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38章 谁给谁下套还不一定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怀的夫人一向是个急脾气,不但脾气急性子直,她在很多观点上跟刘怀还不是一路的。就比如说她现在正在骂着的话“刘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人家为什么往府里送那种东西啊?还不是因为你得罪了九皇子和那济安郡主?你脑子里头到底长着些什么东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九皇子不能得罪,怎的就你顶风上?就你能耐?现在好了,人家把冥纸钱都送到家里来了,你还命人拿这东西烧火做饭,你活够了老娘还想多活几年呢!”

李氏骂起人来就像个泼妇,但说出来的话却很是有几分道理。的确,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九阎王不能得罪,偏偏刘怀昨日试图找人家媳妇儿的麻烦。李氏说些个道理刘怀都明白,可他明白是明白,却不代表能忍受家中悍妇的辱骂。面对大胆的李氏,刘怀抬起手臂来,“啪”的就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打得李氏险些跌倒,同时也大声道:“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你打我?”李氏瞪大了眼睛,“我什么都懂!你不就是想帮着八皇子吗?我告诉你,那人没戏!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安稳过日子。还有,你在宫里那个妹妹这二十多年都没给家里出过一分力,如今临死了还想再害刘家一把?”

刘怀气得没法儿,直指着李氏,哆哆嗦嗦地道:“滚!你给我滚!”

这一晚,刘家闹得不成样子,据说三更半夜了两口子还在打架呢!可御王府里却是十分宁静祥和,大灰狼破例没有嚷着吃肉,两人相拥而眠,温馨十足,足到次日该上朝时他都不想起来。

但朝堂还是要上的,包括凤羽珩,醒来之后也得张罗着再进宫去。班走将昨晚刘府发生的事当笑话一样讲给她听,她也听得乐趣十足,然后还不忘跟忘川说:“周夫人能主动跟着你一起去,那就是为了给你撑腰的,你要记得感谢才是。”

忘川点点头,“小姐放心吧,奴婢都明白。”说着话,黄泉那头也把早饭端了进来,忘川帮她盛好了粥又道:“这都过了中秋了,今年宫里也没张罗宫宴,到是消停不少。只可惜了那些一心想着在宫宴上露脸的小姐们,少了一个吸引人注意的机会。”

黄泉冷哼一声,说:“依我看,没有宫宴才是最好的。宫里宫宴哪一回不出起子事来?总有些人要借宫宴挑事儿,没一回安生的。特别是大年初一那次,皇上八成也是因为那次的事心里烦着,这才没张罗月夕。”

凤羽珩没参与两个丫鬟之间关于宫宴的这个话题,她跟玄天冥八月初回的京城,如今已经快到九月了,早晚天气越来越凉,就只有晌午头儿的烈日还是十分烤人。她听玄天冥说起过,之所以天武帝没张罗宫宴,众人猜测起来那原因到是五花八门,但实际上天武想的却很简单,一切只因云妃准了他每日三餐出入月寒宫,所以他就想着月夕当日跟云妃二人好好过个中秋节。如果要办宫宴的话,云妃肯定是不会出月寒宫的,这么多年了他都没能陪云妃过个中秋,今年好不容易人家吐了口儿,又怎么能错过呢?这不,不但没办宫宴,就连他们这几个孩子都没让进宫去。

凤羽珩今日入宫算是正式给刘嫔治病,从瑞门进宫时,听到有往来的太监们在小声议论着,皆在说着她已经正式接手了刘嫔的病,太医院那边也松了口气,这刘嫔是死是活今后不关太医院的事,一切都由御王妃顶着呢!

黄泉忘川今日是一并陪着她进宫来的,听了这话,黄泉不地道:“什么叫都由咱们小姐顶着啊?那些个太医治了这么久没治好,眼瞅着人都要不行了推给咱们小姐,难不成真当小姐是神仙?什么样的病都能治?”

忘川却想得更深了一层,幽幽地道:“治不好,就治小姐一个医死妃嫔的罪名,当初的姚家就是这么着了三皇子的道儿。”

黄泉也不傻,其中究竟还是能分析明白的,听忘川这么一说,不由得又是一声冷哼:“做梦去吧!当初那位好歹是个贵妃,刘嫔不过区区嫔位,家里也不过有个三品的礼部侍郎而已,想以此效仿当初?真是异想天开。”

这个道理凤羽珩也明白,所以她从未担心过,哪怕玄天冥提起过此事,她自己也不过因想起当年姚家之事而生了几番感慨,要说怕,那可是一点都不怕的。不但刘嫔不能与那贵妃比肩,就是今日的凤羽珩,也不能与当初的姚显原主同日而语。想要害她?刘家还得再修炼修炼。不过,有个事她到是想了起来,于是跟忘川问道:“咱们往太医院送去的那两个人,最近有没有消息传来?”

当初为了避免宫中生事,她从百草堂那边调派了两个人安排到了太医院里,一个是松康的徒弟孙齐,还有一个是王林的远房亲戚徐茂。忘川听她问起这二人,却是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消息反馈回来,他们以前一直是跟王林那边联系的,再加上咱们离开京城太久,那两个人到还真的没顾得上。”

“寻个机会还是要见一见。”凤羽珩琢磨了一会儿,转而对黄泉道:“你现在往太医院走一趟,就说我给刘嫔看病需要个助手,就……就叫那徐茂来吧!”

黄泉应了声,转了方向就往太医院走去,忘川想得多些,便问了句:“徐茂一直是做那孙齐的助手,若论起医术来也是孙术更加高明,小姐却偏偏点了徐茂,可是对那孙齐不放心?”

凤羽珩点点头:“孙齐的来路到底不明,当初之所以还搭上个徐茂,为的就是跟在孙齐身边看着,以防万一。外头的人如何使坏咱们管不了,可坏事不能坏在自己人手里。”

二人没再多话,一路往安居宫走去。她们到时,黄泉也从太医院那边匆匆赶了回来,走得急了些,停住时还有些喘。可凤羽珩往她身后一看,跟着回来的人却并不是徐茂,而是一个她不认得的小太医。

黄泉冲着凤羽珩挤挤眼,这才开口道:“奴婢去得不巧,太医院的人都分散到各宫院去给娘娘们请平安脉了,只留一位太医当守,另外还有两位小先生在配药。当守的太医离不开,便派这位小大人跟着来了。”

那小太医赶紧上前给凤羽珩行礼,自称姓冯,才到太医院当职没多久,还没有具体的事,也是给诸位太医太大打下手而已。

凤羽珩见他有些忐忑,便出言安慰道:“冯太医不必过谦,我也只是需要一个助手而已,跟着就好。”

那小太医抹了把汗,恭恭敬敬地跟在凤羽珩身后,还离着足有五步远的距离,十分守规矩。

黄泉贴近凤羽珩小声说:“孙齐去给后妃诊脉,把徐茂给带走了。奴婢去时太医院就是这么个情况,也不好说徐茂不在就走,以免引起怀疑,这才随便带了个人回来。小姐一会儿寻个由头打发了就是。”

凤羽珩点点头,几步就进了安居宫的大殿。

刘嫔今日醒着,虽说精神不济,人也苍老如常,但好歹还能认人。她以前也参加过宫宴,自然知道凤羽珩是谁,再加上下人也与其说起由御王妃接手了她的病,此时一见凤羽珩来了,刘嫔十分高兴,紧着张罗着给凤羽珩看茶赐座。见凤羽珩坐好,下人的茶也端了上来,这才虚弱地开了口道:“有劳你了,太医们都说本宫活不长,好在皇上还念着旧日的一点恩情,请了郡主来为本宫看病。本宫听说郡主昨日也来过,还说本宫的病能治?”

她一口一句本宫,又提及天武旧日恩情,凤羽珩在那一瞬间,看到了这刘嫔眼中闪过的一丝不甘情绪,她心念一转,开口接了话:“原本阿珩是不知娘娘病重的,是刘侍郎苦求皇上,阿珩这才得以进宫为娘娘看诊。”她说着展了个苦笑:“按说阿珩都没有进宫的权利,年初那会儿被大臣们弹劾,纷纷请求父皇下旨再不允我进宫,我也因此连京城都呆不下去。即便从南界回京,也不过只进宫来一次给父皇和皇后娘娘敬茶。想来,刘侍郎为了娘娘的病,当真是下了大工夫,娘娘与刘侍郎兄妹情深,真真让人羡慕。”

听说是自己哥哥求了皇上才把凤羽珩请进宫来,刘嫔不由也得生了几番感慨,“是啊!哥哥从小就待我极好,可惜,我进宫几十年,与家里人甚少见面,也没能给家里更多帮衬,想来真是惭愧。”

“娘娘莫要说这样的话,您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着,父皇得知您病重,这几日都有来安居宫瞧您,可惜您一直昏睡着。”她起身,坐到刘嫔的床榻旁,伸手握了刘嫔的手说:“娘娘放心,您的病,阿珩能治。”

“真的?”刘嫔久无光彩的双眼终于又闪出希望之光,她一把将凤羽珩反握住,因使了力,身子都不住地发抖。可她完全不在意,满腹心思都在凤羽珩刚刚说的那句“能治”上,她急着问:“真的能治?”

凤羽珩点头,“我若说不能,岂不是辜负了父皇和刘侍郎大人的一片希望?只是治娘娘这个病,还需要刘家人的鼎力相助才能成。”

“你放心!”刘嫔跟凤羽珩保证,“只要能治好本宫,刘家人必定全力相助!特别是我那哥哥,他是真心待本宫的!”

凤羽珩笑了起来,“那就好。”

害我么?谁给谁下套,还不一定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