口却皱起了眉,把碗筷又重新放下。
  
  夫人李氏不解:“老爷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
  
  刘怀摇了摇头,拽了一个端菜的下人问道:“这饭菜是怎么做出来的?”
  
  下人不解:“就是厨下烧的呀?”
  
  “用什么烧的?我是问烧火的东西,劈柴吗?”
  
  那下人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今日没用劈柴,老爷不是命人把那些个黄纸塞到灶台里去烧掉么,厨下就是就着那些黄纸烧起来的火闷的饭炒的菜,火还挺旺呢!”
  
  这话一说完,刘怀猛地起身,直接冲到屋外就吐了起来,直把个胃里吐得再没有一点东西,这才接了下人递过来的水漱口、洗脸。可这张脸再抬起来,却是满满的苦色,他觉得十分崩溃。还吃饭呢!这饭是用冥纸烧火做的呀!天底下有谁能吃这种饭?这哪里是给活人吃的饭?
  
  不只刘怀崩溃,夫人李氏更崩溃,她气得干脆掀了这一桌子晚膳,冲到门口指着刘怀大骂道:“你在朝中到底是作了什么孽?”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