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5章 你可别对我动歪心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金珍会来,这是凤羽珩早就意料到的,甚至在金珍将自己带的丫鬟留在门外,一进了正堂就自己把门关上,然后在她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时,她也没觉得有多出奇。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自挥挥手让忘川去办事,待忘川出去后,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金珍身上。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她只说让起来,却根本连虚扶的样子都不肯做出。
  
  金珍面上带着很明显的恐惧感,往前跪爬了两步,一把抱住凤羽珩的大腿:“求二小姐救救我,我知道二小姐一定有办法,求二小姐救命啊!”
  
  凤羽珩皱皱眉,垂下手握住金珍的腕,只一下便将自己心中猜测得到了证实。
  
  “两个多月,眼瞅就奔三月去了,很明显不是我父亲的。”
  
  金珍羞愧难当,但当着凤羽珩又实在没什么可隐瞒的,只得点头承认:“二小姐洞悉一切,金珍不瞒二小姐,这个孩子的确不是老爷的,所以绝对不可以生下来。”
  
  “为什么?”凤羽珩看着金珍,面露不解,“你竟不是来求我想办法为你制造一个孩子是我父亲所出的假像?”
  
  金珍摇头,“不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他若生得像我还好,可若像了那人……就算凤家不疑心,那人也是要疑心的。我太了解他,到时候一定会极尽勒索,我终日提心吊胆东躲西藏,莫不如不生。”她说着,抬起头,恳切地求着凤羽珩:“二小姐是懂医的,求二小姐给我一副方子把这孩子拿掉吧。”
  
  “到外头请个大夫不就完了,这种作孽的事我不做。”她虽不喜这金珍,更不耻她与李柱的私情,但动手打掉一个孩子,那可真是罪孽。
  
  “外头的大夫不可信!”金珍坚定地道:“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外传,所以我才来求二小姐。”
  
  “若我告诉父亲呢?”她好笑地看着金珍,“你就如此笃定我会帮你?”
  
  金珍现了一阵的恍惚,而后道:“不会。二小姐留着奴婢,总好过没有个人给老爷吹枕边风。自被老爷收了房之后,奴婢就已经决定要站在二小姐这一边了。奴婢知道二小姐掌握着乾坤,奴婢唯命是从,不敢造次。”
  
  凤羽珩自然是知道金珍这个心思的,她留着金珍,也的确如对方所说,是想要个给凤瑾元吹枕边风的人。可这孩子……“你且回去,我再想想。”
  
  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打发了金珍先回如意院儿。毕竟是一条生命,纵是她凤羽珩,也草率不得。
  
  忘川是在下午回来的,告诉凤羽珩奇宝斋那边已经清点完毕,没有问题,只是……“奴婢带着人到奇宝斋时,沈家的人正往里面搬箱子,搬进去一批,又从里面撤出来一批,说是之前的那些箱子是拿错的。”
  
  凤羽珩失笑,这沈家还真逗,都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试图以假乱真蒙蔽她眼。想来是在她说过要请御王府的人去验货后,沉鱼又赶紧通知对方换货的吧!
  
  不管怎样,如今铺子的事是都解决了,总算是去了她一块心事。
  
  忘川去厨下吃饭,刚吃好回来,就见有个守在柳园那边的小丫头急走过来,到了凤羽珩面前道:“二小姐,有松园的下人过来,说是老爷叫您去一趟呢。”
  
  凤羽珩不明究竟,却还是带着忘川准备往松园走一趟。
  
  而此时的松园,凤瑾元正在接待一位来客。
  
  这来客不是别人,正是定安王果敏达。
  
  定安王端坐在客座上,旁边小桌摆着的茶水他一口未动,到是指着摆在屋地中间的两只箱子面带诚恳地说:“一点心意,还望凤大人笑纳。”
  
  凤瑾一挥手:“王爷这是何意?”
  
  定安王有些不好意思:“那日我府里王妃过寿,凤府三位小姐均能出席,实在是给足了本王颜面。怎奈我家那个丫头从小被惯坏了,说话做事没个轻重,让凤家二小姐受了委屈,本王这是……唉!是来赔罪的。”
  
  凤瑾却是摇头道:“下官还听说定安王妃强迫我那嫡女沉鱼为府上一群舞姬伴乐,还说我凤家女儿能给舞姬弹琴,是给了她天大的脸面?”
  
  定安王一愣,他只知道清乐搞出的那一戏闹剧,却并不知之前还有弹琴这一说。眼下凤瑾元这么一问,到真是问得他万分尴尬。
  
  “怎么会。凤家小姐金枝玉叶,一群舞姖怎么配让凤小姐弹琴?这真是胡闹!”
  
  凤瑾点头,“是挺胡闹的。王爷,下官接了王府的贴子,好心好意让三个女儿齐齐带着寿礼去贺寿,可一个被下人弄湿了裙子,一个被强迫给府里舞姬弹琴,还有一个被清乐郡主极尽羞辱。王爷可是与我凤府有嫌隙?”凤瑾元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若我凤家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望王爷明示,下官定会当面陪罪。但家中女儿毕竟都是未出阁的姑娘,还望王爷王妃还有郡主给她们留些脸面。”
  
  他这么一说,定安王脸上更挂不住了,不由得在心里将清乐和王妃痛骂一顿。可面上还是得跟凤瑾元周旋,赶紧也站了起来,回道:“凤大人说哪里的话,我安定王府与凤家一向交好,何来嫌隙一说呀!唉!都是家中女人不知好歹,本王回去定重重责罚,还望凤大人多多体谅。”说着,一拱手,以一个王爷之尊给凤瑾元行了个鞠礼。
  
  凤瑾元也懂得见好就收,毕竟人家抬着礼进门,又如此低声下气,他也不能把架子摆得太足。
  
  于是跟着打了个哈哈,道:“女人家的事,过去就算了,下官怎会与王爷计较。”
  
  定安王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坐回客坐,端起茶水来喝了一口。
  
  可这罪赔完了,定安王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凤瑾陪了一会儿,也瞧出苗头,不由得问道:“王爷可是还有事?”
  
  定安王尴尬地笑了两下,这才又道:“不瞒凤大人,本王今日来此,的确还有一事相求。”
  
  “哦?不知下官能帮上王爷何事?”
  
  定安王又喝了一大口茶,酝酿了一会儿,再道:“就是小女闹出的那一档子事,凤大人有所不知,那日七殿下也在,撞见之后竟说……竟说要回禀给皇上,请皇上为清乐赐婚。唉!那人只是府里一名侍卫,清乐怎么能嫁给他呢?”
  
  “那王爷的意思是……”凤瑾元的脸又冷了下来,那日的事他早派人打听过,清乐明摆着是要诬陷凤羽珩。你府里的郡主不能嫁,难道就要让我凤家的女儿嫁么?一这样想,气就又窜了上来:“七殿下的脾气你我都知道,看上去和善,可没有一件事跟七殿下是能商量明白的。只怕在这件事上,下官真是无能为力。”
  
  定安王哪里就能让他这么把话给堵死,赶紧又道:“可以请二小姐跟七殿下打个商量啊!本王听说二小姐与七殿下十分熟络,还跟七殿下叫着七哥。”
  
  凤瑾元皱眉,越来越觉得这定安王真是不要脸。“王爷,郡主与那侍卫情投意合,为何王爷不大方成全,非要棒打鸳鸯呢?”
  
  定安王一拍大腿,“哪里是情投意合!”
  
  “那是什么?”凤瑾元瞪着眼睛问定安王,“并不情投意合,何以会有那般事情发生?”
  
  定安王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吱唔了老半天,就憋出一句:“小女不懂事,都是小女不懂事,还望凤大人能帮本王一次,事情若是成了,本王定有重谢。”
  
  凤瑾元根本不把定安王的重谢放到心里去,这是一个半点儿权力都没有的闲散王爷,皇上连他上朝的权力都给剥夺了,还能拿出什么重谢来。“只怕这事要与我那二丫头商量了。”
  
  他这话刚落地,门外就有小厮进来,恭身道:“老爷,二小姐到了。”
  
  定安王心急,冲口就道:“快传!”随即感受到凤瑾元瞪过来的目光,又悻悻地闭了嘴。
  
  “让二小姐进来吧。”凤瑾元慢悠悠地说了话。
  
  随即,小厮退出,不一会儿,凤羽珩带着忘川走进来。
  
  一进屋就看到坐在客座上的定安王,再一看屋里摆着的两只木箱,心里便有了数。
  
  “女儿见过父亲,见过王爷。”她面上没有明显表情,程序化地行礼问安。
  
  凤瑾元早就习惯凤羽珩这个样子,那定安王在寿宴上也领教过凤羽珩的脾气,当下谁也没有计较。定安王还讨好地说:“二小姐不必多礼。”
  
  凤羽珩只道了句:“王爷客气了。”却是看都没看定安王一眼,“不知父亲叫阿珩至此,可是有事?”
  
  凤瑾元点点头,“不是为父有事,是定安王爷有事与你商量。”
  
  “哦?”凤羽珩不解,“我一个无品无阶的庶女,怎配得上与王爷商量事情,父亲莫要取笑阿珩了。若没什么要事,阿珩就回去了。”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定安王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就把凤羽珩给拽住了。
  
  凤羽珩眼一立,胳膊猛地一抖,将生生将那曾经征战多年的定安王给震了开去!
  
  “王爷请自重!”她冷声而去,目光更是凌厉万分。
  
  定安王被她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这凤家的二小姐竟是身上带着功夫的,不由得多看了凤羽珩几眼。
  
  凤羽珩眉心拧得更紧了,“王爷如此看着民女,到底是何意?民女的年纪比清乐郡主还小,王爷可不要动歪心思。”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