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44章 表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几句话,把个凤羽珩说得一愣一愣的。抬眼去看那家被称为有很多人排队门脸儿又很破的铺子,哦哦,玉芳斋,卖点心的百年老店,据说那铺子已经存在了一百五十多年,店家为了体现百年老店的风采,特地没有重新翻修,保留的就是这种古老的韵味。
  
  绣品铺那小伙计不由得嘀咕了一句:“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
  
  凤羽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反正车是在不远处停下来了,左右她也没什么事,正好看个热闹。
  
  “阿环,你看那里,那几个人,穿得可真是寒酸啊!”车上的丫鬟又说话了,“粗布衣,居然京城里还有穿粗布衣的人?以前是谁跟咱们说京城中人个个身着绫罗绸缎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嘛!”
  
  她指着的是街上走过来的几名妇人,不过是普通百姓家的妇人,穿的衣料虽是普通,但也干干净净,不至于让她们说得那样夸张。凤羽珩不解地问忘川黄泉:“是谁说的京城中人个个身着绫罗绸缎的?按着这种标准,是不是咱们几个也算贫下中农?”
  
  绣品铺的小伙计比较爱说话,听凤羽珩这样说,赶紧就点了头:“何止贫下中农,简直是需要救济的了。”
  
  马车上的丫鬟说话声音很大,一点儿都不加避讳,甚至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说的是谁,不但口中嚷着,手里还得指着。那几名路过的妇人听了这话脸色就不太好看,纷纷停住脚来往马车那处看去,虽说心里挺生气的,可一看到拉车的两匹高头大马和打制车厢的名贵木料,便知这定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因此纵是心里有气,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冲撞了贵人给自家招来祸事。可虽说不敢吱声,但她们也没再往前走,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心中对那马车里坐着的主子十分好奇。
  
  此时已有很多百姓往这边围观而来,不止百姓好奇,凤羽珩也好奇,她问忘川:“这是谁家的马车?可有听说最近什么大人物往京城来?”
  
  忘川摇头:“这个还真没听说,奴婢回头打听打听,不过看这架式,至少不会是个普通的人家吧?”
  
  正说着,街道的另一头有几个小乞丐往这边行乞而来,而这街边原本也有几个乞丐在那里蹲着,一时间,这些个乞丐可是吸引了那两个丫鬟的注意力。那个被叫做阿环的来了精神,随手在袖子里掏了一把铜钱来往地上一洒,一大把铜钱扔出去,那些乞丐下意识地就冲上来疯抢,甚至有两个人还因为抢铜钱而打了起来,惹得两个丫头又是哈哈大笑。
  
  “阿若,你看你看,京城中不但有乞丐,他们也会因为一把铜钱而打架,真是有趣,太有趣了。来来,我们再扔一把!”说话间,又是一把铜钱扔了出去。而这一次,来抢铜钱的人可不止是乞丐,甚至还有些百姓也跟着凑热闹,惹得两个丫头又连扔了两把,然后在车上笑得前仰后合,就好像看到了最精彩的戏剧一般。
  
  “太过份了!”黄泉瞪着那辆马车上的人,气得直握拳头,可同时又觉得京城人也实在没骨气,几把破铜钱而已,乞丐去抢也就算了,怎的那些个普通百姓也跟着抢?“真是丢人!”
  
  凤羽珩却道:“你不能怪百姓丢人,你看,去捡钱的百姓都是些普通人,从他们穿的衣物上就能看得出来,几个铜钱对他们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并不是像那两个丫鬟所说,京中就都是富贵者,咱们京城更大的一部份组成还是这些贫民百姓,这一点,就从每月百草堂赠出去的药量就能看得出来。人都有劣根性,要怪就只能怪那两个丫头成功地用几把铜钱将人们的这种劣根性给激发了出来。”
  
  “小姐。”忘川眼珠一转,挑着唇说:“你说奴婢现在如果扔一把金瓜子出去,车上那两个丫头会不会也下来跟着一起抢?”
  
  她这想法还没等得到证实,这时,就见赶车的车夫突然使了坏,也不知道是在两个丫鬟的怂恿下,还是他本身就存了一肚子坏水儿,眼瞅着几个乞丐和百姓蹲在马前去捡掉在地上的铜钱,他竟突然挥鞭打马,惹得马匹嘶鸣,扬了前蹄就要向前踏去。而车上的丫鬟也立即大声地叫着:“对对!踩死他们!踩死他们!哈哈!太好玩了!”
  
  凤羽珩看不下去了,拿人命当好玩?当街戏耍百姓也就算了,毕竟那钱是人们愿意去抢的,可现在竟然纵马行凶,这她就要管一管。
  
  她手腕翻动,几枚淬了麻醉济的银针已然在指缝间夹着,就准备给那两匹马来上几针。可却在这时,就听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女声,怒声而斥:“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外头的三人一听这声音吓得一哆嗦,那车夫赶紧把马勒住,马车晃动几下,却并没有伤到前头的人。而前头那些捡铜钱的人也被马惊着,纷纷躲了开,惊恐地看向马车里。
  
  “本小姐不过歇息一会儿,你们两个丫头竟会惹出这样的事端来,是谁给了你们这样大的胆子?京城是什么地方?容得着你们放肆?”
  
  两个丫头吓得脸都白了,很快地,车厢里头走出一位小姐来,一身桔色长裙,身后披着个薄披风,十五六岁的模样,眉目清秀,身材高挑,虽算不上好看,但也清清丽丽,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出了车厢瞪了两个丫头和那车夫一眼,再看看马车下面那些个手里拿着铜钱的百姓和乞丐们,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又立即喝道:“在篷州你们就玩过这样的把戏,府上罚也罚过,怎的还是这般不长记性?乞丐也是人,再穷苦的百姓那也是大顺的一员,你们几个不过是府中下人,自己的身份又比旁人高贵到哪里去?还不速速下车去给人赔罪!”
  
  说完,未用任何人搀扶,自己就从马车上下了来,然后看看四周,走上前几步,弯了腰就把一个还坐在地上的小乞丐给扶了起来。也不顾那小乞丐身上脏兮兮,一只秀玉纤手就扶了上去,引得那小乞丐好一阵惶恐,不停后退。她赶紧安慰道:“你不要怕,我只是想扶你起来而已。刚刚是我的下人不懂事,以这种方式戏弄了你们,我是她们的主子,自然要替她们道歉。”
  
  那小乞丐瞬间就懵了,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仙女,这么好看尊贵的小姐居然亲自搀扶他,居然还说这样的话,这是他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呀!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再看看自己小脏手里握着的两个铜板,吱唔了一会儿开口道:“不怪她们,她们给钱,用什么方法给都是对的。”曾经还有人故意把钱扔到很脏的地方让他们去捡,甚至还有人故意刁难让他们钻过裤子,比起那些来,刚刚那两位姑娘只是往空中洒,已经很仁慈了。
  
  车上下来的小姐却摇了摇头,道:“怪是肯定要怪的,就算是施舍,也不该是她们那样的态度。你们虽是乞丐,可也是大顺的子民,与我们不过贫富而已,没有别的区别。”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袖袋里掏了去,很快便摸了一小块碎银子出来塞到那小乞丐的手里,很是怜惜地道:“你还这么小,不该沿街乞讨,再大一些就找个地方去做工吧?总好过现在的日子。”
  
  小乞丐被她说得心里感动,不由得掉了两行泪来。这时,那位清秀小姐却已转过身,冲着当街百姓很是认真地俯下身行了个礼。见她有些动作,那两个丫头及车夫也再不敢造次,纷纷跟着行礼,就听那小姐又说:“诸位,小女子家住篷州,今日是进京来省亲的,却没想到家中下人不懂事惹了祸。小女子在这里代表她们给大家赔个不是,都是我们的错,请大家不要怪罪。”
  
  一个大家闺秀,就这么当街搀扶乞丐,又给百姓赔礼,京城百姓哪见过这架式,原本还对那两个丫鬟有许多怨气的人也因为这位小姐的一句赔礼怒气全消。百姓们都淳朴,见人家态度好,又是小姐亲自下车来赔礼,于是人们纷纷还礼说:“没事没事,咱们穷苦人家没那么娇气,小姐您太客气了。”
  
  “是啊!这样的事也常有的,咱们都习惯了。”
  
  有人也问了:“不知小姐是哪家的亲戚?”
  
  那位清秀的小姐笑着答:“我是八皇子盛王殿下的表妹,从篷州来,是进京来探望表哥和姨母的。”
  
  一句话,人们又全愣了。八皇子的表妹?
  
  只一瞬间,刚刚培养起来的好感顿时全无。有人翻了翻白眼,转身就走,还有人忍不住冲口说了句:“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八皇子的表妹,还真是跟八皇子一模一样呢!”
  
  那清秀小姐一脸不解的样子愣在那里,面上极其委屈,眼泪都在眼珠里打着转了。见人们都面色不善地要走,她急了,又拉过刚刚她给了银子的那个小乞丐,急声问道:“小弟弟,你与姐姐说说,为何我一提到表兄人们就是这个态度呀?”
  
  那小乞丐打从懂事起就在京中乞讨,要说八皇子这人,从前在他们心中是没什么固定印象的,可自从经历了八皇子与百草堂那一档子事后,京中除去八王那一党派的人以外,谁人不把他当成祸害呀!小乞丐也不喜八皇子,可却觉得面前这位小姐是好的,又给了自己银子,所以也不好像别人一样转身就走,于是开口道:“这位小姐,你也别怪大伙儿,实在是八皇子做了很多让京中百姓不喜之事。具体都做了什么,左右你也到京中来了,跟八皇子问问就什么都知道了。”说完,冲着这位姑娘行了个礼,这才跑了开。
  
  那小姐又在当场愣了一会儿,这才低着头上了马车,车夫一扬鞭,马车匆匆离开。
  
  凤羽珩看着那马车扬尘而去,不由得冷哼一声,“八皇子的表妹,刚刚有提到姨母,想来,是元贵人的外甥女了。赶在这个时候进京,看来也不只是省亲那么单纯……”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